大明:从皇帝到地球霸主
继续看书
现代朱明修获得一个双向穿越之门,当来自于现代穿越者能够穿越在辫子王朝之时,辫子王朝还能够维护他的统治吗? 一个拥有朱明之称呼的存在会重新创建朱明皇朝吗?! 一个令欧罗巴感到胆颤的上帝之鞭再一次出现,一个朱元璋以及朱棣的结合体的朱明修出现在这一片古老的土地之上,汉人皇朝将会崛起世界之巅人!!! 一个大明皇帝成为地球霸主的道途!

《大明:从皇帝到地球霸主》精彩片段

朱明修看了看他现在所身处的地方感到了一阵懵逼。

“所以说我这真的是属于穿越啦???”

“并且还是穿越到了那个辫子朝?”

朱明修看了看他远方当中那一个头型异常难看的铜钱辫在根据他脑海当中所得知道的那一个消息,朱明修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那貌似好像就属于他真的穿越了。

最重要的是他好像穿越到了一个不该穿越的时期,那就是属于辫子王朝所统治的时期!

“咕咚…”

朱明修咽了咽口水。

与此同时,在大街上的这些家伙们也纷纷都看到了朱明修一身穿着打扮,至于朱明修的那一身穿着倒是可以选择无视,毕竟奇装异类在哪一个朝代都有。

可是让这些家伙们感到最为关注的一点就是属于朱明修背后当中没有那一根辫子,这就显得有一点引人注目了。

毕竟现在这一个时代,可是所谓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年代,在这一个时代当中估摸着也只有那些反贼才会选择留那一头秀丽的头发,现在的朱明修那一个秀丽的头发,在他们看来妥妥的就是属于反贼无疑啊!

“抓反贼呀!”

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想起来的这一段话语在整个大街上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原本那一个因为朱明修一头秀丽的长发显得宁静起来的大街瞬间变得喧哗了起来。

“抓反贼啊!”

只见一个又一个的家伙纷纷的大声开口喊道。

面对现在的场景,如果说朱明修反应过来这究竟是属于什么情况的话,他完全可以拿一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

他这妥妥的是穿越到了清朝时期啊!

至于他为什么如此肯定?

朱明修眼睛又不是瞎,如此大的一个城池里面一个摄像头都没有,然后加上这一个古朴的老百姓,这简直就是属于那一个正儿八经的古代!

然后再加上这些家伙们背后当中的那一根辫子,然后再加上他这一个因为耍酷故意留的长发现在直接被高声称呼为反贼。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此刻的朱明修明白了一个道理,貌似他好像真的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最后一个王朝清朝!

“我滴个妈呀!”

一瞬间,朱明修想通了这一些事情立刻疯狂的进行逃窜起来。

“哗啦啦!”

只见朱明修专门朝着那些幽暗小道当中跑过去。

“反贼别跑!”

紧跟着朱明修身后方的是属于一个又一个面庞当中带着一股凶悍的老百姓,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凶悍?

也只能说是属于这一个国家政策的问题,因为如果说一个留着长发的反贼公然出现在了他们这一个城市里面,反倒他们在一个城市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家伙提前发现,这岂不就代表着他们这一个城市里面有那一个反贼的巢?

到时候怕不是他们在一个城市会迎来一波血的清洗,没有一个家伙能够无视那一个血的清洗。

所以说他们都想要疯狂的赶上朱明修,准备把朱明修献给驻扎在他们这一个城池里面的那一群满族的存在来表示他们的忠心。

可惜的是就凭借他们这一个瘦薄的身躯怎么能够赶得上朱明修那一个比较标准的身材?

虽然说朱明修的体型在现代当中可能是属于亚健康,但是也得看和哪个时代去进行对比。

对比在辫子王朝统治之下的老百姓,朱明修的那一个体质绝对狠狠的碾压他们。

很快,朱明修立刻就跑到了那一个幽暗的死胡同当中。

“返回返回!”

随着朱明修一声令下,只见他的身躯逐渐淡化最后彻底消失在了原地当中。

“呼呼呼……”

“反贼在哪里?!”

“那个反贼呢?”

一个又一个的老百姓们气喘吁吁地对着周围的家伙们开口问道。

“不知道啊!”

“那一个反贼明明是朝着这一个胡同里面冲过来的呀,怎么一下子人就不见了?”

冲在最前方的那几个家伙们带着一股懵逼。

他们明明看到了那一个反贼是冲进来的,但是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对方完全就不存在一样的。

这不由得让他们想到了那一个只存在于死亡之时才会存在的幽魂。

“难不成?”

此刻的他们瞬间不免打了一道冷颤。

能够神出鬼没,又留有前朝时期才特有的长发,这特么的怎么看都像是属于那一个传说当中才出现的东西啊!

“咕咚……”

一道道咽口水的声音在他们群体当中瞬间连绵不绝的响起。

“各各各各各位,我我我我我我觉得,我们应该并没有看到那一个反贼。”

“我觉得我们应该是眼花了看错了。”

其中一个是上了年纪的存在微微带着一股颤抖的语气对着周围的家伙们开口说道。

相比较可能会被驻扎在他们这一个城市里面的那些满人责罚,可是总比那一个可能会被传说当中才会出现的幽魂盯上好吧!

一个是可能会死,一个是100%的会死。

他们该怎么去进行选择还用去说吗?

他们现在要统一口径,那就是他们所看到的并不是属于什么反贼,是他们看错了。

能把那一个什么一个姑娘家的看成了那个反贼,毕竟姑娘家的头发相比较他们这些男的留了一个金钱鼠尾辫,姑娘家头发是属于长发。

面对这一个长者的话语,周围的家伙们都瞬间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没错没错,我们都看错了,哪里来的反贼啊,在这盛世之下压根就没有反贼!”

一个又一个的家伙纷纷的认可那一个老者讲述的话语,那就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反贼!

如果说不信?

那就去问其他家伙吧,反正他们并没有看到那个什么所谓的反贼就对了!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家伙带着一股颤抖的身躯离开了这一个幽暗的死胡同。

随着所有的家伙们都离开了这一个幽暗的死胡同的同时,这一个原本就显得有点遗忘的时候头显得就更加的寂静以及恐怖。

…………………………

“呼呼呼……”

朱明修看了看他现在所身处的地方忍不住的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回来啦!?”

朱明修看了看他周围的那些熟悉的东西,瞬间松懈了一口气。

他对于他之前所经历的情况,他可以100%的肯定,他穿越了!

并且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进行穿越,朱明修只知道他脑海当中有那么一个感觉在告诉他,他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在双方世界来回穿越。

“所以说,我这次真的穿越了,并且看样子应该是属于穿越到的那一个辫子王朝的前期。”

朱明修看了看那些之前追赶他的家伙们头顶上所留着的那一个金钱鼠尾辫,立刻就断定他所身处的时期,妥妥的辫子王朝的前期。

说是属于他在什么电视剧里面所看到的那种辫子王朝的头发,那最起码得是属于辫子王朝末年时期才会出现的那种,他在之前所看到的那种金钱鼠尾辫,必须要有一个金钱才可以穿过去的那种规模只身处于辫子王朝的前期。

“穿越了,并且看样子还是穿越到了那一个妖清前期,这莫非是属于天意???”

