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当真神仙下凡的希夷正在奔向安宁门,身后聚集跟随的人群越来越多,其中有拿着自家农具的百姓,有大户人家的护卫,有穿着官袍的官员,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坚定。

这是一股气力,希夷满意的喟叹。其实自己并不需要这些臣民出战,出言不过是为了激起臣民的血气。

一朝可以亡,但国民的士气不可亡。

士气不亡,总有翻身的那一刻。

街上人流涌动,自发的跟着李勇呼喊,“吾等绝不退缩!”

老首辅还在骂小儿子,骂的他淹头搭脑的,心内也是心疼,这莫不是最后一次骂他了,下次想骂,爷俩也值得在阴曹地府相见了。

忽的听见街上的动静,那边府中的下人已经推门而入,面带激动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老首辅猛地一个踉跄,吓得几个儿子瞬间接住了从椅子上摔下来的父亲,还好,没出什么岔子。

老首辅面上浑浑噩噩,不可置信,良久,一双常年平静无波澜的眼睛里猛地迸射出闪电般的光芒,吓得几个儿子一个哆嗦。

老首辅猛地站起来,手脚利落的往小儿子背上一跳,“快,六儿,快背你爹去安宁门!”

小儿子顺势接住爹,还往上抬了抬,“爹?!”

老首辅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小儿子的头,“抓紧去,公主如此大义,身为首辅,当为君分忧!”

殉国之前,也可以和臣民一起告诉那鞑靼蛮人,何为建朝士气!文人骨气!

希夷飞马奔向安定门。城门上守卫赵将军带着几个兵将正死守城门,和城下的北疆敌军对骂。

希夷上了城楼的时候,赵将军正骂的欢,“老子死也不开门,布赫小儿,想要进门,就从你爷爷的尸体上踏过去!”

希夷看了一眼城楼下,乌泱泱的北疆军队,中间的帅帐中正是此次围困京城的大将,布赫。

叫骂的北疆话中还夹杂着纯正的建朝官话,这就奇了。

“下面那个劝降你的人是谁?”

赵将军听见一个女声,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半天不认识。那边李勇已经上前来介绍了希夷的身份。

赵将军闻言,面上激动,心内焦急,“殿下……”

希夷直接挥手打断赵将军将要说的话,冷淡的看向城下那个穿着文人服饰的男子,“那是谁?”

赵将军恨恨,“那是曾经的礼部尚书周辉,现在已然成了那北疆小儿的走狗了!”

居然代表北疆来劝降?!

“无耻文人!平日道貌岸然,骨子里都是跪的快!”

自古文武对立,赵将军以前没少在周辉身上吃亏,现在骂的也狠。

“叛国者人人得而诛之!赵将军,赵将军莫要一杆子打翻了全天下的文人!”

那边气喘吁吁登上城楼的老首辅陈明鑫大喘着气反驳。

能上城楼的自然是已然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赵将军想要反驳,但扫了眼下,并不是朝堂上,敌军围城,心内悲凉,眼睛都红了。

现在再争论这些有什么意思。

希夷对着气喘吁吁的老首辅点了点头,“辛苦老首辅。”

老首辅眼眶微红,老泪滚滚,“殿下,老朽甘为殿下身前最后一道屏障。”

闻此言语,希夷不禁动容,心内一软,面上温和了几分。

“不用如此。老首辅和赵将军且看着吧。”

希夷掏出了剑,飞身而起。

城楼下正在劝降的周辉心内恨恨,晚跑了一步,被北疆捉了正着,幸亏自己灵机一动,表示自己能劝降京都守将开城门,逃的一命。

这姓赵的,真是不识好歹,他自己死了无所谓,别连累着自己劝降不成,人头落地。

正想着,周辉忽然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直到看见瞪大了眼睛,一脸惊骇的看着自己的赵将军和老首辅。

眼睛蓦的向下一看,城门下那熟悉的身体,似乎是自己的。

周辉,卒,人首分离。

希夷一脸嫌弃的将周辉的人头扔给李勇,“挂起来,昭告百姓,叛国者,当如此。”

“是!”

李勇一脸激动,转身宣扬公主殿下的威势,极大的激起了跟随而来的百姓的气势,“殿下威武!”

“叛国者,当杀!”

赵将军瞳孔地震,刚要张口说点什么,就听见希夷冷淡的嗓音,“还缺个布赫,拿弓来。”

赵将军下意识的将自己常用的弓捧给希夷,只见,公主殿下面上带着嫌弃,轻轻松松的将弓拉成满月,箭尖直对着大军之中的布赫。

布赫莫名的感受到一阵心悸,抬眼望去,城楼上一个女子正举着弓箭对着自己。

刚要嗤笑,就听见希夷的声音,响彻天地。

“北疆残暴,屠杀百姓。如今,你们的神明也不会保佑你们了。”

北疆军一片哗然,愤怒的叫骂。布赫刚要发令,就见那箭直直的向自己而来,一路上竟然挡不住,它穿过人体,穿过兵器,直直的,射到了瞪大双眼的布赫咽喉。

布赫,卒。一箭穿喉。

“北疆主帅已死,尔等若不速速离去,当遭天谴。”

北疆军眼见主帅身死,军中哗然,再听见建朝挑衅,更是愤怒。

“为主帅报仇!”

大军汹涌而来,赵将军和老首辅眼见的布赫身亡,心内痛快,见得北疆军就要攻城,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以身殉国,视死如归。

死前能看到布赫死,也算是一个慰藉。

希夷并不理会两人的心思,冰霜的眼睛看向攻来的北疆军队,抬手一挥,青-天-白-日,一道惊雷直直的劈向前面的北疆军。

冲在前面的北疆军士已经连灰都不见了。后面的北疆军士吓得屁滚尿流。

“长生天发怒了!我们快跑!”

就是副帅也被吓得不轻,“快撤退,撤退!”

不过一刻间,北疆军队退的干干净净。

希夷:“退兵了。”

赵将军和老首辅面面相觑,就这?完了?

希夷冷淡点头,“完了。”

一群人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支援公主,守卫城门,谁想到,连敌人都没有面对,对方就完了。

老首辅小心翼翼,“那雷?”

希夷一脸郑重,“上天佑我。”

天道对于她的来历是允许的,岂能不佑?

老首辅和赵将军交换了一下眼色,明知公主没有说真话,那难不成还能逼公主不成?

而且,这可是整个京都的救命恩人呐。说不得也是整个建朝的希望。

无脑吹李勇眼见的公主殿下大发神威,一剑杀周辉,一箭杀布赫,现在又召唤神雷逼退敌军,早就激动的不行。

“天佑公主殿下,逼退敌军!”

“公主殿下威武!”

傻眼的众人反应过来,心内涌出了满满的喜悦,劫后余生,泪花肆溢。

军民的心声是统一的:“公主殿下威武!”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