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砰!”

房门关闭的声音传来,房间里的庄祥身子一震,同时也略微松了一口气。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还是痛,这就是穿越后遗症吗?

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融合原主人的一部分记忆,而这个融合的过程会非常的头痛。

来到这个世界两天了,他也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自己本来是二十五岁有为青年一枚,负责国内最大音乐网站的荐歌专栏,主要工作就是根据每期的专题向大家推荐歌曲。

才做完80,90后最难忘的百首音乐,和部门同事庆祝了一番的他,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乱的和狗窝一样的房间。

身体也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而是一个长发油腻、满脸胡渣的三十七岁大叔,脑子里还有这大叔几十年的记忆。

这大叔也叫庄祥。

十八岁凭借一身好皮囊成为顶流偶像明星。

连续两年成为最想让他当男朋友的艺人TOP1。

二十岁为了和心爱的人结婚,直接和原来的经纪公司对簿公堂。

虽然得偿所愿的结了婚,但遭到公司的全面封杀,演艺事业就此完结,赔偿了巨额违约金以后基本也就一贫如洗了。

就连那些曾经高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粉丝,也因为他结婚基本粉转路、粉转黑了。

二十一岁女儿出生,结果媳妇却因为难产去世。

年轻的庄祥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开始变的颓废,脾气也越来越坏。

开始几年的时候还能靠着所剩不多的一点人气在酒吧唱唱歌,或者接一两个小的商演。

过了几年那仅有的一点人气也没了,加上他那破脾气几乎把认识的人得罪了个遍,就连酒吧和商演都不要他了。

坐吃山空之下,那一点点积蓄也没坚持几年,要不是结婚的时候这套房子是用全款买的,父女两估计早就要露宿街头了。

最近两年父女的全部开销都是靠女儿放学在便利店打零工和在一个演艺公司当练习生的那一点微薄的补助赚来了的,庄祥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社会性死亡了。

丢人啊,真TM的丢人啊!虽然这些都是前身干的,但是作为同名同姓的庄祥都觉得太TM丢人了。

他怀疑会不会存在一个穿越人士管理委员会,而自己还无意间得罪了这个委员会。

不然人家穿越了基本都会标配一个大明星女朋友,天后老婆之类的,怎么到自己,就给自己配了个拖油……不好意思,是自己才是那个拖油瓶。

所以这两天他都是等女儿出了门,才去饭厅吃女儿做好的早饭,中午和晚上则是自己随便用家里的食材做点吃的对付一下,然后在女儿回来以前又躲回自己的房间。

悄悄打开房门看了看外面,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饭厅,饭桌上是一碗豆浆和两根油条,豆浆还冒着热气。

“呼~”庄祥又是松了口气,虽然这么说多少有些不要脸,但是自己女儿那个做早饭的手艺……比较起来还是外面买的豆浆油条好吃一些。

把油条扯成一段一段的放进豆浆里,庄祥一边吃着一边做着今后的打算。

毕竟来都来了,自己又怕疼,不可能去找死然后试试能不能回去,所以以后只能安心在这里生活了。

反正地球上自己还是单身狗,也没什么牵挂,单亲家庭长大的自己那唯一的父亲也是工作狂,只生活在自己的手机里,四五个月不联系都是常有的事。

要说这个世界和地球还是有些相似的,这里的华国差不多就是地球上自己生活的国家,就是发展慢了那么几年,4G网络才开始普及,因此短视频、以及直播什么的都才刚刚开始兴起。

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好像语言能力异常发达,大多数人都掌握了两三种语言,就是庄祥这个丢脸的前身都精通华语、欧陆语和霓虹语。

这也造成了现在这个世界各国人民的文化交流更加的频繁。

庄祥思来想去,以后讨生活还得靠自己和这个前身的老本行——音乐,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抄歌了。

自己的优势是因为工作,脑海里有着地球的各种经典歌曲,而这个中年庄祥的记忆里有扎实的音乐基础,能够比较轻松的把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些音乐扒谱记录下来。

而且这个世界的音乐在庄祥的眼里看来还是糙了一点,基本只有那种很普通的流行音乐,民谣、摇滚等曲风的音乐都还非常的小众,完全没有发展起来,自己这也算是能丰富一下这个世界人民的娱乐生活。

在网络刚刚兴起的时候,网络共享音乐大行其道,实体专辑变得很难实现盈利,大批词曲创作人和歌手开始转型,音乐市场一度变的极为荒芜。

好在各国都意识到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出台了完善的版权保护法规,最近两年音乐市场才开始慢慢回暖。

而庄祥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把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些歌变现,毕竟现在这家里的经济状况非常的不容乐观。

“怎么样?油条好吃吗?”

