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从罗洋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对‘那人’的畏惧之情。

能让堂堂一位银行行长畏惧的人物,绝非善者。

陈侠闻言洒然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好怕的?”

“我自然知道先生道法高深,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开发区的水深的很……尤其开发区后台老板欧阳龙,不是一般人物。”

“多谢提醒!”陈侠完全不在意。

“好吧。”罗洋苦笑,也不再说什么。

陈侠随手一挥,一股极为精纯的真气进入罗洋体内,让他轻轻一颤。

“你体内妖气已彻底除去,以后不要再相信那些江湖骗子了。”

罗洋激动的差点又跪下,“多谢恩人相救!”

“走了!”陈侠飘然而去。

一出银行的门,方花雨就叽叽喳喳起来,“玉姐,这有点太顺利了吧,罗洋会这么好说话?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也觉得奇怪,陈侠到底做了什么?”

“玉姐,我跟你说啊,我怀疑陈侠就是……”

“咳!”陈侠不知何时来到二人身后,轻笑道,“高利贷那边我去处理吧,听说那是一帮不太好惹的主。”

两女同时回头。

虽说陈侠依旧是一副不修边幅的乞丐模样,但看起来似乎比刚刚顺眼了许多。

“我的事不用你管。”肖玉心中的郁闷虽化解大半,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撅起嘴,生硬地拒绝陈侠。

方花雨眼睛一亮,“别啊玉姐,刚才你也看到了,陈侠一巴掌就把那家伙拍在墙上,万一高利贷那帮人使坏怎么办?咱两个弱女子就这样去了,不是送羊入虎口嘛。”

肖玉拽了她一把,低声道,“你都说了那帮人不是善茬,就陈侠这冲动的性子去了,万一出事怎么办?我们就去还个钱,难道还会被扣下不成?”

“啧啧……”方花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咯咯咯笑起来,“原来你是在担心老相好的安全啊,我以为你真的不需要人家帮忙呢。”

“别,别胡说。”肖玉小脸微红,“我只是不想理他罢了,这十年走的人影不见,一回来就疯疯癫癫,看他就来气。”

“行了行了,谁不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指不定现在心里想着怎么和好呢吧?”

“……”

“算了,既然你怕你的老相好出事,那我找几个朋友帮忙,反正在江海我兄弟多得是,”方花雨故意作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等我打电话摇人!”

陈侠自然把一切听在耳朵里,心里暖洋洋的,其实小玉还是在乎自己的,只是时间过去这么久,再浓的感情也会降温,今后只能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诚意。

“小玉,我跟你去吧。”

“不用了。”肖玉绷着脸,“你去也是添乱。”

“那……我在外面等你,万一有事,我会第一时间出现。”

“哼!”肖玉脸色稍缓,但并没有再说拒绝的话。

方花雨撂下手机,对肖玉说道,“找到人了,我有几个哥儿们正好在聚餐,他们马上就过来。”

“谢谢你了花雨。”

“玉姐,你这话可就客气了,咱俩谁跟谁啊?赶紧把事情解决,这样你心里也安定一些。”

“嗯!”

没过多久,几个年轻人开着一辆宝马停在门前。

“花雨,来江海也不提前说,我们好去接你的飞机啊。”

其中一名身体壮实,长的很英挺的小伙子,从车里跳出来,径直朝几人走来。

“他叫常山,江海有名的搏击教练呢,有他跟着咱安全很多。”

肖玉看到这么多人,心情一松。

“这位是……”常山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孤零零站着的陈侠,奇怪他的装束和打扮。

方花雨有点不好意思,不知该怎么解释,于是看了肖玉一眼。

肖玉想了想,随口说道,“一个朋友,来帮忙的。”

“哦?”常山哑然失笑,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眼神却表现的很明显,一个要饭的能帮什么忙。

“花雨,现在可以吩咐了吧?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电话里搞的神神秘秘的。”

“我们要去一趟合道会,敢不敢?”

“合道会?”常山与几个朋友对视一眼,表情有些谨慎,“你们……借高利贷了?”

整个江海都知道合道会是灰帮组织,是专门放高利贷的狠人,跟他们打交道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哎呦!到底敢不敢去嘛?”

“咳,原来是做护花使者!”常山拍着胸脯,“合道会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有什么不敢的?有我们在,保你们安全。对吧哥几个?”

“有常哥在,我们就不怕!”

“就是,打架谁怕谁?”

方花雨翻个白眼,“喂喂,不是去打架,撑个场子就行!”

“放心!”常山再次保证。

方花雨拉起肖玉,“走吧玉姐,趁天还没黑,快去快回!”

一行人上了车,唯独少了陈侠的座位。

常山显然没有拉他一起走的打算,肖玉关车门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说道,“你就别去添乱了。”

“我会一直守着你。”陈侠并不在意,坐不坐车对他来说都没区别。

常山等人眼中却是流露出鄙夷的笑意,心想这小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身穷酸样,还想在女神面前表现。

吱!

常山开车,直接狠踩油门,车子飞快离开,排气筒喷出的尾气,直接将陈侠笼罩。

只是没人会注意,尾气盘浮在陈侠身体四周,根本无法接近他半寸。

等到车子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陈侠神识一扫,确定周围没人后,脚下轻轻一蹬,直接冲天而起。

嗖!

只见一抹流光飞向高空。

盘膝坐在云层之上,陈侠开始呼吸吐纳,吸收着天地灵气。

大衍天法是无比玄妙的修行法门,在它的加持下,陈侠才在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修炼到金丹之境。

只可惜,没有大衍天法下部,就无法真正窥探成仙的秘密,只能裹足不前。

“想要聚婴真的好难,师父卡在这一步整整百年,不知我什么时候才有突破……”

下意识中,陈侠进入入定状态,留下一抹神识注意肖玉那边的状况。

也不知过了多久……

“嗯!?”

陈侠的表情突然凝滞在脸上。

他在肖玉身上留有保护印记,只要宿主面临危险就会提醒,现在印记疯狂反馈,让他大惊失色。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