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源剑帝
  • 星源剑帝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叶魔王
  • 更新:2023-02-04 15:54:00
  • 最新章节:第10章 灵泉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一千年前,天降魔族强势入侵劫天大陆,南玄洲。 在人类灭亡之际,上万人类强者,以燃烧自身为代价,重创魔族,将其赶回了一片山脉之中。 那一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整个南玄洲,支离破碎,绝顶高手皆是身死道消,自那以后武道一途出现严重断层,倒退千余载。 千年过后魔族卷土从来,一名被落魄宗门抚养长大的少年,意外发现体内有一座小塔,从此走上了对抗魔族之旅。

《星源剑帝》精彩片段

“以剑证道!”

“当世无敌!”

“诸位且听我细细道来”。

千机城,一家不起眼的街边酒楼里面。

一位说书老者,拿起茶碗饮了一口,又接着讲了起来。

透过酒楼的窗户,街道上尽是裹紧衣服,冒雨奔走的行人。

“老李,快接着讲啊!”

“是啊,后边如何了!”

酒楼内,一阵阵吵杂声,此起彼伏。

“话说那魔头……”

就在说书老者,刚提及那魔头之时,瞬间异变突起。

“轰隆”!

一道道惊天雷鸣,应声响起,整个城的人目光,都被这雷鸣所吸引。

酒楼外街道上,有两人停下脚步,看向雷光落下之处。

“好像是星源宗!”

其中一人淡淡的说道。

“习惯就好,星源宗不是经常被雷劈吗!”

“也是”。

话落,两人收回目光,继续冒雨赶路。

星源宗,一间破旧的小屋内,简单的木桌,加上床榻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

唯一的油灯,不停得闪烁,仿佛给小屋增加了些许温暖。

屋内,一位中年男子,和一名紫裙女子,站立在木桌前满脸凝重。

就在俩人前方床榻之上,一名十多岁的少年,双腿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少年身躯看起来很是单薄。

一股白色死气萦绕他周身,在其脸上一点血色也无,看不到一点属于年少的朝气。

那惊天雷鸣不停的在小屋上空响起,少年身上的死气也是躁动不安。

少年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全身青筋鼓起,面目也在扭曲,抽搐着,似乎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在床榻旁,一名长袍老者眉头皱出了几条线,眼中充满凝重,双手对着少年后背,不停的输入阵阵乳白色灵气。

灵气进入少年体内,那神秘的死气渐渐的安稳了许多。

老者持续了一会,那死气从四肢百骸,渐渐退到了丹田之中。

少年脸色也是恢复了些许血色。

长袍老者见到这一幕,长舒一口气,收回了手,脸上也是尽显疲惫。

小屋上空的雷鸣之声,也是渐渐的消失了。

同时,南玄洲北部,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山脉之中,屹立着三十六座,百丈高的黑塔。

并且所有塔顶,都有一个形状怪异的魔兽雕像,外貌极其狰狞。

最中间那一座黑塔,有两人正讨论着什么。

“公子”。

“刚才我感受到了一丝气息,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应该是被什么给镇压了”。

一名身形瘦小,头上插着羽毛的老婆婆,恭谨的说道。

“能演算到具体方向吗?”

那名老婆婆面前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面容很是清秀,要是换上女装容颜定是绝世。

“不行!”。

“有东西隐匿了天机”。

老婆婆回答完以后,退到了一旁,不过其神色却是有些担忧。

“不能再等下去了,既然找不到,那就直接屠杀”。

“绝不能让其苏醒!”。

中年男子说完以后,摇了摇头,眼中也是很担忧,目光有些空洞的望向南方。

“师傅,小师弟还有救吗?雷劫可是越来越凶了”。

此时星源宗屋内,紫裙女子一脸疑惑的问着长袍老者。

长袍老者闻言,眼皮一跳,看着两人说道:

“基本没救了!”

听到长袍老者的话,紫裙女子连忙对着一旁的青衫男子说道:

“大师兄快去通知老三,少做一个人的饭!”

