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此刻在云顶大厦顶楼内部停车场,数十个黑衣打手,将肖玉一行人团团围困。

周围停着十几辆轿车,车灯齐开笼罩在几人身上。

环境昏暗,车灯十分刺眼。

数十黑影散落四周,吊儿郎当地慢慢围聚过来。

紧张、恐惧的气氛环绕在肖玉几人身上。

“钱我们已经还了,现在拦住去路,还打人,你们什么意思?”肖玉捂着左臂,鲜血正从指缝里缓缓流出。

方花雨邀来的几个朋友,包括常山在内都被打倒在地,有胳膊被打断的,有腿被打折的,最严重的常山脑袋上全是血,已经意识不清。

方花雨急着想要报警,却被人直接抢下手机,蛮横地一脚踩碎。

咔嚓!

“几个臭娘儿们,以为合道会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说走就走?”为首的光头拍了拍自己的大脑袋,“本钱还了,不要利息的吗?”

“还有,”大光头调笑道,“我有个兄弟杨刚去了你们公司,到现在都没回来,该不会是被你金屋藏汉了吧?没想到肖小姐还有这等爱好……”

“哈哈哈……”

周围传来一阵轰笑。

“你放屁!”肖玉气的小脸铁青。

大光头撇嘴,“啧啧,挺横的啊,但横没用,今天没钱的话,你们走不了。”

方花雨急道,“我们所有钱都还了,哪还有钱?”

“没钱?有楼吧?”大光头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这不是一个月前就约定的事情?没钱就用楼抵,对不对?”

肖玉怒道,“跟你这种人没有道理可讲。”

“那就不要讲道理咯。”大光头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是真没想到,你们竟敢直接送上门,一会儿万一发生什么不可言传的美妙事情,可不要怪我哦……”

肖玉如遭雷击。

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万一真发生什么事,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兄弟们,这两个小娘儿们长的不错,身材也好,要不跟她们玩玩?”

“嘿!被这么多人上,她们受得了吗?”

“哈哈哈,这种好事就怕她们欲罢不能啊……”

“不知会不会很润……”

四周传来一阵猥琐的笑声。

大光头不紧不慢地靠近,眼中色光大盛。

肖玉护紧胸口,紧张的不得了。她还是太天真太单纯,根本不知这个世界有多险恶,有些事情根本不能去碰,一旦碰了就是万劫不复。

若非当初被逼无奈,肖玉也不会找合道会借钱。

在合道会借钱利息高,但胜在方便快捷没那么多繁琐的手续,只需几分钟钱就会到账。

因为合道会根本不怕借款者赖账,即使有几个赖账的也早就被丢到大江里喂王八了。

时至今日肖玉才明白,一步错步步错,借了合道会的钱,根本无法回头。

“花雨,你找准机会跑,别管我。”肖玉振作精神,将方花雨推至身后。

“玉姐!我怎么可能一个人逃跑!?”方花雨从地上抓起一根棍子,“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嘿……挺烈性啊,不过我喜欢……”

两女越是反抗,这些人越是兴奋。

大光头伸手要摸方花雨的脸蛋,突然感觉手指一凉,下一秒便惊恐发现,自己半截手指竟凭空消失。

随即鲜血像是喷泉一样喷起老高。

嗤!

“啊!”

大光头捂着手指尖叫起来。

蹬蹬蹬……

与此同时,黑暗中急步奔跑的声音由远及近。

嗖!

砰!

大光头如倒飞的麻袋,瞬间飞出去几十米远,直接撞散人群。

陈侠不想惊世骇俗,尤其不愿当着肖玉的面杀人,所以这一拳几乎没用力。

即便如此,大光头也只剩半口气。

“小玉,怎么样?!?受伤了……”陈侠看到肖玉手臂上的伤,心疼的不得了,立即伸手罩过去,一股暖流瞬间传遍全身。

紧接着,肖玉手臂刀伤竟匪夷所思般开始愈合,皮肤重新恢复白皙光滑,仿佛从未受过伤一样。

“这……”肖玉惊呆了。

肖玉没什么大事,这让陈侠稍稍安心,但随即而来的杀意却是怎么也盖不住。

“哼!”

转身面对所有黑衣打手,陈侠目光冷凝,“该死!”

其他打手一看这情形,也有点懵。

“哪里蹦出一个臭要饭的?”

“好,好像挺厉害……”

“妈的!我们几十个人怕他干什么?”

“他刚才偷袭打倒光哥,我们一起做掉他!”

“上!”

数十人开始行动。

但这些人的动作在陈侠眼里不但慢的可笑,更毫无章法。

砰砰砰砰……

只见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挥拳之后,所有打手都被打倒在地。

哎呦!

满地哀嚎之声。

嘶……

方花雨倒吸一口冷气,“这,这也太强了吧!?”

肖玉突然发现,陈侠的背影跟十年前一样,让人感觉踏实和安定。

只是这十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啊?

嗡!

突然。

一个藏在人群后的小子跳上一辆轿车,猛地踩下油门,朝着陈侠等人疯狂冲来。

“妈的!老子撞死你!”

司机满脸狰狞,脚下越来越用力,油门几乎踩到最底。

“啊!”

肖玉大惊失色,只来得及抱头蹲下。

嗡!

刺眼灯光越放越大……

眼看几人就要被轿车撞飞,却见陈侠轻轻踏前一步,速度似慢实快。

随后一记前腿下劈……

轰!

车头陡然静止塌陷,车尾由于巨大惯性凶狠翻砸过来。

砰!

陈侠又是一脚侧踢,车子受到重击凌空翻了几个圈,然后狠狠砸向地面。

轰!

嘶……

破碎的车身滋滋冒着火花,司机满脸鲜血,身体耷拉在车外,一双眼睛像是见了鬼一样,无比惊恐。

“太,太厉害了,“方花雨眼睛里全是小星星,激动地叫道,“玉姐我就说他是飞机外面那个……”

嘤!

谁知肖玉由于受到巨大刺激,双眼一翻直接晕厥过去。

“小玉!?”陈侠心中一惊,稍作检查后才松了口气,只是受惊过度而昏倒而已。

肖玉最近太疲惫了,陈侠趁机施展安神术,让她多作休息。

嗖!

只见陈侠带着肖玉扭头离开,留下方花雨在风中凌乱。

“喂!你,你就这么走了……我的朋友们怎么办?”

方花雨气的直跺脚,“这个混蛋太无情了吧,好歹我也是来帮忙的啊,虽然没帮上什么……”

下一秒突然肩膀有一只手攀附上来,吓的她大喊大叫。

“啊!鬼啊……”

“是我,鬼叫什么……”

方花雨的几个朋友接连站起,身上伤势竟不知何时自行痊愈,除了还有些僵硬疼痛之外毫无受伤痕迹。

常山一头雾水,“怎么个情况?刚才好像做了一场噩梦。”

“花雨,发生什么事了?这些人怎么回事?”

这几人显然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看到躺了一地的残伤人士,神情十分惊恐。

唯有方花雨心知肚明。

“他真的是仙人啊……”

“你说什么呢?”

“没事没事,你们先回去,改天再约!”

方花雨一阵风似地离开。

“诶?搞什么鬼啊?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奇了怪了。”

几人面面相觑,既然方花雨走了,他们也只能悻悻离开。

谁知几人离开没多久,那帮打手刚刚苏醒过来,突然一记寒光不知从何处飞来,轰然斩在停车场立柱之上。

轰!

整个顶楼停车场瞬间化为废墟,数十人无一幸免。

如此毁灭性的打击,直接惊动了合道会高层。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