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正在思考未来的庄祥也没多想,随口就回答道:“还行,就是炸的时候估计是火小了一点,所以外皮稍微有点硬。”

“哟,我都不知道,你还会炸油条呢?”

这时庄祥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有谁在和自己说话?

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眉眼间还能看出一些自己影子的女孩,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自己:

“要见你老一面可真不容易啊,要不是每天早上的早饭都被吃的一干二净,我都要考虑是不是该回老家摆酒请全村人来吃饭了,你觉得一桌八个菜还是十个菜好?”

一边说着,庄静雯走向饭厅,路过庄祥的房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却是一愣。

记忆中庄祥的房间如果不是每两三个月自己给他大扫除一下,基本就比狗窝还不如,但是现在她看见的是所有物品摆放的井井有条。

这时她想起了什么似的再看向庄祥,也才发现庄祥和平时里也不太一样,虽然头发还是长长的,但是却洗的干干净净,利落的扎在脑后,配合上他唏嘘的胡渣,反而有一种痞帅痞帅的感觉。

“那个~你不是出门了吗?”被抓了现行的庄祥有些尴尬的问道。

虽然不管怎么说,现在眼前这个女孩子都是自己的女儿了,但是庄祥还是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和她交流,毕竟这个三十七岁的身体里面只有一个二十五岁的灵魂,母胎单身的他并没有养育女儿的经验。

看着有些不一样的父亲,庄静雯想到:或许他把自己和房间收拾的这么干净只是心血来潮吧,又或者……

庄静雯最后还是把那一丝期盼压了下去,毕竟这么多年她已经期盼过无数次了,但是有一句话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有说我出门了吗?”庄静雯没好气的问道,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这两天父亲的反常让她有些担心,知道父亲每天都会出来吃早饭,她才弄了这么一出,想看看父亲到底怎么了。

但是看见有些不一样的父亲,庄静雯居然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整个家里开始弥漫着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父女俩已经太久没有好好交流过了。

“那个,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好半晌,庄祥终于鬼使神差的憋出一句话来,说完以后才反应过来,赶紧补上一句:

“更想做一个好爸爸。”

“好爸爸?”庄静雯宛如听见了天方异谈一般,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做一个好爸爸?”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庄祥这么说,庄静雯反而突然很气,很委屈。

十多年了,自己的记忆里,从上小学开始,自己的奶奶也过世了,这个爸爸就越来越废,就像一个还会行走和进食的植物人一样。

自己无数次期待有一个好爸爸,但是结果呢?现在居然说要做个好爸爸?

你知道我这十年是怎么过的吗?

不知道压抑了多少年的情感在这一刻突然毫无征兆的就爆发了。

“好爸爸?你能在每次家长会和亲子运动会的时候出现告诉大家我不是没爹没妈的孩子吗?”

“好爸爸?你能在我每年生日的时候给我一块小小的蛋糕,插上一根代表我年龄的蜡烛,然后告诉我要许愿以后才能吹蜡烛,不然就不灵了吗?”

“好爸爸?你能在我第一次来月事吓的躲在被窝里面哭的时候告诉我那都是正常的,不用怕吗?”

庄祥本来正要说自己以后会努力做到,又被噎的尴尬的说不了话,只能讪讪的看着女儿。

“你问我今天为什么没出门?因为今天周末,我得在家里面写一首新歌,不然下次小考不能通过,我的生活补助就没有了,你知道吗?我的好爸爸!”

庄祥像一个学生一样把一只手举在耳边,有些弱弱的说道:

“那个~写歌的话,我写的可以吗?如果可以我帮你写啊。”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