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实习生,被刻晴偷听心声
继续看书
【心声】【史莱姆科技】【登陆天空岛】 苏晨穿越到提瓦特大陆,成为玉京台实习生,不料被上司刻晴偷听心声。   “苏晨,帝君大人刚刚离世,你怎么看待现在的璃月?”   【离世?君主离线制玩的挺六哇!】   “苏晨,你怎么看待蒙德和稻妻的管理制度?”   【一个君主摸鱼制,一个君主代练制,跟他们学璃月真就废了。】   刻晴一脸懵逼:“苏晨,你有话不能直说吗?”   在刻晴的刁难下,苏晨被迫开创提瓦特特色科技。   以火史莱姆为动力,带领璃月进入迈入蒸汽时代,发明蒸汽火车运送矿产,发明蒸汽战舰称霸大海。   以雷史莱姆为能源,带领璃月买进电气时代,发明手机沟通全大陆,发明加特林剿灭深渊,发明火箭升空登陆天空岛。   天理震惊!

《原神:实习生,被刻晴偷听心声》精彩片段

“刻晴大人,送仙典仪的后续费用尚未结清,往生堂的胡桃又来催债了……”

“绯云坡新的商业街已经建成,请刻晴大人尽快验收……”

“边远矿区来报,请求解决食物供给问题……”

……

听到属下们的汇报,刻晴十分头疼。

自从岩王帝君大人离世,在往生堂客卿钟离的主持下匆忙举办送仙典仪,成功入土之后。

璃月的大小事务,全都落到了七星手里。

身为工作狂人的刻晴,自然变成了最忙碌的那个。

曾经帝君大人“在世”的时候,刻晴对岩王帝君颇有微词。

现在帝君大人“离世”。

刻晴在璃月各处工地东奔西走,制定商业街的建造计划,考察边远矿区的生活,想要尽快做出一番业绩。

可是刚想大干一场,手下的人才就不够用了。

刻晴一脸疲惫的说:“还有事情吗?如果没有事情,就先下去吧!”

属下看到刻晴疲惫的模样,小心翼翼的说:“刻晴大人——凝光大人听说您很忙,从群玉阁派来了一个实习生助手帮您。”

刻晴闻言一愣:“凝光那家伙,派实习生来帮我?”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万万没有想到。

在刻晴最为忙碌的时候。

第一个派人来帮忙的,竟然是平日里最受不了的天权星凝光?

属下又急忙解释说:“凝光大人还说了,这个实习助手是送给您的,以后都不用归还了。”

刻晴顿感错愕:“什么,送给我了?”

以双倍价钱抢走她预定的琉璃新月,尊崇摩拉至上的天权星凝光。

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不得不让人心中生疑。

在帝君大人刚刚“离世”的关键时刻,将一个实习助手送到刻晴身边。

目的还不够明显吗?

确定不是派来的卧底吗?

堂堂天权星凝光,璃月现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竟然使用这种小孩子的伎俩。

哼!

实在是幼稚!

刻晴思索片刻说:“当下确实十分忙碌,既然凝光已经把人送来了,那我们就暂且收下吧。”

虽然和凝光的观念存在分歧。

但是在这段特殊的时期,只能将凝光视作战友了。

而且!

刻晴也想看看,凝光那个可恶的家伙,这次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是想抢夺下一批预定的琉璃新月?

收到命令的属下并未离去。

而是继续站在上司刻晴面前,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刻晴有些疲惫的说:“还有其他事情吗?”

属下急忙回答说:“属下……属下听闻,凝光大人送来的这个实习助手,在群玉阁工作时的风评不太好。”

正是因为风评不好,才被凝光大人送到这里吧。

刻晴翘眉微皱:“你说风评不太好?”

属下接着说:“听群玉阁的朋友说,此人名叫苏晨,是一个刚从律法学院毕业的实习生。”

“入职群玉阁不足一周,就被秘书百识抓到几十次摸鱼偷懒。”

“而且他还……他还用专业的律法知识为偷懒辩解,让凝光大人颇为头疼。”

属下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用余光观察刻晴的表情。

心中暗想,凝光大人一定是故意的。

把一个极度摸鱼偷懒的实习生,送到工作最认真的刻晴大人身边。

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想气刻晴大人,要看刻晴大人的笑话。

刻晴听到这番话,不光没有生气,反而是来了兴趣。

只会偷懒摸鱼的实习生助手?

让凝光颇为头疼?

真想看看当时凝光头疼的场景,一定很有意思。

不过作为工作狂人的刻晴,同样不喜欢摸鱼偷懒的属下。

“璃月即将迎来剧变,熟知律法的人才不可多得。”

“至于懒惰——在我的手下,从来没有懒惰的职员。”

身为工作狂人。

刻晴专治各种工作偷懒。

属下立刻说:“明白——我这就让他进来!”

刻晴:“不用了,我亲自看看!”

她倒要看看!

到底是什么样的实习生,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凝光那家伙头疼。

-------------------------------------

与此同时。

在玉京台。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年轻人,正站在玉衡星工作区门口喃喃自语。

“可恶的凝光小富婆,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等着哭吧——”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刻师傅的人了!”

他的名字叫苏晨,是一个穿越者。

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一年。

刚刚穿越的时候,就绑定了“躺平摸鱼”系统。

顾名思义!

只要每天躺平摸鱼。

上班时学习伟大的巴巴托斯大人摸鱼,下班时学习伟大的钟离先生躺平,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奖励。

越是躺平摸鱼!

所能获得的奖励,也就越丰厚。

可是!

想要解锁这个强大的系统,有一个十分苛刻的要求。

就是在璃月七星的手下工作。

必须在璃月七星的眼皮子底下躺平摸鱼,才能获得系统的认可,通过打卡签到获得奖励。

为了打入璃月七星内部。

苏晨不惜耗费大量时间,考入璃月律法学院。

和仙二代烟绯小姐成为同桌,深入探讨人生哲学。

和留学生久岐忍深夜探讨忍术,结下了深深地友谊。

毕业之后!

以璃月律法学院“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如愿入职群玉阁,成为天权星凝光身边的实习助手。

可是好景不长!

刚刚入职群玉阁,刚刚解锁“躺平摸鱼”系统,刚刚开始将摸鱼理念付诸于实践。

就被可恶的凝光小富婆发现了。

芭比Q了!

瞬间被凝光无情抛弃,转手送到了玉衡星刻晴这里。

和凝光小富婆相比,刻师傅对工作的态度更加认真,对属下的要求更加严格。

就算是伟大的摸鱼祖师巴巴托斯大人来了,都只能望鱼兴叹而摸不得。

就在苏晨愣神的时候。

突然!

一个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从苏晨身后传来:“你就是凝光派来的实习生?”

少女面貌精致,皮肤白皙。

一头紫色秀发梳成了猫耳的形状,与身上的装扮十分搭配。

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走来。

苏晨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转过头说:“没错,我就是实习生苏晨——凝光大人命令我来帮助您工作!”

【我靠,是刻晴,活的刻晴诶!】

【真不愧是璃月七巨头,这身材,这装扮,这气质,真是绝了。】

和前世的游戏里的刻晴略有不同。

现在站在苏晨面前的少女刻晴,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可以触碰的少女。

身上所展现出的自信气质,和上位者特有的压迫感。

都是在游戏里无法感受到的。

就连沉着冷静的苏晨,在看到刻晴的时候,心中都不免有些小激动。

刻晴看着苏晨奇怪的目光,一双精致的翘眉微微皱起。

“嗯????”

她听到了!

有莫名其妙的模糊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刻晴微微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环顾四周:“刚才,是谁在说话?”

苏晨闻言一愣:“????”

这个刻晴有点奇怪,年纪轻轻就耳背了?

