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角锦瑟
继续看书
锦瑟突然穿越成为电视剧里的女配角,遇上大反派霸道总裁,角色扮演的道路开始,锦瑟会成为电视剧里最重要的女主角吗?

《女配角锦瑟》精彩片段

“亦辰,要是我们永远都这样就好了。”

“嗯呢,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

锦瑟使劲晃了晃头,回过神来,慢慢的恢复了意识。她听到一对男女熟悉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肆无忌惮的表演甜蜜场面。

她晃了一下身子,皱起眉头,“我不是死了吗?”

难道黄泉下的鬼魂也有夫妻生活?

锦瑟回想起自己在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本可以彻底离开杀手组织的那一刻。就在她即将成功的时候,却被一个神秘人在背后射死。

倒霉!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杀手,被偷袭射死真的是倒了大霉了!

她的情绪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她感到大脑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与此同时,无数的记忆片段像碎片般涌入她的脑海。

疼痛太剧烈了。锦瑟不由抱住她的头,低声呻吟起来。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死了还能感觉到痛楚?

在床上的那个女人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

”亦辰……我看锦瑟受了重伤。要不送她去医院吧……”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男人粗暴的动作打断,转而发出一声娇媚的叫声。

“管她呢。她死了是最好的。”

男人连连跟她缠绵,说:“她已经替我偷走了李思夜犯罪的证据,对我来说,她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她现在被李思夜打伤了,你想,如果她死了,李思夜坐牢,我岂不是一石二鸟?”

“是啊……不过说起来,她接近李思夜,完全是为了实现你的计划呀……说起来她是真的很爱你……”

“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阵强烈的痛楚袭来,然后慢慢的消去后,锦瑟的脑海里充满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她似乎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穿越到了一部现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里面,成为了一个和她同名的角色。

在电视剧中,锦瑟是一个心肠歹毒、却有点微不足道的女配角。为了男主江亦辰,她拼尽力气潜伏在大反派李思夜身边。在她最后的时刻,她不仅偷了李思夜的机密文件,还在逃跑前刺了他一刀。

这个女配角的结局是,李思夜的手下用枪击中了她,她奋力逃跑到男主家里,然后晕迷了。没想到男主为了陷害李思夜,不把她送到医院,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死去。

眼下的情节是,原主已经偷走了文件,正艰难的回到江亦辰身边。接下来就是面对男主的冷漠和自己生命的消逝了!

锦瑟在心里骂了一句。

她缓缓睁开眼,冷冷的扫了一眼沙发上交织在一起的人影。

这对狗男女!

原主为他们出生入死。她逃跑的时候,被李思夜的手下射中了。然而,拿到文件后,他们居然不理会受伤昏迷的她,直接在血迹斑斑的沙发上庆祝。

女人的尖叫声越来越大,男人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锦瑟抿了抿嘴,忍着左肩的枪伤,悄悄起身。

她拿出手机,打开了拍照模式。

点击!

“咔擦!”

闪光灯一亮,沙发上的美女子吓得脸色惨白。她惨叫一声:“亦辰……锦瑟……锦瑟……”

江亦辰转身。锦瑟离他还有十多厘米的距离。她美丽的脸庞因失血而变得苍白,左肩还滴着鲜血,看起来就像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恶灵。

他一瞬间趴了。

“啊,锦瑟你干嘛!”

锦瑟随意的扫了一眼男人的下身,骂道:“江亦辰,我可算是看清你了,你真是一个渣男!我为你们出生入死,你们却不管我死活!就你这,说你豆腐渣都算是给面子你了?”

“锦瑟!你疯了!”

江亦辰咬了咬牙,顾不上还在做的事情,马上穿好衣服。他脸色有点煞白,道:“你赶紧把手机给我!”

“给你手机?这不可能,你别过来,我一点发送就传到微博了。”

锦瑟收回目光,依然是满脸的不屑和愤怒。

“这样吧,你放我走,马上把楼下汽车的钥匙给我,再给我10万现金,这样我们两不相欠。不然的话,我要是手抖点了发送,那么全世界都会知道你的大小了。”

这个时候,大反派李思夜很可能带着手下往这里赶过来了。她不想卷入纷争之中,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以确保安全。

江亦辰愣住了。

他不敢相信,锦瑟就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严正的拒绝了自己。

以前每次看他,她都显得害羞。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江亦辰脸色一沉,道:“锦瑟,你是在引起我注意吗?你别挑战我的底线。你这次确实帮了我大忙,我允许你留在江家,做我的贴身女秘书吧。你赶紧先把照片删了!”