朱明修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他严格说起来是属于正儿八经的朱家皇室后裔,虽然说他也不敢肯定这是否是属于真的,毕竟在那一个辫子王朝的前期,那些辫子王朝的皇帝对于朱家皇室后裔可以说是属于零容忍。

能够在那一个时期当中保留一个朱姓?

很少很少很少,所以朱明修自身的这一个朱家皇室血脉后裔的那一个血统是否属于真的也不敢肯定。

但是哪怕朱明修不敢肯定他这一个朱家皇室血脉可能是属于真的,但是有一点既然让他能够成功的穿越到那一个辫子王朝,朱明修表示这简直就是属于上天的恩赐啊!

他在看一些电视剧的时候,他在看一些历史书的时候,他在看一些资料的时候都非常清楚的可以明白,如果不是那一个辫子王朝,他们整个九州大陆的那一个历史绝对不会直接沦落到现在的这个地步。

朱明修非常认可之前网上说的一句话,九州大陆这一片土地上原本是属于王者的号,结果硬生生的被辫子王朝当中的家伙们打成了那一个青铜。

王者段位直接退化到了青铜段位,这不是属于这一个辫子王朝的过失难不成还是属于之前的朱明王朝?

虽然说朱明王朝在末年时期已经没有王者段位了,但是最起码也有钻石段位吧!

相比较全世界都是属于铂金段位,朱明皇朝末年时期的那一个钻石段位也可以狠狠地压住全球一个时期,结果却硬生生的被满清继承了那一个钻石段位跌落到了青铜。

这是何等的悲哀啊!

现在朱明修表示,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一个能够穿越的机会,他绝对不会荒废这一个机会选择无视。

“既然我继承了朱明这一个称呼,那么我绝对会让朱家皇朝再一次的出现在那一片古老的土地之上!”

朱明修在内心深处当中默默的自言自语。

他的名字里面就有朱明,朱明修觉得这简直就是属于上天的安排!

让他去将了一个祸害九州大陆未来几百年的辫子王朝彻底解决掉,朱明修觉得这应该就是属于上天的旨意。

这是上天让他去做的呀!

不然为什么会偏偏选中他?

朱明修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呼呼呼…”

很快,朱明修便已经强制性的冷静了下来。

朱明修脑海当中陷入一阵思索。

“既然确定的是属于辫子王朝的前期,那么大明在那些老百姓们的内心当中还是有点地位的,最起码不像辫子王朝后期那样大明这个称呼已经彻底消失了。”

“最起码不像辫子王朝后期当中大明的影响力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属于正统满清。”

朱明修自言自语的说道。

现在的时期是属于前期,大明的消失仅仅只不过是属于几十年,甚至一些老迈的存在都是属于正儿八经的明朝人,他们对于大明的留恋远远不是满清可以比拟的。

甚至如果说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在清朝和明朝之间进行选择,他们100%的会选择明朝。

所以朱明修明白,如果他在那一个时期当中成功的打响了大明这一个称呼,100%的可以引来一大群的响应。

最起码不至于沦落到后期那种大明朝压根就没有一点点影响力的那个时代,如果他真的沦落到了那一个时代,他再想要反清复明就有点难度了。

朱明修自言自语的开口说道:“还好,现在的那一个时代是属于前期,可以高呼反清复明。”

同时,朱明修在确定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开始做一些提前准备。

很快朱明修便在网上购买了一顶帽子以及那一个看起来极为恶心的金钱鼠尾辫。

同时朱明修购买的还有一些看起来比较豪华的奢侈品,但是却是属于在拼夕夕当中买来的东西。

因为朱明修明白一个事情,有些东西在现代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如果说换一个朝代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他把现在的这一个宝石拿过去,辫子王朝当中的家伙们能够分得清楚吗?

他们压根就没有这一个能力呀!

所以朱明修可以大胆的拿现代的一些工艺品准备到那里去换一些大把大把的钞票。

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一个能够来回返还双方世界的这一个能力,朱明修自然不会选择进行荒废。

首先有一点,他既然要在那一个世界反清复明,首先就得需要银两以及粮草。

银两从哪里来?

粮草从哪里来?

朱明修表示粮食之类的东西他可以从现代进行购买,贼便宜了!

至于银两之类的东西,朱明修表示可以从现代把工艺品拉过去进行降维打击,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大师之作!

这样子一来银两不就有了吗?!

在银两以及粮草充足的情况之下,造反已经成功了一半!

…………………………

很快,朱明修在网上订购的一些东西便已经发货成功,同时朱明修在他所订购的那些货没有到达之前,他也狠狠的恶补了一些知识。

虽然说对于满清初期并不怎么了解,但是也不至于两眼抹黑。

同时朱明修无奈的用一些工具将他那一头秀发遮掩了起来,同时带上的那一顶帽子以及传说当中所拥有的金钱鼠尾辫。

朱明修在镜子当中看着他背后的一个恶心的金钱鼠尾辫,朱明修在内心当中暗暗发誓:“等着吧,等我在那一个世界成功的召集了一支军队,我绝对会让那些恶心的通古斯人彻底灭族!”

朱明修眼神当中闪过一股股的狠毒之色。

没错,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成功的在那一个世界里面招兵买马,并且让他成功的拉出了一支军队,他绝对不会放过通古斯人,他绝对会让他们彻底灭族!!!

随着朱明修带着那么一股坚定的语气落下,朱明修恢复了一下他的精气神默念道:“返回之前的那一个世界。”

随着朱明修一声默念,只见他的身影瞬间淡化在他的卧室当中。

………………

………………

“买糖葫芦啦!”

“来一碗鲜美的阳春面啦!”

“瞧一瞧看一看啦!”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朱明修走在大街上听着耳边所传来的这一阵阵的叫喊声,看了看大街两旁的那些东西默默点头。

最起码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家伙能够认出他的那一个身份,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这么多人,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一个家伙能够分辨的出他头顶上所带着的那一顶假发。

朱明修伸出手去摸了摸他背后的那一根金钱鼠尾辫点了点头:“还好,看来我这个钱花的值。”

他就生怕他这一个假发被发现了,虽然说他这一个假发哪怕被发现了,他也拥有绝对的把握可在瞬间返回到现代世界当中去,但是有的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最起码现在并没有任何一个家伙能够发现他的这一顶假发的问题,这就代表着他可以在这一个世界当中浪很长一段时间。

随后朱明修便在大街上逛了起来,当然,大街上的东西最起码没有一个人够入得了他的眼。

很快朱明修在大街上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她的那一个目的地。

李氏当铺!

朱明修看了看那牌匾上的四个大字点了点头。

最起码在他在大街上所看到的这很多家的当铺里面,只有这一家看起来像回事,最起码比较大气。

虽然他也不敢肯定这一家李氏当铺究竟是不是属于黑店,但是最起码看着就充满了大气。

“踏踏踏……”

伴随着一道道清脆的脚步声的响起,朱明修的身影很快就踏进了这一间李氏当铺当中。

“掌柜的,来客了!”

