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聘:太子独宠小寡妇
继续看书
主角颜诗施江易颜的古代言情《江山为聘:太子独宠小寡妇》,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兔子宝”,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颜诗施,一个生得明艳娇俏,楚楚可人,爱哭的女子,命运却对她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她的养父因赌债将她卖给了一家农夫当媳妇,新婚之夜,她的丈夫因她的美艳过度兴奋而猝死,留下她成为了寡妇。悲痛的婆婆无法接受现实,将这个新媳妇卖到了太子府中当丫鬟。宋沐尘,当今太子,情感感知弱于常人,他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生活原本井然有序,直到那个名叫颜诗施的丫鬟出现。她的笑容,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勾引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包括他。宋沐尘的心中充满了矛盾,他既想将她推得远远的,又无法忍受她对他人的笑。他遇事波澜不惊,直到遇见她……他变得越发的暴戾!而她,心眼小,每一次太子的惩罚,她都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宋沐尘的手段狠辣,任何靠近颜诗施的男人,都被他无情地处理掉。直到有一天,他才发现,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他的心就已经沦陷。...

《江山为聘:太子独宠小寡妇》精彩片段

她才不要被这死老太婆随随便便卖给别人,她要自己物色下家。

所以这个江秀才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江易颜是一名秀才,他即将参加乡试,他本来是回来收拾东西的。

可……当他看到人群围在一起,好奇心驱使着他走近。

他挤过人群,在人群中,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颜诗施,她那破碎而凄凉的身影,以及周围人们的议论和目光。

江易颜心中涌起一股同情,不知为何,不忍心看她像一件商品一样被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讨价还价,“这二十两,我出。”

就在她还在心中描绘着种种策略时,却听到有人开口要卖下她,她抬头望去,是……他?

她原以为需要费尽心机才能引起注意,却不料自己的存在本身就足以成为他人眼中的珍宝。

翠小花听到江易颜的话惊喜又怀疑,“你……你真的愿意出二十两银子?”

江易颜点了点头,“是的,我愿意。”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真诚和决心,颜诗施惊讶地看着江易颜,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她表面上假装娇羞地低下了头,似乎不胜娇怯,然而在那垂下的密密睫毛下,却隐藏着一抹得意的笑意。

西周的人都被她那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所迷惑,以为她真的如同表面那般羞涩,却没有人注意到她眼中闪过的那一抹精光。

别人只当她好命,能被村长的儿子看上。

翠小花眼睛一转,双手一拍,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狡猾和算计:“村长的儿子就是不一样,那你现在交钱,她以后就是你媳妇了。

江易颜一听“媳妇”二字,再看颜诗施楚楚可人的样子,脸一下子羞红,说话都结巴起来。

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心跳加速,声音仍然有些颤抖:“我……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银子,等……明天我再给你。”

翠小花听到江易颜的话,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满和失望。

她看着江易颜,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江秀才,不是婶不信你,这二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你明天真的能拿得出来?”

江易颜坚定地点了点头,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决心和诚实:“翠大婶,我以秀才之名起誓,明日定会凑齐二十两银子,颜诗施眼见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计划顺利进行,她的心中虽然窃喜,但面上却不能露出丝毫痕迹。

她深知,作为一个刚失去丈夫的寡妇,她的行为必须慎之又慎,以免引起旁人的非议和怀疑。

诗施以一种柔弱无力的姿态冲向翠小花,跪倒在地,紧紧抱住她的裙子,泪水如雨般洒落。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充满了哀求和无助:“婆婆,我求求您了,不要卖了我。

大牛刚刚离世,这个家己经失去了它的支柱,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

这个家,还有您,是我唯一的依靠。

我愿意为这个家做任何事情,只求您开恩,她低头垂泪,肩膀轻轻颤抖,仿佛是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悲伤。

她的哭声不大,却足以让人听见,那是一种压抑的、低沉的抽泣,听起来充满了悲痛和哀伤。

她的表现无懈可击,让人看了无不心生同情,认为她是一个可怜的、刚经历了丧夫之痛的弱女子。

颜诗施深知在乡村中,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她必须小心处理自己的形象,以免被人误解。

她决定利用这次机会,让全村人都知道,是翠小花不要她,而不是她自己想离开这个家。

这样一来,即使将来有什么流言蜚语,她也能有所辩驳,保护自己的名声。

翠小花听到颜诗施竟然还不想离开这个家,她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在她看来,颜诗施就是那个害死她家大牛的灾星,是导致她家庭不幸的根源。

翠小花怎么可能允许这样一个人物继续留在家里,继续给她带来不幸呢?

翠小花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她指着颜诗施,声音尖锐而充满怨恨:“你这个灾星,还有脸说不愿意离开?

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大牛,你现在还想继续呆在这个家里,继续给我们家带来霉运吗?”

周边的村民见到颜诗施跪地痛哭,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都不免生出了同情。

他们知道颜诗施是个被养父卖掉的小姑娘,丈夫又刚刚去世,现在又被翠小花如此责骂,准备将她卖掉,这在他们看来实在是太过凄凉,周边的村民看到颜诗施的悲惨情形,有的心生同情,但也有的觉得这场面实在令人不忍首视,便提前走开,避免继续目睹这一幕。

他们走到一旁,和别的村民交谈起来,议论纷纷,讲起了翠小花的行为是如何的不妥。

“翠小花这也太过分了,那小娘子怎么说也是她的儿媳,大牛刚走,她就这么急着赶人,未免太心狠了。”

一个村民摇头叹息道。

“就是,那小娘子也是个可怜人,丈夫刚去世,现在还要被卖掉,换成是谁都受不了。”

另一个村民附和着,语气中透露出对小娘子的同情。

“颜诗施听到村里人的议论,心里想着:这事儿传出去,这老太婆以后在村里的名声可就不好了,大家都会说她刻薄无情的。

家中儿女估计也没人敢上门求娶/嫁了”江易颜看到颜诗施并不愿意离开,他心中有些犹豫,不确定是否应该帮助她。

他走上前,诚挚地对颜诗施说:“姑娘,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忍心看你受苦。

如果你不愿跟我走,你也可以自立门户,傲云国对待有特殊情况的人还是比较宽容的。”

他的话语中透露出对颜诗施的关心,同时也尊重她的选择。

颜诗施瞪大了眼睛,泪水如梨花带雨般滑落,她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会尊重她的选择,这让她感到既意外又感动。

她原本的计划是利用这个男人帮助她逃离眼前的困境,然后找机会远走高飞,但现在,她的心思开始动摇……

小说《江山为聘:太子独宠小寡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