锦瑟一头雾水。

贴身女秘书?

原主居然冒着生命危险,就是为了留在这个渣男身边做他的贴身女秘书?

一旁的美女子附和道:“是啊,姐姐。亦辰已经认可你了。把照片删了吧,这要是传出去了,对他可是很不好噢。”

这位美女子心里也在慌,这张照片一定拍到了她的脸。要是照片被摆在了互联网公之于众,她的玉女形象也就彻底破灭了!

锦瑟听了她的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看样子,这个女人就是原电视剧中的女主角叶芷。

果然,她清纯却性感,一头乌黑的长发,皮肤非常白皙。她是那种能让男人一见钟情的女人。

可惜,她话语中的机灵,让锦瑟很不自在。

“你可别喊我‘姐姐’,我母亲可没有你这样的渣女。”

叶芷无语。

这太奇怪了。为什么这女人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快要掉眼泪了。“锦瑟,你别生气……我知道这些日子你受委屈了,但我们都是为了亦辰好,不是吗?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起生活。我也可以喊你姐姐……”

锦瑟坐下,一言不发。她脱下外套,撕下一块布。她一边包扎伤口,一边继续看她的表演。

“她怎么受委屈了?这一切都是她自愿做的!”

江亦辰看到叶芷哭了,心都碎了。他瞪了一眼一直保持沉默的锦瑟。

”锦瑟,你看你把叶芷吓哭了。以前我们也没少照顾你,你做人别忘恩负义!”

说话间,锦瑟已经将她的伤口包好。子弹还卡在了她的肩膀上,但眼下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再在这里待多一分钟,就会多一分钟的危险。

这对狗男女显然不懂人类的语言。威胁是没有用的,她只能用武力。

锦瑟猛地站起身来,一脚踢向了江亦辰的胯部。江亦辰大惊失色,猛地弯下身子躲闪。与此同时,她的一只手抓成爪形,直奔他的脖子而去!

锦瑟想一招擒住江亦辰!

江亦辰瞳孔一缩。但他始终电视剧中的男主角,躲过了锦瑟的一抓。可是,他的脖子,还是被她抓伤了,留下了三道爪痕。血水一下子冒了出来。

下一秒,他就用力抓住了锦瑟的手腕。

“够了!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受伤了还想跟我逞什么能?既然你得罪了李思夜,我再把你扔出去,那你就必死无疑了!”

锦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的身子,被枪击以后竟然弱到连渣男都对付不了?

果然,电视剧中女配角都是一文不值的。

两人陷入了僵局。突然,一个侍女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恐慌。

“少爷,不好了!别墅外来了好几十辆车!像是包围了我们!”

锦瑟的心猛的一跳。李思夜来了?

门外,传来嘈杂的打斗声,伴随着花瓶破碎声、木棍断裂声和杂乱的求饶声。紧接着,大厅的门突然被踢开了,两个保镖被踢进了屋子。一群黑衣人一个接一个的走进来,面对面站成两排,形成了一条通道。

通道的尽头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像一位高贵的绅士,缓慢地走了过来。

李思夜!

锦瑟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他的腰很窄,腿很长。他的气场极为强大,脸上的纹路如同刀斧劈过一般锋利。乌黑的头发下,黑眉毛,高鼻梁,薄嘴唇。

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凌厉而冰冷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锦瑟。他的一颦一笑,都能让其他人的心怦怦直跳。

“小东西,你都这样了,还想往哪里跑?”

锦瑟无语。

她根本无法逃跑。

江亦辰没想到李思夜这么快就找到了他家,而且,狂暴的把他家砸了,还打伤了不少手下。江亦辰的脸都绿了。

“李思夜,你过分了!”

“哦?”

李思夜顺势坐了下来,表现得好像他就是房子的主人一样。

他说:“显然是江总绑架了我的人。我只是在找人而已,怎么就说我过分了?难道江总是要跟我玩贼喊捉贼那一套么?”

江亦辰的表情有点抽搐。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道:“李思夜,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房子里有监控摄像头,摄像头的另一端可是连到警察局的……”

“砰!砰!”

话还没说完,一把手掌大小的银色左轮手枪,突然出现在了李思夜的手里。他瞄准天花板的一角,精准的开了两枪!

