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任重而道远的言冰坐在桌前,对着铜镜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便匆匆出门了。

来到楼下,最先迎过来的是那个叫赵二的伙计。

“小姐,几天没见您下楼,今天这是出门去哪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言冰此刻虽然还是很烦闷,但也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说道:“出去访个朋友。”

“奥。”

赵二虽然应和了一声,但是并没挪半步,依然挡着言冰的路,就这么微笑的看着她。

这是几个意思?

言冰一脸疑惑。

赵二看对方没明白,便开口继续说道:“小姐您身份尊贵,可咱家只是小本买卖,掌柜还指着房费给我们发工钱呢……所以,小姐您要身上没钱,您不妨直说,小的可以陪您去趟当铺。”

言冰面色一沉。

你要房钱你就说房钱,提当铺你是恶心谁呢!??

再说了,我楼上放着的书拿出去卖都不止三百两,你竟然还怕我付不起你几个房钱!??跟我这装什么傻啊!??不就是想多弄点钱出来,好去掌柜那邀功么?

言冰本来心情就非常不好,此刻直接就给气笑了,冷眼瞪着赵二,又扫了一眼掌柜。

掌柜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小姑娘的“寒冰射线”,急忙低头拨起了算盘,动作幅度十分夸张。

拙劣的演技,就差喊几句“哎呀好忙呀”之类的口号了。

言冰伸手把荷包掏了出来,一把推开赵二,朝着柜台走去。

赵二也很“配合”地被言冰推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那一秒脸上都还挂着微笑,直到咕咚一声撞上了三米开外的柱子,又弹回到地上,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其他几个伙计直接都看傻了……

我嘞个去!

这小丫头会武功吧!?

这么大力气!?

一看这架势,几个伙计立刻低头干自己的活。

擦桌子的擦桌子,收碗筷的收碗筷。

一个个都一副完全看不出来掌柜的有“生命危险”的样子,并且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疯狂的工作中。

果然有什么样的掌柜,就有什么样的伙计。

掌柜的吓坏了,以为对方要对自己动手。

赶忙开始报堂口!

“我跟你说啊!我这也算京城里上等的客栈,这京城的达官贵人我认识一大半!你想干嘛!你……!”

言冰笑笑,从荷包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往掌柜的面前一拍,问道:“够住多久?”

“够……够住三个月……还,还有富余……”掌柜哆哆嗦嗦的答道。

“那就放这,多退少补。”言冰说完,扭头就走。

“您慢走啊!”

后面传来掌柜心虚的客套。

其实言冰刚刚没想动粗。

她就是心情不美丽,外加控制不好新获得的力道,这赵二也算撞枪口上了。

出了客栈,言冰直奔彩衣所在的裁缝店。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言冰掏出三支前几天在集市上买的银钗送给了彩衣。

彩衣推辞不过,就勉强收了。

言冰坐下来,跟彩衣简单描述了自己想要的“枕头”的外形与功能后,彩衣一口答应道:“你说的就是头枕嘛,能做。”

原本还担心,这个世界的华夏还没推广种植棉花,看来是多虑了。

也就一会的功夫,彩衣用亚麻布缝制了个枕头,在里面塞满了棉花,又吩咐小五,把枕头直接送回了明德楼。

而言冰趁这会功夫,又缠着彩衣给自己梳头,跟彩衣聊了起来。

“彩衣姐,你听过飞霞门么?”

坐在铜镜前,言冰突发奇想的问道。

“飞霞门?当然知道了,小时候听叔叔伯伯说过,十几年前,那可是我梁国四大宗师之一的剑圣坐镇的门派,那个时候听说可风光了。”彩衣一边帮言冰梳头一边答道。

“十几年前?那个时候?难道现在就不厉害了?”言冰疑惑地问道。

“嗯,后来我听叔叔伯伯说,他们和西域的罗门教比武输了,因为赌约,便封了山门,解散了门派,再后来的我也不清楚了。”彩衣一边盘发,一边问道:“你打听这个干嘛?想习武呀?”

