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驱虫类:各类杀虫药、蚊香、驱虫粉、花露水、止痒膏、冻疮膏等5000箱。

衣物该备的都齐了,还差内衣内裤,想也知道父亲不便为她准备这类物资。

还需要囤些一次性饭盒,一次性筷子,食品包装袋。

接下来药品类,退烧药、感冒药、止咳药、消炎药、胃药、腹泻药、头痛药、消毒酒精、绷带、创可贴等等各5000箱,自行熟悉。

江柚看着熟悉的字迹,仿佛能够想象父亲当时的表情。

取暖设备:木柴30000斤,煤球50000个,木炭50000斤,小太阳1000个,暖脚器烤火炉1000个,暖风机1000个,暖贴无数。

降温设备:砖块大小的冰块200000块,风扇1000把,空调扇1000台。

冷兵器:长匕首、段匕首、弯刀、砍刀各种剑等等。

热武器:自行查看学习,不赘述。

野外求生设备:睡袋、帐篷、皮艇、汽艇、热气球、野外求生32件套等等5000个,越野车、雪地车等,自行查看学习,不赘述。

燃料:汽油、柴油、天然气各100吨。

其余不便归类:各种香烟一排货架;防狼喷雾、辣椒水各500箱;柴油发电机、汽油发电机各200台;太阳能蓄电板一排货架;电阳能灯、各类充电宝共一排货架;手电筒,蓄电池,蜡烛一排货架;防火防水背包500个;各类农作物和蔬菜种子若干。

物资清单看完。

江柚顾不上感恩,把还需购置物资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便带着装了现金的背包出门。

还有她要带走的物品。

她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购置完所有东西就去父亲那边。

江柚戴着针织帽和口罩,把自己裹得温暖又严实,直接打车去本市最大的批发市场,找了一家门口贴着仓库出租招牌的电话拨过去。

“老板,你家仓库有多大?”

电话接通,一道笑呵呵地女声便传过来,“总共500个平方,批发市场连着的七个门市都是我家的,你要租吗?通水电气的!”

“月租多少?”

电话那头的女声不太高兴,“什么月租,现在最起码都是按季租的,一个季度给你算6万啦,押一付一!”

江柚知道这个价格高了,但没空再跟她讨价还价,“好,我现在就要!”

“好好好,等我几分钟,我穿件厚羽绒服,马上过来!这天太冷了……”

江柚租好门市也没歇着,马不停蹄订购了五十个货架,跟她空间里款式差不多的,约好下午三点交货时间。

又立即跑到食品批发的区域订购方便面、酸辣粉、螺蛳粉、速冻水饺等等速食食品。

一万箱的量让老板惊住,江柚扯谎自主创业并且当即付了定金,才打消老板顾虑。

路过一家零食批发店的时候,又订了巧克力、能量棒、饼干等各类零食一万箱。

顺带也订了一次性餐盒筷子食品袋。

都约在下午四点交货。

江柚又跑去批发水和饮料的门市,跑了五家店,订购10000箱,约在当天下午五点交货。

一通忙活下来,江柚顾不得歇息,直奔服装批发市场。

她目的明确,挑选内衣内裤。

32B加M码,常规款,质量过得去,码数对就行。

这一次分别在四家店订购,共10000套,约在下午六点交货。

又找了家卖运动装的,订购5000套运动款内衣。

别看只是订购这些东西,跑来跑去,跟老板交涉,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了。

中午,冷风呼啸,江柚又渴又饿,走出批发市场,找了一家面馆解决午饭问题。

她坐在店里,闻着空气里飘来的熟食香味,忍不住吞咽口水。

末世十年,只有自己知道有多想念这些个美味。

也是坐在这家面馆,江柚才突然想起,空间里囤着的吃食都需要加工做熟,但是末世的环境,并不能保证她随时都有机会烹煮。

所以,囤熟食必不可少。

江柚当即点开手机备忘录,一条条记录还要买的熟食。

“姑娘,您的面来啦!”

香喷喷的山笋牛肉面上桌,江柚收起手机,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真好吃!

决定了,今天下午,她要把全市排得上号的美食店都走一遭!

从面馆出来,江柚打车走了三十家中餐饭店,每样菜点十份,约在第二天中午自取。

从最后一家饭馆出来,她回了批发市场,等着货架送上门。

趁着每样送货时间间隔的一个小时,江柚又在某团上买了不少卤鸭脖、鸭掌、鸭架等卤味,还有各类烤串烧烤,总之小吃必需囤起来。

等小吃全部送到,她趁无人立即揣进空间。

下午七点,批发市场订的货全部送到,都整齐码在货架上。

江柚送走最后一个工人,锁门离开。

这个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冷风时不时地吹来,冻得人直哆嗦。

不少商家都在埋怨今年突如其来的低温,让他们增加了经营成本。

江柚没有多言,拢了拢围巾,迅速走出批发市场,站在路边打车。

打车直接去了父亲的家。

父亲七年前买了靠近大学城那边的普通商品房,他休假回来,她都会跟他住在一起。

这五年,她也会时不时过来打扫,水电气费都很充足。

上一世,她被母亲扫地出门后,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

这栋楼一梯两户,另外一户是有人买来投资的,偶尔有人租住。

江柚熟门熟路上十二楼,开门进屋,把屋子打扫一遍,驱散了一身的寒意。

晚上洗漱过后,吹干头发,她走进厨房。

冰箱除了两瓶水没有其他东西。

她正想着叫点外卖囤满冰箱,手机就响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她唇角溢出冰冷的笑。

划了接听,母亲佟兰心严厉的声音传来,“江柚!你又跑到你爸那边去了是不是!喂不熟的白眼狼,我是亏待你了还是怎么的!”

伴随着她的骂声,继妹许芸芸娇滴滴的声音也跟着传来,“妈,你就别生气了,姐姐又不是故意惹你不开心。好了你让我跟姐姐说两句。”

隔了几秒,许芸芸的声音变得清晰,“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回家看到你不在都很担心呢!”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