隐藏的摄像头瞬间粉碎!

叶芷吓得尖叫一声,双手抱头蹲在一边。

李思夜懒洋洋的道:“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了吧?”

江亦辰无语。

锦瑟一直盯着男人的枪法。她忍不住赞叹。他的速度和精度几乎和她不相上下!

不愧是电视剧里最大的反派,一点都不好对付。

江亦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思夜冰冷的目光飘到了锦瑟身上。

锦瑟呼吸一紧。

他想做什么?

当然,他是想抓住她,把她带回去!

锦瑟对电视剧里的情节很熟悉。原电视剧里,李思夜是来算账的,那时候锦瑟却已经断气了。江亦辰不肯承认自己拿走了文件,反手把她的尸体推了出去,无可奈何,李思夜朝她的尸体射光了剩下的子弹。

但是现在,她还活着!然而,以她现在的身体,此刻绝对无法战胜李思夜,江亦辰也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她走。

现在这个局面怎么破呢?

江亦辰刚才渣男的言论,早已让她死心,就算原主的骨子里爱他爱到死心塌地,现在的她绝对不可能再攀附江亦辰!

所以,目前唯一的机会,就是李思夜!现在只有迅速改变李思夜对锦瑟的印象,成为他的朋友,才能有一丝生存的希望。

但她该怎么办?

她不久前才捅了他一刀!

锦瑟扫了一眼李思夜的身体。她在他的肚子上捅了一刀。不过,除了苍白的嘴唇,他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痛苦,一如既往的镇定自若。

这个男人稳如泰山。

她很佩服他,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坚定了要和他站在同一边的决心。

突然,一个念头在锦瑟脑海中闪过。

与此同时,叶芷躲在角落里,悄悄打开网红惯用的直播软件,直播了这一幕。她编辑了一段非常爆炸性的文字。

“劲爆!大家快来看看吧。江总拿到了李家洗钱的证据。不过,李思夜却要杀了他,让他永远闭嘴!”

虽然房间里的摄像头被炸毁了,但网络的力量却是强大的。

很快,无数网友涌入直播间。

“我的天啊,这个李总是我认识的李总吗?李氏真的在洗钱吗?”

”好像真的是李氏集团的总裁和江氏集团的总裁……我在报纸上看过他们的照片。李总看着很帅啊,但为啥要犯法呢?”

“这个情况,难道李总真的要杀了江总让他闭嘴吗?我们要不要报警?”

“多么卑鄙!如果真实的话!李氏集团的股票要抛了!”

短短几分钟,李氏集团股价暴跌。叶芷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冷笑。

她胆子更大了,举起手机靠近锦瑟。她似乎很确定,李思夜不会在全国网友面前对她开枪。

”锦瑟,现在直播室很多人关注呢。快告诉大家,你是怎么卧薪尝胆,躲进李家取证的。”

这话无疑是在李思夜面前彻底出卖了锦瑟。

锦瑟淡淡一笑看了叶芷一眼,道:“关于那个……”

叶芷连忙将镜头对准她,但下一秒,叶芷的脸上就露出震惊之色!

锦瑟竟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柄带血匕首,然后直接架在了江亦辰的脖子上!

这匕首,是锦瑟不久前捅向李思夜的匕首!

“抱歉了,江总。”

锦瑟在江亦辰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他僵硬得不敢动。

她接着说:“一直以来,我都是在为李总工作。”

李思夜和江亦辰都愣住了。

叶芷尖叫道:“锦瑟,你想杀人吗?我们在直播间,大家都在看着你……”

“我当然知道我们在直播间。”

锦瑟淡定,捏了捏江亦辰的脸。她逼他看向镜头,轻笑道:“所以,各位,你们一定看清楚了,就是这个江总在勾引我,让我陷害李总。还让我偷了李氏集团的标书……”

直播间的网友都惊呆了,直播间的弹幕马上开始反转起来!

叶芷怒了。她喊道:“锦瑟,你是在诬蔑我们!你偷的文件分明就是李氏集团洗钱的证据!现在你要包庇李思夜吗?”

“我们李总怎么会犯罪?而且是洗钱这样的大罪?”

锦瑟撇撇嘴,问道:“是犯罪证据还是招标文件?不如你自己去看看吧?”

