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奇遇记
继续看书
旷日持久的星际战争结束,百业萧条,人们还未赢得喘息的机会,数年之后,风云再起,即使连地处偏远的星球上的人们也不能幸免,原本要跟着父亲平凡生活一辈子的古力在命运的安排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奇遇和冒险,最终获得了爱情、权利和财富。

《星际奇遇记》精彩片段

公元2256年,人造重力技术的发明使得人类长期生活在太空的梦想得以实现,长时间的星际探险成为可能。

公元2331年,人类已经掌握了曲率飞行技术,人类正式进入了星际时代,随之而来便是人类大规模的对外星球的探险。

星际历2353年,人类第一次发现了第一颗地球以外的宜居行星,随之而来的就是大规模人类迁徙的工作开始进行。

星际历2880年,人类已经在银河系内发现了数万颗宜居行星,大量的人类定居在这些行星上面,各类星球之间的贸易也开始繁荣起来。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越来越多星球上的人类对地球政府统治的不满纷纷闹起了独立,但是这些反抗很快就被镇压下去。

星际历2950年,反抗地球政府的运动在各个星球上开始大规模的爆发,由于地球联合政府急于想要控制住局面,暂时答应的成立联邦政府,各个星球选出一名代表参加地球联邦议会。短暂的和平持续不到几年,由于部分星球的代表觉得资源分配不均和税收过高,便又开始爆发大规模的反抗。

星际历3020年,持续了70年的战争使得各个宜居行星变是满目疮痍,人类在这场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已经高达100亿人口,数万星球被摧毁,对于人口总基数为800多亿的人类来说,已经有1/8人死于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人类最后意识到如果战争再持续下去,那谁也得不到好处,因此,地球联合政府与起义军开始谈判。战争持续到现在,银河系内已经发展出了15个反抗地球联合政府的独立军事力量。谈判持续了有五年之久,最后以地球联合政府被迫妥协而告终。于是各方势力纷纷划出了自己的疆域范围,并保证互不侵犯。

星际历3152年,由于技术的发展,地球联合政府发明了高能电浆技术和超空间跃迁技术,使得短时间长距离飞行成为可能,但是这种技术属于严格管制的技术,除了大型的军用飞船外,其他的小型飞船均未授权使用。由于停战后不久各个国家的领土扩张需求,相互之间的小规模战争冲突还是持续不断,此时整个银河系内只剩下了8个独立的政府,较100多年前已经灭亡了8个,而且这些国家仍然具有地球时代的鲜明的种族特色。

星际历3158年,地球联合政府凭借先进的科技,再一次开始了统一之旅,技术相对落后的其他7个国家也开始纷纷开始应战,不过由于技术实力的差距,几个国家相继被灭。但是由于战争的消耗巨大,战争转向了持久的消耗战。

星际历3180年,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暂时宣告结束,地球联合政府和剩余的4个星际联邦达成了停战协议。

星际历3198年,短暂的和平还在继续,故事便从现在开始……

半人马座球状星团NGC 5139星系一颗隶属于银河系联邦政府的名叫塔莎拉行星上。

天空中挂着一个巨大的太阳,看起来要比地球上的太阳大了一倍,像个火炉般炙烤着这颗星球。塔莎拉星球上的地表水分几乎都被烤干,整个星球都是布满了红彤彤的沙子,只有在两极地区还有大片的海洋存在。在这炎热的塔莎拉星球上白天的中午的平均气温高达50多度,而夜间的气温也会降到零下20度左右。由于塔莎拉行星的体积相对于地球来说要大了一圈,但是距离太阳又比较近的缘故,因此塔莎拉行星自转的时间大约是40小时左右,白天和黑夜都显的十分的漫长。

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星球上还是生存了许多的人类,他们是地球时代就迁居在此的人类移民。最初发现这颗行星时发现星球上蕴含了大量的黄金和稀有金属,因此前来淘金的人络绎不绝,经过几百年的大规模开采,星球上面的黄金和稀有金属几乎被开采殆尽,短暂繁荣过后的塔莎拉星球此时已经变得千疮百孔,而且缺少淡水的星球无法再支持大量人类的生存所需。人们便开始纷纷离去,但是还是有一些数代在此定居或者抱着最后的淘金梦的人类还是定居在此,到如今塔莎拉星球上还生存着500多万的人类。

