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刚从裁缝店出来的言冰,是极不自在的……

这种突发性的性别与外形的彻底转换,令她每走出一步,都面临着来自灵魂深处和心灵深处的双重压力。

仿佛就跟踩在悬崖边上一般,每一步都谨小慎微,每一步,都在耗费着她的勇气,尤其是从裙摆下方灌进的丝丝凉风,更是让她一瞬间就羞红了脸颊。

但在外人看来,这丝娇羞,反倒更加令人想入非非,忍不住地频频地回头。

当然了……回头的也主要都是些男性……

如果这里不是京城,如果这里不是一个祥和世道的话,单凭她现在的外表,想必都会遭遇许多不可描述的横祸吧……

但人往往就是这样,对自己的美,很难有一个正确的概念。

直到……缓步走入闹市的言冰,再次遭到人群的指指点点与议论时,她还是第一时间就往最坏的方向考量了起来。

怎么?难道是我衣服没穿对?不应该啊……这可是彩衣帮忙穿的……她肯定是内行啊……

迷茫间,言冰的脚步不由得越来越慢,用眼睛扫视四周。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人对她大声议论,反而都是在窃窃私语……

没有横加的批判,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些偷偷摸摸的嗤笑,而且,每当她扫视到声音的来源时,众人却又匆匆移开了视线,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言冰此时很郁闷……也很气……可是离得那么远,又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帮人都什么毛病啊……??看老子不爽你说出来啊!一个个躲躲闪闪的,又不知道说的啥。

言冰越走越烦,索性站在街边,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周围的人群。

她想着就这样静一会,整理好心情,然后彻底无视他们,继续出发。

然而,就当她屏息凝神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耳边的声音开始逐渐放大,从一开始,大街上的嘈杂,变成远处的小声嘀咕,而这小声的嘀咕,又渐渐地变成有人对她俯首耳语一般的清晰。

“真好看啊……我家闺女要也这么好看,准能找个好人家,哪还愁现在嫁不出去……”

“唉~,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也这么好看,可我怎么就嫁了个糙汉子,上天不公啊……”

“你快要点脸吧!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么?我从小跟你撒尿和泥长大的,你小时候丑的跟个猴似的,能跟人家比??”

“啧!你收声!小心老娘撕了你的嘴………”

猛然睁开眼的言冰,赶忙循着声音看去,在那个方向的街角处,正好站了三个大婶正在窃窃私语,而随着言冰的眼神所及,三个大婶又纷纷向她投来了善意的微笑。

刚刚的声音?难道是她们……??

离我距离至少有三四十步的样子,街上还这么嘈杂,我没理由听得这么清晰才对!

难道这也是穿越后遗症!?

心里这么想着,言冰又将听力集中在了左耳……

“这要是让我娶了多好,我就喜欢这瘦瘦弱弱的,瞅瞅,瞅瞅!这脸蛋长的,没挑了。”

“呸!就你这老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做啥美梦呢?别的不说,单看这衣着,至少也是富贵人家的闺女,就你也配?”

“嘿嘿~~,我就不像他这么不要脸,别说娶了,如果能给我当儿媳,我也知足喽。”

“啥啥啥?就你那整天偷鸡摸狗的傻儿子?你这还叫要脸!?”

“我说的是我家老二!那娃子乖巧,将来肯定是个读书的料………”

这应该是左边靠胡同的几个脚夫……

难道我真有了特异功能!!!???

可,莫名穿越到这,只有个顺风耳又有什么用……连性别都变了……想回也回不去。

而且,就算回去了,我又怎么跟老妈老爸解释,我从儿子变闺女了?

言冰此刻心里五味杂陈,眉头紧锁,时而欣喜,时而感伤。

正当她闭目凝神,将内心的喜悦与悲伤交错沉淀之时,一声突如其来的暴喝差点没吓死她!

“让路!!!滚开!!!别挡道!!!”

紧接着就是一声马的嘶鸣~~~~。

言冰赶忙睁开双眼,最先看到的却是一匹高头大马的肚子,和它两个悬在自己头顶两寸胡乱蹬蹋的前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言冰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脚步猛地往后一撤,可是她忘了……她现在穿的是裙子……于是,一下就踩住了自己的裙摆,重心一仰,坐在了地上。

然而,还不等她咒骂这身碍事的彩裙,落下的马蹄刚好就蹋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坚硬的青石板路都被这马蹄生踏出了一身闷响!