都站到她面前介绍自己了,竟然还装作没有听清?

非要咬着耳朵说才能听清?

故意找茬是吧?

一旁的属下急忙提醒:“刻晴大人,刚才苏晨说,他就是凝光大人派来的实习生!”

属下也疑惑地看着上司刻晴。

他们都清楚地听到了苏晨自我介绍的声音,难道刻晴大人没有听到?

刻晴闻言,脸上的疑惑依旧没有消失。

她当然听到了苏晨的自我介绍声。

可是——除了苏晨自我介绍的声音之外,还有其他奇怪的模糊声音,进入到了她的耳朵里。

虽然没有听清说的什么。

但是模糊中听到了“活的刻晴”,让人十分的气恼,难道还有死的“死的刻晴”吗?

在玉京台,有人敢对刻晴不敬?

刻晴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当然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实习生。

可是!

刚刚刻晴明明看到,这个实习生的嘴巴只是动了一下,仅仅说出了一句话。

后面的声音又是谁发出来的?

最关键的是,似乎只有刻晴一人听到了这模糊的声音,周围的属下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难道是最近工作太累了?

产生幻听了?

在一旁!

苏晨刚刚被凝光小富婆赶出群玉阁,心里正不爽呢,又在玉京台被刻晴无视。

很烦!

但是为了完成系统的摸鱼任务。

还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心平气和的重新介绍了一遍自己:

“您就是玉衡星刻晴大人吧——”

“我叫苏晨,是凝光大人派来的实习生,来帮助您工作的——”

【这小妮子太狂了,我虽然是凝光派来的,但是已经和凝光小富婆恩断义绝了!】

【无视我是什么意思?】

【抢走你琉璃新月的是凝光,跟你起矛盾的也是凝光,有本事自己去群玉阁找凝光理论呀,休想拿我撒气!】

苏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在表面上,依旧露出一副和善的微笑。

但是苏晨并不知道!

他心中自言自语的所有吐槽内容,都以心声的方式,精准的传到了刻晴的耳朵里。

果然——

这次又被刻晴听到了!

刻晴顿时愣在原地:“呃???”

奇怪的声音!

再次出现了!

而且这一次,这个声音更加的清晰,每一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小妮子太狂?

什么琉璃新月被抢?

什么无视?

全是充满了挑衅和不敬的内容。

刻晴微微皱起翘眉环顾一周,发现其他人都没有反应,显然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这声音。

结合声音中的内容和吐槽,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苏晨的身上。

就是他!

刚刚被凝光抛弃,刚刚被送到玉京台。

竟然就敢口无遮拦。

怪不得会被凝光那家伙赶走,真是活该。

在确定是苏晨的声音之后。

刻晴第一反应是心中气恼,紧接着心中便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这个声音这么大!

为什么只有自己能听到?

其他人却完全听不到?

刻晴虽然气恼,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让她一时间忘记了发火。

“凝光把你送到这里,是让你帮我工作的!”

“你能做什么?”

虽然对这个实习生的第一印象很差。

但是无论如何,苏晨的履历,都是一个律法学院毕业的优秀“人才”。

只要能好好为她工作。

刻晴也不想为难一个实习生。

苏晨一本正经的说:“能做什么?我想想……这个……什么都能做一点吧!”

为了躺平摸鱼,他想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做。

可是刚刚被凝光赶走,为了避免再被刻晴赶走,只能无奈的换一个说法了。

什么工作都会一点,但是会的不多。

什么工作都能做一点,但是能做的不多。

做多了就会被系统判定为勤奋,系统奖励就没有了。

刻晴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你什么都能做,一定懂得很多知识,那我问你,帝君大人刚刚离世,你怎么看待现在的璃月?”

岩王帝君在世的时候,每年都会给予指示。

只要按照帝君所指的方向去发展,就能让璃月越来越好。

但是现在岩王帝君已经“离世”。

璃月七星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来决定璃月的发展方向。

这让刻晴有些迷茫!

苏晨闻言,忍着笑说:“咳咳,现在的璃月很好呀,我觉得在刻晴大人的带领下,一定能让璃月发展的更好!”

【帝君离世?哈哈哈,笑死爷了!】

【那家伙一定是和巴巴托斯接触过多,感染了“巴巴托斯综合症”,成了“巴巴托斯综合症”的第一个受害者!】

【君主离线制算是被这俩人玩明白了!】

身为一名穿越者!

对于岩王帝君,也就是钟离的那些事情,苏晨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一旁!

刻晴听到这个可恶的实习生不光吐槽自己,竟然还敢对“离世”的帝君大人说三道四。

什么巴巴托斯综合症?

什么君主离线制?

这些奇怪的词汇不光让刻晴十分生气,心中也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这些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刻晴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冰冷,一双翘眉微微皱起,一双小拳头紧紧握着。

仿佛下一刻。

就要挥出小拳拳,教训这个胆大的实习生。

苏晨疑惑:“???”

什么情况?

刚刚还很正常的刻晴,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拳头握这么紧干嘛,不会是想打人吧?

谁惹你生气了?

不对劲!

和前世游戏里的刻晴相比,这个世界的刻晴处处透露着一丝怪异?

刚刚装作耳背,现在又无缘无故生气。

脾气真让人捉摸不透!

苏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依旧一脸关切的说:“刻晴大人,您的脸色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请及时休息一下!”

身为穿越者,苏晨深知职场规则。

关心女上司,给女上司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只要上司刻晴高兴了,他就能安心躺平摸鱼了。

但是苏晨并不知道!

招惹刻晴生气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那紧握的小拳拳不是要锤别人,而是要锤他苏晨。

作为一名隐藏很深的帝君厨,刻晴虽然对帝君颇有微词,但是一直都十分的尊敬。

听到李默的心声,她很生气。

甚至已经产生了拒绝苏晨入职,并且将其赶出玉京台的想法。

但是——

无论怎么说,苏晨都是凝光送来的。

如果还没入职就直接赶走,相当于间接给了凝光一个响亮的大逼斗,会影响她们好不容易建立伙伴关系。

于是翘眉微微皱起,冷哼一声说:

“关于你在群玉阁摸鱼偷懒,以及被百闻发现的事情,我不想多说!”

“既然来到了玉京台,就必须认真工作!”

“玉京台不养闲人!”

刻晴已经决定了。

如果苏晨运用所学的律法知识,认真帮忙工作的话,就勉强看在凝光的面子上让他留下。

如果还继续偷懒,就随便找个借口将苏晨赶走。

到时候就算是凝光那家伙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苏晨闻言一愣:“????”

不对劲,刻师傅的性格不是这样的。

按照前世的游戏设定来说——刻晴应该是充满自信,充满正义感的一个少女。

虽然对属下严格。

但是绝对没有坏心思。

现在对待苏晨,为什么如此不讲道理了?

这还没有摸鱼偷懒呢,就想着把他赶走?

苏晨立刻解释说:“咳咳——刻晴大人,您一定是听到了什么谣言,千万不要相信!我虽然刚从律法学院毕业,但是工作能力毋庸置疑!”

“如果您不相信,可以随时去问我的同学烟绯小姐!”

【该死的,刻晴怎么知道我摸鱼躺平的事情?】

【咦,刻晴这是什么眼神?不要这样盯着我帅气的脸好吧,怪不好意思的!】

【靠,我明白了……刻晴不会对我一见钟情吧?之所以这样针对我,全都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

【唉,看来帅气也是一种错!】

【刻师傅,请矜持一点!你这样会影响我躺平的!】

不出意外!

这一段心声,再次一字不差的传到了刻晴的耳朵里。

刻晴目瞪口呆:“额????”

刻……刻……刻师傅?

这个实习生,竟然敢用“刻师傅”称呼她?

岂有此理!

