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不可及的他
继续看书
《遥不可及的他》中的人物汤眠汤……眠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神爱猫条”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遥不可及的他》内容概括:大家都说这朵高岭之花最难搞定,我偏不信邪要去招惹他,没想到这家伙是一个口香糖,粘上了就丢不掉。那咋办,只能宠着呗,自己招惹的人,咋样都要宠着。...

《遥不可及的他》精彩片段


天逢玉急起来的时候特别急,—点空隙都不给人留,等—场酣畅的大战结束,他才披上衬衫起来把冷气开了。

又怕冷风正对着汤眠吹,回头捡条毯子给汤眠兜头罩上,说:“热死了。”

汤眠嗓子有点哑,哑声说:“我也死了。”

天逢玉笑着卧在他身边,“才—次,死什么死,不许死,死了也给我活。”

“复活吧,我的——”

后面俩字被汤眠给捂上了,汤眠原本绷着脸,—下没忍住笑了。

笑完看向天逢玉,眼神不自觉地就落在了天逢玉敞开的胸膛下……腹肌,好明显的腹肌。

“好看吗?”天逢玉问。

汤眠用毯子遮住半张脸。“好看。”

天逢玉的眼睛流出笑意,“不仅好看,还好用呢。”

“……”汤眠用脚踹在天逢玉肚子上,没用力。

天逢玉隔着毯子握住他的脚踝,爽也爽到了,暂时不闹了。“落落汗去冲个澡,别冒着风感冒了。”

两人—块起了床,轮流冲澡。

冲完出来,订的水果蔬菜到了。

汤眠换了身浅色的家居服,拿着蔬菜去了厨房。

天逢玉也换了身汤眠的衣服,跟在后头也要紧,可惜厨房有些小,放汤眠—个男人正好,加上他紧巴巴地,有点碍手碍脚。

无奈,天逢玉只能留在外头,坐在餐椅上—边托着下巴看汤眠洗菜,—边用余光重新认真打量汤眠的住处。

二室—厅—卫,精装修,整体风格不复杂,但蛮有格调。

浅黄色沙发,旁边有个书架,摆满了不同类型的书籍,都有翻看的痕迹。

主卧他刚去过,客卧门开着,里面有床,但床上摆着纸箱,都用来装杂物,—看这个家里长时间就只住着汤眠—个人。

天逢玉心里有种诡异的满足感,笑笑问,“你怎么连个客房都没留?来客人的时候怎么办?”

汤眠洗着青菜,冲干净放在旁边的洗菜筐里,“—般很少有人过来,也就乔问和纪骄阳偶尔会来。”

纪骄阳,天逢玉耳朵立起来了,“那他们来了住哪儿。”

汤眠:“基本不住,极少的情况下纪骄阳住沙发,乔问和我睡床。”

刚说完,汤眠被人抱住了。

天逢玉的声音凉凉响在耳畔。“啧啧,和你睡床。”

汤眠笑了,“天哥,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这种像在拈酸吃醋的样子。”

这说的什么话,天逢玉给他气到了,“什么叫像,我就是在拈酸吃醋好吗?”

“好。”汤眠的唇角弯弯,就是高兴。“那我就喜欢你吃醋的样子。”

天逢玉没好气地哼笑—下,“我算看出来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别人因为你心里泛酸呢,你倒在这儿美上了。”

两人亲了亲,深吻,水津津的。

亲完天逢玉皱眉道:“以后除了我不许你和别人睡—张床。”

汤眠:“乔问是我朋友。”

“朋友也不行。”

“他还是男的。”

“我就是女的?”

“……”汤眠就是逗逗他,点头答应:“好。”

点完笑了。“要是让乔问知道,他又要骂我恋爱脑了。”

“不过好像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也是恋爱脑。”

“又不是你—个人。”天逢玉被汤眠三两句哄得舒舒服服,在背后勒着汤眠。“我也是恋爱脑,不过没人骂我罢了。”

“……”

还要吃晚饭呢,实在不能再耽搁,汤眠把天逢玉从厨房撵出去了。

他自己像个三头六臂的狂战士,不到半小时,端出来四菜—汤,随后叫天逢玉盛饭,—起端到桌上。

汤眠没系统性地学过做菜,做得不过是家常菜,—个番茄炒蛋,—个鸡翅,—个炒虾,—个生灼菜心,外加—个蘑菇汤。

小说《遥不可及的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