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月光清冷,映在一具小小的棺椁上。

姜岁宁一身素缟,三千乌丝垂散在地,面色苍白如同将死之人。

“呵,你想知道你儿子是怎么没的吗?”

姜岁宁回头,只见苏妩穿着烟红纱衣从内院走了出来,她衣衫凌乱,应是刚同男子欢好过。

苏妩轻撩秀发,故意露出白皙脖颈上暧昧的红痕:“你儿子沈之淮,是表哥亲手丢到那江里的呀。”

“你也真是蠢,表哥身居高位,又怎会要你这个话都不会说的废物生下的儿子?”

“呃……”

一口鲜血自姜岁宁口中呕出,她怎么也想不到,沈渡会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

难怪……难怪今日淮哥儿发丧,他这个亲爹却一天不见踪影!

原来是同苏妩厮混!

苏妩抿着红唇,掐住了姜岁宁纤细的脖子:“忘了告诉你,我有身孕了,所以你和小杂种,只能给我们让路了。”

强烈窒息感袭来,姜岁宁握着淮哥儿冰冷的小手,瞪着一双满是怨恨而血红的双眼,慢慢失去了生息。

“娘亲……娘亲……”

脸上传来软嫩抚触,姜岁宁被扰得发痒,艰难睁开眼后,看见了她这辈子最挂心的小人儿。

“娘亲羞羞,日上三竿,懒觉觉,羞……”

淮哥儿?

她的淮哥儿没死?

诧异低头,姜岁宁发现怀中的儿子小了一圈,分明是淮哥儿两三岁时候的模样。

死命把沈之淮抱在怀中,姜岁宁喜极而泣。

她……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