塔莎拉星球上的下午时分,热浪已经逐渐消散开去,在位于赤道附近的一个戈壁滩上一个名叫沙哈拉的小镇逐渐开始热闹起来,这个小镇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是第一批定居在此的人类为了形容这里的干燥程度特地取了个沙哈拉的名字,顾名思义跟地球上的沙哈拉沙漠有的一比。自从迁徙在此的人类在这里的地底发现大量的黄金之后,这里便繁荣起来,不过经过数百年的开采,金矿逐渐被开采殆尽,这个小镇也渐渐的凋敝了起来。现在总人口已经不足3千多人了。

小镇上,那些要继续淘金去的矿工们已经都集合完毕,坐上了通往矿区的去的运输艇。

“嘿!老色鬼,昨天的工钱都去拿去泡妞去了吧!哈哈!看你那付死像样,还不准备些老本,不然到时没人愿意埋你去!”说话的是一个长满络腮胡须的健壮名叫考伯特的男人,年纪不大但是脸上被这里的风沙侵蚀的长满了刀割般的皱纹,但是身体却十分的结实,此时他正坐在飞艇的驾驶座位上叼着一个劣质的雪茄调侃着一个年纪稍大,脸上长满了如枯树般皱纹的男人,此人这时全身只穿了一件布满污垢的比较单薄破旧的衬衫和长裤。

“考伯特!你可别说我,你昨天晚上不也是输的差点连内裤都当掉了嘛!”枯树般皱纹的男人不甘示弱的反击说道。

两个人的对话声引来了飞艇上一群人的哄笑,像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这里上演着。人数到齐后,飞艇便快速的飞向的矿区,笑声也逐渐远去。

古力简单的吃了些食物后便准备和父亲告别去工作了。已经18岁的他长着一副标准的东方人的面孔,刚成年的他已经有1米8的身高,天天被风吹日晒的他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不过外表刚强的他内心却有不为人知的苦楚。由于家里没什么钱供他去上学,因此他便早早的辍学了,从小便在镇上四处打工的生活。唯一学习的机会便是父亲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一部过时的电脑,从小便和父亲一起生活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母亲的样子,而且父亲长着一副白人的面孔,这让镇上的人都怀疑他一定是捡来的,不过父亲从来没有跟那些人争论过什么,只是一笑了之。而且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健壮帅气的小伙子,却拒绝的很多女士的追求求,说起原因只是说要为了全心照顾古力。拒绝的人多了之后,便没有人再去关心他的私生活,不过古力有时也悄悄的发现父亲一个人晚上独自喝着闷酒,不过第二天却也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父亲在古力7岁的时候在矿山工作中为了救一个矿工被石头砸伤了腰部,因为没什么钱,这个老毛病一直没有治好,古力的父亲也不能从事一些繁重的体力活,所以渐渐的原本靠父亲工作赚钱的家渐渐的变的不富裕起来。而且父亲的意志也变的消沉起来,终日以酒度日。

“古力!回来记得晚上回来带些酒!”昨晚喝的大醉的父亲此时有些清醒的躺在靠椅上提醒古力让他在酒吧工作的时候把那些人没喝完的酒带些回来。

“知道了父亲!你的下午饭我已经做好放在厨房了,你昨晚喝了很多了,以后记得要少喝一些!”古力对于父亲整天喝的不省人事有着一种又爱又恨的情节。

“你这个臭小子,现在还管起老子来了,也不看谁把你养这么大!”随着年纪的增长和处境的日益艰难,父亲的脾气也变的越来越暴躁了。

古力被父亲骂的不敢反驳,收拾好背包之后便准备出门了。

“晚上回来小心点!最近听说这里盗贼多了起来,你做完事情后给我早点回来!”父亲冲他大声说道。古力应了一声后便拿着背包出门了。

小镇上下午的时间还是很热闹的,在屋子里憋坏了了人们开始纷纷出来透透气。

“古力,下午好啊!好久不见!”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孩打着伞穿着一身白色裙子迎面走来。

古力有些腼腆的看了她一眼回答到:“你好,若那!”