好险,好险……

言冰看了两腿之间的马蹄,心中暗自庆幸。

还好我现在变了个模样,这要是之前,还是一米八三的男儿身,首先会被刚刚的前蹄踢破了头,随后又要被落下的马蹄踩到“杆蛋俱裂”!!

想到那个悲惨画面,言冰都不由的菊花一紧。

所谓,人恐惧到极点便是愤怒。

言冰用手撑着地,起身就开始叫骂:“你这是要疯啊!!??街上这么多人!你还骑快马!?有马就了不起了!??钱多是吧!!?? 这要是撞倒个老太太,能赔到你卖房!!没公德……!!”

而马上的少年此时也已经翻身下马,正要提着马鞭过来问罪,想不到反而先让对方把自己劈头盖脸的骂了一番,当下就愣在了原地。

一通狂怼之后,言冰的怒气也泄出去了一半,这时候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古代,而且对方人高马大,手里还拎了个马鞭,当下就冷静了不少。

“还好我没大碍!这次就当给你个教训!放过你了,你走吧!”强装镇定的言冰又趁势说了两句软话,一边说着,一边往边上挪,准备开溜。

而对方却渐渐回过了神,一抬马鞭,“啪”的一声,砸在了言冰脚前的地上。

这一记脆响,青石板的路面都被扔出的马鞭抽出了一道清晰的白印,尘土和风压直接扑了言冰一脸。

“你放过本王!?呵呵,本王有说放过你么!?”

本王!???

言冰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

“他说王?那还没去就番的王……不就是齐王殿下么!??”

“哎呀!这是齐王殿下啊!!”

人群中也不知道谁喊了两句,人群立刻像炸了锅一样,此起彼伏。

周围的老百姓纷纷躬身行礼。

“见过齐王殿下!”

齐王也不理众人行礼,直接迈步走到言冰面前,叉着腰低头说道:“怎么,你见了本王,还不行礼?你是想谋逆不成!?”

原本还想着实在不行掏出“莲花牌”荷包挡灾的言冰,一下就乱了阵脚。

如果她估计的不错,莲花在这个朝代应该是皇亲国戚才能用的,所以一般宵小看到这个图案,当下就得认怂。

可是这是对宵小而言……

那对皇子而言呢……??

先不说掏出来管不管用,万一对方多问一句,你是谁家的小谁?

我编都不知道该怎么编!

那时候就不只是赔罪那么简单了,搞不好是要砍头的!!

活着……挺好的……

只见前一秒还趾高气昂的言冰,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后撤一步,然后躬身一揖,大声喊道:“民女见过齐王殿下,愿齐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小女无德,冲撞了殿下,望殿下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小女知错了!!”

言冰虽然处世未深,但好在读的书多,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自然也就学到了许多处世的道理,而其中,她在最喜欢的一本书上读到的处世格言是这么写的。

想硬刚,就正正经经的硬罡,别唯唯诺诺的。

要认怂,就大大方方的认怂,别扭扭捏捏的。

否则,永远都只是个半吊子,最后把自己玩废……

现下,这句处世格言,正好用到了……

…………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而刚刚还以为自己遇到了硬茬的二皇子,看着眼前瞬间变得无比乖巧的小丫头,也愣住了。

直过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你这丫头有点意思,着实让本王难以预料……”

刚说一半,噗嗤一下又笑了,盯着言冰沉声问道:“你难道是男子么?”

轰隆!

就这一句话,直接吓得言冰冷汗直流!

什么情况!?

我性别也变了!衣服也换了!

任谁也看不出我曾是男子才对啊!?

难道他也有特异功能?能洞穿人心?或者……他也是穿越的??

各种可能,一股脑地涌进了言冰的大脑。

为了印证。

言冰刚想出言试探,却听二皇子又慢悠悠的说出了下半句:

“哪有女子像你这般行礼的?”

行礼?

我去!!

我怎么能行躬身礼,我应当行曲身礼才对!

