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苍茫大山。

云山雾绕,峭壁悬天。

涯顶之上,铺满雪白。一个孤零零的挺拔身影跪在石碑之前,手里拎着一壶热酒,缓缓洒落在地。

“老魔头,十年陪伴终有一别,今天按你遗愿将你尸骨埋于苍茫山,日后定不负你期望找到大衍天法下部,得道成仙!”

陈侠仰头喝光壶中最后一口酒,随即缓缓起身。

“……安息吧。”

墓碑似有灵性般轻轻一颤,一股看不到的清流围绕陈侠转了几圈,然后慢慢消散在天空之中,遥远的天宇,似有声音传荡过来,“一生转战三千里,一剑横挡百万师,哈哈哈……好徒儿下山去吧……”

“师父!”

陈侠眼眶泛红,这是他第一次叫师父。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执着到最后都没有当面喊出这一声,现在即使‘老魔头’在天有灵,恐也听不到了。

十年前陈侠大婚之日,正是人生最志得圆满之际,却被‘老魔头’强行掳走至深山,说他是什么亘古未见的修行之体,逼他接受各种各样的残酷训练,教他传说中神秘莫测的修仙之术。

十年一晃而过,老魔头终究敌不过天道,寿元耗尽,郁郁而终。

陈侠痛恨过、绝望过……但直至今日才明白,若非当年‘老魔头’的严厉甚至残忍,就没有他今天的实力。

地球灵气稀薄,陈侠在这个末法时代却硬生生修炼到金丹之境,罕称天纵之才,或已当世无敌!

嗖!

师父已逝,陈侠对此地再无眷恋,随即冲天而起,直朝江海而去。

“十年前不辞而别,小玉肯定恨死我了,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苍茫山位于西疆内腹之地,距离中原江海虽有近千公里,但陈侠御气飞行只需数十分便可到达。

对于回家的路,陈侠驾轻就熟,只是他的心情有些忐忑,不知曾经的爱人是否还在原地等候自己。

十年之间,江海变化很大,无数高楼平地而起,他曾住过的街区早就大变模样。

陈侠自记事时起便在街头流浪,一直靠乞讨为生。后来有好心人资助他上了大学,在学校一直刻苦努力,毕业之后更与学姐校花肖玉成双成对打造了属于自己的爱巢。

二人一直清苦,过了好几年才攒出办婚礼的钱。万万没想到,大婚之日却成诀别之时。

陈侠想着,如果两人还有可能,今后一定要好好补偿肖玉,让她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陈侠环目四顾,发现高楼大厦林立,一座造型别致的写字楼就在百米之外,横匾之上三个烫金大字让他很是诧异。

侠之玉!

如此奇特儒雅的名字,在这熙攘纷杂的都市之中,显得很是格格不入。

“嗯!?”

突然,陈侠瞳孔狠狠一缩,脚下像是抹了油一样,迅速奔向写字楼。

写字楼只有区区三层,在高楼林立之中显得十分矮小且突兀,此刻三层会议室里,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咄咄逼人,将肖玉逼在墙角。

“肖玉!一月之期已到,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该还钱了吧?”

“不还钱就拿楼顶帐,这可是当初说好的事情!”

“你以为借了我们合道会的钱,那么容易脱身吗?”

“我告诉你肖玉,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让着你,今天不交钱就收楼!否则……”

一个大胖子掐着腰站在当前,唾沫星子四溅,俨然这几人的领头者,眯着小眼睛一脸色相,咧开嘴笑道,“肖玉!这次你没话说了吧?”

肖玉紧绷着身体,一张秀色小脸无比苍白,两只手紧紧攥在一起,也不知是愤怒还是悲哀。

“再,再给我几天……这楼我不卖!”

肖玉苦涩的笑,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这座写字楼,因为这是她心灵的寄托。

“再给你几天?你现在就剩这楼了吧?难不成……你想用自己抵债?”大胖子色眯眯地笑起来,猥琐地说道,“也不是不行……”

众人一阵轰笑。

“你,你们别太过分!”肖玉怒道,“钱我会想办法!”

“你还有什么办法?我都打听过了,银行贷款几千万已经逾期了吧?”大胖子胜券在握,冷笑道,“总之只有两条路,要么给楼,要么……给人!”

肖玉嘴唇都快咬出血来。

十年前陈侠被人‘绑’走,一时杳无音信,警方早已下了结论,算作失踪人口,报了死亡通知。

而亲戚朋友们七嘴八舌都在说陈侠是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早就跟其它女人去别处逍遥快活去了。

众口铄金,久而久之,肖玉对陈侠的恨意越积越深,恨他抛弃自己,坏了自己一生。

女人也要自强,化悲伤为动力。

这么多年间凭借优秀的商业头脑,肖玉与人合作搞文化产业倒也风生水起,没想到却被合伙人欺骗卷款逃走,自己欠下一屁股债务。

为了度过难关,肖玉无奈借了高利贷,今日是还钱最后期限,她已经走投无路,看了眼敞开的窗户,肖玉眼神一片茫然,有无助,更多的是不甘。

“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十年前被男人抛弃,十年后又被逼债走投无路,难道跳下去才是我的解脱吗?”

“肖玉!还在犹豫什么?”大胖子狞笑着逼过来。

身材挺翘,面容姣好的肖玉这些年保养的不错,依旧如二八年纪的少女,让男人垂涎欲滴。

杨刚对她垂涎已久,今天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一只手推墙,另一只手搭在肖玉肩膀,杨刚轻佻地说道,“要不你就跟了我,我帮你还债,这样不但保住了楼,今后更少了许多辛苦,不好吗?”

“滚开!杨刚你不要痴心妄想!”肖玉拼命推开杨刚,怒道,“钱我一定会还!”

“还?拿什么还?”杨刚眉毛一挑,冷笑道,“不知道你还在挣扎什么,现实就是这样,你以为能逃得掉么?”

肖玉顿时哑口无言,回头绝望地望了眼窗户,突然转身,疯了似地扑了过去。

“拦住她!”杨刚一愣,随即大吼一声。

“小娘儿们!你还想跳楼啊?”

“给我回来!”

几个男人把肖玉拉扯回来,狠狠推至办公桌旁。

趔趄不稳的肖玉裙下风光若隐若现,引得杨刚欲火大盛,当即过来就把她按倒在办公桌上,同时吩咐道,“你们守着门!还有,把窗户关好!”

“好嘞刚哥!”

室内的气氛变的糜乱起来,几个小弟愈发兴奋。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