什么一见钟情?

什么帅气的脸颊?什么时候吸引她的注意了?

啊呸!

该死的实习生,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呀?

不要脸的家伙,真是律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吗?

原本!

在见到苏晨之前。

刻晴心中的想法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服苏晨踏踏实实在玉京台工作。

但是见到苏晨本人,听到那些心声之后。

刻晴快要气死了。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尽快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把这个只知道摸鱼偷懒,对帝君大人不敬,而且脸皮巨厚的家伙赶出玉京台。

净化玉京台的工作环境!

刻晴用冰冷的目光环顾四周,发现气氛有些尴尬,便冷声说:“进来吧,欢迎加入玉京台!”

苏晨并不在意刻晴的态度:“好的,刻晴大人!”

虽然对“刻晴生气”这件事情很疑惑。

但是无论怎么说,只要成功入职玉京台,成为玉衡星刻晴的下属,苏晨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心中充满了喜悦。

这回,终于能安心躺平摸鱼了!

系统,赶快用奖励淹没我吧!

苏晨跟随刻晴的步伐,进入玉京台内部。

正要跟着刻晴走进办公室瞧瞧的时候,突然被一个职员拦住了。

职员露出一副职业微笑:“苏晨,刻晴大人的办公室,可不是随便乱进的!你的位置在这边!”

很快!

这个热心的职员,就带着苏晨走到一个狭窄的角落。

指着一个破旧的办公桌,以及一把快要散架的椅子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办公位置了!一定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了刻晴大人对你的栽培!”

苏晨认真的说:“当然!”

对苏晨的栽培?

别打扰他摸鱼躺平就好了。

还有!

这犄角旮旯,堆满了废弃杂物的角落,也能称之为办公位置?

完全就是废弃桌椅临时堆积区好吧!

他虽然是来摸鱼的,但也是正规实习生,安排一个这样的工作环境合适吗?

心里很不满。

但是稍微转念一想,他本来就是来摸鱼的,管他工作环境好坏的。

不影响躺平摸鱼就行了!

而这个废弃的角落,正是一个躺平摸鱼的最佳位置。

苏晨满意的说:“好的,谢谢你了!”

这个职员有些不好意思:“这个位置虽然有些破旧,但是只要你好好工作,刻晴大人一定会给你安排更好的位置!”

职员也十分疑惑。

刻晴大人为什么把一个律法学院毕业的人才,安排到这么一个废弃的角落?

难道仅仅是因为实习生懒惰?

苏晨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很喜欢这里!”

话音刚落!

在苏晨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成功入职玉京台,成为刻晴手下的一名普通职员!请开始您的摸鱼生涯】

【叮,系统检测到周围认真的工作环境,触发新任务-玉京台初次摸鱼:在充满了勤奋氛围的玉京台,偷懒摸鱼一天!】

【是否接受任务?】

在玉京台偷懒摸鱼一天?

这还不简单?

直接往椅子上一躺,一天时间不久过去了。

苏晨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接受任务!”

随即!

苏晨也不嫌弃办公位置杂乱,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正式开启玉京台摸鱼生涯。

闭目养神。

把昨晚缺的午睡补回来。

……

就在苏晨什么工作也不做,像是一个大爷一样坐在椅子上,弥补耽误的午睡时。

此刻!

在玉衡星的办公室里。

刻晴正不停地翻阅一份又一份资料,处理来自璃月各个地方的问题。

有各个矿场的食物紧缺问题——

有往生堂的催债问题——

有碧水河泛滥的问题——

还有港口扩建问题,资金短缺的问题——

一大堆问题和数据,让工作狂人刻晴十分头疼。

突然!

刻晴眼前一亮,想到了刚刚来报到的实习生苏晨,还没有给他安排具体的工作吧?

既然如此——就让他处理这些数据吧。

刻晴立刻喊来属下:“那个刚入职的实习生,他现在在做什么?”

属下认真的说:“刻晴大人,那个实习生……正躺在椅子上睡觉呢!”

刻晴闻言大怒:“什么?在玉京台睡觉?谁给他的胆子?”

这里是玉京台,是璃月最重要的行政机构,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就算是没有工作也要随时待命。

竟然有人敢睡大觉?

刻晴瞬间察觉到自己失态,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些矿场生产数据,你拿去交给他,让他处理完再给我!”

处理这些矿场数据,已经算是最简单的工作了。

就算是刚刚入职的实习生,应该也能处理好。

属下闻言认真的说:“遵命!”

当属下离开之后,刻晴继续拿起桌子上的文件。

上面的内容,正是来自偏远矿区的求助。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有效解决偏远矿区的食物难题,让所有矿民都吃上美味且有营养的食物呢?

刻晴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

算了。

还是先处理下一个问题吧。

与此同时!

在刻晴的办公室外面。

当其中一名职员将矿场数据送到苏晨面前,并且转达刻晴大人的要求之后。

苏晨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啊?处理矿场的数据?”

“先放到桌子上吧,我等会就处理。”

话音刚落!

苏晨又躺到了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继续睡觉!。

一旁的职员:“……”

在玉京台工作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懒惰的实习生。

忍不住叹息一声!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上进了,迟早被刻晴大人扫地出门。

就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苏晨睡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但是清醒过来之后,他不仅没有工作的想法,甚至盯着窗外的鸟儿发呆。

时间过得好慢呀!

好无聊!

等明天上班的时候,一定要带点娱乐的小玩意打发时间。

终于!

在玉衡星的办公室里,响起了刻晴疲惫的声音:“实习生苏晨,进来一下!”

苏晨正在发呆,没注意刻晴的命令。

办公室内再次传出刻晴的声音:“实习生苏晨,拿着矿场数据来一下办公室!”

苏晨还在看着窗外发呆。

一旁的同事终于看不下去了,急忙拍了拍苏晨的肩膀:“苏晨,刻晴大人叫你呢!”

苏晨顿时一惊:“怎么了,是下班了吗?”

同事大无语:“……”

刚入职就想着下班,确定是来玉京台帮忙的吗?

确定是律法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吗?

同事语重心长的说:“距离下班还早着呢,是刻晴大人叫你,拿着矿场数据过去吧!”

苏晨叹了口气说:“还没下班呀,时间过得真慢!”

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向刻晴的办公室。

那名同事又追了上来:“这是矿场的数据,你处理完了吧?刻晴大人要!”

苏晨:“矿场数据?”

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刻晴刚刚分配给他的工作。

光顾着躺平摸鱼了,正经工作还没有完成呢。

算了!

反正都快下班了,明天再做吧。

苏晨接过矿场的数据材料。

打开玉衡星办公室的大门,看到了依旧在忙碌的刻晴。

苏晨走上前说:“刻晴大人,听说您叫我?”

刻晴用冰冷的目光看向苏晨:“三个小时之前给你的矿场数据,你处理完了吗?”

苏晨听到矿场数据,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咳咳……还在处理呢!”

可是下一刻!

刻晴毫无征兆的出手,一把夺过了苏晨手中的矿场数据资料。

看到上面丝毫未动的数据,心中更加恼火了。

这个家伙!

从入职到现在,都过去了接近三个小时了,一直在睡大觉吗?

竟然工作什么都没有做?

太过分了!

直到此刻,刻晴才真正体会到之前属下说的那句话:这个实习生很懒,让凝光十分头疼!

不要说凝光,就连刻晴都开始头疼了。

刻晴也彻底明白了。

凝光把实习生苏晨送给她,根本就不是帮她工作的,而是给她添麻烦的。

可恶的凝光!

刻晴终于决定不再隐忍。

直接从桌子上的众多文件之中,找到了连她自己都无法处理的“矿工食物难题”,递到苏晨的手里。

“璃月有天衡山矿场,奥藏山矿场,孤云阁矿场……你去解决这些矿工的食物供给问题!”

