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陈侠一直站在门外,接受着两名保安不和谐的目光紧盯,听到这里不由微微皱眉,神识一扫之后,立即转身朝楼上走去。

“诶?你去哪?这里不能乱走……”

“站住啊,要饭要到银行里来了,你到底怎么回事!?”

“给我站住!”

两名保安拉扯陈侠,却发现其分毫不动,最后就像两个挂件似的,硬生生被拽上了楼。

整整爬了八层楼梯,两名当挂件的保安都累的像狗一样,反观陈侠跟没事儿人似的,一脸淡然。

这下子两名保安就很不淡定了,知道遇见了高人,只好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也不敢说话,就那么看着。

“那个戴眼镜,穿棕色衬衫的男人就是你们行长吧?”

陈侠随口问道。

“是……”两人很奇怪,连人都没见着,就知道行长穿什么衣服,这也太神了吧,果然是高人啊。

“嗯!多谢!”

陈侠径直走向一间有着两层防盗门的房间前站定。

也不见陈侠如何动作,只是轻轻一拉,防盗门竟然就开了。

然后第二道门如法炮制,跟纸门没什么区别。

“诶?这……”

两名保安目瞪口呆。

罗洋自然没心情接电话,他手里捧着一枚古怪的符篆,嘴里念念有词。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念完所谓的咒语后,罗洋马上翻起手心去看,黑色的纹路依然存在,这把罗洋急的够呛,“道长,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花这么大价钱,该不会没效果吧?”

在罗洋旁边的椅子上,大马金刀坐着一位眉毛全白的道人,看上去倒也仙风道骨,闻言微微睁开双眼,露出一丝缝隙,淡淡说道,“哪有那么快?此妖法力高深,贫道的符篆也只能暂时封它几天,想要彻底解决可要下大本钱啊……”

“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让我彻底恢复正常,多少钱都行!”罗洋咬了咬牙,恭敬地一躬到地,“还请道长赐我完美解决办法!”

白眉道长满意地点点头,笑道,“放心!只要钱到位,没有我除不了的妖!”

“太好了,”罗洋如释重负,小心翼翼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白眉道长刚要说什么,目光突然一凝。

吱呀!

“行长!”两名保安抢先闯进来。

“嗯?”罗洋当时就怒了,“你们搞什么东西?我不是说过,不准任何人进这个房间!还有,你们怎么进来的……”

“不是,他,他硬闯,我们也没办法……”

罗洋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迅速收起符篆,不耐烦地叫道,“要你们吃干饭的?连个人都拦不住,竟然让一个要饭的闯进来,还不快把人给我赶走!?”

“你是罗行长?”陈侠却是目光平静,眸子里的光芒似是有穿透万物的能力,让罗洋一愣。

“你是谁?”

陈侠微微颌首,沉声道,“你手里的是驱妖符吧?”

“什,什么?你怎么知道?”罗洋大吃一惊,下意识地看了眼白眉道长。

“哼!”白眉冷笑起来,“哪来的野小子,在本道面前装神弄鬼!?”

“你们两个出去!”

罗洋突然扳起脸,指着保安。

他不想自己被妖魔附身的事情传出去,那样影响会很不好。

保安指着陈侠,“那他怎么办!?”

罗洋面色狰狞,十分烦躁,“废话那么多,赶紧滚!”

“是是……”

两人灰溜溜的离开。

陈侠淡然一笑,“符是好符,可惜这枚符篆年代已久,其上法力早就消耗殆尽起不了作用,恐怕有人拿着它在招摇撞骗吧?”

“混账!”白眉一听有人拆他的台,当时就怒了,“小子,你是哪个山门出来的,不知道规矩吗?”

陈侠心中一动,意味深长地问道,“我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山门!”

‘老魔头’曾多次吹嘘,在这个世界中隐匿的所有修者都是他的后辈,作为他的徒儿,也足可自称师祖。

可惜年代不同了,修者们休养生息,隐藏在世界各个角落,划山为基,各自为政,行踪难觅。

这次下山,陈侠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找到与隐世宗门联系的方法,寻求大衍天法下部的踪迹。

眼前这个假道人或许就是契机。

一听陈侠没有背景,白眉当时就放松下来,神情变的十分高傲,“既然如此,我劝你少管闲事,以免惹祸上身!”

“呵呵,我找罗行长有事,否则你以为我愿意跟你搭言半句?”

白眉眼皮直跳,“你…狂妄的小子。”

“你到底是谁?”罗洋皱眉。

陈侠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求驱妖符,想必最近被怪事缠身,我观你眉心黑雾环绕,隐隐有妖气纵横,摊开手心让我看看……”

被陈侠一语道破隐秘,罗洋的心跳直线加速,不自觉地摊开手掌,露出掌心那枚狰狞的妖纹。

“嗯!”陈侠缓缓点头,“小妖一只,挥手可灭!只要你帮我一件事,我替你除妖!”

砰!

白眉终于忍不住了,拍案而起,“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一个臭要饭的,也配谈除妖?”

陈侠淡然一笑,为表诚意直接抬手,以掌为刀朝果断罗洋斩去。

嗡!

一道看不见的无形剑气陡然划过,直接斩入罗洋眉心。

“啊!”罗洋惨叫。

嗷!

虚空之中同时传出凄惨叫声,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零点以下,冰霜刹那覆盖窗棂。

室内温度虽低,罗洋却是大汗淋漓,而随即而来的轻松感让他欣喜若狂。

前段日子去庙里烧香拜佛,却不知为何沾染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回来后上吐下泻差点要了老命。

辗转多家医院不得而治,后经人指点拜访白眉道长,才知是惹了妖物缠身。

被白眉施法之后,罗洋的症状果然轻了不少,对他的信任度也随即达到顶点,予取予求皆慷慨同意。

但随着时间推移,罗洋的身体时好时坏,只好再次请白眉道长出手,今天这枚符篆花了罗洋几十万,效果却是很不理想。

没想到陈侠只是简单的一挥手就解决了大半问题,罗洋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高人在上,还请救小人一命……”罗洋激动之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陈侠不动声色,淡淡说道,“你体内的妖物只是被人圈养的傀儡罢了,被人指使才会出来害人。看来……你被人算计了啊。”

“啊?”罗洋满脸呆滞,“到底怎么回事,还请高人指点。”

“呵呵……”

陈侠似笑非笑地看了眼白眉,发现他面色胀红,脑门上全是汗。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