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马强抬手看表,“现在开始计时,两小时之内如果凑不齐钱,会有人过来收房。”

也不等二人答复,马强便拎着公文包扭头离开,没有任何要商量的意思。

方花雨气的一跺脚,“他们太过分了,口口声声说着要协商,可这话说的不就是下最后通牒了吗?我看他们就是成心的,根本没有要商量的意思。”

肖玉觉察到不太对劲,前脚有合道会的来捣乱,马上又有银行工作人员找上门,事情排得这么急,肯定有原因。

“玉姐,你在想什么?”

肖玉走至窗前,若有所思地说道,“眼前这片区域一直都是江海炙手可热的开发区,但因我这栋楼的原因,周边商场许多延伸项目无法开展,或许……是挡了别人的财路,所以才会出这么多事。”

聪明的方花雨立即想到什么,“玉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夏怀义背叛,是因为被人重金收买,幕后之人最终的目的是想要你的楼?”

肖玉轻轻点头,“我听说开发区幕后的大老板是欧阳龙。”

“欧阳龙?”方花雨怔住了,喃喃道,“江海的王……”

两女陷入沉默,如果真是欧阳龙想要这块地,她们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如果一味对抗,最终的结果会死的很惨。

“我到底该怎么办……”肖玉脚下踉跄,浑身发软。

此时的陈侠找了个偏僻的角落,直接冲天而起,瞬息之间便来到夏怀义的住宅。

当初上大学的时候,陈侠与夏怀义关系还算不错,曾去过他家几次,所以对地形熟悉。

神识如流水般覆盖过去,屋内只有夏怀义的母亲独在,正打着跨国电话。

“怀义啊,你一声不吭的走了,托人送来这个纸条,能不能告诉妈,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声音很吵,有音乐声还有女人的声音,只听夏怀议不耐烦地叫道,“你别管了,我会按时寄钱回去!记住,无论谁问起来,包括警察,都别说我在哪!听到了吗?行了,先就这样。”

啪!

夏怀义的母亲颓然坐倒在地,表情说不出的难过。

就在这时,桌子上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突然消失不见,下一刻便来到陈侠手中。

“哼!以为躲在美国,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嗖!

陈侠再次来到高空,下一秒便朝着西方疾飞而去。

嗡!

破空声炸响天地之间,好似一道惊雷劈落天际,引得路人纷纷驻足,惊讶地抬头望天。

“大衍瞬法,疾!”

一路雷霆带闪电。

“好端端的,这是要变天了啊……”

“好可怕的天象!”

夏怀义现在的日子过的很滋润,每天酒池肉林,美女在怀,这种状态下,恐怕让他做神仙都未必愿意。

更何况,他现在跟费州本地的灰帮勾搭在一起,无人敢惹。

凯撒酒吧今天开业,夏怀义被邀请过来捧场,跟一帮黑人壮汉喝的不亦乐乎,正醉生梦死之际,场子里突然乱了。

轰!

两道黑影直接从门外砸了进来,重重坠到地面。

“啊!”

几个洋妞尖叫着逃走,只见舞池中间位置,两名灰帮大汉手脚全部折断,凄惨地横尸当场。

“嗯?”

夏怀义醉眼朦胧,摇摇晃晃站起来,在众多打手簇拥下小心翼翼走过去。

下一秒便见陈侠缓缓踏出黑暗,一双如灿星般的眸子里杀机涌动。

“夏怀义!”

“咦?”夏怀义揉了揉眼睛,愣了半天,尖叫道,“陈,陈侠?你怎么在这里!?你,你不是死了吗?”

“哼!”陈侠冷声喝道,“你连小玉的钱都骗,简直丧尽天良!”

夏怀义的酒瞬间就醒了,他心中本就不安,被陈侠提起来,不由地恼羞成怒,叫道,“陈侠!你还有脸说我,十年前你像个废物一样消失,原来是躲起来当了缩头乌龟,既然你躲了,怎么没想到肖玉会有今天?”

“执迷不悟!”

“嘿……你以为自己是谁?这可是我的地盘,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鼻涕虫吗?”夏怀义大吼,“把这小子腿给我打断!跟老子我玩炸尸是吧?我今天让你彻底变成尸体!”

众多打手蜂拥而上。

刷!

现场突然光色大亮,数十柄寒光凛凛的长剑凌空而来。

呛!

剑气纵横。

短短瞬间,数十名凶恶打手便身首异处,现场一片死寂!

“什,什么!?”夏怀义像见了鬼一样,不敢相信地叫道,“鬼,鬼啊!”

嗖!

陈侠虚掌轻抓,将夏怀义吸在手中,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为了赶时间,陈侠动用秘法,耗费了不少真气,只用了短短一个小时便往返数万公里,将夏怀义捉了回来。

此刻,肖玉和方花雨两人依旧呆坐在写字楼里,愁眉不展。

楼道里突然传来脚步声,惹得二女心情瞬间紧张。

“又有催债的来了吗?”

肖玉表情苦涩,“该来的都要来,反正都这样了,我还怕什么……”

“小玉,我回来了!”

砰!

一道人影滚落室内。

陈侠将夏怀义像狗一样扔进屋里,同时跟着走进来。

夏怀义都快吓傻了,裤子都尿湿好几回。

这一路飞回来,把他这辈子的胆量都用光了,此刻软的就像一只虾,躺在地上直翻白眼。

“夏怀义?”肖玉噌一下子站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畜生。

陈侠一脚将夏怀义踹到肖玉脚边。

意识渐渐清醒的夏怀义瞬间翻身起来,朝着肖玉就磕起头来,痛哭流涕。

“小玉啊,我是畜生,你就饶了我吧,都是我的错,我把钱都还你……”

“这……”肖玉懵了。

陈侠解释道,“这小子把什么都招了,他收了合道会的黑钱,在账目上做手脚,还私自泄露你们的交易数据,公司欠下这么多钱,全是他搞的鬼!”

肖玉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你,你从哪抓他回来的?”

“这个……”陈侠看了眼旁边用古怪眼神盯着自己的方花雨,含糊其辞道,“你别管了,总之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你看着办。”

“我错了我错了……”夏怀义不停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肖玉哭诉道,“我马上就把钱转回给你,看在这么多年同学的份上,你就饶我一回吧!”

话音未落,就见夏怀议掏出手机哆哆嗦嗦地进行转账,几秒后肖玉就听到手机提示音响起。

只见银行卡余额瞬间多了八位数,肖玉惊的差点叫出来。

肖玉拿着手机的手不断颤抖,也不知是委屈还是激动,一时竟无声落泪哭泣起来。

“小玉……”陈侠一阵紧张,想过去安慰又踌躇不前。

“喂!”

就在这时,方花雨突然跳出来,围着陈侠转了几圈,意味深长地问道,“我们是不是见过?”

陈侠目光微动,从苍茫山回来时,路上遇到一架民航,方花雨就是飞机里那个探头探脑的小丫头。

“一小时前不是在这里刚见过?”

“我不是说那一次,你可别糊弄我。说,你是不是飞机外面那个……”方花雨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仙人,那可不得了。

正当方花雨想直接问出答案的时候,楼外突然传来刺耳的汽车引擎声。

只见几名黑衣人杀气腾腾跳下车,抬头看了眼写字楼,二话不说就往上冲。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