这个若娜是镇长的女儿,小的时候也经常跟古力一起玩的小伙伴,后来长大一些后由于去堪萨斯城去上学了,因此平时接触的时间也便的少起来,偶尔碰到的时候只是打声招呼罢了,如今已经长大的她已经是出落的亭亭玉立,欧美人种的她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这也使得她成为了镇上众多少男们追逐的对象。

“你这是去哪里呢?你父亲最近还好么?”若那走了过来看着穿着一身破旧褶皱衣服的古力说道。

“恩,我父亲还是老样子,我是在去工作的路上。”古力有些尴尬的回答。

“哦,那好吧,祝你工作顺利!”若那微笑着说完然后挥挥手就离开了。

古力看着那里去的美丽身影又看了看自己,叹了一口气候便继续往酒吧走去。

“嘿!古力!你给我站住!”一个二十多岁敞开汗衫胸口纹着一个豹头的白人光头小伙带着几个不同肤色的年轻人在古力的背后叫住了他。

古力虽然是听见了,但是却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因为他光从声音上也能知道这家伙是谁。

“嘿!你没听到我的话吗?”光头见古力没有停下便跑到了古力的前面,用有力的手掌抵住了古力的胸口,然后后面几个不同肤色的年轻人也围了过来。

“有什么事情吗!”古力见退无可退便看着光头说道。

“没事!我刚才见你和若娜招呼打的挺热乎的,所以我也想过来跟你打打招呼啊!哈哈!”这个名叫卡尔文的光头是镇上出了名的小混混,依仗着自己的父亲是矿主的身份,因此是有恃无恐,其他人见了他都刻意保持距离,唯恐被他找上麻烦。

“我和她没说什么,只是简单打了声招呼,我还要去工作,请让开!”古力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蛮不讲理的家伙。

“别以为我们没有看见你们两人嘻嘻哈哈的,告诉你,若那是我们老大的女人,你小子如果想打什么主意,我们就替老大先废了你!”后面一个染成了蓝色的头发的黑人小伙推搡着瘦弱的古力大声说道。

古力往边上走了一步以躲开蓝毛对他的继续推搡,然后把衣角往下拽了拽整理了下衣服。

“怎么?看你还不服气嘛?”这时旁边另外一个高个肥胖的白人小伙大声骂道,然后用他那肥厚的手掌继续推着古力。

古力见自己人单势孤便任由他们推来推去,周围那些来往的人们也没人敢上去去帮古力一把,无助的古力看着这些家伙眼睛中充满的愤怒的眼神。这些人骂了古力一会后,卡尔文又走上前说道:“小子,你给我记住,以后见了我们或者见了若那得绕道走,听见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跟若那眉来眼去的,叫你没好果子吃!我们走!”说完,得意的吹着口哨离开了。

古力看着这些家伙得意的离开,心中虽然想上去把他们都给揍一顿,但是,自己毕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只能把这口恶气给吞下。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这些家伙得到报应!”古力狠狠的小声说了一句,然后整理好衣服便往酒吧飞奔而去。

几分钟后……

“古力,今天你怎么来迟了!我会记在你工资里面的!磨蹭什么!还不快去干活!”古力刚走进酒吧,老板巴洛就一眼看到了他,由于刚才有事耽误所以迟到了,因此这次正好被老板找了个克扣工钱的好机会。

“知道了,老板!”古力没有跟老板解释什么,放下背包后便快速走到更衣间去换衣服了。

酒吧里这个时间人还不多,只有三五个老酒鬼每天都按时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喝着店内最廉价的烈酒。古力换好衣服后,趁店里这时人比较少已经开始打扫起来店里的卫生起来。