“如果连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就请回群玉阁吧!”

“我们玉京台不养闲人!”

刻晴虽然性格要强,是众人眼中的工作狂人。

但是心地善良,成为玉衡星之后,从来没有刁难过其他人。

除非万不得已!

比如现在!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从踏入玉京台开始,就多次调侃上司刻晴,对“离世”的帝君大人说三道四。

现在又显露懒惰本性!

不断挑战刻晴的底线!

这样的实习生,已经突破了刻晴的忍耐,留着只会污染玉京台的工作环境。

贸然辞退,又会和凝光产生矛盾。

思考片刻之后。

刻晴决定交给苏晨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只要苏晨没有按时完成,就以此为借口将其辞退。

到时候就算是凝光知道了,也不会有其他意见。

听完刻晴的一番话。

懵逼的苏晨有点懵逼。

什么情况?

解决璃月各个矿场的食物难题?

完不成就赶回群玉阁?

苏晨有点慌了:“刻晴大人,我才刚刚毕业加入工作,对璃月矿产行业并不了解,还是给我换一个工作吧!”

【可恶呀!第一天就给我安排这么困难的工作。】

【难道刻师傅也看穿了我摸鱼偷懒的本质?为什么这么针对我呀?】

刻晴看到苏晨慌张的样子,心中十分的得意。

可恶的实习生!

不是喜欢调侃本小姐吗?不是喜欢对帝君大人说三道四吗?不是喜欢偷懒吗?

继续嚣张呀!

刻晴嘴角终于露出一抹微笑:“我知道你刚加入工作,所以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后解决不了矿工的食物问题,就请回群玉阁吧!”

刻晴的表情很认真。

根本就不给苏晨商量的余地。

苏晨麻了:“好……好的!我会尽力的!”

【啊,可恶~】

【刻师傅不讲武德,刁难我一个十八岁的实习生!】

面对刻晴不讲武德的刁难,摆在苏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毫不理会刻晴安排下来的工作,三天之后被刻师傅赶回群玉阁,然后再被凝光小富婆无情开除。

第二条路,在三天的时间里,解决璃月矿工的食物问题。

可是——璃月这么多矿场,这么多矿工。

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疼。

能怎么解决?

真是伤脑筋呀!

刻晴看到苏晨愁眉苦脸,不由得高兴起来:“行了,去做你的工作吧,三天之后要么给我解决办法,要么请回群玉阁!”

她要把这个可恶的实习生还给凝光。

苏晨:“……”

从玉衡星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

一边唉声叹气。

一边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看着手中的资料,以及璃月矿工对食物的要求,苏晨脸上满是忧愁:“唉,刻晴这一招真狠呀!”

看到苏晨无精打采的样子。

一旁的同事疑惑的问:“苏晨,怎么回事?刻晴大人训斥你了吗?不要放在心上,刻晴大人看起来严格,实际上很善良的!”

苏晨:“……”

刚刚上班第一天,就给他安排这么难的工作任务,你管这叫善良?

刚刚上班第一天,就想着把他赶出玉京台,你管这叫善良?

麻了呀!

苏晨一五一十的,将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同事。

同事一脸懵逼:“你说什么?璃月矿工食物问题?那可是一个大难题……有很多矿场位置偏远,而且经常转移,很难保证新鲜的食材供给。”

“整个玉京台想了一个星期,都没能解决!”

“怎么可能把这个问题交给你?”

苏晨一脸无奈:“我也不知道!”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在来到玉京台的一天里,他不仅没有对刻晴不敬,也没有对刻晴的“偶像”摩拉克斯不敬。

顶多是偷懒补了个午睡,算不上什么大错吧?

怎么就招惹到刻晴了?

真是莫名其妙!

苏晨手中拿着矿工们对食物的诉求,就像是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有些坐立不安。

不行——绝对不能让刻师傅得逞。

绝对不能被赶出玉京台。

否则以后再想回到璃月七星手下工作,就更加困难了。

苏晨想要看一下刻晴给他的资料,可是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落山了:“还有多久下班?”

同事顿时一愣:“大概……半个时辰吧,不过下班之后,还可以留在玉京台工作!刻晴大人鼓励加班!”

苏晨无语:“……”

加班?

不可能,在绑定“躺平摸鱼系统”之后,他的字典里就没有加班二字。

既然快下班了,那就把工作留到明天。

很合理吧!

苏晨将一沓子矿场资料放到办公桌上,和之前一样,坐在椅子上发呆。

等会晚餐去哪吃呢?

是回家啃白萝卜,还是去烟绯的律法事务所蹭饭呢?

好难选择呀!

在一旁。

同事看到苏晨不仅没有开始工作,竟然又在发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家伙没救了!

半个小时之后!

当下班时间到了的时候,苏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大摇大摆的走出玉京台。

不仅如此!

在苏晨的脑海里,还出现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成功以实习生的身份在玉京台躺平一天,是否立刻签到?】

“立刻签到!”

【叮,恭喜宿主获得签到奖励:十万摩拉!】

十万摩拉虽然不多,但却在家徒四壁的苏晨面前,却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

苏晨捧着手中的摩拉,险些泪流满面。

以后再也不用啃胡萝卜了!

【叮,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任务-玉京台初次摸鱼!】

【系统奖励:抽奖机会X1!】

【是否立刻抽奖?】

苏晨没有犹豫,立刻做出了选择:“立刻抽奖!”

顿时!

一个巨大的抽奖转盘,凭空出现在苏晨的面前。

在转盘之上,刻画着各种各样珍宝的图案。

有五星武器,有稀有材料,有让人眼花缭乱的神之眼绽放光芒,还有一个个强大的技能。

无论获得哪一个奖励,都能原地起飞。

随着指针飞速旋转,最终停留在其中一个物品之上。

抽奖完成!

【叮,恭喜宿主,抽奖获得稀有物品-方便面制作方法!】

【请宿主合理使用!】

苏晨:“???”

什么意思?

给看这么多五星武器,这么多强大的神之眼,最后抽到一个方便面制作方法?

我缺的是方便面吗?

我缺的是强大的神之眼,是强大的武器,是强大的技能。

系统你做个人吧!

身为一个来自蓝星的穿越者,在学校时吃泡面都快吃吐了,要这个方便面制作方法有个毛用?

想让苏晨往商人的方向发展?

在抽奖完成之后!

在苏晨的脑海里,还出现了一个清晰的人物详情面板:

【宿主】:苏晨

【系统】:躺平摸鱼系统

【摩拉】:101000

【神之眼】:暂无

【武器】:暂无

【任务】玉京台初次摸鱼(已完成)

【其他物品】:方便面制作方法

【系统商城】:护摩之杖,神之眼,无想的一刀……

……

就在苏晨走出玉京台的同时。

此刻!

在玉京台内部!

刻晴心中的火气消了之后,觉得把这么难的工作安排给实习生苏晨,确实有一点点过分了。

不能因为奇怪的心声,还有刻晴个人的喜好和崇拜。

就影响了玉京台的正义和公平。

这对实习生-苏晨不公平!

随即!

刻晴略显疲惫的喊了一声:“苏晨,来办公室一趟!”

她打算给苏晨换一份工作,换一个既有难度,又有可能完成的工作。

给苏晨最后一点机会。

可是——刻晴喊了两声之后,却没有听到苏晨的回应。

难道因为她的刁难。

那个可恶的实习生生气了?

刻晴带着紫色猫猫头装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用略显疲惫的目光扫过办公大厅,还是没有找到实习生苏晨。

这时!

一个属下小心翼翼的提醒说:“刻晴大人,那个实习生已经下班走了……”

刻晴表情一冷:“下班?工作一点没做,他竟然不加班?”