朱明修一边吆喝着一边看了看整个李氏当铺里面的场景。

随着朱明修一声吆喝,在李氏当铺里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淡淡的走了出来撇了撇朱明修开口说道:“说吧,需要死当还是活当?”

“东西拿出来吧。”

伴随着李氏当铺的这一个老板的话语落下,朱明修也不墨迹的就将他怀中的一个东西掏了出来。

“掌柜的,这个东西死当!”

“相信你也能够明白其中的价值。”

朱明修面无表情的对着他对面的这一个李氏当铺的老板开口说道。

随着朱明修一阵话语落下,他对面的那一个当铺老板看了看递过来的这一件宝贝瞬间一愣。

当铺老板带着一股疑惑的目光看了看朱明修一眼开口说道:“你确定要把这个当了?”

“并且还是属于死当?”

此刻,只见这一个当铺老板立刻忍不住的将他内心当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展现在他面前当中的是一个五彩斑斓的麒麟,最重要的是还是属于琉璃所制造出来的麒麟!

这才是真正属于值钱的地方,如果说对方的这一尊麒麟是属于什么石头所雕刻出来的,那么他看都不看一眼,或许可能会为其那一个精美的雕工感到惊叹,这最起码是属于大师级别的雕工,或许可能会出一点价钱但是绝对并不会让他如此失态。

可是现在呢?

出现在他视野当中的是属于一尊由琉璃所雕刻出来的一尊麒麟,最重要的是这一尊麒麟还是属于五彩斑斓的,那麒麟身上所撇带着的鳞片都显得是那么的清晰,再加上本身就是属于琉璃所制造。

这其中的价格简直翻了再翻。

所以这一当铺老板才会露出这么一股惊讶的表情,询问朱明修是否真的要把这一个宝贝当了?

并且最重要的是还是属于死当!

面对这一当铺老板的询问,朱明修面庞当中闪过一股肉疼之色:“没错,我现在急需一笔钱,这一个宝贝可是属于当初李唐皇室所流传下来的宝贝。”

“甚至据传闻,这一个宝贝还是属于被李世民持有过的宝贝呢。”

“如果不是我现在真的急需要银子,这个东西我肯定是要当做传家宝来进行对待。”

朱明修面庞当中带着一股苦笑,好似朱明修真的是面对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才不得不把家中的这一个传家宝拿出来典当。

面对着朱明修一番话语,他对面的那一个当铺老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理解理解,不如五千两银子如何?”

只见当铺老板笑了笑的开口说道。

面对当铺老板的话语,朱明修毫不犹豫的将那一尊五彩玻璃麒麟拿了过来。

“你开什么玩笑?”

“区区五千两银子就想拿我的传家宝?”

“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朱明修带着一股宛如看智障的面庞看了看他面对面的那一个当铺老板。

面对朱明修如此急促的行为,当铺老板不由尴尬的咳了咳:“咳咳咳…”

随后,当铺老板深深的看了看被朱明修拿在手中的那一种五彩琉璃麒麟眼神当中也立刻闪过一股肉疼之色。

“一千两黄金!”

一瞬间,只见当铺老板立刻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并且带着一股颤抖的话语开口说道。

…………………………

“这已经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甚至整个城池里面的所有的当铺最高价格估摸着也就只有这个价格了。”

“你考虑考虑吧。”

在这一刻,只见当铺老板带着一股苦涩的笑容的看着朱明修开口说道。

这一千两黄金可以说是属于他整个当铺里面目前所有的现金,一旦把这一千两黄金拿出去了,这个也就代表着他整个当铺里面一分现金都没有了。

但是对于这一个当铺老板来讲,只要能够让他成功的把那一尊五彩琉璃麒麟拿到手,他有那一个绝对的自信,可以把这一尊五彩琉璃麒麟的价格瞬间翻一倍。

哪怕无法翻一倍,但是最后所收获到的那一个价格绝对不会少于一千两黄金就对了。

面对着充满肉疼之色的当铺老板,朱明修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说朱明修也不明白这一个东西的最终价格是属于什么,但是他也看到了他对面的这一个当铺老板眼神当中所流露出来的一股肉疼之色,他就已经能够明白这估摸着就已经能够明白这应该就是属于对方能够拿出来的极限了。

朱明修笑了笑的看了看他对面的这一个当铺老板:“既然掌柜的如此大方,那么我也就只能够无奈的舍弃我这一个传家宝,希望掌柜的能够好好的待我这一个传家宝。”

朱明修露出那一副好像真的是属于他那一个家中传家宝样的表情,露出了那一股不舍以及无奈。

但是随后,朱明修眼神当中所流露出来的那一股不舍以及无奈瞬间就被那一股坚定取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面对如此坚定的朱明修,当铺老板微微点了点头。

“来人,去取一千两黄金过来!”

随着当铺老板的话语落下,当铺里面的伙计立刻前往他们的银库将整整一千两黄金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桌子上。

朱明修看这一个整整齐齐摆放在他面前当中的这一些金闪闪的黄金,哪怕他早在来之前就已经想过肯定会有很多钱,可是当这些钱真正的摆放在他面前当中的时候,朱明修表示真的有一点过于吸引人了。

“咕咚。”

朱明修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那这个东西就交给你了,那么这些东西就归我了。”

朱明修一边将他手中的那一尊五彩琉璃麒麟交给他对面的那一个当铺老板的同时,朱明修也一边将摆放在桌子上面的一千两黄金通通拿个袋子装了起来。

清朝初期的黄金一千两差不多也就是70来斤,可能70来斤真的重物搬不起来,但是朱明修表示七十来斤的黄金,他绝对可以扛起来!

此刻的那一个当铺老板的目光无法从他手中的这一尊五彩麒麟雕像手上离开,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抬头对着朱明修开口说道:“那么客官,如果你家中还有这种传家宝之类的东西,你也可以拿到我李氏当铺来中来,我们李氏当铺的信誉值得信赖!”

面对当铺老板的话语,朱明修笑了笑的回应道。

“没问题,如果到时候我在我家中真的发生了什么一些传家宝之类的东西,我一定会来到你这里来的,只不过到时候老板要提前准备好一些黄金啊。”

朱明修一边朝着门外走去的同时一边笑着笑着对着老板开口说道。

很快,朱明修的身影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当中。

面对朱明修离去的身影,当铺的伙计忍不住的上前对着他们老板开口说道:“掌柜的,要不要派人做了他!?”

“只要派人做了他,到时候他的那一千两黄金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此刻只见当铺老板身旁当中的那一个伙计的眼神当中带着一股狠辣。

只要他们老板一声令下,相信这一个伙计绝对不会迟疑,他绝对会率领着当铺里面的一些打手将刚刚离去的那个家伙身上的一千两黄金全部的都给彻底夺回来!

到时候他们当铺又获得了这么一个传世之宝,他们当铺当中又什么都没有损失,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呀!

当铺的李老板面对他当铺伙计的话语微微摇了摇头:“不,这个事情不要去做。”

“他可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从他所穿戴的那一个衣服就可以看得出来,绝对不是属于什么普通的货色。”

“并且可以随时从家中拿出这么一个宝贝的家伙,这能是普通的存在吗?!”