青衫男子叹出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一共五个人,没一个正常的,这宗门不待也罢!”。

长袍老者,讪笑着挠了挠头,将手放在嘴巴前,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

“他这死气从丹田之中冒出,每每我想探查他的丹田,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挡”。

长袍老者眼神复杂,叹了口气又道:

“这就相当于丹田无用,想要根除,我猜测……”。

说到这里,长袍老者摸了摸胡须,思考了片刻,随即说道:

“唯有靠他自己恢复丹田,吸收天地灵气,如若接下来一年内不能恢复……”

长袍老者没有再说下去了。

俩人神色黯然了下来,小师弟可是来了十二年了,几人也都很喜欢。

这天地间,修炼之道的根本,乃是吸收天地灵气,第一步就需要聚灵于丹田之内。

这就是聚灵境,万道修炼之始。

而修炼之人,吸收天地灵气,以灵御万物,被世人称之为灵师。

“这么说我只有一年可活了?”。

众人沉默之际,一道稚嫩的声音,带着些许遗憾从一旁响起。

三人转头,少年正望着三人,一时间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如何回答。

少年看着自己丹田的位置,那丝丝死气让他近乎绝望。

不定时的从丹田之中冲出,在其体内游走,蚕食他的气血,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

“你别怕,为师再想想办法!”,长袍老者笑着安慰道。

“师傅快出来吃饭了”。

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先吃饭吧”,老者摇了摇头,收回了思绪。

众人走出了房子,屋外小院之中,五人围桌而坐。

看着一桌的饭菜,少年却是着没有一点胃口。

见状,紫裙女子心中不忍,目光看向老者。

“师父,当年小师弟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袍老者放下手中碗筷,摸了摸胡须,开始说道:

“这我给你们说啊,当年我一个人大战……”

“停——”,四人齐齐开口。

“来大师兄吃菜”。

“师妹你也吃”。

“师姐鸡腿给我一个!”

几人将老者晾在一旁,老者也不尴尬,还要准备继续说。

“师傅你一人大战三百魔兽,你讲过很多次了!”

那紫裙女子白了一眼老者,没好气的说道。

老者顿了顿,看着几人说道:

“小家伙年纪也差不多了,那今天就与你们说说吧!”

闻言,一旁的几人来了精神,尤其是刚才那床榻上的少年,更是竖起耳朵。

长袍老者放下碗筷,回想了起来。

“那一天傍晚,我路过柳家村时,村内火光冲天,有一群魔兽正在四处吃人”。

“当即我就持剑冲入村中,那群魔兽见到我竟然渐渐退走了”。

此时的任长风眼中带着疑惑之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就在我准备离去之际,旁边的枯井之中传来一道哭声,里面就是你,星源,我就将你带了回来”。

“没了?”

几人皆是有些疑惑,没有跟魔族打一架?

只有一旁的少年,双手紧握,心里五味杂陈。

“那我的父母他们……”

闻言,长袍老者,脸色有些难看。

“全村除了你,应该是无人生还。”

这被称为星源的少年,名为柳星源,姓取柳村,名取星源宗。

长袍老者就是这星源宗第五十二代宗主,任长风,其余四人皆是他收养的孤儿。

老大星辰,老二星韵,老三星云,还有小师弟星源。

如今这星源宗,只有这五人,几乎不能称之为宗门。

听到父母双亡,自己又还有一年可活,

少年双眼无神,两行清泪顺着眼角轻轻滑落。

就在这悲伤的气氛中,一道声音在灵气的加持下,响彻整个星源宗。

“任长风,出来!”。

星源宗门口站着三人,为首的男子正是大源帝国,天机城,宗门管理处的。

天机城,属于大源帝国南部最边缘的一座小城。

“原来是张管事,不知前来我星源宗何事?”。

任长风微微抱拳。

“别说废话,任长风今年宗门管理费十枚下品灵石,三日之后就是最后期限”。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一旁响起。

“张扒皮,去年五枚,今年十枚,你不如去抢吧”。

说话的正是星源。

这灵石乃是天地灵气所凝结,其内蕴含极为精纯的灵气。

品阶越高的灵石,蕴含的灵气越多。

分别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张管事身旁,一名瘦弱的男子,嘴角上扬,一脸讥讽的说道:

“任长风,如今你星源宗,连五品宗门都算不上,还是趁早解散,不要误人子弟了”。

“这就不劳阁下操心了,三日之后定会如数奉上”。

任长风看着三人,一脸平静的回答道。

“哼,我们走”。

张管事说完,撇了一眼星源宗大门之上的牌匾,嘴角微掀,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随即转身离去。

》》》继续阅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