属下小声说:“刻晴大人,那个实习生刚走不久……如果您有急事,我去把他找回来!”

刻晴咬着牙说:“不用了!他待不了几天了!”

气死了!

她心中刚刚产生的一丝丝愧疚,瞬间烟消云散。

看来她之前的刁难没错。

就应该把这个可恶的实习生赶回群玉阁,让苏晨回群玉阁气凝光。

与此同时,在璃月大街上。

“阿嚏——”

“是谁在想我,不会又是刻师傅吧?下班了都对我念念不忘,真让人烦恼呀!”

本来,苏晨还打算下班后去烟绯的律法事务所蹭饭。

可是获得十万摩拉的奖励之后。

他就不打算去了。

就算是关系很好,天天去蹭饭也会不好意思,还会被别人说吃软饭。

就在苏晨前往万民堂。

打算好好搓一顿犒劳自己的时候。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苏晨,终于找到你了!”

苏晨顿时停住脚步:“额?”

还没有回头,他就已经听出是烟绯的声音。

可是,烟绯那丫头为什么在这里?

苏晨转过头。

果然看到戴着一顶红色法冠,穿着十分清凉的少女烟绯,正气呼呼的看着他。

苏晨疑惑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烟绯气鼓鼓的说:“我还要问你呢,你不是在群玉阁工作吗?怎么又跑到玉京台了?害我找了这么久!”

为了寻找苏晨!

烟绯先是跑到群玉阁,找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苏晨,问了之后才知道被派到玉京台去了。

然后又从群玉阁跑到玉京台!

绕了一大圈,累死了!

苏晨看到烟绯气呼呼的可爱表情,笑着说:“那么,可爱的烟绯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烟绯有些生气的说:“就知道贫嘴!你答应今天请我吃饭,难道你忘了?”

苏晨一愣:“额?”

有这回事吗?

烟绯气呼呼的说:“你想耍赖?”

苏晨无奈的说:“好吧好吧,前面就是万民堂,今天请你吃大餐!”

看到苏晨同意,烟绯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里,苏晨可是很穷很穷的,如果不是烟绯的帮助,只能每天在家里啃白萝卜吃。

怎么有钱下馆子吃饭了?

烟绯想了想说:“要不……我们还是买点生菜,回事务所自己做饭吧,经济又实惠!”

身为仙二代,烟绯当然不缺摩拉。

但是为了苏晨考虑,还是选择了最为经济实惠的做法。

苏晨叹了口气说:“放心吧,我已经开始实习了,以后就不缺摩拉了!”

烟绯高兴地说:“那好吧!”

随即!

两人相伴走进万民堂。

刚刚坐到椅子上。

新任大厨兼跑堂的香菱就兴奋地走了过来:“烤吃虎鱼,蟹黄豆腐,水晶虾,龙须面,丘丘木烤鱼……请问你们吃点什么?”

一股脑的报出一堆菜名。

让人眼花缭乱。

可是——丘丘木烤鱼是什么鬼?

还没等苏晨点菜!

烟绯就一本正经的说:“两碗龙须面!”

香菱微微一笑:“好的,请稍等!”

一人一碗!

不仅价格公道,而且味道也很好。

等到香菱走后!

烟绯疑惑的问:“苏晨,你今天怎么无精打采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晨叹了口气说:“唉……事情是这样的!”

随即!

他将上司刻晴无缘无故生气。

无缘无故刁难。

甚至将“璃月矿工食物供给难题”交给自己,想要把苏晨赶出玉京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烟绯闻言很生气:“璃月矿工食物供给问题我知道,很难解决的……刻晴小姐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把这么难的问题,交给你一个实习生呢?”

苏晨也气恼的说:“谁说不是呢!”

烟绯迟疑片刻又说:“可是……刻晴小姐为人刚正,怎么会无缘无故刁难你呢?你是不是招惹到她了?”

苏晨一脸委屈:“真没有招惹她呀!”

进入玉京台之后,他做的最过分的事情,不过是小睡一会罢了。

虽然有错!

但是不至于开除吧?

烟绯想了一会,突然笑着说:“这样也好,让刻晴赶快把你开除了,然后来我的律法事务所工作,我给你双倍工资!”

苏晨无奈的说:“还是算了吧!”

如果让苏晨选择,他当然愿意去烟绯的事务所工作。

既清闲,又能和烟绯聊天。

简直就是梦想中的生活。

可是——那该死的“躺平摸鱼”系统,只认可璃月七星。

只有在璃月七星手下工作。

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签到打卡奖励。

就很难受!

烟绯想了想又说:“要不我去找刻晴小姐理论,让她撤回给你的工作?”

苏晨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在他的印象里,无论是烟绯还是刻晴,都是刚正不阿,正义感爆棚的人。

如果两个人争执起来,场面很容易失控。

苏晨吃的很快!

吃完一碗龙须面,就思考解决矿工食物供给问题的方法。

这么多矿工!

让每一个矿工都能吃到既有营养,又有美味的食物。

实在是太难了!

要不——让每一个矿场自己种菜?让他们自给自足?

矿工们经常转移,这个方法显然不行。

想了好一会儿。

都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

烟绯关切的问:“又在想工作的问题吗?”

苏晨点了点头!

烟绯愤愤不平:“哼,真不知道刻晴小姐怎么想的,你都这么努力了,她竟然还想着把你赶走!”

苏晨:“……”

看来烟绯还不知道实际情况。

真实的情况是,苏晨上班时间只能摸鱼,下班时间才能想工作的事情。

否则就会被系统判定为“过于努力”,奖励就没了。

看着龙须面的碗!

在苏晨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每个矿工都能吃上一碗龙须面,食物供给问题就能解决了!

等等……龙须面!

苏晨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打开系统人物详情面板。

在【其他物品】一栏中看得到之前获得的奖励-方便面配方。

只要让所有矿工吃上方便面。

食物供给问题不就解决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蓦然回首,解决方法竟然已经在自己手里。

看到苏晨狂喜的表情。

烟绯疑惑的问:“怎么了,你又在高兴什么?”

苏晨兴奋地说:“我找到解决矿工食物供给难题的方法了!刻师傅,这次是我赢了!”

烟绯:“刻师傅?”

苏晨:“哈哈哈哈!就是刻晴!”

送烟绯回律法事务所之后。

苏晨没有立刻回家。

而是重新返回到万民堂,找到了正在研究新品菜肴的香菱:“香菱小姐,卯师傅呢?”

香菱认真的说:“父亲刚刚离开,你要点什么菜?让我给你做吧!”

身为新任大厨,香菱对自己的厨艺十分的自信。

无论是丘丘木烤鱼,还是马尾糯米肉,都能第一时间送到客人的面前。

看着香菱自信满满的模样,苏晨突然想到山坡上的丘丘人,应该都在寻找自己的木棍吧。

忍不住笑了一声。

香菱疑惑的问:“你不相信我的厨艺吗?”

苏晨收敛笑容,变得认真起来:“当然不是……正是因为相信万民堂的厨艺,我才来万民堂的!”

“不过,我要点的菜肴,你们菜单上没有。”

香菱闻言很不服:“我们万民堂的菜式可多了,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给你做出来。”

看到香菱不服输的可爱模样。

苏晨没有时间欣赏。

而是直接将“方便面制作方法”说明拿了出来。

“请按照配方上的做法,给我做一份……不对,是生产五十份方便面出来!”

“这一万摩拉是定金,到时候如果不够,我会补给你们的。”

话音刚落!

苏晨直接将“方便面制作方法”和一万摩拉,一起递到了香菱的手里。

他相信!

身为厨师世家的传人,香菱应该能看懂这份“方便面制作方法”吧。

香菱接过“方便面制作方法”的说明,随手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食材。

竟然多达几十种?

