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燃洛醉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继续看书
前世,季燃过分的相信身边人,最终被害得含冤而死。 重生,且看她如何复仇,打垮敌人。 还—— 顺带收了个腿残志不残的夫君。 瘸子王爷指着某处:“这儿不残。” 季燃哭泣:你是哪门子的瘸子,分明就是痞子王!

《季燃洛醉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精彩片段

季燃低眸,咬咬牙还是朝着洛醉走了过去,刚拿起茶壶便被洛醉摁住手。

洛醉的大手将她的柔荑包住,低声温和地说:“本王只是想要你坐到本王身旁,并非口干。”

话一出,季燃的脸颊蹭的红了起来,她哪里知道洛醉撩拨姑娘的功力这般深厚。

季燃将头埋低,明知道她若是表现出害羞会更让人议论,可她总是抵不过洛醉的撩拨。

洛醉偏过头来看她,发出低低的笑声:“和颐可是害羞了?”

季燃羞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可终是别无他法。

燕裕见了,反而不悦的说:“皇叔,燃儿终究是没有与你完婚,你这般撩拨,实在是有失儒雅。”

洛醉轻笑了声,把目光转移到燕裕的身上,问他:“本就是个粗人,谈何儒雅?”

四年前,他还是个大将军,可如今却只是个坐在轮椅上,还要被人要求儒雅的废人?

洛醉语气冷下几分:“本王撩拨的又不是太子的未婚妻,太子是在犯不着同本王置气。”

“本宫只是想要给皇叔一个忠告,若皇叔觉得本宫多管闲事,本宫不说也罢。”燕裕说完,起身便离开。

活生生的被洛醉给气走。

燕裕走后,季燃明显的松下一口气,落入洛醉的眼里,便问:“你不喜欢太子?”

“我只喜欢你。”季燃条件反射的回答,却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又猛地低下头,低声道,“我方才本来要避开他的,可还是被他瞧见,才不得不同他一块儿上来。”

她说完,四下安静了许久。

忽而,洛醉低声问:“你在跟本王解释吗?”

季燃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她,眼神是里清澈的神情,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到他微微弯起的唇角才又低下头。

“他曾做过伤害你的事,今后还要再伤害你,我不会喜欢他的。”

饶是燕裕是她最喜欢的表舅的儿子,她一样不会喜欢燕裕,毕竟,燕裕跟永和帝不一样。

听到这句话,洛醉心里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没想过能从季燃的嘴里听到这番话,更没想过居然还有人因为别人伤害他而不喜欢这个人。

似担心他误会,季燃又重新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我绝对不会喜欢上别人的,我也不会替任何人去伤害你。”

洛醉心里某处突然软了下,却很快恢复坚硬如初,浅浅淡淡地说:“本王看起来需要你同情跟可怜吗?”

“我才没有。”季燃着急得快要哭了,她已经不止一次跟洛醉表态过,可这人似乎并不愿意相信她。

她有些泄气地说:“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不会伤害你?”

洛醉看了她一会儿,留下一句“怎么证明自己,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后让霍境推着他离开。

季燃叹了口气,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起来,再看到灵儿手里的药包,她又一喜,嘀咕道:“只要我能将他的腿治好,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

想到这儿,她便拉着灵儿一路小跑回家。

季燃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看医术,亦或是在小厨房里熬药,熬完的药却要自己喝。

第三次熬出来的药却过来看她的古玥怡抢过去。

“这是什么药,你就往嘴里灌?”

季燃无奈一笑:“嫂嫂,这药不影响我。”

她伸手过去,古玥怡却将药递给灵儿,示意她拿远些才将季燃从小厨房拉出去。

“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家,做什么要整天研究这些药呢?”古玥怡一边替她擦拭脸上的煤,一边说,“若是不想学琴棋书画便做做女红呗,犯不着整天钻进这小厨房里。”

季燃抓着她的手,笑着说:“我怕将白先生教的东西都忘了,这才重新捣鼓,不碍事。倒是嫂嫂,为何不陪着哥哥,反倒是过来找我?”

古玥怡长叹一声:“你哥哥最近忙得很,天天就往东宫里跑,哪里顾得上我?”

“东宫?”只要是靠近燕裕的,季燃便不由得警惕起来,“太子叫哥哥去做什么?”

古玥怡摇摇头:“你哥哥的事,我哪里管过?我没有你聪明,就算是他说给我听,只怕我也听不懂的。”

瞧见季燃眼里的疑惑,她哭笑不得,还是解释:“太子似乎打算让你哥哥进大理寺当差。”

闻言,季燃眼睛一眯。

前世,季烨就是在大理寺出的事,这一世她决不能再让季烨靠近大理寺一步。

可若是她找不到一个能让季烨信服的理由,他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毕竟,燕裕跟沈芒不一样,燕裕没有做过任何直接伤害她或者季府的事儿。

除非,她能查到沈芒跟兰玉蓉是受太子指挥的证据。

看到季燃出神的模样,古玥怡不由得问:“怎么,不希望你哥哥去大理寺?”

季燃点点头,笑着说:“大理寺那么忙,我怕哥哥去了后就没时间陪你,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有小侄儿?”

季燃的话让古玥怡的脸微微一红,娇嗔地说:“你一个姑娘家家说起这些话都是不脸红!”

季燃抱着她的抱臂,撒娇地说:“你是我嫂嫂,我为何要跟你不好意思?”

古玥怡跟季燃的姑嫂关系是实实在在的好,一想到前世古玥怡跟清雅郡主带着孩子自尽,她的心便狠狠的疼起来。

更紧的抱住古玥怡,隐约察觉到不对劲,古玥怡才低头问:“怎么了?”

“你同哥哥方才成亲,我想让哥哥些时间陪你。”季燃一脸认真地说,“嫂嫂,你跟哥哥说,让他再好好考虑考虑。”

古玥怡得知季燃这般为她着想,实在是很意外,又很感动,自然会应下她的话。

古玥怡离开,季燃却再也没有心思再研究药,而是着急想一个让季烨拒绝燕裕的理由。

可思来想去,她却只能想到一个人——洛醉。

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她走到某个角落,忽而对着空气说了句:“带我去见岭王。”

半晌,静默的空气里没有任何回应,她耐着性子再说:“我要见岭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