言冰赶忙又把双手往中间一放,半曲半蹲,学着边上民女的姿势行了个万福。

虽然动作是学出来了,可毕竟只是临时抱佛脚,没练过的就是没练过的,平衡根本掌握不好,曲在那里,浑身发抖,左摇右晃的几欲摔倒,画面看起来十分之滑稽,直接把板着脸的二皇子都给看笑了。

随着齐王的几声轻笑,紧张的气氛……又渐渐缓和了起来……

而齐王也故意盯了言冰许久,见她始终没有摔倒,便干咳了一声,说了句:“起来吧。”

听到这句,一旁的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也跟着纷纷起身。

一时间,一些上岁数的百姓,纷纷捶腰的捶腰,捶腿的捶腿。

“你说她得罪皇子,连累我们这帮百姓在这撅半天,何苦来哉呢?”

“谁说不是啊!”

耳边听着周边冷漠地抱怨,言冰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缓缓直起了身子,也不由得感到浑身酸疼。

只是曲了这么一小会,她就快受不了了,那古代人是怎么做到动不动就行礼的呢?

思量之间,言冰还特意偷瞄了一下二皇子,不得不承认,单论外貌,和他男儿身的长相也算不相上下。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不像夸人,但这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能说对方长得和自己有一拼,就已经算是至高的称赞了!

这也从侧面说明,对方真的很帅,且自己无力辩驳,最后只得勉强“同流合污”……

但其实呢?言冰在变成女孩之前长相确实也算清秀,但要真跟人二皇子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毕竟皇子嘛,父亲的长相虽然不太稳定,但母亲的长相,那肯定是极品!

只见齐王生的是眉如卧蚕,眼若星辰,鼻梁挺立,嘴角还有一丝自然的上翘,简单形容就是一副痞帅,痞帅的感觉,比之现代的小鲜肉都不遑多让。

尽管差距已然十分明显,但是谁都别指望当事人能认清事实。

“和我差不多帅”,这就已经是一个大男人最大的让步了。

二皇子看起来也不怎么生气了,语气慵懒地指着地上的马鞭说道:“你,过去帮我捡回来,我就放过你。”

言冰闻言,也没多想,颠颠的就跑了过去,捡起马鞭,掸了掸土,又颠颠地跑了回来,微微曲身,双手递上。

叫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心里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

简直乖巧的一匹。

谁料,二皇子根本不接,双手往后一背,自言自语地说道:“刚才你的顶撞之罪,我饶过你了,现在这僭越之罪,你打算怎么办吧?”

啥!?

啥僭越???

我僭越你妈了我??

言冰一脸懵逼的抬眼看着二皇子,身子却不敢直,眨了眨懵懂的大眼睛,弱弱的问道:“小,小女子何时僭越了?”

二皇子指了指她手上的马鞭,缓缓说道:“这马鞭乃是我父皇御赐之物,让你拿,你就拿??需知,若非皇族,触及御赐之物,这就叫僭越!说罢,是想入狱,还是砍去双手?”

入狱!!??

砍去双手!?

这尼玛能算选择题么!!??

这特么就是道送命题啊!!!

言冰心中又是一道晴天霹雳,雷的她外焦里嫩。

我!我!

真特么是阶级主义害死人啊!

还带这么玩的!???

言冰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

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言冰咬牙切齿地在心中快速合计。

齐王是吧!??没去就番是吧!??

那你就是想夺嫡了!!是吧!!??

我特么看你!爱惜不爱惜自己的“羽毛”!!!

想到这,言冰直接握着马鞭,站直了身子,不装了,冷眼瞪着二皇子大声质问道:“敢问殿下,您确定这是御赐之物?”

二皇子看到言冰竟然自己站了起来,知道对方这是急眼了,但又十分好奇她能玩出什么花来,于是又不紧不慢的说道:“本王所说,还能有假!?”

言冰心想: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

就见言冰举起马鞭大声说道:“既是御赐之物!那敢问千岁!你刚才可有犯大不敬之罪!?”

“大不敬!??”这回换成齐王有点懵了,眨了眨眼,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孩笑着问道:“本王何时大不敬了??”

言冰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刚才小女可是亲眼看到齐王殿下将这御赐之物当众掷于地上!殿下这么做,若是让皇上知道,殿下打算作何解释!?

殿下虽然位高权重,难道眼里就没有陛下了么!?殿下此等作为,说轻了,那是大不敬,往重了说,你这是公然践踏皇上威严!有谋反之意!”

大不敬!

践踏皇帝威严!!

谋反!!!