再看向制作方法。

蒸熟,制作,烘干,调味料,蔬菜包,肉料包……一碗面竟然需要这么多工序?

这种新鲜的做饭方法。

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香菱脸上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新的菜谱……请告诉我,是谁想到的这种制作方法?”

苏晨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咳咳……在下不才,想了几天才想出这个方法!”

香菱高兴地说:“这份生意,请务必交给我们万民堂!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奇怪的菜,可能需要几天时间!”

苏晨认真的说:“香菱小姐,只有三天时间!请务必做出来!”

香菱想了想说:“三天时间足够了!不过……还有一个小小问题!”

苏晨一愣:“什么问题?尽管说吧!”

香菱脸上的表情有些窘迫:“这上面写的很多食材,万民堂都没有……请问,可以用其他食材代替吗?比如用兽肉和海鲜代替牛肉?”

其中有些奇怪的食材名字,香菱也只是听说过。

根本就没见过。

苏晨也想到了这种情况:“当然可以,就用兽肉代替牛肉吧!生菜也能用其他蔬菜代替!”

将制作方便面的事情委托给万民堂之后。

苏晨终于能松口气。

安安心心的回家休息了。

……

第二天一早!

苏晨和往常一样,简单吃了一点早餐,就出发去单位摸鱼了。

卡着时间点上班。

毫不犹豫的坐到椅子上,开始一天新的摸鱼生涯。

还没休息一会儿!

旁边的同事提醒说:“苏晨,刻晴大人叫你去一趟办公室!”

苏晨一愣:“又去办公室?”

难道刻师傅良心发现了?

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想要向苏晨道歉?

如果刻晴真心道歉

他当然会大人有大量,选择大大方方的谅刻晴。

谁让刻晴是顶头上司呢!

苏晨疑惑的走进玉衡星办公室:“刻师……咳咳,刻晴大人,你找我?”

刻晴看到苏晨进来!

脸色顿时一黑:“???”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刚才是想要叫她刻师傅吧?

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刻晴故意用冰冷的声音说:“关于璃月矿工食物供给的问题,你想到解决的方法了吗?”

“如果你选择放弃,可以提前回群玉阁!”

刻晴当然想让苏晨放弃。

想要尽快把苏晨赶回群玉阁,去气一气可恶的凝光。

苏晨故作认真的说:“我正在想办法!”

【哼,刻师傅,就让你再嚣张两天吧!】

【等我解决了“璃月矿工食物供给”难题,看你还用什么理由赶我走!】

【想要阻止我摸鱼躺平,不可能!】

【我摸鱼躺平的终究目标,可是要超越伟大的摸鱼祖师-巴巴托斯大人!】

听到这段心声。

刻晴气得握紧了小拳头,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苏晨,恨不得上去给苏晨一拳。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

真是彻底没救了。

身为一个璃月子民,跟谁学不好,非要跟着邻国学坏?

怪不得工作这么不负责任。

那个邻国的风之神-巴巴托斯,刻晴之前就已经详细了解过。

凭空消失数百年——

对百姓不负责任——

无视蒙德的发展——

将这种人当做前进的目标,怎么可能获得进步?

刻晴生气的说:“算了……你已经没救了!!”

苏晨一脸疑惑:“???”

【什么情况?】

【我今天既没有迟到,也没有上班睡觉,怎么又惹到刻师傅了?】

【无缘无故发火,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刻晴听到这些心声,脸色顿时黑了。

什么大姨妈?

可恶的实习生,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呀?

刻晴小拳拳紧握,气得微微颤抖:“我命令你,立刻出去!”

一刻都不想见到苏晨了。

苏晨尊敬的说:“遵命!”

从玉衡星办公室走出来之后。

那些一起工作的同事,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知道他又招惹刻晴大人生气了。

同事们从来没有想过!

竟然有人敢和刻晴大人作对?甚至天天招惹刻晴大人生气?

简直是太牛掰了!

苏晨毫不在意同事异样的目光,缓缓走到破旧的办公桌前,坐到破旧的椅子上。

躺到椅子上发呆!

什么工作都不做!

这样的生活虽然悠闲,可实在是太无聊了。

索性站起身对一旁的同事说:“我出去一趟,如果刻晴大人来了,就告诉她我去考察璃月矿场了,谢谢帮忙!”

向同事说一声感谢之后。

在同事震惊的目光下。

苏晨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光明正大的离开了玉京台的办公区。

事实上,他这一趟出去,当然不是去各个矿场考察饮食问题。

而是实在闲着没事干。

想到街上随便逛逛。

喝喝茶。

听听书。

就算是去烟绯的律法事务所坐坐,和烟绯聊聊律法的问题,也比坐在办公区发呆舒服。

从玉京台走出来之后。

苏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一家茶馆门口。

刚好有点渴!

走进茶馆,苏晨发现里面不仅有专门的人说书,而且听书的人还不少。

苏晨在角落里找到一个位置:“老板,一杯上等的好茶!”

茶馆老板:“好嘞!”

就在苏晨喝着茶,听着书,在茶馆享受悠闲的生活时。

此刻!

在玉京台!

刻晴做完手里的工作之后,就从办公室走出来,查看属下们的工作进度。

可是——

走到苏晨办公位置的时候,却没有见到苏晨的影子?

那个可恶的实习生呢?

刻晴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他人呢?”

一旁的属下小心翼翼的说:“刻晴大人……苏晨让我转告您,他说要去璃月矿场考察,所以就出去了!”

刻晴翘眉微皱:“哼,肯定是偷懒去了!”

通过之前听到的心声,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苏晨了。

在刻晴的眼里!

苏晨就是一个不负责任,彻彻底底的懒汉!

这种人,怎么可能会亲自去矿场考察情况?怎么可能知道矿工的困难?

更无法解决矿工对食物的诉求!

这种不负责任的人!

将其赶出玉京台,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刻晴气呼呼的说:“不用管他,反正就要滚出玉京台了,爱干嘛干嘛吧!”

属下小心翼翼的说:“遵命!”

……

当苏晨正在茶馆里喝茶听书,体验悠闲的美好生活的时候。

当刻晴发现苏晨溜走,心中气恼的时候。

此刻!

在璃月的下城区,万民堂。

香菱正按照苏晨给他的“方便面制作方法”说明,将面粉制作成方便面的形状,然后蒸熟,烘干。

忙碌了半天,也才做出一点。

卯师傅发现了香菱奇怪的举动,疑惑的问:“女儿,你在干嘛呢?”

他做了一辈子的饭!

还是第一次见到,竟然有人将做好的面烘干?

这样做有意义吗?

香菱兴奋的说:“是新品菜肴!”

听到女儿又在制作新品菜肴,卯师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喜欢研究新品菜肴。

固然是一件值得鼓励的好事。

可是——这个女儿总是不走寻常路。

除了普通的食材之外,就连丘丘人打架的木棍马尾,也都是食材的一部分。

那玩意能做饭吗?

做出来的能吃吗?

希望这一次,是正经的菜肴吧!

香菱依旧自信满满:“爹爹,这次做出来的菜肴,保证能让你满意!”

卯师傅:“咳咳……爹爹相信你!”

香菱:“谢谢爹爹!”

将面饼做好之后,香菱又开始制作素菜包,肉料包,调味料包!

挑选新鲜的蔬菜!

挑选最为鲜美的兽肉!

蒸熟,烘干,切成小块,分成一份一份的封存起来。

油盐酱醋,每一个调味料都不能少。

每一道工序,都做的非常认真。

虽然是第一次制作,但是当“方便面”成品被制作出来之后,还真的和工厂里生产的相差无几。

看着有模有样的方便面,香菱高兴极了。

不过——

在大量制作之前,她还要试吃一下。

只有做出满意的味道,她才会将成品送到苏晨手里。

……

就这样!