当铺的李老板微微摇了摇头的说道。

面对李老板的话语,伙计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的确,能够拿出如此宝贝的一个家伙,对方的来历再怎么搞也绝对不会比他们这一个李氏当铺要来的差,甚至很有可能会直接碾压他们李氏当铺。

面对这么一个存在,如果真的选择了杀人越货,恐怕他们整个李氏当铺也会被对方家族的势力顺手铲除。

此刻的这一个伙计立刻露出了一股羞愧的表情:“掌柜的,是我考虑不周了。”

此刻的这一个伙计羞愧的开口说道。

面对这一个羞愧的伙计,当铺老板摇了摇头的开口说道:“没事,你们去忙你们的。”

此刻的当铺的老板淡淡的开口说道。

他还有一点没有说,那就是凭借朱明修一去之时所讲述的话语就可以得知,对方家中的宝贝虽然说不知道究竟多么的珍贵,也并不知道对方家中的宝贝能否有他手中的这一尊五彩琉璃麒麟来的尊贵,但是对方家中的宝贝绝对不少就对了。

他可不会为了一时之快从而彻底断绝了以后的生意。

就好比一次饱和次次饱之间的区别,当铺的李老板还是完全可以分辨得清楚的。

随后当铺的李老板便将他的目光看向了他手中的这一尊五彩琉璃麒麟陷入了一阵沉迷。

“发财了!”

这一刻,不管是属于当铺的那一个李老板还是属于刚刚拿着那一千两黄金返回到现代社会的朱明修,他们看着他们这一次所获得的东西都露出了一股沉迷的表情。

他们发财了!

…………………………

朱明修深深地看了看在地面当中的这一千两黄金陷入了一阵激动。

“发财了,发财了!”

朱明修看了看那些金光闪闪的黄金,他是真的忍受不住内心当中所拥有的那一股激动。

他并非什么有钱的存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或许顶多就是一个长的有点帅的普通人,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

但是现在呢?

朱明修看了看摆放在他面前当中的这一千两黄金,放在现代的话最起码也差不多有那几十斤,根据朱明修目前对于金价的了解,一克差不多400多,他现在拥有的黄金根据他之前在网上查询的资料可以了解到。

清朝初期的一千两黄金差不多是属于72斤左右,差不多36000克,那么一克就差不多是属于400多,他这36000克得多少钱啊?!

朱明修难以想象这究竟是多么大一笔钞票!

朱明修看了看摆在地面上的这一堆黄金自言自语的说道:“刚好可以把这些东西全部卖掉凑齐我反清复明的前期军费,还可以买一些东西。”

他现在可没有什么钞票来支持他在另外一个世界反清复明,既然要反清复明,首先有一点必须要做好!

那就是需要大把大把的钞票,只有大把大把的钞票才可以支持的了他反清复明,不然他就靠他的嘴皮子让那一个世界当中的老百姓跟随着他反清复明?

跟随着他进行造反?

朱明修表示他并没有那一个嘴遁,甚至哪怕是嘴遁都无法忽悠得了这如此庞大的军队出来吧!

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动用钞票的力量,他在那一个世界反清复明,首先粮草之类的东西是必须的,然后武器方面的东西也是必须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离开不了钱!

之前的他没有钱就算了,但是现在的他有钱了,朱明修表示他要打一场富裕仗!

突然之间,朱明修想到了他高中的一个同学。

“我记得他家里好像是开金店的吧?”

朱明修自言自语的开口说道。

他高中时期有一个同学,属于班上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因为对方的家中是开金店的,最重要的是那个金店越开越大,已经从他们这一个二线城市开到了一线城市。

所以对方家中的底蕴摆在那里,如果说仅仅只是普通的富二代,或许朱明修并不会关注,但是对方的家中刚好是属于黄金,对方的家中是属于搞黄金的,这就不一样啦。

朱明修默默的掏出手机拨打了其电话。

“喂,李老板啊!”

“最近有没有发财呀?”

电话一接通,朱明修率先带着一股恭贺的语气开口说道。

电话另外一头的那一个李文龙懵逼的听着电话这一头的话语。

待到李文龙平复了一下他内心当中的懵逼开口说道:“老朱家的皇帝啊,说吧,这一回找我有什么事情来着?”

身为富二代的李文龙直接说出来朱明修的那一个外号,那就是老朱家的皇帝。

听着这一个外号,朱明修笑了笑的说道:“家里面的金店还在开吧?”

朱明修尝试着询问着。

如果说对方发生了什么重大的意外,他那个金店不在了,朱明修表示他也只能够去将这一千两黄金化为零零散散的进行售卖。

听着朱明修的话语,李文龙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老朱家的皇帝啊,怎么?”

“你这开口就问我的那个金店还在不在?”

“你这是指望我破产!?”

李文龙带着一股反问的话语开口说道。

面对李文龙的这一番话语,朱明修尴尬的笑了笑。

“那什么,我就问你那个金店还在不在嘛,我这里有一些黄金,数量有点庞大,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够吃得下。”

朱明修直接对电话另外一头的李文龙开口说道。

面对朱明修的话语,李文龙皱了皱眉头。

“黄金?”

“庞大的黄金?”

李文龙感到了一阵疑惑。

对于这一个高中同学,李文龙多多少少也能够明白其家底是多少,对方的父母在对方初中的时候就不慎遇到了车祸导致死亡,虽然说赔了一些钱,但是那些钱或许仅仅只能够供养到对方到大学毕业,如果说对方省一点的话,到大学毕业还能够剩下一点。

对方勉强算得上是属于孤儿。

他倒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说算不上好,但是也同样的不差。

可是他对于这一个家底平凡的朱明修突然之间拿出了一大堆的黄金,并且问他能不能够吃得下?

这让李文龙感到了一阵疑惑。

虽然说疑惑归疑惑,李文龙还是开口说道:“只要不是属于什么脏的,我都能够吃得下。”

李文龙回应电话另外一头的朱明修。

毕竟面对这送上门的生意,谁能够拒绝?

恰好他们家中的生意又属于搞黄金的,怎么可能拒绝得了送上门的黄金?

当然,只要对方的那个黄金并不属于从那里抢劫过来的,只要不是属于那种脏的,他都可以收得下。

面对李文龙肯定的话语,电话另外一头的朱明修立刻露出一股微微的笑意:“放心吧,你就到我这里来吧,我的家你应该知道的,我这里有六七十斤的黄金。”

朱明修开口说道。

面对朱明修的话语,电话另外一头的李文龙懵逼了。

“嘶……”

“六七十斤?!”

李文龙听着电话这一头所传来的话语,他甚至都在感到怀疑这是否是属于真的。

六七十斤的黄金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李文龙强制性的压制住他内心当中的疑惑开口回应道:“好,你等着我,我下午就到!”

李文龙沉重的开口说道。

“好,我等你。”

朱明修带着一股愉悦的语气开口回应道。

随后电话就直接挂断。

虽然说电话挂断了,但是李文龙却感到了一阵阵的疑惑。

“这才几年啊?”