没错。这是她想到的转折点。

电视剧里所有人,包括李思夜在内,都认为锦瑟盗取了李氏集团洗钱的罪证。

不过,电视剧里的锦瑟是作为炮灰的存在,傻得可爱。她并没有成功窃取李氏洗钱的证据,而是窃取了一堆其他文件。她交给江亦辰的文件,最后被证明,是李氏集团一个机密项目的招标文件。

后来,因为这份招标文件,江亦辰获得了大量的项目和利益,这也是他声名鹊起的原因。

但是,目前,没有人愿意相信锦瑟。

叶芷冷笑,“你想用这种手段来取回证据?不可能的!我们会直接把证据交给警方!”

直播间的网友又开始纷纷附和。“是的!我们马上为你报警!”

“当然是要报警!但我有点好奇。如果文件真的是招标文件,警察来了,他们会抓住小偷江总,还是抓我们无辜的李总呢?”

锦瑟耸了耸肩,对着直播间里的镜头笑了笑。她说:“大家快点报警。我们的地址是东平市海湾一号别墅13街……”

叶芷越听越糊涂。她不敢冒险。锦瑟还没说完地址,她就急忙切断了直播。

她的表情很难看。她问:“锦瑟,你疯了吗?”

锦瑟看了一眼李思夜。这个男人的眼睛黑得幽深不见底。他不明白她想做什么。

“这怎么能叫疯?这叫改过自新。”

她用匕首托起江亦辰的下巴,道:“江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不如把招标文件还给李总吧?”

江亦辰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叶芷深吸了口气,认真的说道:“锦瑟,我知道你这些日子拼命接近李思夜,让你很难受,但你不能对亦辰不能因爱生恨啊,更加不能颠倒黑白,故意把洗钱罪证说成招标文件……”

“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锦瑟直接打断了她,“李总长得又帅又有钱。他强有力的臂弯,比江亦辰这个豆腐渣好千百倍。所以…”

“那又怎样?”

锦瑟冲李思夜使了个眼色。

“所以,我很久以前就深深爱上了李总。我为什么要为你窃取他的资料?”

李思夜突然说不上话。

距离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才过去了两个小时。她怎么变了这么多?

叶芷更难以接受她的说法。她回答说:“我不相信。你是愿意为亦辰做任何事情的……”

“如果我不这样,我怎么能揭露江亦辰的真面目?”

锦瑟示意两名保镖拦住江亦辰。她笑着走向李思夜。她搂住他的腰,抬起他的头,道:“亲爱的,你对我的表演满意吗?”

李思夜目光阴沉的盯着怀里的女人。以前,她一靠近他,就会稍显胆小地颤抖。

不过,这一次,她竟然主动靠近他。

他看到她的肩膀后面有一个红色斑点的枪伤。她的脸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但她的眼睛却是充满明亮和自信,像是有火团在燃烧,让人心悸。

她的手指在他的后背比划。

李思夜的心不由得也颤抖了一下。

他撇撇嘴:“差强人意。”

这时候,江亦辰阴沉的看着搂在一起的锦瑟和李思夜,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他一直以来就看不起锦瑟,以至于根本没碰过她,坦率的说,他根本不屑于碰她。他从来就认为,她只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跟班,却从没看到过她有如此妩媚妖艳的一面。

现在,她和李思夜站在一起,怎么感觉是如此的般配?

江亦辰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幕让人有点迷离。

”锦瑟,别装了。你自己心里明白,你曾经无数次告诉过我,每当你靠近他时,你都恶心到不行……要不是因为我交给你的任务,你一刻都待不下去……”

话音一落,锦瑟就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变冷了。

他垂下眼帘,看着她。

“他说的是真的吗?”

锦瑟不由觉得眼前一黑。

她在心里骂着江亦辰,原主到底是有多么卑微,又多么的不幸,竟然爱上这么一个懦弱、信口雌黄的“男主“。她强装着,脸上依旧笑得如花似玉。

“当然不是。我喜欢你都怕来不及,怎么会反感呢?”

李思夜一脸愧疚的看着她,唇角的笑意有些冰冷。他抬起她的下巴,道:“那么,亲我一下。”

“……”

锦瑟难以置信,问道:“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

“你不愿意?”

“……”

锦瑟咬牙切齿。算了,证明就好。毕竟,在穿越到这个电视剧之前,她本来就是一名绝顶杀手。她并不是没有经验。

简而言之,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她必须尽一切努力。

想到这里,她不再犹豫。她突然搂住男人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吻。

锦瑟自以为她的接吻技术高人一等,可她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很快,她感觉自己肺里的氧气都用完了。她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我去!

