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
继续看书
“这层膜,是补的吧。”叶瑾堂粗蛮的将叶乔摔在了墙上,欺身上去。 叶乔不客气的回笑:“不然你以为呢?”自此以后每一个醉酒的夜晚,她都被这个男人顶风作案三番五次的睡。而她每一次在他身下痴痴喊着的是那个已经结了婚的男人的名字。 *后来,身心俱疲的叶乔跟叶家脱离了关系离开纽约。再后来,她又爱上了别人,却因此被推进了深渊。“乔乔,你爱的都是不能爱的人,不累吗?”叶瑾堂以为自己将遍体鳞伤的她永远的留在了身边。直到真相扑在了叶乔面前。*两年后的西雅图,叶瑾堂找到了叶乔。“孩子呢?”“拿掉了。”叶瑾堂双眼猩红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叶乔,你简直是找死。”“我只是拿掉你的孩子,而你两次毁了我的爱情,怎么算你都比较划算。”她满脸笑意,红唇妖娆。早有预谋,终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 什么时候开始,爱你竟也成了不可饶恕的罪孽。

《入禽太深》精彩片段

  “爷,合同已经送来了,今天机票已经定了,今天下午的。”

  “改到一星期后。”叶瑾堂微微蹙了蹙眉,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事,淡淡道了一句。

  阿三当即就豁然开朗了,一定是纵欲过度,需要休息。

  “我跟她的事情,外面要是半点的风声,我都不会放过你。”叶瑾堂凉凉的扫过他的脸。

  阿三讪讪一笑,他又不是活腻了,但是要是他们自己不小心被人发现了,这也不怪他吧。

  “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爷,您还是小心一点,眼下不知道多少人攀着您出点事。”阿三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这不是小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叶瑾堂不悦的扫了一眼阿三:“不光彩?我既不是叶家的人,我跟他们不过是名义上的兄弟,并不是法律上的,而叶乔跟叶家也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哪里不光彩了。”

  阿三嫁给叶瑾堂的这一副理直气壮的嘴脸尽收眼底,是,光彩,您是爷,您觉得光彩,当然光彩了。

  “那您现在没事,准备去哪儿?我送你?”

  “出去随便转转。”叶瑾堂没有废话,抬脚就走,阿三紧跟其后。

  有些事情旁人不知道,但是阿三很清楚,叶瑾堂的产业多不在美国,所以叶树成对他没有多少防范,更不会针对他什么。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代表着,他在美国就没有敌人了。

  叶乔在床上躺了半天,早上叶瑾堂走的时候提醒她吃药时她起来过,之后就一直楚瑜昏睡状态。

  大概是昨晚跟叶瑾堂纵欲过度,也大概是脖子太疼,实在是不想睁开眼睛,也实在是不想动。

  就连饿了,她都不想爬起来去打电话叫个餐。

  叶瑾堂回来时,房间还是一片安静,看到床上的人紧紧地闭着眼睛,这房里还是他走的时候的气息,没有丝毫的改变。

  衣服还放在一边,她并没有起来过。

  “阿三,让酒店想办法弄点热粥来。”

  阿三很为难的看着叶瑾堂,这是在美国,这又不是中餐厅,上哪儿去弄点热粥来,这也太为难人了。

  “阿三!”叶瑾堂重重的喊了一声,阿三总算是回过神来,轻轻点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先喝点水。”叶瑾堂过去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然后扶着她坐起来。

  杯子里的水是温热的,叶乔懒懒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兴致缺缺的别开眼睛:“我胃不舒服,不想喝。”

  “要我喂你?”头顶森凉的声音飘下来,叶乔不耐的从他手里拿走了水杯咕咚咕咚喝完再递给他。

  “我不想喝粥,我想吃炒饭。”喝了点水的叶乔有了点力气,开始对叶瑾堂的安排挑剔起来。

  “你的身子是我的,我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还容的了你挑?”叶瑾堂这冰冷的态度,令叶乔有些反应不过来。

  难不成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想着,她淡淡的笑了一声,夹杂着几分嘲讽。

  “你不高兴,在我身上也发泄了,还在摆什么脸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