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谁是肖玉!?”

来人一进门就咋咋呼呼地喊,同时扔出一份文件,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们是银行雇的收债人,现在来收楼,赶紧把文件签了,这样大家都……”

砰!

黑衣人话音未落,就被陈侠一巴掌给呼飞。

下一秒,就见黑衣人顺着墙壁缓缓滑落,只剩出的气,没了进的气。

另外两名黑衣人目瞪口呆,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什么情况?

“收个屁!谁敢动这楼的心思,我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肖玉小嘴微张,也不知是惊还是吓,但更多的是来自心底的狂喜,毕竟自己最大的难题似乎正在得到解决。

而方花雨更加兴奋,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个陈侠十有八九就是飞机外面的家伙。

“对不起,打扰了!”

两名黑衣人架起受伤的同伴拔腿就跑,完全被陈侠的气势吓到。

他们是来讨帐的,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丢了性命。

事情的转折有些太过离奇,使得肖玉缓了大半天才回过神。

“小玉,夏怀义怎么处理?”

又过了一会儿,肖玉终于平复了心情,面对背后捅刀子的夏怀义,她说不出的痛恨,如果不是他,这段时间也不会过的如此痛苦。

“夏怀义!”肖玉终于出声,“你自己去自首吧,把你做的那些肮脏龌龊的事都跟警方坦白。”

夏怀义狂喜,只要不把自己弄死,什么事都好说,“是是是,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陈侠皱眉,以他的想法这种人该杀,但既然肖玉如此决定,他也不想当面破坏她的心情。

但对于夏怀义,陈侠绝不会放过。

“夏怀义,你好自为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是是是……”夏怀义连看都不敢看陈侠一眼,更不敢多说半个字。

“滚吧!”

夏怀义灰溜溜的离开,而肖玉则如释重负,望着陈侠的目光十分复杂。

然而夏怀义根本想不到,陈侠已在他身上悄悄种下符印,不出三日,必然暴毙身亡。

陈侠望向肖玉,“小玉……”

“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肖玉绷着脸,但终究语气没那么犀利和刻薄了。

陈侠狂喜,知道双方关系总算缓和下来,当着外人的面,他也不再急着去解释这十年的事情,相信以后有得是时间去说。

紧接着肖玉把心情调整到正常,跟方花雨说道,“花雨,陪我去一趟银行,把贷款的事情解决一下,然后再去找高利贷那帮人还款。被追债的感觉太不好了,我要堂堂正正的去还钱。”

“嗯!行!那……他怎么办?”方花雨悄悄指了指陈侠。

陈侠赶紧说道,“我陪你们去,我听夏怀义说高利贷那帮家伙不好惹,有我在,他们不敢怎样。”

方花雨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悄悄道,“玉姐,我看他有点本事,不如让他陪咱们去?有个男人跟着,也好有个照应。”

肖玉这么多年独来独往,早就习惯一个人,身边虽然不乏优秀男子追求,但都无法打动她的芳心。

她的心里一直都有陈侠的影子,无论怎样都挥之不去。

今天陈侠的去而复返,让她那颗早就沉寂的心又再次活泛起来。

但陈侠十年的音讯全无,让肖玉不可能这么快就消气,她更怕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去触碰就醒了。

“别管他,我们自己去。”肖玉拉着方花雨,赌着气走出房门。

方花雨趁肖玉不注意,朝陈侠使了个眼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意思是讲你傻站着干嘛还不快跟上来?

大夏银行总部。

银行信贷部的经理马强,一脸的不可置信。

“钱,钱这么快就筹到了?这可是整整三千万啊!你们哪来的钱?”

“喂!你废话怎么这么多?”方花雨早就看他不顺眼,闻言叱道,“连本带利一分都不少,你最好看清楚!”

马强满头大汗,踌躇着不办手续。

肖玉催促,“马经理,是有什么不对吗?”

“钱数当然是没问题……”马强干笑一声,“但今天系统有点问题,暂时无法入账,要不等明天?”

方花雨怒了,“喂!你什么意思啊?我看你成心的吧?”

马强的脸立即拉了下来,“小姑娘你说话要负责任,电脑系统的问题,我有什么办法?”

肖玉急道,“你们没有技术人员吗?让他们修一下啊。”

“技术人员不在。”马强更不耐烦,直接把文件收起来,“今天办不了,等我跟领导汇报之后再说。而且你们这笔贷款已经超期,按照约定,必须收楼!”

两女看出来了,马强这是故意刁难她们,根本不是什么电脑系统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现在看来就算有了钱,这件事都不可能轻易解决。

肖玉的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在这个世界没有后台和背景,想出头太难,命运的大手从来不会放过弱者。

“玉姐,这个马主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一肚子坏水。如果拖到明天我怕会出意外,现在这钱进了银行,但入不了账,万一出问题……”

肖玉捏着手机不作声,如果换作过去,她直接就找行长摆平这事,但马强的态度让她明白,找行长未必管用。

但事到如今,这个电话还必须要打,哪怕明知会碰一鼻子灰。

“我给罗行长打个电话!”

情急无奈之下,肖玉也只能拨通罗洋的手机号。

嘟嘟……

电话一直处于正在通话之中。

连续拨打了十几次之后,号码终于通了,肖玉一脸喜色。

“喂!?是罗行长吗?我是肖……”

啪!

不等肖玉说明来意,对方就直接挂了线,甚至连说句场面话的意思都没有,态度相当恶劣。

“这……”肖玉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玉姐,怎么回事?”

“罗洋不接电话。”

“我就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方花雨愤愤不平,看到马强四仰八叉坐在沙发上,气就不打一处来,“气死我了,真想把那个马强狠揍一顿。”

“哎!”

马强冷嘲热讽道,“我不妨明明白白告诉你们,就算你们还清银行欠款,楼也保不住,还不如早点把楼交给我处理,这样至少可以保证自身安全。”

“你什么意思?”肖玉听出弦外之音,沉声问道。

“嘿!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马强故意压低声音,“整个开发区谁说的算?你的楼占据在黄金地段之上,你觉得能保的住吗?”

肖玉心头一震,“欧阳龙?”

马强更加得意,一副胜券在握的得意样子,“知道就好,我言尽于此,你们自己掂量。”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