“变化就已经如此大了吗?”

李文龙面庞当中带着一股不可置信的话语自言自语的说道。

“老朱家的皇帝啊,现在我对你好奇紧了。”

…………………………

“滴滴滴……”

只见一辆法拉利停靠在小区楼下发出了滴滴滴的喇叭声。

听着这一阵滴滴滴的喇叭声,在房间当中的朱明修明白,这就是她的那一个高中同学李文龙来了。

“我马上就下楼,等一下。”

朱明修发了条消息给李文龙,随后拿上了他那一千两黄金出门。

“踏踏踏……”

很快,随着朱明修离开了房间很快就和下面的李文龙进行汇合。

“铛铛铛……”

随着那一袋黄金被放在车里面,手握方向盘的李文龙眼皮子瞬间一跳。

他家中的生意是和黄金打交道的,因此他自然能够明白黄金究竟是属于什么样子的声音。

他听着那一个刚刚放进后备箱的声音就可以听得出来,数量上可能真的跟那一个老朱家的皇帝讲述的一样足足有六七十斤。

六七十斤的黄金,李文龙表示虽然他家里面不是拿不出来,毕竟他家是开金店的,这一些黄金还是可以拿的出来的,但是如果说动不动就拿出六七十斤的黄金?

李文龙表示,哪怕他家是开金店的也经不起这么挥霍啊!

但随着李文龙内心当中感到一阵阵疑惑的同时,朱明修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朱明修看了看那一个带着一股目瞪口呆的目光看着他的李文龙笑了笑的说道:“走吧,去你的那家老黄金店。”

朱明修开口说道。

面对朱明修的催促,李文龙也只能够将她内心当中所能够拥有的那一股股的疑惑给强制性的压制到内心最深处当中去,随后深深的呼吸一口气。

“走吧!”

“嗡嗡嗡!”

一瞬间,独属于跑车独有的那一个声音瞬间在小区当中响起。

很快,朱明修就乘坐李文龙的法拉利来到了他们饶城的金店当中。

这一个饶城的金店是属于李文龙家中起家的地方,虽然说他家里面的金店已经开到了昌城,甚至是很多一线城市都有了李文龙家中的金店,但是作为对方起家的地方这个饶城里面还是有对方的那一个金店的。

只见这一个金店里面的负责人看到了李文龙的到来立刻恭敬的开口说道:“少爷。”

李文龙微微挥了挥手淡淡道:“去将我这个兄弟携带的黄金称一下有多少。”

李文龙用手指了指他身旁当中朱明修开口道。

这一次的主角并不是他,而是他身旁当中的朱明修。

随着金店的经理将他的目光看向朱明修的同时,其目光很快就锁定到了朱明修身旁当中的那一个蛇皮袋。

“这位小友。”

“你好你好。”

只见这一金店的经理立刻带着一股略微恭敬的话语开口说道。

说这个金店的经理不知道朱明修的身份是什么,但是能够在他们少爷身旁当中的家伙,反正多多少少跟他们的少爷肯定是有关系的。

他们的少爷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存在?

他们少爷的老爹,也就是他们这一个金店真正的老板那可是属于正儿八经的身价几十亿的老板。

朱明修却能够和他们的少爷称兄道弟,这就已经足以证明对方的身份,哪怕没有这一个身份的加持,但是就凭借朱明修脚底下的那一个蛇皮袋已经可以证明一切。

那估摸着应该就是属于一大堆黄金!

就单单凭借这一点,对方就不是他能够招惹的起的存在。

朱明修面对这一个金店的经理直接将他脚底下的蛇皮袋微微提起来笑了笑的递给他对面的那个经理。

“这就是我这一次要过来售卖的黄金,你去量一量称一称。”

朱明修开口说道。

金店的经理听着朱明修讲述的话语,默默的看了看递过来的蛇皮袋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

嗵嗵一声……

一瞬间,只见金店的经理接过了这一个蛇皮袋,他瞬间就被其中的重量给震惊到了,那一蛇皮袋瞬间掉落地面发出了一道道嗡嗡嗡的声响。

“哈哈,这个真重啊,真重啊。”

只见金店的经理立刻带着一股尴尬的话语开口说道,随后立刻使足了吃奶的力气将其黄金拖进了他们店铺当中。

………………

………………

“这位老板,黄金重达72斤按照现在的金价合计1440万。”

“请问老板的卡号是?”

此刻的金店老板立刻将他们将那些一千的黄金彻底分了个清清楚楚。

重量高达七十二斤左右,虽然说有点杂质,但是也并不属于特别多的那种。再加上现在的金价合计一千四百四十万。

一瞬间,朱明修在听着这一个金店经理讲述的话语瞬间一愣,话说难道不应该要扣除一点吗?

这些黄金压根就没有拿一个什么购买手续啊什么之类的东西,朱明修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价格直接变成300的准备了,可是没成想对方居然按照400的价格给他。

在这一刻,朱明修带着一股复杂的面庞看了看他身旁当中的那一个李文龙,如果说朱明修还无法明白这究竟是属于什么情况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拿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如果不是他身旁当中的这一个李文龙是属于这金店的老板的儿子,这未来就是属于整个金店的老板啊!

朱明修明白他完全就是属于占了他的一个大便宜。

面对如此大的便宜,这其中可是硬生生的相差几百万啊!

几百万的钱就直接给他了,朱明修内心当中什么想法?

只能说内心当中带着那么一股激动,毕竟钞票摆在这里,能不激动吗?!

朱明修将内心当中的刺激按捺住,随后便将他的银行卡号报给了金店老板。

很快,朱明修在金店当中等待了一会儿功夫,他手机上就已经显示了银行账户上到账的消息。

朱明修看了看他手机账户上所显示的那一堆零,嘴角当中带着一股笑意的对着李文龙开口说道:“等我下回有东西再来找你。”

李文龙在听着朱明修讲述的话语,那一个眼神瞬间闪烁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哈哈,要我送你吗?”

李文龙开口笑道。

面对李文龙的话语,朱明修微微挥了挥手的说道:“不用了,我先去逛一逛买点东西,你就先忙吧。”

面对朱明修拒绝的话语,李文龙笑了笑的闭口不言,随后就默默的看了看朱明修远去的身影陷入了一阵沉思。

…………………………

朱明修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朱明修看了看那一个繁华的大街,对比之前她的那一个世界上所看到的大街,这简直就是属于两种场景。

朱明修一边在大街上行走,一边在脑海当中陷入一阵思索。

“我可以先买一个仓库,然后囤积一些大米。只要等我在那一个世界里面把军队拉到位了,这一些大米将会成为我能否成功成为我打天下的最关键的东西。”

朱明修自言自语的说道。

突然之间,朱明修想起了最为关键的一点。

“可以将现代化的武器带到那一个世界当中去,直接进行降维打击!”