随着夜晚的临近,酒吧内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原本安静的酒吧里开始热了起来。

“你听说没有,银河系联邦最近可能有大的动作,有可能要对地球联邦宣战了!”一个看上去像是个消息灵通人士这样小声说道。

“真的假的?我们银河系联邦也敢对地球联邦发动战争,怕你是喝多了做梦得来的消息吧!”一个持否定意见的家伙端着一大杯酒喝了一口说道。

“你们这些家伙就知道整天喝酒,不过我告诉你们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消息灵通人士有些得意的说道。

“那你好好说说呢?”旁边一个面容消瘦的人赶紧给这个消息灵通人士倒了一些酒催促他赶紧把消息告诉他们。

“呵!你们给我仔细听着,不过这事可不能到处乱说,我也是听别人说来的,不过那人消息绝对可靠!”消息灵通人士端起杯子大喝了一口,然后趁着酒劲说道:“自从上次大战之后,联邦才意识到他们失败是吃了不会空间跃迁的亏,于是在战争的后期就捕获了几艘还算完整的地球联邦的飞船拿来研究,不出几年已经研究出结果了,后来我们联邦开始拼命造一些大型的飞船,为了不让人发现,这些飞船造好后都藏了起来,这些年下来,估计上万艘都有了,如果不出所料的话,相信不久之后便开始大规模招募士兵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这段时间矿区开采的规模又扩大了几倍,连一些废弃的矿又重新去开采呢!”面容消瘦的家伙恍然大悟的说道。

“你就听他吹吧!就他那样还能知道这些事情!”刚才持否定意见的人又开口说话了。

“切,你们这些人就等着到时去当炮灰吧!反正到时有人会带我一起离开这里,你们这些家伙知道个屁!”消息灵通人士不屑的说道。

面容消瘦的男子赶紧又给这位消息灵通人士倒了杯酒急切的说道:“那你到时能不能带上我一起走呢,你看我也占不了飞船什么地方,顺带着我离开就行了。”

“带上你?那恐怕不行哦!”消息灵通人士又一口喝完的倒满的酒说道。

面容消瘦的男子赶紧又给斟满了酒:“你看我虽然是刚到这里不久,但是我还点积蓄,到时可以给你,看您这样神通广大,到时离开这里肯定不难。”

“那是,要是打起仗来,你们这些家伙哪里还能有机会乘坐飞船离开,肯定都会拉去当炮灰了。”消息灵通人士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

“老艾布特,你又在这里骗人酒喝啦!”站在另一个桌子旁收拾桌子的古力实在是见不得老艾布特又在此骗人,所以故意说道:“你这故事我已经听过好多遍了!”

老艾布特转过头来狠狠的看了一眼古力:“你这小子知道个屁!”然后正准备端起手中的酒杯却被刚才那个面容消瘦的男子一把夺了过去,一口气喝完酒杯中的酒后大声骂道:“你这个老骗子,赶紧给我滚!”

老艾布特刚想开口反驳什么,却被眼前这几个人凶神恶煞的盯着,只好悻悻的站起来离开,一边走还一边絮絮叨叨镇定的说道:“你们这些家伙死到临头的还不知道。”

古力见老艾布特被人轰走之后,心中有些后悔,于是待老艾布特走出酒吧后趁老板不在悄悄的跑了出去,追上了老艾布特,然后把刚才下午收拾到的小半瓶别人剩下的酒悄悄塞给了老艾布特,然后转身赶紧跑回了酒吧。老艾布特拿着那小半瓶酒看了看,然后笑着离开了。

“古力!刚才你去哪里了?”当古力返回酒吧里面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老板巴诺。

“没去哪里,有个客人喝醉了我把他送出去就回来了。”古力从容的说道。

老板有些怀疑了看着他,但是又找不到他什么把柄,只好说道:“你给我勤快点,别想给我偷懒,小心扣你工钱。”

“知道了,老板!”古力应了一声后便跑去干活去了。

忙了大半个晚上之后,酒吧的人渐渐走光了,古力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了更衣间,草草的换好衣服之后,便离开了酒吧。虽然他感到十分的疲惫,但是这一天总算是熬了下来。今天被老板扣了些工钱,但是今天喝酒的人多,那些醉鬼们酒没喝完就醉的不醒人事了,所以还是悄悄的给父亲带了些酒回来,也算是值得。