她居然在一个吻中输给了他?

“锦瑟!”

江亦辰看到这一幕,气得眼眶都红了。

“贱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锦瑟懒洋洋的抱住了李思夜。她刚要说什么,楼上就传来了一阵骚动。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从二楼跳下。

叶芷在尖叫。

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他递给李思夜。

“李总,找到了。这确实是一份招标文件。”

李思夜淡淡应了一声,打开了密封袋。他从里面取出了一份文件。不出所料,这个文件就是李氏集团筹备多时的政府投标材料,李氏集团为此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他眼睛一亮。他看了一眼锦瑟‘赞’的表情,终于笑了。

“干得好。”

刚才,她过来抱他的时候,正在他的后背上写字。她告诉他文件在二楼。

然后他偷偷派人潜入寻找。

江亦辰看到招标文件,气急败坏。

“李思夜,你不仅闯入了我的私宅,还偷走我的文件?”

不等李思夜开口,锦瑟笑道:“江总,你报警吧。你可别忘了你碰过这文件,你的指纹可是在上面的。有证人和证据。到底谁是贼,一目了然。”

江亦辰指着锦瑟,恨不得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他咬牙骂道:“贱人,如果警察来抓我,你能逃得掉吗?不要忘记,这份文件是你偷的。我可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碰到了而已!”

锦瑟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她逐渐感觉到站不太稳,慢慢靠在李思夜身上,她的手轻轻勾住他的腰。

李思夜搂住她的腰,将她靠在自己身边。然后他领着她坐在他的腿上。他故意瞥了江亦辰一眼,微微一笑。

该死的!

江亦辰被他们亲密的眼神差点气死!

锦瑟扬起红唇,有些嘲讽的看着江亦辰。

“江总,那你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跟你比起来,李总绝对是一个有感情的人。即使警察来抓我,我相信李总也会原谅我的。我一个小角色多了点犯罪记录,不算什么。相比之下,江总和江氏集团的损失似乎要大得多了……”

江亦辰气得浑身发抖。

“你!”

锦瑟咂了咂舌,问道:“我怎么了?”

她心里有点乐开了花,这个男主看起来像个白痴一样,而且脾气暴躁得不行,原主怎么就这么死心为他干活呢?

李思夜冷漠的看着浮华的锦瑟。就好像她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比以前更加自信了。面对他,她没有害怕,也没有胆怯,她甚至多了几分妖娆和诱惑。

她真的和江亦辰一点关系都没有?

或者,她还在设另一个局获取信任?

江亦辰咬了咬牙,不再和锦瑟说话。他脑海里构想了一下事情的后果,自己确实是理亏,他盗取招标文件的事件虽然已经直播了,但要是真的报警,后果要严重得多。他转向李思夜,语气不甘的道:“好,既然锦瑟是站在你们李氏集团的人,你们也不想她有犯罪记录,对吧?那,这个事情,我们就大事化小了吧。”

李思夜看着江亦辰,仿佛在看一只卑微的蚂蚁。

他轻轻揉着锦瑟的手指。

“江总,你好像不知道,锦瑟在偷文件的时候不小心捅了我一刀。这笔账,该算到你身上吧。”

锦瑟身子一僵。

江亦辰不敢置信,问道:“怎么可能?”

他根本看不出李思夜受伤了!

李思夜一把抓住锦瑟的手腕,手里的匕首指了指江亦辰的小腹。

“就是这个位置,锦瑟,也给他来上一刀,我们就放他走,好吗?”

他的语气很温柔,像是情侣之间的玩笑。不过,在场的人都没有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江亦辰明显是吓着了,突然喊道:“李思夜,我看你是想捉弄我!你哪里有受伤!就算受了伤,也应该向锦瑟报仇雪恨。为什么要找我?”

李思夜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叫嚣。他轻轻摸了摸锦瑟的脸,道:“锦瑟,你觉得呢?”

他想看看锦瑟和江亦辰决裂的决心。

他需要她的忠诚,只有表现得坚决,他才能再次信任她。

锦瑟握紧了匕首,站了起来。慢慢地,她慢慢地靠近了江亦辰。

如果她用这个匕首刺向江亦辰,很明显,李思夜就能放过她。

这份角色扮演工作真不容易啊。

江亦辰看着锦瑟越来越近,喉咙呛了起来。

“锦瑟,你今天要是敢碰我,我就杀了你!”