这三顶大帽子一个赛一个凶险,一个赛一个的恶毒,直接猝不及防的扣了二皇子一脸。

“你!!你!!!”二皇子原本只是想吓吓她,逗个趣,只要她肯认怂自然也就放她走了,可他是万万没想到啊……对方脾气竟然这么爆!!直接把桌子都掀了!!这可叫他怎么接啊??齐王眯着眼盯着言冰,缓缓陷入了沉默……

而周边的百姓,也都愣住了。

“这小妮子,分明是不想活了啊……”

然而,言冰的表演还远没有结束,

只见她依旧举着马鞭,继续说道:“我知道二皇子现在恨不得杀了小女子,但是,就算殿下能堵住小女子的口,那这闹市的众人呢!?殿下怎堵得住这悠悠众口!?难不成!你想把我们全都杀了!?那殿下!!打算如何向陛下交代!!如何向天下交代!!”

一听这话,刚刚还对在津津有味吃瓜的群众,立刻就炸开了锅!!

“这小妮子不是自己不想活了!她是想拉着大伙同归于尽啊!!!”

“殿下!你可别听她胡说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殿下!我等皆是顺民,这是无妄之灾啊殿下!殿下明察啊!!殿下!!”

“但是——!!!”

言冰用最大的声量,盖过了众人的辩解,继续说道:“若殿下只是在下马时!不小心掉落了马鞭,而民女!也只是好心为殿下拾起了马鞭!那殿下自然绝无大不敬之意,而民女,也绝无僭越之心……一切,就都只是个误会而已……”

说完,言冰再次曲身行礼,恭恭敬敬地将马鞭举过头顶,递向了齐王。

此言一出,老百姓登时鸦雀无声……

直愣了一会,才有反应快的,高声喊道:“没错!就是齐王殿下下马时失手滑落的!”

“对!我也看到了!就是滑落的!!”

“误会!!都是误会啊!!”

………………

百姓就是这样……

有见风使舵的,就有趋炎附势的。

说到底,都是为了活着而已。

不丢人……

而二皇子也被眼前这一幕闹得啼笑皆非了起来,不由地对眼前这个小丫头重新审视了一番。

举手投足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仅仅凭着自己的机智和话术,就化解了眼前的危机,甚至就连双方的退身步都已想好了,实在是聪明,杀了……怪可惜的……何况,我现在更不能落下任何的把柄……

罢了,罢了,

就当本王惜才了……

“安静——!!”

二皇子缓缓抬起右手,示意禁声。

刚才还闹作一团的百姓立刻也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

静若寒蝉,等待齐王的发落。

二皇子见众人都安静了,便笑了笑,对言冰继续说道:“其实本王也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本王又怎会如此狠心,令明珠蒙尘呢?你也不必找那些借口了,明明就是本王令你拾得马鞭,自然不会治你的僭越之罪,起来吧……”

二皇子说完,抬手接过了马鞭,冲着言冰微微一笑。

而言冰自然也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赶忙曲身行礼,轻声说道:“殿下雅量,小女子自愧不如。”

“嗯!”二皇子点了点头,这就算是顺着她给的台阶下了。

随后翻身上马,刚要举鞭打马,又缓缓放下……

俯下身子,对言冰问道:“哎,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姓言,名冰,字启华。”言冰本就是“黑户”,自然无惧,直接应声而答。

“言启华……朝中……倒是有几个姓严的官宦世家……你家中可有官爵?”二皇子显然把言冰的言,当做了严肃的严。

但言冰并不清楚,毕竟都是同音字,便答道:“家中并未有人出仕,更无爵位。”

闻言,马上的二皇子呵呵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这般伶牙俐齿,聪慧过人,应是读过书,有过见识的,怎可能是平民之女……?本王就不细究你是怕给家中惹祸也好,还是实话实说也罢了,这可是你自己错过的一桩“好事”……”

好事?

啥好事?

言冰也不敢问啊。

她就想赶紧送走眼前的瘟神,逃出生天。

齐王见言冰也不答话,就又笑了笑,朗声说道:“本王还有急事要入宫,若有缘再会,本王要好好再跟你讨教讨教。”

说完,抬手扬鞭,一声脆响,座下名驹长嘶,一溜烟朝前继续奔去,期间,二皇子还不忘回身又看了言冰一眼,眼神犀利,又带有霞光般的异彩,似乎是想尽量把她的容貌记清。

但言冰被这一眼看得直接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怕不是有那个大病!

言冰看着飞驰而去的齐王,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

…………

………………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