夜晚的沙哈拉小镇的气温与白天相比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此时气温已经将要接近零度了,古力已经穿上了背包里面带着的棉衣走在空空荡荡的街上快步往家走去。当他刚走到一半路程时,突然听到远处好像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古力停下仔细听后声音又没有了:“算了,可能是风声!”古力心里这样想到,于是他又继续赶着路。没走几步,又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这次古力停下后声音没有消失,古力顺着风声仔细听了一下,发现这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小,但是叫的很奇怪。

古力觉得事情有蹊跷便决定顺着声音过去想探查个究竟,当古力走到一处废弃的仓库前时,这才听清楚原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这个女人的嘴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所以发出的声音并不能听清楚,正当古力想上前去看个究竟的时候,这时从远处走来了几个人,古力便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没敢妄动。待这些人走近后,古力这才凭着外面的灯光看清楚这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原来是白天遇到的那几个混混。

“这么晚了这些家伙在这里想干什么?”古力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这几个家伙心里充满了疑惑,本来因为白天的事情不想惹麻烦转身想走,但是好奇心使他又蹲了下来继续看看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老大,那个若那我给你弄来了,你今天晚上放心玩吧,我了解过了,今天他父亲不在,家里没人,就算她晚上不回去也没人发现的。”那个蓝毛猥琐的跟混混头子卡尔文说道。

古力一听到若那的名字,心里不禁扑通震了一下。

“那这里安全嘛?要是被人发现怎么办?”卡尔文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嘛!这仓库废弃好几年了,镇上的那些监控设备也拍不到这里,再说我已经把她眼睛蒙上了,嘴也堵上了,你放心,只管尽情玩好了,保证没人知道这件事情!”蓝毛十分自信的打着包票。

“不过这一路上没人发现你们么?”卡尔文对这个唾手可得的计划还是感觉有些不放心,毕竟这若那是镇长的女儿,要是被镇长知道了,就算他有个有钱的老爸,估计也得掉层皮下来。

“这女的下午一个人回来后,我悄悄跟着,趁她不备的时候用电浆枪把她给击晕了,然后我就乘机把她给带到了这里,这不现在街上没人了我才敢把大哥您给带过来嘛!”蓝毛极力拍着马屁说道。

“恩,这事你办的很好,你放心,以后好事少不了你们的,等待会大哥我尽兴了,也让你们来尝尝这女人的滋味,看她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神气!”卡尔文猥琐的笑着对这几个手下说道。

“多谢大哥,您还是赶紧去吧,也别让我们等的急了,我们也想尝尝呢”蓝毛说完这些人一起小声哄笑起来。

古力在角落里面听的是清清楚楚,这些猥琐的家伙让古力感到无比的气愤,真想有一种立刻冲上去把这些家伙痛打一顿的想法,但是刚站起来,一股莫名的冷风吹了过来,使他清醒了一下:“这样出去肯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不仅救不了若那,反而可能被这些人痛打一顿,而且自己发现了这些家伙肮脏的事情这些人肯定不会轻易绕了自己。想了想古力想作罢,但是听到仓库内若那的哀叫之声让他不能见死不救,总得想个办法救出若那才行。”

古力脑子里快速的思索起来,虽然天气很冷,但是头上的汗珠已经不自觉的滴落了下来。这时卡尔文已经打开了仓库的门走了进去,随后门就给关上了。古力这时也来不及多想,悄悄的溜到了仓库的后面四处找了找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进去的,不过这废弃的仓库四周的门都给锁死了,想要在短时间内打开而不惊动其他人是不可能的事情。当他在四处寻找入口的同时,仓库内若那的声音越发凄惨起来,正当古力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他听见仓库上面有东西发出了轻微的嘎吱的声音,古力急忙抬头一看:原来是仓库上面一扇插销脱落后没关严实的窗外在冷风的吹动下发出的声响。