锦瑟眸光冰冷,匕首扬起。

然而,由于她身体失血过多,她的手指颤抖着。她在使劲,但是根本刺不穿他的外套。

该死,我作为杀手的尊严都没了?

她低声咒骂。

然而,在李思夜眼中,这一幕看得津津有味。

他是不是让她太为难了?

不然为什么下不了手?

李思夜想起了刚才依偎在他怀里的女人。她现在居然对江亦辰表现出一些同情?

“算了。”李思夜轻声道。

锦瑟心中一凉。他是不打算给机会锦瑟了吗?

然而,下一秒,他温暖的气息笼罩住了她。李思夜给锦瑟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男人从背后抱住了她。他一只手遮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将她完全包裹起来,然后将匕首顺势轻轻向前一推!

“啊!”

江亦辰和叶芷都尖叫起来。

锦瑟后退了几步。她没有想到这一幕,等她完全晃过神来的时候,沾满鲜血的匕首已经掉落在地上。

李思夜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去她手上的血迹。

“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她心里苦笑,电视剧里的锦瑟确实是个猫,但剧外的我可是一个顶级杀手好吧!

李思夜轻轻一笑,看着躺在地上的江亦辰。他有点疑惑,这人怕不是在表演吧。

“这么疼吗?我都没用多少力气。”

锦瑟无语。

他果然是个大反派!

他冷酷、果断、专注。

锦瑟暗地里为李思夜欢呼。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钦佩。

李思夜转身,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她根本来不及掩饰。尽管她颤抖着,他还是饶有兴趣地抱起了她。

“锦瑟,你一定是被吓到了吧。”

公主抱?

锦瑟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脖子,丝毫不顾肩膀上的伤口。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倒在他怀里,唇尖轻轻掠过他的锁骨。

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

锦瑟移开视线,看向了痛苦不堪的江亦辰。直到那时,她才感觉好一点。

“锦瑟,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永远不要看这个人了。”

李思夜抱着她走了出去。他接着说道:“不然的话,他可能不止被捅一次。”

锦瑟沉默了。

她只是想看看江亦辰的窘相。

刚上车,李思夜把她放在后座,司机很识趣的按下前后隔板。

封闭的狭小空间里,就只有锦瑟和李思夜两人。当她看到他同样苍白的嘴唇时,她突然感到有些紧张。

她的手指放在他受伤的小腹上,果然,她感觉到那里有一层湿润。那是她造成的伤口!

锦瑟咳嗽了一声,想要打破这刹那的尴尬,试图逃避自己的责任。

“你没事吧?我当时真的只是在演戏……”

李思夜抬起下巴,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在演戏呢?”

锦瑟知道自己还没脱离危险,眼睛饱含着泪水,好不容易睁开,看着他,说:“我刺你的时候,对你使了个眼色。对不起,我没把握好分寸。”然后深深的埋下了头。

李思夜有点诧异了,心里有点被这楚楚动人的女子打动了。

他把她的头抱在胸膛,但一瞬间,目光变得压抑起来。他又问:“你还在为江亦辰工作吗?”

“不!我已经很久没有为他工作了!”

锦瑟猛地摇头,但没有挣开李思夜的怀抱。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现在……心里就只有你一个……”

锦瑟硬着头皮把话说了出来,她心里是慌的,她对电视剧里的这个反派,说不上喜欢,勉强就是一个正常剧情的角色吧。但现在,只要能得到他的信任,就足够了。

李思夜的眼眸,如同深山里的冰冷寒潭,没有一丝丝涟漪。

他不想和现在这个女子计较过去,他感觉她像是变了一个人。

锦瑟没听见李思夜的回应,心里有点欣喜,她知道他应该是不计较了。趁着这个大反派现在如此冷静,她想着赶紧逃出去。

她假装失望,擦了擦眼泪,打开了车门。

“我明白,现在我再怎么说,你可能都无法原谅我刚才对你的伤害。现在文件已经回到你手里了,我现在就离开,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就在车门快要完全打开的时候,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抱。然后把头慢慢靠近她。

“你就想这么轻易离开?”