苏晨每天早上正常上班。

每天都会被上司刻晴叫到办公室,然后在心里吐槽刻晴几句,莫名其妙的把刻晴惹生气。

无视刻晴恶狠狠的目光!

也不干活,就坐在一起上躺平摸鱼。

实在闲的无聊,就会跑出去喝喝茶,听听书。

甚至又一次!

苏晨在茶馆里,还看到了退休的钟离老爷子,正在一边喝茶一边听魔神战争时期的故事。

听书听腻了!

苏晨也会跑到烟绯的律法事务所蹭饭。

一边讨论最近修改的律法,一边吃下三大碗米饭。

每当这个时候!

烟绯就会想到阿忍:“阿忍回到璃月之后,应该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律法专家吧!”

苏晨:“这……有点难!”

身为蓝星来的穿越者,他当然知道阿忍回到稻妻之后,放弃了所学的律法专业。

而是成为了荒泷派的二当家。

说起阿忍,还挺想念那丫头的,有时间一定要去稻妻玩玩。

悠闲地日子过得很快。

转眼之间。

三天的时间就结束了,来到了和刻晴约定的时间。

第四天清晨!

苏晨和往常一样。

简单的吃了一点早餐之后,就卡着时间来到玉京台。

既没有提前一秒钟,也没有迟到一秒钟,完美的达到了“摸鱼躺平系统”的最高要求。

可是——

刚刚走进玉京台。

苏晨发现今天的同事很奇怪,在苏晨出现的一瞬间,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回事?

难道身上有污渍?

苏晨有些尴尬的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疑惑的问旁边的同事:“怎么回事?今天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同事也惊讶的说:“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呢!”

苏晨疑惑:“额???”

同事认真的说:“刻晴大人生气了,要把你送回群玉阁!!”

苏晨:“哦!”

他当然知道怎么回事!

三天之前,玉衡星刻晴无缘无故发脾气,给了他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解决璃月矿工的食物难题!

三天时间过去了!

今天早上,就是将苏晨赶出玉京台的时间。

虽然即将被赶走。

但是苏晨脸上的表情丝毫不慌。

而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旁边的同事看到苏晨依旧不着急,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上进心”,也忍不住唉声叹气:“废了……年纪轻轻就废了……”

苏晨:“……”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咔的一声!

玉衡星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刻晴和往常一样,穿着一身俏丽的短裙,微微束起的小蛮腰盈盈可握。

一枚发簪,一双猫耳。

看起来可爱极了!

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今天的心情十分愉悦。

刻晴用微笑的目光扫过整个办公区,向每一个属下点头示意,表示对下属的关心和鼓励。

可是——在看到苏晨的一瞬间,刻晴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为什么他还在这里?

三天已到!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不是应该卷铺盖滚蛋吗?

为什么这么不自觉?

难道真的想要刻晴彻底爆发,用剑把他赶出去吗?

刻晴气呼呼的向苏晨走来。

周围的玉京台职员看到这幅场景,顿时吓了一跳。

纷纷躲开,全都屏住了呼吸。

刻晴气呼呼的走到苏晨面前,用冷傲的声音说:“实习生苏晨,三天时间已到,依旧没有完成我交给你的工作!”

“现在,我以玉衡星的名义宣布!

“你的工作能力不足,不适合在玉京台工作,请回群玉阁偷懒去吧!”

说完这番话!

刻晴的心情顿时舒畅了很多,脸上也再次浮现一丝淡淡的微笑。

终于把苏晨赶走了!

终于能把苏晨赶回群玉阁,去气凝光那家伙了!

想想都觉得心情愉悦!

看到刻晴得意洋洋的样子。

苏晨不仅没有慌张,反而不紧不慢的说:“刻晴大人,关于璃月矿工食物供给的问题,已经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无论如何,请看完方案再说!”

【无语了!】

【刻师傅到底怎么回事?刚刚还这么高兴,怎么突然又生气了?】

【大早上的赶人走,不合适吧!】

刻晴顿时气恼!

这个实习生,竟然还在心里叫刻师傅。

真让人生气!

不过还好,就要把他赶走了。

以后再也不会见到苏晨,再也不会听到这可恶的心声了。

刻晴用冷傲的声音说:“你说解决了问题?方案又在何处?不要想着拖延时间了!”

苏晨:“……”

现在他手里,还真的没有方便面。

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香菱尽快把方便面送过来。

看到苏晨不为所动。

刻晴正准备叫来下属,强行赶走苏晨的时候。

突然——

一个属下闯了进来:“刻晴大人,万民堂的大厨想要进来,说是来送饭的!”

刻晴顿时一愣:“来送饭的??”

现在的时间是清晨,难道是有人没有吃早餐?

在万民堂订了包送的饭菜?

刻晴也认识万民堂的新任大厨,所以不想为难对方:“让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

刻晴用疑惑的目光环视四周,将周围的属下们打量了一遍。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

竟然在上班时间,往玉京台订饭菜?

片刻之后!

香菱高高兴兴的走了进来,身后还有一个背着小包裹的锅巴。

在看到苏晨的一瞬间。

香菱立刻将包裹递给了苏晨:“苏晨先生,您定的五十份饭菜都已经做好了,但是包裹太小,只能装下十份!”

“等会我全给您送来!”

苏晨微微点头:“不用麻烦香菱小姐了,剩下的方便面,我会自己去万民堂取的,顺便结清拖欠的摩拉!”

香菱高兴的说:“好的,以后请多来光顾!”

说完!

香菱和刻晴打了一声招呼,就匆匆忙忙带着锅巴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

无论是玉衡星刻晴,还是玉京台的其他同事,全都瞬间无语了。

什么情况?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不仅没有完成工作,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

而且还敢在上班时间吃吃喝喝?

扰乱工作秩序?

气死人了!

刻晴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接拔剑出鞘,使用屁斜剑法。

唰的一声!

一把长剑,瞬间架在了苏晨的脖子上。

距离脖颈,仅仅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苏晨顿时吓了一跳:“啊,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

刻晴生气的说:“你所说的解决方案,就是你什么也不干,待在玉京台吃吃喝喝,让全体矿工挨饿吗?”

苏晨:“???”

他顿时明白过来。

一定是刻晴看到这些方便面误会了。

苏晨连忙解释说:“你误会了,这些方便面并不是我要吃的,而是给矿工们准备的!”

刻晴气恼:“不要再骗人了!”

因为生气,刻晴握着长剑的手微微颤抖。

仿佛下一刻,长剑就会触碰到苏晨的脖颈。

苏晨知道很难解释,索性直接说:“拿来一碗开水,我亲自给你示范!”

听到他的要求!

旁边的同事也很热情,急忙找到了一碗开水。

端到了苏晨的面前。

苏晨也没有犹豫,一边与架在脖子上的剑保持距离,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包方便面。

将泡面饼,蔬菜包,调味料包,肉料包一一打开。

全都一股脑的倒进了冒着热气的碗里。

轻轻地盖上!

苏晨轻轻地伸出手,拨开了刻晴的剑:“好了……等面饼泡开了,就能直接吃了!”

刻晴依旧没有消气:“就这?就是你想到的方法?”

她只看到苏晨放进碗里一块面饼,几包奇怪的东西。

这就做好了?

这么简单的步骤,怎么可能做出好吃的饭菜?

还有——这种方法实在是太奇怪了,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将面饼泡到水里。

直接干吃不是更香吗?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

碗里的面饼,已经在热水里泡开了。

那晒干的菜叶子,在热水里慢慢舒展开来,变得和新鲜菜叶相差无几。

肉料包和调味料包融入到热水里,顿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芳香气味。

让周围的人顿时一惊!

什么味道?

