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合道会总部大楼。

合道会是江海数得上的大组织大势力,旗下业务涉及宽广,而放高利贷是其主业。

为了这项业务的稳定发展,合道会从社会上招募了大量无业游民和打手,专门成立了收缴团队。

今天他们一个收缴分部被人给灭了,这件事引起合道会上上下下所有人的震惊,几位高层马上召集会议。

数十名合道会骨干团坐一堂。

正中间位置,坐着一位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壮汉。看起来就是个粗鄙的屠夫,但了解他的人都清楚,任华绝对是阴毒、狠辣的代名词。

身为合道会主事者,任华一向很少露面,今天破天荒主持会议,足以说明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谁做的!?”

“华哥,我已经查过了,就是那个‘侠之玉’老板肖玉找人干的。”

砰!

任华一巴掌拍在桌上,“哼!又是侠之玉,这小小的三层楼,就这么难搞吗?三天后龙爷就会过问整个开发区的进度,到时让我怎么交待?”

“这点小事……龙爷会亲自过问?”

“你懂个屁,开发区是江海市政工程的牌面,龙爷一直都很关注,如果办不好,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城北的青蛟会,城南的白虎集团都在死盯我们,办事稍有差错,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华哥,一个小小的‘侠之玉’怎么能有这么大能量?我怀疑这后面有青蛟会和白虎集团的影子。”一位军师模样的中年人若有所思地说着自己的推测。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他的观点。

对于‘侠之玉’这个钉子户,大家都有所耳闻,也使了不少手段。

可‘侠之玉’充其量不过是一家小公司而已,不可能拥有灭掉合道会收缴分部的实力。

如果背后没有青蛟会和白虎集团捣乱,谁都不信。

分部被灭,死了几十个兄弟,这已经达到势力间开战的节奏。

任华对在场所有人下了最后通牒,“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天后必须搞定‘侠之玉’。”

“是!”众人齐声应诺。

山雨欲来,风满楼。

除了合道会,青蛟会跟白虎集团也有些慌。

如果这件事是他们做的也就罢了,可偏偏不知是谁在搞鬼,弄的他们非常被动。

一时间,整个江海地下世界开始骚动,而他们的目标也都投注到了‘侠之玉’上。

陈侠抱着肖玉回到‘侠之玉’,看着门匾上三个烫金大字,心中不由一暧。

“小玉其实一直在等我吧,这一生我绝不会负你!”

将肖玉安置在床,陈侠则来到卫生间,将长发和胡须全部剃掉,露出如少年般俊朗的容颜。

十年修行,陈侠非但不显老态,反而更加神采奕奕,尤其眸子里的精光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还是那么帅……”陈侠拍了拍脸颊,自恋地点点头。

“陈侠,陈侠……”

方花雨气喘吁吁地跑上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干什么?”陈侠翻个白眼。

看到剪掉头发和胡子的陈侠,方花雨直接怔住了。

“好,好帅……”

“发什么呆?有事说事。”

“啊……”方花雨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不好意思地笑笑,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其实我已经猜出来了,你摊牌吧,我知道你就是仙人!”

本以为陈侠会否定,没想到他竟毫不迟疑地承认,“是又如何?”

“啊?这……”方花雨一肚子说词被堵住,“你,你承认了?”

陈侠双手背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走出去,若有深意地问道,“道法自然,一切随缘。承认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你知我为什么没有抹除你的记忆吗?”

方花雨一路上都在疑惑,为什么自己那些朋友醒后什么都不记得,自己却是对发生的所有事都记得真真切切。

陈侠又向前走了几步,与她只有一步之遥。

“你……想干什么?”方花雨心跳加速,下意识地捂着胸口一直退到墙边,“你,你已经有玉姐了,难道还对我有非分之想?但……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是仙人嘛,有几个女朋友也行。”

陈侠一个趔趄,又气又笑,“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之所以让你保留记忆,是因为你是小玉的朋友,明白吗?”

“啊?”方花雨漂亮的眼睛眨了眨,聪明的脑袋瓜子转了一圈总算想明白了。

陈侠这句话算是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人家只在乎肖玉一个,没有抹除自己的记忆不过是为了感谢她对肖玉的帮助罢了。

原来不过是沾了玉姐的光……

想到此处,方花雨羞的抬不起头,刚刚还自作多情,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还是要多谢你对小玉的照顾。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哦!”这是一个仙人的承诺啊,但不知为何,方花雨完全兴奋不起来。

就在这时,陈侠目光一抬,小声说道,“小玉醒了,你先去陪陪她,我出去买点吃穿用的东西,很快回来。”

大概是怕面对刚刚醒来的肖玉不知该如何解释,陈侠只好先找个借口离开,希望能借方花雨之口,让肖玉有个心理准备。

“嗯!”方花雨扭头走了回去。

陈侠刚下楼,就看到一辆黑色奔驰缓缓驶到停车带,车窗摇下,一个惊讶的声音刺耳地传过来。

“陈侠!你真的是陈侠?”

“嗯?”陈侠回头,眼神闪过恍然,“钱飞?”

“嘿!”钱飞快速从车里钻出来,顺带着把西服整理舒适,这才不紧不慢走近,“多少年不见了,原来你还活着啊?”

陈侠笑笑,“侥幸活着。”

“现在怎么混这样?”钱飞打量陈侠穿着,眉头轻轻一皱,“这还是当年学校的艺术才子吗?难道现在走颓废艺术范了?”

“一言难尽啊。”

钱飞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道幸灾乐祸之色,故意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同学十年不见,本不该说这些,可你也要上进啊,同学们要是知道你混成这样,还不笑死?”

陈侠眉头轻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要是被肖玉看到你这副样子……”钱飞轻笑一声,随口问道,“你回来见过肖玉了吗?”

“见了!”

钱飞表情戏谑,“哦,看样子你们的关系并没有缓和吧?”

陈侠眉毛一挑,这小子当初在学校就是肖玉的追求者之一,目前看来应该还没有死心。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