“……”

果然,这个大反派还是要跟她算账。

锦瑟用力挣脱了几下,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太虚弱了。她已经被李思夜完全压制了。

锦瑟极力在思索,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逃离。她放弃了反抗,扔出了筹码,“为了表示歉意,我愿意告诉你一个秘密。”

李思夜似乎来了兴趣,问道:“哦,什么秘密?”

“你们集团里面,有人在你背后暗地里洗钱。你可得小心了。”

锦瑟说完,发现他还没有放过她,忍不住再提一句:“李总,我也道歉了。你现在可以放我走吗?嗯?”

她的眼睛顿时瞪大了。男人俊美的脸庞在她眼前骤然放大,紧接着他亲吻了她的唇。

“你不是说,你整个身心都爱着我吗?”

锦瑟听到男人淡淡的说道:“那么,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锦瑟愣住了。

这和她的计划不一样!

李思夜的手指从她的脸上移到了她的脖子,锁骨,让她浑身一颤。

“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很不情愿吗?”

他亲了亲锦瑟睁大的眼睛,问道:“你现在还是爱我的么?”

锦瑟说不出话来。

她的腰突然被他捏住。

她无能为力。

既然他没打算放过她,她暂时也打不过他。她只能继续待在他身边,等待机会逃跑。

锦瑟被挑逗了好一会。突然,前面传来司机颤抖的声音。

他问道:“李总,我们……现在去哪里?”

“公司。”

李思夜声音低沉的答。

锦瑟一惊,使劲挣脱他的怀抱!

“我不去!”

她刚从他的公司里偷走了这么多机密文件,而且直播已经发酵出去了,她现在就是整个李氏集团的罪人。一旦她被带回公司,董事和员工们肯定会吃掉她!

李思夜看了她一眼。

锦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冷静下来。

“我想回家治疗伤口……我们就这里分开就好了?你去办公室,我在家等你?”

李思夜将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

他问道:“这事情已经到这地步了,你觉得,我还会让你离开我半步吗?”

“……”

说白了,他不信任她。

锦瑟没有说话。在她的脑海里,她只是想着怎么找机会逃走。

可是,就要到李氏集团的大楼,她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

李思夜抱她下了车。

“李总……?”

李氏集团的前台小姐们,眼巴巴的看着李思夜背着锦瑟。眨眼间,他们就消失在了电梯里。

前台小姐们揉了揉眼睛。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是说这个锦瑟偷了集团的机密文件吗?李总刚才会议开到一半,就喊了几十人,说要去捉她呢。”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锦瑟会怎么死的。然而,最后,她却是被李总亲手抱了回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叮!”

电梯门打开了。

锦瑟从男人的怀抱中抬起头,看到了公司熟悉的走廊和办公室。

李思夜将她抱在怀里,用脚尖踹开了一间会议室的门。

会议室里的嘈杂声被打断了。

锦瑟看了看,头皮发麻,好想找个洞钻进去好了。

会议室里挤满了人。李氏集团的董事几乎都到齐了。所有人都怒视着她,仿佛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

李思夜把她带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撕碎她?

果不其然,下一秒,董事们都开始愤怒的叫喊起来。

”李总,这个女人偷偷地躲在你身边。她骗了你!她其实是在为江亦辰效力。她该死!”

“你怎么还抱她?要不要我马上报警,判她无期徒刑!”

“这个女人就是贱,交给我处理吧,我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董事们的口水差点淹死锦瑟。有的甚至冲上去,想要给她一巴掌。

李思夜看了他们一眼,让他们原地愣住了。

“大家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至少现在,锦瑟还是我的人。”

他看着脸色苍白的董事。

“你敢动我的人?”

那个冲上去了的董事,接住了李思夜的目光,本能的一颤,后退了一步。他喃喃道:“李总……我……我也是为整个集团着想……”

我勒个去?这个女人背叛了李总,还被他这样保护着?

李思夜抱起锦瑟,将她放在他平时的座位上,站在她身边。

所有人再次震惊!这个座位,一直以来,是只有董事长才能坐的位置!

就连锦瑟都震惊了。

看样子,他似乎并不想和她算账。

“之前的事,大家不用管了,文件已经回到我手里了。我现在有比文件失窃更严重的事情。可以说,这对公司造成的损害更大。”

李思夜微微弯下腰,捏了捏锦瑟的下巴,然后用手指指了一圈会议室。他让她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

他接着说道:“集团的董事们都到了。你仔细看看,谁是暗地里洗钱的那个人?”