这么香?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们根本就不相信!

这个实习生几乎什么都没有做,难道真的能凭空变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美味食物?

五分钟之后!

苏晨微微一笑:“好了,面已经泡好了!”

刻晴精致的翘眉微皱:“这才五分钟,怎么可能做好?休想耍花招!”

同事们也不相信:“是呀,虽然闻起来挺香的,但是这才五分钟,怎么可能做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美味食物?”

面对众人的质疑!

苏晨吧不紧不慢,缓缓拿开了碗上的盖子。

顿时!

一股蒸汽散开,浓郁的芳香气息,顿时传到周围每一个人的鼻子里。

就连刻晴,在闻到这股香味的时候都目光一凝。

好香!

和龙须面的味道有些相似,却更加特殊。

更加让他们震惊的是!

刚刚苏晨放到碗里的面饼和滚烫的开水,竟然已经变成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

一片色彩鲜艳的菜叶——

几块紧致的兽肉——

一根有一根弯弯曲曲的面——

就像是刚出锅的一样!

散发出阵阵香气,让人忍不住咽口水!

同事们震惊的说:“不可能,你刚刚放进去的明明是一块面饼,怎么突然变成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了?”

“你到底用的什么方法?”

“难道是神力?”

“就算是岩王帝君大人,也不能凭空变出食物,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定是你偷偷换了碗面!”

……

不光是这些普通的玉京台职员。

就连身为玉衡星的刻晴,目光中也充满了不可思议。

刻晴知道万民堂这家餐馆,也不止一次吃过餐馆里的菜,看过餐馆里的菜单。

却从未见过这所谓的-方便面!

她十分的确信!

万民堂的菜单上根本就没有这道菜。

刻晴认真的说:“作为食物供给给矿工,味道不能太差!”

随即!

她吩咐一名属下,去尝一尝兽肉方便面的味道。

属下也不犹豫!

兴奋的拿起筷子,夹起几根方便面送到嘴里。

香辣!

好吃啊!

又夹了一块兽肉,还有一块蔬菜叶子,一起塞到了嘴里。

太香了!

属下兴奋的说:“刻晴大人,真的很好吃,味道和口感不比龙须面差,甚至比龙须面还好!”

看到这一幕!

周围的其他同事们,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这碗面,想要尝一口兽肉方便面的味道。

可是!

刻晴不仅没有高兴,反而眉头微皱。

龙须面要四千多摩拉一碗,比龙须面还好吃,价格绝对不会太低。。

而璃月矿工一天的工资,顶多也只有五千到八千摩拉不等。

就算是加上1500摩拉的餐费补贴。

矿工依旧吃不起!

刻晴表情认真的说:“作为矿工的食物供给,不仅要考虑味道好坏,还要考虑价格问题!”

不用刻晴提醒!

苏晨在选择方便面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

于是自信满满的开口说:“如果批量生产,这碗兽肉方便面的价格,完全可以降低到一千摩拉!等到后续生产线成熟,甚至可以降到六百摩拉!”

同事们大惊失色:“这么便宜?”

刻晴也是微微震惊:“不可能——”

在璃月。

一根胡萝卜都要两百多摩拉,一根香肠都要七百多摩拉。

各种菜式的价格,更是高达几千摩拉。

而这碗色食用非常方便,有肉有菜的方便面,竟然只要一千摩拉?甚至会降到五百摩拉?

开什么玩笑?

这么低的价格!

简直打破了他们对市场价格的普遍认知。

不要说吃到这么便宜的面,连想都不敢想一下。

同事们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这碗面的成本恐怕已经接近五百摩拉,再加上各种人工费用!卖一千摩拉,甚至是五百摩拉岂不是亏死?”

“是呀,现在璃月财政紧张,根本没有多余的摩拉补贴矿工!”

“如果价格真的是一千摩拉,甚至降到五百摩拉,矿工们一定十分高兴!”

“可是,这个价格真的可行吗?”

同事们纷纷提出质疑!

他们在璃月生活了这么多年,对璃月的物价十分了解。

这碗方便面,却直接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刻晴当然也不相信!

不过并没有直接否定,而是严肃的说:“我要你说实话,到底能不能做到一千摩拉一碗,甚至降到五百摩拉?”

她虽然不喜欢苏晨。

但是为了璃月的发展,刻晴不会让私人恩怨影响了工作。

只要能解决食物供给难题,刻晴也会给苏晨一个机会。

苏晨也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能做到,如果做不到,我自愿从玉京台辞职!”

为了获得刻晴的信任和支持。

他不得不赌上自己的工作生涯。

看到苏晨如此自信的一面,刻晴对苏晨又有了新的认识。

甚至看起来都顺眼很多,没有之前这么讨厌了。

刻晴眉头舒展,一本正经的说:“只要你能做好这件事,我就撤回驱赶你的命令!”

苏晨一阵无语。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把他赶出玉京台?

太小气了!

苏晨一本正经的说:“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刻晴一愣:“???”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

都给他一个机会了,竟然还敢提要求?

苏晨轻咳了一声:“咳咳……你知道的,制作食物需要面粉,需要兽肉,需要蔬菜……这些都要从市场购买!”

也就是说,需要大量的摩拉。

苏晨现在还是一个穷光蛋,可没有这么多摩拉购买大量食材。

刻晴闻言,一双精致的翘眉皱的更狠了。

可恶!

还没有开始制作,竟然就想着找她要钱?

现在璃月财政紧张。

扩建绯云坡商业街需要很多摩拉,治理泛滥的碧水河需要很多摩拉,还有一个每天都来讨债的胡堂主。

仅仅依靠矿产的那些收入,根本就不够支出的。

刻晴冷声说:“摩拉不用你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苏晨当然不会放弃:“可是,没有摩拉,我没办法制作方便面呀!”

【堂堂玉衡星,掌管整个璃月的土地和民生,竟然会没有摩拉?】

【不会这么落魄吧?】

【照这样下去,玉衡星一脉迟早要没落!】

【唉!突然后悔离开群玉阁了~】

刻晴听到心声,俏脸顿时变黑了!

一个踉跄。

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

这个可恶的实习生,竟然诅咒玉衡星一脉没落?

竟然看不起玉衡星?

刻晴小拳头紧握,冷声说:“放心,既然是供给给矿工的食物,当然不会让你掏钱!我会给你一笔摩拉的。”

苏晨点了点头:“好的,谢谢刻晴大人!”

刻晴握紧小拳头:“哼!”

她不想再看到苏晨。

紧紧握着手中的剑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到上司离开!

剩下的同事们不再拘束,顿时兴奋了起来:

“那兽肉方便面是万民堂的新菜品吗?我们为什么没吃过?”

“苏晨,你也饿了吧!”

“这还有几包方便面,让我们帮你泡了!”

同事们看着剩下的几包方便面,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那种又香又辣的味道。

他们还是第一次吃品尝到,让人食欲大增。

苏晨笑着说:“这些都是做出来的样品,你们拿去吃吧!”

同事们高兴的说:“那就不客气了!不要抢,每个人都有!还有好几包呢!”

随即!

这些人找来碗筷,拿来开水。

在玉衡星的办公区域里,直接泡起了一碗又一碗方便面。

没过几分钟!

兽肉的香味,蔬菜的香味,以及方便面配料的香味。

顿时传遍了整个办公区域。

……

在办公室里!

刻晴也闻到了飘散而来的方便面香味,脸色微变,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顿时皱起眉头!

肯定又是那个可恶的实习生,在上班时间带头捣乱。

哼!

看在正在解决问题的份上,先饶过他一次。

等解决了矿工食物供给难题,再好好地和苏晨算账,想办法把他赶回群玉阁。

想要在玉京台偷懒摸鱼!

痴心妄想。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