古力没想太多,赶紧顺着仓库下面的一废弃不用的安装探照灯的架子爬了上去。待他爬到窗口后便小心的把那扇窗户给打开了。伸头往里面看去,仓库里面是一片漆黑,只有那个卡尔文拿进来的一个光源发出的亮光,借着亮光古力可以看清楚此时卡尔文正猥琐的在把若那给绑在了地上,不过看情况显然没那么容易得手。

古力适应了一下黑暗的环境之后,便想钻进去,但是由于自己穿着厚厚的棉衣无法穿过狭小的窗户,于是他赶紧脱下了棉衣把它放在窗边,然后钻了进去顺着窗户下面的一堆堆的高高的废弃的箱子往下爬,他轻手轻脚下去的时候尽量保持不发出声音出来,以免被卡尔文发现。

等他落地之后,卡尔文还是没能得逞,于是便恶狠狠的对着若那说道:“再不给我老实点,等老子高兴完就在你脸上划几刀!看你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卡尔文这一吓果然有效果,若那便不在挣扎反抗,而若那只是趴在地上低声呜呜的哭泣着。

古力见此情景,心里充满了怒火,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根粗木棍快步走上前去,照着卡尔文的脑袋就是一记闷棍。古力这次偷袭来的很突然,卡尔文听见后面有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脑袋就被人给打的鲜血直流,惨叫了一声便晕死过去,古力觉得还是不解气,又拿着棍子狠狠在这家伙身上狠狠打了几下这才罢休,见这家伙晕死过去后,古力怕出人命便伸手试了试见这家伙还有气息,这下才稍稍放心。

外面的那几名手下听到仓库内卡尔文的惨叫声音之后,便准备赶紧开门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被蓝毛给都拽住了。蓝毛小声说道:“你们这些家伙知道个屁,这妞肯定是第一次,老大哪那么容易得手,你们要是现在进去坏了老大的好事,我看你们今天个个都别想有好果子吃。”几个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便在蓝毛的招呼下蹲在一边围成个圈大家一起意淫着老大在里面潇洒快活的场面。

古力见门外没动静之后,赶紧跑到若那的身边说道:“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千万别喊出声!”说完赶紧帮若那解开绑着她的绳子。

若那松脱绳子之后,自己解开了蒙在眼睛上的眼罩,吃惊的见到古力之后,便说道:“怎么是你?多谢你来救我,刚才那个人是谁?”

古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别处说道:“刚才我在外面听到你的声音,然后看见卡尔文这些人鬼鬼祟祟的,所以才跑到这里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却救了你,你穿好衣服就跟我出去吧!”

若那边穿着衣服边盯着古力看着,生怕他会突然转过头来看自己,穿好衣服之后,若那才把那个被打晕过去的卡尔文给翻过身来,见这家伙像死猪般躺着之后便狠狠往他的下面踢了一脚骂道:“我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再打我主意了!”骂完又使劲踢了几脚。

古力吃惊的看着若那凶悍的表情感到简直不可思议,当他见卡尔文脸色发紫时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赶紧拉住若那的胳膊说道:“好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要是被他们发现麻烦就大了!”

若那听后这才停住了,于是古力带着若那又沿着他下来的窗口爬了回去,两人落到地面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古力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说道,然后又拿起了自己刚才放在下面的背包。

“好吧,那就谢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就被这家伙给害了,等我告诉我父亲看怎么收拾他们!”若那气愤的说道。

于是古力一路小跑的把若那给送了回去,然后自己又一个人返回了家,到家之后发现父亲已经睡下了,也没有去打扰,衣服也没有脱便睡下了,今天忙了一天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躺下没多久后古力便呼呼睡着了。

“咚咚咚!”一阵大声的敲门声,把正在睡梦中的古力给吵醒了。

“古力,昨天给我带的酒放哪里去了?你昨天好像回来的很晚嘛!你去干什么啦?”父亲这时在门外大声叫道。

古力吃力的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想了一下,然后看了一下房间,便说道:“昨天我早就回来了见你睡着了便没有吵醒你,酒我放在背包里面了,你自己拿一下吧!”古力指了指放在桌上的背包。

父亲听见给他带酒了便没有去计较古力为什么晚归,径直走了进来翻开背包拿出2大瓶已经灌满的酒高兴的说道:“恩,不错!看来昨天你们的生意很好嘛!”