李思夜说完,会议室里顿时变得混乱起来。

“什么!我们集团有人在洗钱?”

“这女人一定是在胡说八道。谁敢在李总眼皮底下做这种事?”

“危言耸听,这怕不是她的缓兵之计吧!”

一片哗然,几名精明的股东面面相觑。一个小眼睛的男子站起身来,不屑的看着锦瑟。

“李总,这个女人背叛了你!她的话……不可信。”

李思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让男人后背一凉。他顿时哑口无言。

然后他转头看向锦瑟,眼中带着一丝玩味,问道:“怎么样?你认得那个洗钱的人吗?”

锦瑟愣了一下,电视剧里剧情倒是差不多,但是人物的样子,却是不完全一样啊。

而且,电视剧里面的锦瑟一直都是给李思夜做秘书,安排会议和收发文件,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董事会的成员。

但是,但她记得电视剧里那个名字。

锦瑟目光扫过房间,冷声道:“我不认识他。我只知道他叫岳寒。”

她一说出他的名字,所有人的反应就更加混乱了。

“这怎么可能?岳主任是我们集团的创始人之一!李总,你看,这女人连岳主任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她一定是在撒谎!”

“李总不会相信她的废话吧?”

李思夜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然后他看着离锦瑟最近的那个人。

“岳主任,你怎么看?”

锦瑟这才发现,岳寒竟然就坐在她的身边。

中年男子神色不善,但是动作依然沉静。听到李思夜叫他,他假装悠闲地笑了笑。

“李总,你要拿出证据说话。我认为吧,这个事情很明显,这个女人为了脱罪,想拖我下水。对吧,锦瑟?”

“没错,没有证据。”有人附和道。

李思夜点了点头。就在众人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他忽然道:“那法务部来调查一下吧。”

岳寒眼皮一抽。

那个小眼睛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

“李总,这女人一定是那个江亦辰派来挑拨离间的!你怎么能相信她而不相信岳主任?”

“当然,我相信岳主任。”

李思夜轻笑一声,继续道:“既然锦瑟撒了这么大的一个谎,为了岳主任的清白,我的责任就是找出证据,狠狠的堵上她的嘴。对吧,锦瑟?”

锦瑟愣住了。

岳寒脸色铁青,正要对锦瑟破口大骂,却马上被李思夜的手下拦住带走。

在其他董事看来,现在李思夜就是因为一个女人的谎言,竟然公开跟公司的前辈较劲!

在场所有人对她的怒火更加的浓了。锦瑟就像是一只蛊惑了皇帝的狐狸精。

“我觉得李总是被那个贱人迷惑了。她偷走了公司的文件,也没见李总对她做出惩罚,倒还紧紧的护着她。”

“是她!如果不是她,李总不会变成这样。”

锦瑟无语。

就因为她的一句话,李思夜直接把岳寒给驱逐了?完完全全是因为她吗?

这个人肯定对岳寒不满很久了,就是找不到借口对他出手。那一刻,他只是在利用她嘴里的话,让她成为大家口诛笔伐的目标。

没想到李思夜如此邪恶!

会议终于结束了。

锦瑟回到办公室,握紧了拳头。她道:“看来,你很早就知道岳寒洗钱的事了?”

李思夜将她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他看着她,淡淡一笑,道:“也不是很早。”

锦瑟哼了一声,“所以,你是在利用我,除掉岳寒他们?”

李思夜捏着她的下巴笑了笑。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挺聪明的嘛。”

“你!”

李思夜居然承认了!

她抬手要打他,但他却握住了她的手。

这家伙……手臂力气怎么这么大?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受伤。

锦瑟心急如焚,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男人还在笑,她越看他,越觉得他的笑容很刺眼。

锦瑟被他看的有点头脑发热似的,把头一横,扑到他身上,用力咬住他的嘴唇。

“我叫你笑!”

他的嘴唇冰冷,夹杂着丝丝烟草的气息。很快,烟草味就被微微的血腥味取代。

只是一瞬间,李思夜就占据了主动。

他抓住她的后脑勺。

“小东西,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噢,那么就怪不得我了。”

等到锦瑟意识到不对劲,想要推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李思夜搂住她的腰,用力将她拉入怀中。

锦瑟身体一软。她用最后一丝意识将他推开,却是无济于事。她体内的氧气很快就耗尽了。也是那么一瞬间,锦瑟晕了过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