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太后一脸愁苦,眼睛红肿,脖颈间还带着一条紫红色的勒痕,想必也是刚被救下来不久的。

希夷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打眼一扫,仅存的一些后宫女子都围聚在太后宫中,不少身上带伤,想必也是救下来的。

见她走来,太后泪眼朦胧看向这个一向存在感不强的七公主,公孙昭,脑中拂过以前这个公主来请安的样子。

娇笑甜美,弱质纤纤。

哪有现在,一步一步,不紧不慢,从容不迫,一身的威势比先帝还要强。

冯太后红肿的眼中闪过惊愕,这,这绝不是她熟悉的七公主,公孙昭。

她,是谁?

冯太后的眼中又闪过疑惑,但,这具身体确实是公孙昭的身体。

七公主的生母已经因难产去世,抚养她的娴妃也已经在前年病逝。

在座的,就没有几个熟悉公孙昭的。

希夷一眼看过,就明白冯太后起了疑心。外面的朝臣或许因着不熟悉原身的情况,只认她为君,现在换成熟悉原身的后宫,冯太后第一个就看出了不妥之处。

“太后。”希夷简单的问候,不卑不亢,泰然自若。

太后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眼中警惕夹杂着迷惑。

希夷找了个座直接坐下,对着太后和气的说道,“太后放心,外面朝政我已经托付给了首辅陈大人。”

“明日我将会和赵将军一起对战北疆。后宫之事还请太后多多费心。”

希夷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在太后愕然的目光中,淡淡的说道:“前朝有一些事情,想必会有一些宗室及大臣会来打扰太后,太后若是应付不来,只吩咐人不见即可。也不用给什么好脸色。”

冯太后踌躇片刻,试探的说道,“昭儿,你后续当如何?”

希夷:“驱除北疆,复我江山。”

冯太后闻言,激动万分,“可能做到?”

希夷郑重的点头,“太后且看着。”

冯太后闻言放下了一颗警惕的心,满心欢喜。这来历不明的人既然是想要光复建朝的天下,驱除的建朝的敌人,想必并没有什么可以危害建朝之处。

想到这,冯太后眼里涌出泪花,建朝,建朝都要亡国了,若不是公孙昭,她们已经是地府的游魂,正在向列祖列宗请罪,哪能看到退敌的这一刻?

罢罢罢,管她是哪里来的,只要能救得了这建朝的江山,她就绝不会说出任何不利于她的话。

说不得,冯太后忽然想起一个可能,说不得,这就是列祖列宗,看不得建朝江山毁灭,派了仙人来拯救呢?!

想到这,冯太后心中狂喜,不说是接受了这一设想,还是只有这一个设想能够接受,满心拥护了希夷。

希夷扫了一眼,眼睁睁看着冯太后从警惕,迷茫,到怀疑,到狂喜,再现在的坚定拥护。

罕见的有些迷惑。

难道,这就是那些历练回来的师弟妹说的,脑补?

算了,省得她解释了。

脑补挺好。

反正最后结果是有利于自己的。

前朝后宫全部摆平,希夷放心的带着赵将军出征。

布赫已死,北疆士气依然颓迷。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机。

清风剑在朝阳下闪耀出冷寒的光芒,光芒笼罩在骑着马的希夷身上。

希夷一身银甲,举着佩剑,原身带着一丝威势,传遍三万大军,“驱除北疆,复我江山。冲!”

“驱除北疆,复我江山!冲!”

希夷一马当前,冲在前面,一把佩剑挥舞之处,人头落地,清风挥舞之处,剑光雪亮,硬生生在北疆完整的队形中开辟出了一个大豁口,那剑光,灿烂如银河,令人炫目。

北疆胆寒。

大建振奋。

北疆副帅眼见的希夷越来越近,脚下不禁一软。布赫之死还历历在目,而他现在已然有了被死亡盯住的感觉。

第一次,北疆副帅想逃。

希夷嘴角噙起一抹冷笑,逃是不可能逃的。

遇上她,命就留下吧。

随手一挥,手中的清风剑像是一抹冷光,直袭向北疆副帅的胸口,希夷跳跃而起,轻巧的点在北疆人头之上,瞬息间到了他的面前。

“借你人头一用。”

北疆副帅眼神依然狂乱,希夷手下利落,抽出清风,收割了北疆的副帅人头。

“北疆副帅已死,尔等速速投降。降者不杀。”

北疆哗然,主帅布赫已死,现在副帅已死。这个女煞星如斯恐怖,还不降又如何?

北疆军士一看纷纷放下了兵器。

仍有几名将士不服,突围出去。希夷拦住赵将军,“穷寇莫追,本殿下让他们给北疆皇室带上一句话。”

希夷:“且回去告诉北疆小儿,来日等本殿下踏平北疆皇宫。”

领头突围的将士心内大骇,自从见了这女煞星的手段,他此刻并未觉得这个女煞星说的是假话。

悲愤之下,一边逃跑一边想,早知道建朝有这样的女煞星在,谁会想不开来招惹建朝。

希夷大胜而归,百姓夹道欢迎。

“公主殿下威武!”

“公主殿下威武!”

落后一步的赵将军和李勇,心潮澎湃,眼神不自禁落在领头身姿挺拔的公主殿下的身上。

多久了,没有打过这样让人痛快的胜仗了。

没有中途停战议和。

没有割地赔偿。

没有粮草延后。

没有伤亡惨重。

只有大胜!而且是伤亡极少的大胜!

赵将军和李勇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别开脸。

自此之后,甘为公主殿下肝脑涂地。

俘虏的事情自然是要交给首辅大人去处理了。

只一点,希夷郑重的说道,“必得重金才能赎人。”

现在能留在朝堂上的都不是软骨头的家伙,自然要狠狠的出一口平日的憋屈。

老首辅像是打鸡血一样,兴高采烈的接过了这个工作,以往总是建朝给北疆割地赔偿,一车车的金银珠宝送去北疆,现在终于轮到自己挺直腰杆子向北疆要赎金了。

希夷看着老首辅脚步轻快的背影,心内一叹,希望老首辅悠着点,现在需要他的时候还多着呢,先前别一时激动给累到了,她上哪去找人干活去。

打了一场胜仗,希夷的声势高涨,吩咐下去的政令执行的更顺畅了。

“北疆俘虏拉去做工,修建城墙和水渠,帮助京郊农户种地,每日饿不死就行,不用给吃饱。”

“给镇南军下旨,抽调五万兵力来京,一月后,本殿下要征战定阳十六郡。”

定阳十六郡?!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