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写字楼空空荡荡,员工早就被遣散,只剩肖玉一人独撑门户,此刻面对欺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你,你放开我……”

肖玉拼命挣扎,反而更加激起杨刚欲火,喘着粗气狞笑起来。

“别叫了,你越叫我越兴奋。况且你的员工都跑光了,根本不会有人来救你,不如乖乖从了我……”

眼看肖玉就要被侮辱,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

轰!

整栋楼都颤了几颤,紧接着房门化为齑粉,陈侠满脸铁青地出现在房间之内。

“找死!”

看到肖玉被人欺负,陈侠怒火中烧,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掌,狠狠一抓。

嗡!

整个空间都被封锁,杨刚等人还未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瞬时化为飞灰。

修仙之后,世间的一切在陈侠眼中都不足为道,只有心中最亲之人才是他的逆鳞。

‘老魔头’死后,肖玉就是陈侠的逆鳞,触之必死。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肖玉整个人都是懵的,由于巨大的情绪刺激,让她眼前一黑,缓缓瘫倒在地。

“小玉!”

陈侠急不可待,冲上去将肖玉扶起来,在后背轻轻一拍,暖流霎时游遍全身,所有的异常瞬间消失不见。

只见肖玉缓缓睁眼,立即看到浮在面前的陈侠,四目相对,她突然狠狠一把将他推了出去。

“你,你是谁……”

此刻的陈侠胡子拉碴,破布裹身,长发齐腰,就像山中野人,看起来十分怪异。

十年不见,肖玉虽觉眼前之人有些面熟,但万万想不到会是去而复返的陈侠。

“小玉,我,我是陈侠啊……”

“陈,陈侠!?”肖玉如遭雷击,她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杨刚等人的突兀消失,更让她觉得一切都是因为痛苦而产生的幻觉。

陈侠刚要上前,肖玉便尖叫起来,“你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小玉,我……”陈侠不知该如何解释,实在是当年发生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正常人都不可能轻易接受。

而且肖玉刚刚受到惊吓,虽然被陈侠用镇魂术安抚但依然处于恍惚状态,此刻不宜再有太多刺激。

双方安静下来,缓和了几分钟之后,肖玉才抱着肩膀呜呜地哭起来。

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如此痛苦,陈侠手足无措,想过去安慰,又不敢踏前一步,此刻的陈侠即便是金丹期的大能,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玉,我真的是陈侠,十年前被高人掳走,教我修仙之术,现在……”

“你闭嘴!”肖玉眼睛通红,厉声道,“十年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回来就跟我说如此荒诞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吗?”

“我……”陈侠苦笑连连。

似是忆起十年前之事,肖玉擦干眼泪,死死瞪着陈侠,吼道,“既然当初选择离开,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说的都是真的,当年实在被逼无奈,我想联系你都做不到啊。”

“呵呵呵……”肖玉气极而笑,“你的借口太蹩脚了,你觉得我是三岁孩童吗?你觉得我是一个傻子吗?一个被你骗了十年都不会醒悟的大傻瓜吗!?”

“不信你看……”陈侠马上祭出飞剑,绕着屋内转了一圈,急道,“我真的在修仙,传说中的修仙之术是真的。”

肖玉先是一愣,紧接着一脸不信,忍不住嘲讽道,“你打扮成这副模样,然后用这些魔术玩意儿欺骗我?陈侠!你太让我失望了。”

陈侠哭笑不得,他不想吓着肖玉,正想着如何进一步证明自己,突然耳朵一动,不由地缓缓收起飞剑。

蹬蹬蹬……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一个身材玲珑,大约一米六五上下,长的跟瓷娃娃一样的漂亮小姑娘从门外探出头来。

“肖玉姐,我来江海了,惊不惊喜,意不意……”

声音戛然而止,随即惊呼顿起。

“肖玉姐!”

“花雨?你怎么跑到江海来了?”

方花雨绕过陈侠,护在肖玉身前,“肖玉姐,这是哪来的野人,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肖玉看了眼陈侠,心中怨气顿生,“我不认识他。大,大概是来要饭的吧……”

方花雨一听这话立即瞪起大眼睛,指着陈侠喝道,“原来是个要饭的,你赶紧给我出去!”

“我真是陈侠……”陈侠苦笑。

“陈侠?陈侠是谁?”方花雨眼睛眨了眨,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肖玉,“肖玉姐,你跟我说过……”

肖玉突然大叫,“不是他!把他赶出去,我不认识什么陈侠!”

“好!”方花雨也没多说,指着门口以十分严厉地口气呵斥陈侠,“你还不出去!?”

看到肖玉如此态度,陈侠心中难免酸涩,但这件事太过离奇,普通人一下子无法接受也很正常。

而且陈侠也不想在外人面前太过于暴露自己的秘密,只能无奈地先行退了出去。

方花雨赶紧推出一张桌子堵在门口,焦急地回头查看肖玉情况,“肖玉姐,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不太对劲?”

“没事!”肖玉默默地坐下,神情十分疲惫。

“我都听说了,夏怀义那个王八蛋卷钱跑了是吧?这种人简直没人性啊,你们同学十几年的关系,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我是真真没想到……”

提到夏怀义,肖玉的眼睛里几乎喷出愤怒的火花,小脸瞬间变的煞白,连声音都变的颤抖了,“枉我如此信任他,万万没想到背后捅刀子的会是他。”

“那种人就是畜生,不得好死!你放心吧肖玉姐,我会想法办把他找出来!让他把吞掉的钱吐出来!”

“没用的。”肖玉茫然地摇摇头,“他跟人串通,早就算计好一切。而且我查到,他办好签证已经跑到美国藏起来了。”

“这个混蛋!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男人,耻辱,败类!”

砰。

方花雨粉拳锤在桌上,连她这个旁观者都听的快气死了,更何况当事人。

“哎,只怪我命不好……”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