“嗯,原本是有这个打算,可现在……,”言冰说了一半,无奈只能一声长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厉害的山门,怎么解散就解散了呢?”

刚好插上最后一枚发钗的彩衣答道:“那你可问错人了,我哪懂这些呀,你该去问武馆的人……,好了!看看如何?”

“姐姐手艺真好!”言冰对着镜子照了又照,似乎比上一回还完美。

“不是我说你,女孩家家的也该学着自己盘头了,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呀。”彩衣笑着把言冰拉了起来。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彩衣把言冰送出了裁缝店就又回到楼上纺纱了。

言冰则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整理着刚才的思绪。

一心想要学习御剑的言冰便想着,去找几家武馆问问。

只有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才能知道去哪能找到飞霞门的人教自己武功。

向路人打听了一番,找到了一家武馆,就冲了进去。

“我这里是练拳的!耍剑的事你去问耍剑的!又不学拳,跑这瞎耽误我功夫,去去去!”

被人驱赶出来的言冰并没有气馁,又找路人打听哪里有教剑法的武馆。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对方一听来意,脸色瞬间一黑,张嘴第一句话就是:“你是来踢馆的么!?”

“大叔为何这么说?我真的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没别的意思啊?”言冰一脸的纳闷。

“谁不知道飞霞门是我们剑客的祖师门派!出了这等丑事,你还专门找我们来打听?我看你不是在打听!你是来找打的!滚滚滚!要不是看是个小丫头!今天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就这样,言冰又被轰了出来。

言冰一脸的无语,我只是想满足一下求知欲啊……这也不行么。

折腾了一天,什么也没打听到,结果天都快黑了,只得打道回府。

无精打采的言冰刚走进明德楼大厅,一瘸一拐的赵二立刻就凑了过来。

“小姐,小姐,之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小姐,掌柜的训斥了小的半天,小的一直在这候着,等您回来,赶紧跟您赔个不是。”

言冰抬眼看了看赵二这一瘸一拐的狼狈样,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柔声说道:“住店给钱,天经地义,是我该给你赔个不是才对,”一边说着,言冰又打开荷包掏出一锭碎银,递了过去继续说道:“那会心情不好,没控制好力度,这钱你拿去看看大夫吧。”

赵二原本是被掌柜逼的没有办法,才硬着头皮来道歉的。

按理说,哪有挨打的给打人的人道歉的道理?可是掌柜怕得罪了贵客,丢了财路,非逼他来道歉,谁让他自己又指望着掌柜发工钱呢?也只能照办。

结果没想到,还因祸得福了,赶忙接过了碎银,各种的千恩万谢。

言冰更不好意思了,客套了几句便要上楼。

脚刚踏上楼梯,言冰又鬼使神差的回过身问了赵二一句。

“你听过飞霞门么?”

赵二也是被问了一愣,悻悻地回道:“那谁不知道啊!那可是我梁国四大宗派之一啊!”

言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又问道:“那你知道飞霞门是为何没落的么?”

“当然知道啊!”赵二当时就来了精神了!

“细致的来龙去脉你都知道!?”言冰不敢置信的继续问道。

“那必须来龙去脉,小的都一清二楚啊!”赵二答道。

“我问武馆的人,武馆的人都不肯说,你怎会知道!?”言冰一脸的狐疑。

赵二一拍胸脯,一挑大拇哥说道:“这话您问的…咱这是什么地方?客栈啊!南来的,北往的!每天几百号人从咱这过,一年多了不说,几万人都在这吃过喝过,上到皇城根,下到十里八村,但分有点风吹草动的,我们全都知道!”

合情合理!

合情合理啊!!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言冰笑自己还是太年轻,折腾了一天,合着自己一直在骑驴找驴……

…………

………………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