古力点点头想要坐起来去给父亲做早餐去,父亲见他坐起来后便高兴的说道:“好了,你继续睡会吧,早餐不用你做了!”

古力又闭上眼睛点点头躺下去睡觉去了。但睡下去没多久,便听见街上变的嘈杂起来,于是他又把被子把头给蒙起来继续睡觉,但是这嘈杂的声音还是很大。

“父亲!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古力在被窝里面大声问道。

“刚才听外面的人说矿主的儿子昨天晚上被镇长的女儿给打死了,现在矿主正带着一帮人准备去镇长家去闹事,现在在街上被警察给挡住了。好了你继续睡觉吧,不管我们的事!”父亲大声说道。

古力一听卡尔文死了,不由的全身冷汗直冒,顿时被子里面就都湿透了,此时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突然想到卡尔文的死会不会自己给打死的呢?在这里杀人是要被判死刑的啊,而且听说死法很残忍,就是把人给五花大绑的扔在沙漠里面一块无人的地方让你在那里被滚烫的沙子给慢慢烤干,据说死之前还给你喂了大量的水,目的就是让人不那么快死掉。想到这里古力不由的害怕起来:自己昨天下手也没那么重啊,而且打完那家伙还有气,怎么会突然死掉了呢?难道……!!!

古力突然想到了可能是由于昨晚若那又狠狠的踢了那家伙下面几脚才可能导致那家伙死掉,但是自己也不能把若那给招出来啊!不过他又想了想:“反正没人看见,而且若那是镇长的女儿,那矿主就算是本事再大也不敢对镇长女儿下手吧!”古力便这样安慰自己,不过此时他睡觉的心情也完全没有了,爬起来穿上鞋子后便起床了。

“怎么你不继续睡觉了?”父亲此时在厨房做着早饭奇怪的问道。

“外面吵的睡不着,我想去看看!”古力敷衍着说道。

“那你快点回来,待会就吃饭了!还有没事别去掺和那些人的事情!”父亲大声说道。

“恩,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古力应了一声之后便关上门出去了。

古力出门之后便看到街道上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些人当中大部分是来围观凑热闹的。在这座沉寂的小镇上已经好久没发生这样大的事情了。那些无聊的人们哪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于是不管男女老幼全都想过来想看个热闹,借此来打发日后的一段无聊的时间。矿主的儿子被镇长的女儿给打死了!这件事情在这个小镇上足以算的上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火星撞地球般的大新闻,因此人们此时都牟足了劲的在看着热闹,事情的前应后果自然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再跟你们说最后一遍:今天要是镇长不把他女儿给我交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一个手持着一把老式散弹枪的大汉光着膀子对着阻拦的警察大声说道,看他的那副样子显然不是矿主本人。

“嘿!你们神气什么!你想要我说几遍,你们矿主的儿子昨天晚上要不是对镇长的女儿图谋不轨,也不至于被打死,再说镇长女儿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是你们矿主儿子的对手,镇长大人还没有追究你们矿主的责任就不错了,如今你们矿主的儿子莫名其妙的死了就想赖在我们镇长女儿身上,简直就是搞笑!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识相的给我赶紧滚!”说这话的是站在警察后面的一个口才十分了得的镇长的手下,此时他在警察的保护下说话自然是底气十足。

“你这个满嘴喷粪的家伙,信不信老子一枪把你那嘴给打爆!”自知口才不是那个家伙对手的大汉愤怒的举起了手中的老式散弹枪准备吓唬吓唬他。不过没等他瞄准却被这些阻拦的警察用先进的高能电磁枪给指着。自知不是对手的他不得不朝地上大吐了口唾沫表现出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后面十多个手下见此情景纷纷举起自己手中各种老旧武器起哄起来,表示对警察行为的不满。

见双方僵持不下,围观的人便也跟着一起起哄起来,各种混乱的叫声四起。正在这时,大汉从后面拉出来一个人,古力躲在人群里面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蓝毛,这个蓝毛此时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大汉一把把蓝毛给扔在了地上大声说道:“快给我把你昨天见到的情况告诉他们!你敢说错一个字,小心老子崩了你!”