一瞬间,朱明修脑海当中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

那就是准备把他这一个世界里面的武器带到那一个满清世界当中去,虽然说那一个世界里面也有枪械,但是那一个世界里面的枪械的先进程度对比现在他们这一个时代的枪械的那个程度,简直就是属于两一个时代的东西。

“或许什么时候可以出国一趟。”

朱明修在大街上一边行走着,一边在内心当中下定了决心。

他想要获得现代化的那些武器,首先这得什么时候出国一趟,毕竟那个武器在国内肯定是获得不了的,想要获得那些武器,首先就只能够前往国外!

朱明修脑海当中想了很多很多。

最后朱明修将脑海当中的一些想法全部的遏制住。

“先去租借一个仓库,先囤积一些粮食。”

朱明修摇了摇头的说道。

至于去国外?

等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再说,但是很显然现在的时机并不成熟。

很快朱明修便根据那一些招租广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仓库直接签约一年!

并且朱明修也找到了那些专门卖米的地方,直接购买一万斤大米!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万斤大米,卖米的老板也瞬间懵逼了。

毕竟现在谁买米不是直接买个十来斤?

这突如其来的一万斤大米直接把老板搞懵逼了,但是面对这一个上门的生意,老板表示可以做。

朱明修刚刚通过卖黄金所获得的1440万的钞票一下子就花出去了好几万。

很快,一切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准备妥当。

朱明修在家中走带上了一把他偷偷摸摸开刃的一把宝剑。

“给我返回那一个世界。”

一瞬间,朱明修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

………………

李氏当铺的那一个李老板再一次带着笑容的对着朱明修开口说道:“客官,下回再来呀。”

“我李氏当铺永远是属于客官最忠诚的后盾。”李氏当铺的李老板立刻带着一股股笑容的缓缓的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随着李氏当铺老板的话语落下,朱明修淡淡的走了出去。

只见李氏当铺里面的那一个伙计立刻带着一股崇拜的目光看了看他们的老板。

“掌柜的,你果然神机妙算!”

只见那一个当铺伙计立刻竖起了大拇指对着他们的老板开口说道。

面对当铺伙计恭贺的话语,李氏当铺的老板笑了笑的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默默不语,但是他那一个嘴角当中扬起了笑容就已经证明了他现在的心情。

朱明修站在大街上,看了看他面前当中跪下来的这两个穷苦孩子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想不想吃饱?”

一瞬间,跪在道路两旁当中的那两个穷苦孩子突然之间在听着那一道话语声忍不住的抬起头来看了看说出这一番话语的朱明修。

这两个年纪不小的孩子们的眼神当中带着一股怀疑,他们对于刚刚朱明修所讲出的话语,他们只想说他们没有听清楚。

朱明修再一次的开口说道:“你们想不想要吃饱饭?”

“想吃饱饭就跟我过来。”

朱明修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这一下子,那两个跪在对面当中的孩子听清楚了。

他们相互之间望了望彼此,虽然说他们不明白这一个老爷为什么会直接对他们说出这一番话语,但是他们只记到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想吃饱饭以及想活着就跟在这一个老爷的背后。

“踏踏踏……”

一道道清脆的步伐声跟随在朱明修身后当中。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已经来到了一家饭店当中。

朱明修看了看这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店里面拿手好菜给我上了。”

朱明修一边对着饭店里面开口说道,一边找了个位置随意坐了下来。

同时,朱明修看了看这跟随在他身后面当中的两个家伙们开口说道:“坐下吧。”

那两个瘦不拉几的孩子们听着朱明修讲述的话语相互之间望了望彼此,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神当中所带着的那一股股的迷茫以及恐惧。

只不过在他们肚子里面的那一股饥饿以及饭店里面随处所传来的那一道道的香气令他们下意识的坐了下来。

面对这两个瘦不拉几的穷苦孩子,或许仅仅只比乞丐好一点的两个孩子,饭店里面的那一个伙计立刻下意识的准备开口。

“去吩咐后桌炒菜。”

就在这一个伙计下意识的准备开口说话的同时,饭店的老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阻止了这一个伙计的失礼。

“掌柜的,这…”

伙计皱着眉头的看着那坐在凳子上的两个家伙们对着他们的掌柜开口说道。

如果说坐在那一个位置上的是属于两个普通人,哪怕穷一点也就算了。

可是又脏又穷这就不对了。

面对这一个伙计的那一个疑惑,掌柜的微微摇了摇头轻声的开口说道:“我们开饭最主要的就是赚钱,来者皆是客,更别提那两个家伙是背那一个客人带过来的,看对方那一个股骨的锦囊就可以看得出来对方的财力雄厚啊。”

“把那两个小孩赶出去从而得罪一个有钱的家伙,不值。”

饭店的老板轻声的开口说道。

一瞬间,听着饭店老板讲出的话语,一旁当中的那一个伙计立刻表示明白了。

很快,伙计便通知后厨准备炒菜。

…………………………

“老老老爷……”

一瞬间,只见这两个穷苦孩子们立刻恭恭敬敬的对着朱明修开口说道。

虽然说他们不知道朱明修为什么会直接请他们吃饭,这一点是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到的,既然他们想不到这个原因,他们索性也就懒得去想了,反正可以吃饱饭就可以了!

天晓得他们上一次吃饱饭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吃饱饭,那么有必要想这个想那个吗?

最后导致饭都吃不了?

但是他们还是对朱明修感到一股畏惧。

面对这两个对他充满畏惧的孩子,朱明修微微摇了摇头充满了一丝丝苦笑。

他又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他对于这两个家伙们所能够拥有的这一个畏惧的感觉多多少少感觉还不错,总不可能这两个家伙们压根就不怕他,甚至妄想和他平起平坐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子,朱明修表示不好意思,该干嘛干嘛去,他是不会过来救济他们的。

与此同时,伴随着饭店伙计将那些菜肴端上来,朱明修顺便开口说:“该吃就吃,等你们吃饱了再来问你们。”

朱明修轻声的开口说道。

随后,在这两个穷苦的孩子们看着摆放在他们面前当中的这一些美味的菜肴,他们内心当中的那一股食欲瞬间占据上风。

很快,一大桌子的菜,立刻就直接被这两个家伙们吃进了肚子里面。

“嗝~”

一瞬间,这两个穷苦的孩子们立刻打了一个饱嗝,这对于这两个家伙来讲,这是他们曾经做梦都不敢去想象的事情。

这一个曾经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硬生生的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了!

但是随后,那一个很明显是属于大哥的那一个家伙立刻恭恭敬敬的对着朱明修开口说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小人的吗?”

“小人这兄弟二人的性命供大人差遣!”

那一个很明显是属于大哥的家伙就直接恭恭敬敬的对着朱明修开口说道。

虽然说他不知道朱明修为什么会请他们吃饱饭,但是他们却非常清楚的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既然他们选择了接受对方所能够拥有的这一个恩赐,那么貌似他们也只能够去进行服从对方。

怎么去服从对方?

什么东西是值得交给地方的?

貌似好像也只有他们所能够拥有的这一个不值钱的忠诚,真的也只有他们这一个不值钱的忠诚了,所以说在面对着现在所能够面对着的这一个情况的时候,那么这一个很明显是属于大哥的家伙立刻就直接选择对朱明修进行效忠。

现在一个很明显是属于大哥的那一个效忠,此刻的那一个二弟立刻就直接反应了过来。

“我等兄弟二人的性命愿意供大人差遣。”

一瞬间,此刻只见这一个很明显是属于小弟的存在,立刻就这么的直接恭恭敬敬的开口说道。

朱明修面对着这两个家伙们的效忠,此刻嘴角当中立刻就直接带着一股股的微笑。

他要的是什么?

