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第三日,世子妃就躺进了棺材
  • 新婚第三日,世子妃就躺进了棺材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三丈红
  • 更新:2022-11-16 03:11:00
  • 最新章节:第10章 美人入学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正所谓家里男人靠不住,还得自己谋福禄,凭咱的智慧一样可以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前章,拉帮结派搞事业,洗脑纨绔世子爷,开山挖矿种玉米,外收牛掰打手加小弟。 中章,政治博弈斗权贵,不搞到你家破人亡跪地求饶怎么对得起姐的学富五车! 后章,天下风云突起,身在其位就得谋其政,面对他国发难,一个字(干),不打到你割地赔款这事不算完。 搞建设,玩金融,下得了厨房上得了战场。 如何成为一个可以搅动风云的女疯子,这一切还得要从大女主掀了棺材盖的那天开始说起...!

《新婚第三日,世子妃就躺进了棺材》精彩片段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云晚风,性别:女,年龄:26岁,籍贯:华国。

一个集美貌与智慧并存的超级御姐,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精通心理学、经济学、政治学等等...妥妥的一个女学霸!

同时还拥有另一个鲜少为人所知的身份,华国情报处特工。

天妒才华,年仅二十六岁的云晚风刚刚参加完一场历史经济研究会议!

这场会议所提议和主张的内容触动很多资本家的利益,名为参加会议,实则云晚风是作为保镖保护一位重要人物。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对方深知只有除掉自己才有机会近身那位大人物,所以利用叛徒在自己的房间安置了炸弹。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的那一刹那,云晚风眼睛一黑,在意识消散的最后那一刹那她居然想的是,老娘二六年来还没谈过男朋友啊。

当她从昏昏沉沉中苏醒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四周乌漆嘛黑一片。

本想想舒展一下身体,却感觉胳膊一阵僵硬无力,一起身。

“咣!”

脑袋磕在了什么东西上疼的她龇牙咧嘴,想发出声音这才发现嘴里竟然含着什么东西。

紧接着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疯狂涌入脑海,让她整个人一阵眩晕,记忆的碎片不断浮现,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一个诡异的事实。

“借尸还魂了!”

这里是架空世界,她所在的国家是大商王朝,自己乃是安庆侯之女。

真真正正的富家千金,只不过...除了千金身份之外,其他方面惨不忍睹!

废柴:中标。

花痴:中标。

琴棋书画:狗屁不懂。

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名声:差到没朋友。

性格:嚣张任性,刁蛮不讲理。

这都是亲爹,亲娘惯出来的,亲爹这个安庆侯并非是靠着军功所封,反而是用钱砸来的。

数年前大商和漠北王庭的战争,朝廷急缺粮草,那时候亲爹乃是大商有名的巨商,慷慨资助,最后索性是大商赢了,天下暂时太平了。

皇帝封了一个闲散的爵位,安庆侯,虽无权也无封地,却是贵族无疑!

一直居住在泸州,南京府!

只是不得不说,这具身体的主人虽然名声不大好,长得却是倾国倾城。

结果几天前皇帝突然来了一道旨意,赐婚天子皇孙永王之子楚耀与安庆侯之女云晚风就地完婚。

永王之子,楚耀。

皇帝亲孙子,真正的被老皇帝宠的无法无天,朝歌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天子皇孙,楚耀乃彻头彻尾的纨绔皇三代,声色犬马嚣张跋扈,祸害百姓,人称楚霸王。

(咳咳,我知道,一定有人为霸王鸣不平,毕竟太丢‘霸王’脸了。)

孩童听到楚霸王三个字都能吓哭,为此御史大夫吕道思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奏折,奈何每次都被陛下以其父永安王之事压下!

当今皇帝可以说对楚耀这个皇孙也是头疼的很,年方十八,名声在外,到了娶世子妃的年纪,朝中文武家中有闺女别说提了,更是唯恐躲之不及。

晚风死活不肯,还好云父跟她说明厉害这才同意!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演的一出戏,观众便是晋国的和亲公主。

和晋国的联姻还得从那场漠北入侵大商的战争说起,为了全力对抗漠北王庭,老皇帝派遣使臣前往晋国达成婚盟。

待到战事结束,两国派出皇家子弟来完婚!

结果,在大婚第三天夜里,楚耀和晚风所在的婚房遇刺,很明显有人不想让楚耀成婚。

倒霉蛋被刺客一剑穿心,楚耀也是负伤被护送回了朝歌。

不过这最终的目的达成了,晋国和亲使团回去了!

~~

适应了下僵硬的四肢,朝着四周摸索了一圈,得嘞,四四方方,长宽皆是量身定制,妥妥的棺材。

这是入殓第一天,棺材没有被钉死,晚风用双手使劲撑起棺材盖,终于挪出了一条缝隙。

一缕月光让她知道现在是晚上,透过月光和周围烛火的光亮也看清了自己的衣着。

交领左衽的飞凤大红袍寿衣,好特么华贵。

大商服饰以黑色为尊,丧服百姓为白,至于皇室则是以五行之说以红色为贵。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足足插了五根金钗,耳垂所挂乃是白玉翡翠镶金珠环,钗簪、步摇一应俱全,一摸脸还带着一尊金丝凤花面具。

规格相当高,一边死命的挪动棺材盖,一边想着自己的处境。

这身体的力气也太小了,手脚并用活脱一个四脚朝天的王八姿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挪了一手臂粗的一条缝。

安庆侯府的灵堂外,侍女和家仆轮流守灵,正巧是换班时间。

今天是第一天,三日后世子妃就要入住皇陵。

“小姐真是太可怜了,这好端端的惹上了这种祸!”

“这事儿夫人还不知道呢,这要是让夫人知道了....哎。”

“仵作验尸的时候说,小姐是被刺客一剑穿胸。”

“....!”

然而,这毕竟是皇家之事,牵扯众多,消息在出事的第一天就被云父和赶来的禁军封锁。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纵然不会当众说,可私下里百姓们也是晶晶乐道的话题。

“我听说,这次刺杀有可能是几位皇子中的某一位干的。”

“我们安庆侯府,家大业大,谁若是娶了小姐那就相当于娶了整个侯府的产业。”

一个家丁左右看了看周围之后,小声的朝着另外几个守夜的侍女和家丁嘀咕道。

“你不要命了,这种事也敢乱说,非议皇家可是要杀头的。”

另一个家丁踹了那开口的家伙一脚警告他。

“都是我和金珠没有保护好小姐!”

一个侍女眼眶红红的道。

虽说她们小姐刁蛮了些,可对她们下人还是很好的,尤其是两个贴身侍女,金珠、银珠。

与其说是贴身侍女不如说是云父特意安排在晚风身边的亲卫!

两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身手不弱。

而正在这伤感的时候!

突然一个护卫好像听到身后的灵堂发出一阵奇异的怪响。

“金珠,你听灵堂里是不是有声音?”

》》》继续阅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