蓝毛此时吓的站都站不起来,哭丧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若那小姐其实一直都喜欢我们老大,但是老大一直拒绝若那小姐的追求,但是老大老是被那个贱女人给纠缠。于是昨天老大同意跟若那小姐在仓库见面准备跟她说清楚他不喜欢若那小姐,他们进去后我们便在仓库外面守着,可是过了很久里面都不见有动静,我怕老大有什么意外,开始在外面喊了几声没有动静,所以我们几个手下这才进到仓库里面,可是当我们找到老大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若那那个贱人给打死了,而且那个贱人已经自己偷偷跑掉了,那个时候仓库里面就他们两个人,一定是那个贱人不甘心被我们老大甩才下此狠手的。”

“哈哈!你们这些家伙竟然找了个谎都不会说的家伙来作证,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镇长的手下插着腰大声嘲笑的抢先说道:“我们若那小姐不论是在这沙哈拉小镇,还是在堪萨斯城追求她的人可是多了去了,就你们老大那副怂样还说什么若那小姐看上了你们老大,我呸!你们自己也不去照照镜子!”

“现在人证在这里,你们还想抵赖?!不错,若那是很漂亮,可是你怎么知道他就不会看上我们矿主的儿子呢!如果她是清白的,那你们为什么不敢把她叫出来跟我们当场对质呢!我看肯定是那个小贱人做了亏心事仗着有个镇长父亲不敢出来见人了吧!我告诉你,我们矿主说了要是今天见不到人,就把这镇给铲平了!还有不妨告诉你一下,矿主的叔叔可是联邦的议员,你们要是今天不把人给交出来,你们自己看着办!”大汉耀武扬威的炫耀着矿主的实力,然后顺手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只点着的雪茄抽了起来,俨然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空中这时飞来一个巨大的飞艇,飞艇正朝着人群聚集的方向驶来,好奇的人们纷纷抬头望去,不到片刻功夫,飞艇已经降落在了矿主那一方的后面了。飞艇的舱门缓缓打开之后,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了出来,随后跟着走出来的是一个大约50来岁穿着华丽的中年男子,眼尖的人立刻就认了出来大声说道:“那不是堪萨斯城的市长大人么?怎么他也来了?”

市长的突然降临使的原本已经够热闹的街道显得更加的喧嚣,人们纷纷把注意力转向了这位突然造访的市长大人。当市长走出来后,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一脸悲伤的走出了飞艇,此时正抽着雪茄的大汉凭着这肥胖的身形立刻就认了出来,赶紧扔掉雪茄后快步跑了过去,然后把那原本像是陨石坑的粗糙的脸庞硬是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说道:“矿主大人,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这里我能搞定!”

肥胖的矿主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而是紧跟在市长大人的身后往那堆人群里面走去,围观的人们很识相的给让开了个通道,市长大人踮着脚看着地面走着,生怕这满是沙子灰尘的街道把他那双新皮鞋给弄脏了,一边走还一边紧紧的用一个雪白的手帕捂住了鼻子,这里对他来说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市长走到阻拦的士兵面前后,那些阻拦的士兵很自然的把举起的枪都放了下来,市长眯着眼睛看了下这里的情况,然后喝了一口仆人递过来的一杯干净的清水,漱了下口又吐了出来,接着就说道:“这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你们赶紧给我把镇长给我叫过来,我没多少时间在这里等他!”

听到市长亲自开口后,也不知道是谁,像是得了圣旨似得一溜烟往镇长家跑去了,过了大概10分钟左右,镇长才跌跌撞撞的跟着手下跑了过来。此时气温已经渐渐升高,市长已经在仆人的服侍下舒服的坐在一张遮阳椅子上面等着镇长的到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