他要的就是这两个家伙们的这一个效忠。

或许听起来好像是有一点不可思议,但是只要稍微一想,就能够明白这绝对是属于正常的一个事情。

他可是要在这一个世界里面反清复明的,既然他要在这一个世界里面反清复明,他该怎么样打响第一步?

就跟当初的南昌打响第一枪,现在的他该怎么样的在这个世界里面打响第一枪?

对于朱明修来讲,他现在首先需要的就是属于人,只有他麾下当中有供他驱使的属下,那个时候他才可以真正的彻底打响第一枪!

这个时候朱明修将目光看向这些流浪乞丐,因为对于这些流浪乞丐来讲,只要能够让他们吃饱,他们就直接造反又能怎么样?

多少个王朝是因为农民起义从而彻底覆灭的?

朱明修只能说数不胜数,或许真正因为农民起义成为彻底覆灭的很少很少,但是农民起义却可以让一个强盛的王朝伤筋动骨,更别提这一个满清本身就得位不正的国家,民间当中的那些家伙们对于其在他们头顶上的满人恐怕都是恨不得饮其血食其肉。

现在他给这些家伙一个机会,一个能够吃饱饭的机会!

朱明修面带笑意的看了看这两个家伙们点了点头。

“掌柜的,结账。”

随着朱明修对那个掌柜结账之后,就带着这两个家伙们前往了荒郊野外。

一边在前往荒郊野外的同时,朱明修一边也在开始对着这两个家伙询问着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我们身处于哪一个省?”

“我们身处于哪一个城市?”

“现在的皇帝是哪一个?”

面对朱明修的询问,那一个很明显是属于老大的家伙立刻就将他所了解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参见大人,我们现在处于赣省,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属于昌城,当今的皇帝是属于康熙皇帝。”

只见到一个老大立刻将他所了解到的东西给彻底说了出来。

面对这一个家伙讲述的话语,朱明修默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同时朱明修在内心当中也不由暗暗自言自语:“看来我现在所身处的地方跟我在地球那里的地方是一样的,或许城市不一样,但是省份却是一样的。”

“这样子一来那么就容易办多了。”

朱明修在内心当中自言自语的说道。

如果说他身处一个陌生城市,他想要成功打响第一枪,并且打响第一枪之后凭借一块地盘彻底立足估摸着有点困难。

但是身处于赣省,这就不一样啦,朱明修他就是属于这一个省份的人啊!

这个省份是属于正儿八经的鱼米之乡啊!

并且也是属于正儿八经的国内顶尖省份啊!

说白了就是有钱有粮,只要他成功的把这一个赣省给打下来,到时候距离他反清复明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可以算得上是属于成功的一大半。

朱明修对这一个赣省势在必得!

…………………………

很快,朱明修就带着这两个家伙们来到了荒郊野外。

朱明修站在了那一个山丘上俯视着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

面对着朱明修的俯视,那下方当中的两个家伙们瞬间感到了一股压力。

时间就这样在这样的一个诡异的场景当中流逝着。

就在这一个诡异的场景当中,朱明修打破了其中的寂静。

朱明修看了看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缓缓的说道:“你们想不想以后都天天吃饱饭?”

“那以后娶一个媳妇生一大窝的娃!”

“想不想让你们以后的孩子也天天吃肉?”

“再差也必须要吃饱!”

“你们想不想?”

“回答我!”

朱明修面庞当中带着一股严肃的对着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开口说道。

下方当中的那两个家伙们在面对着朱明修现在讲述的那一番话语,他们眼神当中瞬间闪过一股股的通红。

他们表示,他们对于朱明修话语当中所描述的那一个世界非常想要获得!

他们想要吃饱喝足,他们想要吃饱饭,并且吃饱饭的同时他们还想要娶媳妇,然后生一窝的娃!

然后对于他们的娃,他们也想要让他们的娃能够吃饱饭,并且让他们的娃也要上媳妇!

“很想!!!”

其中那一个很明显是属于老二的家伙忍不住的开口回应着朱明修所讲述的话语。

面对老二讲述的话语,老大也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想!”

面对这两个家伙们的那一番话语,站在一个小山丘上的朱明修嘴角当中带着一股股笑容的看了看下方当中的那两个家伙们。

“那么你们先吃饱饭,你们想娶媳妇,那就跟我造反吧!”

朱明修面庞当中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同时那一个眼神当中瞬间带着一股杀意的注视着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

一瞬间,在伴随着朱明修话语的落下,下方当中的那两个家伙们瞬间愣住了。

如果说他们刚刚没有听错的话。

好像也就是说他们的这个老爷要他们跟着造反?

如果说他们刚刚耳朵没有聋的话,那么他们好像听到的就是这个吧?

面对这两个家伙们那一个怀疑人生的目光,站在山丘上的朱明修带着一股肯定的话语继续的说道。

“想活着,想吃饱饭,想娶媳妇,想生娃,那就来跟我造反!”

“如果说你们选择拒绝,或许你们活不过今天,你们内心当中的一个美好的愿望将会彻底断绝。”

朱明修面无表情的回复着那两个家伙们。

在这一刻,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终于听清楚了朱明修讲述的话语,但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家伙们听清楚了朱明修讲述的话语,此刻他们的眼神当中瞬间就直接带着一股股的惊恐。

“咕咚…”

只见这两个家伙们瞬间咽了咽口水。

“大大大大人,造反可是要杀头的啊!”

只见到一个明显有点见识的老大立刻带着一股颤抖的话语开口对着朱明修说道。

他现在很希望他的话语能够成功地打动他们上方当中那个大人,然后让对方打消这一个造反的想法。

毕竟造反可是要杀头的啊!

如果说对方有千军万马的话,他们不是不可以跟随着对方造反,毕竟就凭借刚刚对方对他们描绘的那一个世界就足以支撑他们的造反。

可是如果说他们没有看错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对方麾下当中的手下好像也只有他们这几个吧?

就他们这几个家伙还想要造反?

见多识广的老大表示这怕不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吧!

朱明修看了看这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很明显已经是属于那一个拒绝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你们觉得是那些满清的鞑子们不会杀你,还是觉得我不会杀你?”

朱明修一边说着一边将他那一把开了刃的宝剑缓缓的抽了出来。

一瞬间,只见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看了看那一柄足以反光的宝剑就足以见得这绝对是一把真正的宝剑,反正砍死他们绝对是没有问题就对了。

“这这这……”

一瞬间,在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看起来,现在站在那一个小山丘当中的朱明修简直就跟地狱当中的恶魔没有什么区别。

很快,那一个老大瞬间一咬牙直接拉着他的弟弟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扑通扑通……”

“大人,在下兄弟二人愿意跟随着大人掀翻这一个腐朽的朝廷!”

