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晏温丢掉嘴上的烟走向自己的车,开车回了家。

季思黎在路上想着晏温的事情出了神,回忆涌上心头,正当她深陷回忆的时候、咣当一声把她拉回了现实追尾了。

季思黎砸了一下方向盘打开车门走到前面,前面的车主也打开了车门走下车,看了一下撞的位置抬头要给对方留下电话号码,两人面对面站着同时发出来惊呼声。‘’子奕哥‘’陶子奕也惊呼到阿黎小姐。

季思黎开口说道子奕哥你怎么......后面的话季思黎没说出来,陶子奕笑了笑说你是想问我怎么还活着?季思黎机械的点了点头。

陶子奕说当年要不是Boss一直陪着我可能我真的就活不下去了,林深看到季思黎的车停在路边,停好车走了下去,看到季思黎对面站的人又是一句卧槽,陶子奕你还活着,陶子奕听到林深说的话哭笑不得,回到林少您是不希望我活着吗?

林深连忙说道,不不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太特么激动,你和晏温你们两人大晚上的齐齐出现多少是吓死小爷我了。陶子奕说你们见到BOSS了?林深回道:见到了啊,我和阿黎在龙湖湾飙车看到的。

哦,这样啊我说BOSS怎么一下飞机就自己开车走了说是有急事要办,他腿伤还没好我见他这么晚还没有回来要去找他怕他再出现什么意外,刚启动车子就被追尾了。

季思黎连忙说道那个子奕哥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注意到,我们加个微信修车的钱我转给你。

林深听完季思黎说的这话一副看傻缺的表情看向季思黎,说道:我说大小姐你脑子被撞坏了啊,陶子奕是晏温的助理,他开的车都是晏温配的车,你觉得晏温会让你拿钱修车?姑奶奶你把整个晏氏集团烧了晏温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吧,还会说一句老婆大人烧的好。

季思黎瞪了一眼林深说道:你快闭嘴吧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别瞎说话毁我清白。林深啧啧两声,真是两个矫情的人。

陶子奕也说道阿黎小姐赔偿就不必了,但我们还是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还有需要您关照的地方。

季思黎应到好,两人留了联系方式陶子奕便急匆匆的说道,阿黎小姐,林少爷我得赶快走了BOSS腿伤还没还我得赶快去找他。

三人告了别林深喊到:小阿黎走吧送你回家,看你这幅心不在焉的模样还是别开车了,我叫管家来取车我送你回去吧,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不得宰了我,季思黎问道你说谁,林深说念念 念念我说念念会宰了我。

季思黎懒得理他上了林深车,刚上车,林深的电话就响了电话备注上写着念念宝贝,季思黎撇了一眼搓了搓胳膊说道肉麻死了,林深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一声甜美的女生,“喂”林深你还跟阿黎在一起吗,我打她电话打不通,你们飙车没出事吧,林深刚要回话,季思黎便抢先说道,念念我没事,手机没有电了关机啦 !

你不要担心我哦,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纪念听到季思黎没有事长舒了一口气,说道那好阿黎你到家了我们再联系,林深忙说道念念我带阿黎去你家里,阿黎人是没有事,心可能出事了,纪念急忙问道阿黎你怎么了?季思黎蔫蔫的回到我见到鬼了。

纪念啊?了一声,你怎么能看见那东西,林深笑到说念念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现在开车去你家到了我们再说,纪念说:那好 我等你们。

林深回答了好。便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季思黎靠在窗边一言不发,林深问道你怎么了?

季思黎说道:林深刚刚子奕哥说晏温腿伤还没有好,那龙湖湾都是盘山路晏温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林深瞥了一眼季思黎冷哼一声:你要是担心他你打电话关心一下不就好了,你打电话打过去某个闷骚的男人一定乐开了花,有腿伤又如何照样百米冲刺跑到你面前 。

季思黎转过头说了句,谁关心他了,他怎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熟,我累了睡一下到地方叫我。

林深在心里暗搓搓的说了一句口是心非的小屁孩。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