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望苏清影师娘赶我下山找老婆
继续看书
我有三个绝色师娘。 大师娘武道通神,可搬山倒海。 二师娘在世医仙,一手医术炉火纯青,活死人肉白骨。 三师娘太乙宗师,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天下无双。 本以为能够和她们逍遥一生。 却被师娘赶下山,让我下山去祸害自己老婆去。

《陈望苏清影师娘赶我下山找老婆》精彩片段

“一点小手段而已。”

陈望摇摇头并未解释太多。

真气对于普通人而言,还是太过惊世骇俗。

武道修行,自古从不曾断。

药王谷更是其中佼佼者。

传承的造化长生功,号称最近接近道的功法之一。

按照第一代谷主留下的遗言,若是能够将此门功夫修炼到极致,便能够窥见修仙路。

只不过上千年下来。

多少惊才绝艳天资纵横的药王谷传人,想要一窥那个境界,却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原因无他。

实在是造化长生功太过繁复难懂。

一重比一重难。

想要修炼到极致,几乎无异于登天之难。

如他三位师娘,随便挑出一个,天赋根骨都算是百年难见,但就算如此,她们三人也只能各自修行一门。

纵使是老头子。

也无法做到同时精通山医命相卜五术。

当然,除了陈望这个妖孽。

从婴儿时期,大雪中被宋长夜捡上山,识文断字,五岁开始修行造化长生功。

短短十年功夫。

同时涉猎五术,并且都将之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

除了妖孽两个字,根本没有任何词能够形容他。

“不说算了。”

“我还不想知道呢。”

苏清影撇了撇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实际上这会她心里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没几个知道。

自小她就身患一种怪病。

一旦发作,浑身寒气爆发,冷意彻骨。

即便是大夏天,也要盖上厚厚几层被子才能勉强抵挡寒气。

不知道找了多少国医圣手,却始终找不到病根,更别说治疗。

最无解的是,寒症发作毫无规律。

有时三五个月,有时数年也不会爆发一次。

她之所以给人留下的印象永远是冰山一样,并不是性格如此,而是那种奇怪的寒症造成。

这段时间,因为忙碌于公司事务。

熬夜都是常态。

寒症隐隐又有发作的趋势。

但是......

刚才陈望握着她的手,那一丝气流渡入身体中时,她却明显感觉到身体里那股寒意,仿佛被镇压了一样。

瞬间消散了不少。

这才是她如此震惊的缘故。

只不过这件事,除了父母和妹妹之外再无人知道。

就是楚小瑜都不清楚。

见她嘟着嘴一副傲娇的样子,陈望不禁笑了笑。

却并没有见缝插针调笑几句。

反而眼底深处,有着一抹隐藏极深的复杂和心疼。

其实以他的医术,怎么会看不出来。

苏清影肌肤寒凉远超常人,握着她掌心的刹那,顺势替她把了下脉。

才发现她脉象也是紊乱无比。

造化长生功凝聚的真气,犹如烈日之火,至阳至烈。

所以才能压制得住她体内的寒意。

只不过这会,那几个家伙还是如同附骨之蛆一样,死死咬在身后,陈望打算先解决了他们,等到了苏家,再好好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毕竟就算是他。

一时间也没看出端倪。

显然绝非寻常小病小症。

而且,还有一点。

既然当年老头子和苏家约定婚事,就一定见过苏清影,为何他没有出手。

反而让寒症持续多年。

一直深受折磨。

几个疑惑在他脑海里闪过,陈望摇摇头暂时压下。

“坐稳了老婆。”

轻声提醒了苏清影一句。

陈望回过头目视前方,眼底冰寒,一踩油门,车子发出一声咆哮,在小路上瞬间呼啸而起。

“草太快了。”

“二哥,那娘们不会是吃了药吧,开车这么猛?”

看着眨眼间被甩开一大段距离。

开车的青年忍不住骂骂咧咧的道。

但话音才落,就被旁边副驾上称作二哥的男人一巴掌狠狠拍在闹脑后。

“你他妈没长脑子是吧,摆明就是换那小子开了。”

“啊?”青年一脸诧异,“不应该啊,这一路就没停下来过,哪有时间换位?”

这次二哥没有接话。

他也没猜到。

明明一路上都把他们盯得死死的,照理说根本没有调换座位的机会。

但眼下那辆如同闪电狂飙的车。

摆明是换了人。

摸出一根烟点上,恨恨的深吸了口。

“少废话,今天要是追不上,等大老板追究下来,你我都不用在中海混了。”

“咦,二哥,等等......快看。”

开车的青年忽然瞪大眼睛,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看着他的异样,叫二哥的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从座椅上直起身,抬头望去。

下一刻。

即便是他,也是目露惊诧之色。

只见被他们死追不止的车......竟然停了下来?

甚至直接横在了小路中间。

看到这反常无比的情形。

即便他也是一头雾水。

毕竟正常人发现被跟踪,首先想的是怎么甩掉尾巴。

先前又是换道,又是飚车,似乎也验证了那对男女慌不择路的心理。

“二,二哥,那小子下车朝我们过来了。”

青年再次惊呼出声。

然后又被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老子有眼睛看得见,用你在这跟我废话?”

“通知后边的弟兄,抄家伙下车。”

二哥拧着眉头,一脸凶戾之色。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今天这事怕没那么简单。

下车的那小子眸光平静,一脸从容,哪有半点慌乱的样子。

反而看这架势,像是要来揍他们。

不过......

真有这么邪门的事?

二哥一把掐掉手上的烟头,有些难以置信。

那小子就算有点本事,但也只有一个人,而他们为了将姓苏的那个女人抓回去,足足出动了七个弟兄。

都是混迹市井帮派多年的好手。

别的不说,打架斗狠那是刻进骨头里的东西。

吐了口浊气,随手抄了一根铁棍跳下车,外边几个弟兄早都已经站成一排。

一个个满脸凶悍气息。

看到这一幕,他底气顿时足了不少。

迎面看向赤手空拳朝自己走来的陈望,喝问道。

“哥们,有点骨气,混哪条道上的?”

“说了能没事?”

陈望淡淡的反问道。

这话倒是把他给问的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那没可能。”

“兄弟们拿钱办事,你要真是混道上的,就凭你这份胆量,我保证让你少吃点苦头。”

闻言,陈望那张无悲无喜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冷笑。

“那你那么多废话?”

“过来领死,放心,小爷绝对不让你们有一点痛苦。”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