一道坚定的话语在那一个兄弟二人的口中被说了出来。

朱明修看了看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嘴角当中流露出一股股的微笑。

“现在我交给你们第一个任务!”

“将一些流民全部都给我带过来,直接告诉他们,在这里有进行施粥的大善人,想要吃饱肚子就过来。”

朱明修看了看下方的那两个家伙们开口说道。

同时,朱明修也对着这两个家伙们告诫的说道:“如果说你们胆敢逃跑,那么我绝对不会吝啬我手中的银两,到时候我不说我是造反的家伙谁又能够相信?”

“但是你们这两个家伙指不定就活不了了。”

“所以说,你们两个可要悠着一点。”

朱明修面无表情的对着那两个家伙们开口说道,同时语气当中带着一股股的告诫。

如果这两个家伙们真的敢在给他办事的途中准备逃跑,并且准备将他准备造反的这个事情告发,朱明修不建议直接逃跑,到时候他只要一逃跑,到最后死的家伙肯定不会是他,反倒是这两个苦不拉几的家伙了。

听着朱明修那一个告诫的话语,下方当中的两个家伙们微微咽了咽口水。

说真心话,他们还真的是有那么一个想法准备逃跑来着。

但是当他们在听着朱明修说的话,他们表示他们愿意为朱明修效犬马之劳!

最起码可以活着!

最起码不会死!

“遵命,大人。”

随着一道恭敬的话语声,站在小山丘当中的朱明修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去吧!”

“想要活下来就去吧!”

…………………………

“各位,吃饱喝足啊!”

“我这里还有很多呢。”

朱明修一边笑着,一边给那一些流民递了一碗粥。

面对朱明修这浓稠的粥,正在不断喝的那一些流民们此刻那一个咧起来的嘴角就已经证明他们现在内心当中的想法。

高兴啊!

没有想到他们流浪了这么久,没想到居然有朝一日可以吃饱饭!

虽然说他们所身处的这一片地方是出了名的鱼米之乡,但是并不就代表着没有乞丐了,一些家破人亡的存在还是挺多的。

应该说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朝代甚至是每一个城市当中都有一些家破人亡的家伙。

所以当他们听到有一个大善人准备施粥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的就过来了。

虽然说疑惑,为什么对方施粥的地方不在城门口,不在城池的周围的地方,反倒是距离城市比较远的荒野当中,但是他们肚子当中的饥饿再告诉他们有粥吃就可以了。

能够填饱肚子,他们才不管对方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也正是因为他们抱着这么一个想法,一个又一个的家伙们很快就赶了过来。

为了招待这一些流民,朱明修还特地回到了他现在的仓库当中,带了好几袋大米过来全部都煮了。

如果说搞饭可能需要菜,但是粥就不一样了,关于粥,只需要喝进肚子里就可以填饱肚子。

同时这一群很长时间都没有吃饱肚子的家伙们表示,只要有吃的就可以,不管这个东西是饭还是粥。

朱明修看了看那一群正在大口大口饮着那一碗米粥的家伙们,他的嘴角当中带着一股股的笑容。

“吃吧吃吧!”

“吃的越多越好。”

与此同时,那之前的两个家伙们看到了朱明修嘴角当中莫名的笑容,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总感到一股股的害怕。

“呀,怎么喝完了想睡觉啊。”

突然之间,在那一群正在喝粥的家伙们,他们在喝完了这一大碗的粥,脑海当中瞬间出现了一股股的昏迷的感觉。

面对这脑海当中突然之间出现了一股昏迷的感觉,他们没有一个家伙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毕竟他们虽然说是属于流民,但是好歹一些家伙们之前也是有过家庭的,他们并不是天生就是属于流民。

因此他们之前也是吃饱过的,他们自然能够明白有的时候吃饱喝足了会犯困,或许这一次就是这个吃饱喝足之后犯困的这一个场景有一点提前罢了。

“咕噜咕噜……”

很快,一个又一个的家伙们倒在了地面当中不断地酣睡了起来。

面对这一个又一个倒在地面当中酣睡的家伙,站在那一个小山丘当中的朱明修笑了。

“你们快点去把这些家伙们的头发全部都给剪了,把他们那一个个恶心的辫子给剪了,直接把他们的头发全部给剪了!”

一瞬间,朱明修直接招呼那两个之前投靠她的两个家伙下令道。

没错,朱明修让这些两个家伙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去让他们剪头发。

不要小看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剪头发,在这个鞑子王朝里面有这么一个命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听着朱明修下达的命令,那两个家伙们瞬间一愣,但是很快他们便反应了过来,因为他们可没忘记他们现在所效忠的是一个老大他要做的事情可是属于造反啊!

既然他们现在所效忠的这一个老大要做的事情是属于造反,他们也大概能够明白他们老大接下来要去做些什么事情了。

毕竟在这一个满清王朝里面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这一个命令到现在还存在。

所以如果他们把这些家伙们的那一个头发给剃了,到最后他们被那些满人给发现了,迎接这些家伙们后果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所以,他们明白,他们的这个老大是要准备将这些家伙们全部都给彻底拉下水啊!

要么跟随着他们老大造反,要么准备被那些满清的鞑子们砍死,就这两个选择!

很快,这两个小家伙们很利索的就把所有夹后面的头发给全部都剃了干干净净的。

朱明修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个椅子淡淡的坐在上面,同时他那一把开了刃的宝剑就直接插在他身旁的土壤当中,至于那两个率先投靠他的家伙们则是老老实实的站在朱明修身后当中。

很快,之前因为喝那些粥从而导致睡过去的家伙们开始逐一的苏醒了,但是当他们苏醒之后瞬间就感到了后脑勺一阵清凉。

当他们下意识的用手摸向后脑勺的同时,立刻就发现了有一点不一样。

那就是他们那一个辫子不见了!!!

他们已经习惯了十几年的辫子消失不见了,同时他们看到了在不远方当中那一个堆成一堆的辫子。

越来越多的家伙醒了过来,当他们醒过来之后都发现了他们后脑勺一凉,当他们下意识的摸过去之后就发现了他们的辫子消失不见了。

这对于这所有的家伙们来讲不亚于死亡的危机笼罩在他们的心头之上。

与此同时,当所有的家伙都彻底苏醒过来之后立刻就看到了那一个罪魁祸首。

现在的他们如果说还无法反应过来这究竟是属于什么情况的话,恐怕他们都属于大傻子。

很显然,那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那一个什么所谓的善人要害他们的性命啊!!!

不然为什么会割掉他们的辫子?

这可是他们能够活下来的根基啊!

如果没有了这一个辫子,他们等同于是被判处了死刑,现在是一个什么所谓的大善人却割掉了他们的辫子这不就是害他们吗?

一瞬间,只见所有家伙们的眼神当中瞬间的带着一股股的通红,那一个通红的眼神当中带着一股股的疯狂。

“你,你是何居心!?”

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的对着朱明修开口说道。

面对这一个中年男子所讲出的话语,坐在椅子上的朱明修那一副一副和善的面庞彻底消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直接以一副面无表情的脸庞开口说道:“没有什么意思,就是过来邀请你们造反!”

“反清复明!”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