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械师
继续看书
千年前的灾变改变了原本平静的天池星。我,一个身份神秘的少年。被遗弃或者说是隐藏的少年却能拥有域器相伴。我好不容易拥有的童年却被上苍无情的夺走。孤寂是多么的痛苦,我的一切都可以给你们,把他们还给我好么?

《天械师》精彩片段

苏城郊外一个山头,用外人的话来说,这里山清水秀是世外桃源,用本地人来说不过是一个鸟不拉屎的穷山僻岭罢了,在这山头上却有一个巴掌大的村子“洛溪村”,真的就是巴掌大,一眼就能从寸头变成村尾,这里就住着零星几个老头老太,和一群孩子,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则是陆老捡回来的孤儿。

陆老一个80左右的小老头儿,30多年前来到这儿,有一手精妙的医术,山路不好走,村里人得了小病都会来找陆老,陆老也不收钱,就要些粮食。说来也神奇,吃了陆老的药不但病好的快身子骨也倍加硬朗。

陆老偶尔会出出远门也不知道是去采药还是去给人看病。有时候还会带个小孩儿回来,说是捡来的孤儿。村里人都信得过陆老。

小孩们都很乖,平时帮着地里干活,到了年纪陆老便领他们去山下旁听,学堂里的老师多多少少都受过陆老的恩惠,附近几个村又没多少适龄的孩子显得课堂些许有些冷清,就也乐的添几张桌椅热闹热闹。

一晃30来年,有的小孩儿留在村里有的则跟着一些回来探亲的大人们去了城里自谋生路。他们走的时候陆老都会给他们一颗“糖豆”,说是让想家了的时候吃。说来也奇怪,那些走的却没有一个人回来。

村里的小孩儿越来越少,老人们也一个接着一个离去。陆老也很少再出去捡小孩儿回来了。

我,是7来年前被陆老捡回来的。平时我跟着陆老去山里采药,空的时候也会下山去学堂里听书。我对草药之类的很感兴趣,陆老也是高兴,就教起了我他的医术。平常去山下给人看病的任务就被我接手了。

一晃眼又是五年,我已不是孩童,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这天我去山下给人看病回来,刚到下就看见停着两辆车,这就是车吗?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觉得有些新奇,多看了几眼便匆匆往山上跑去。刚到村口便看到有个身穿中山装的人在村踌躇不前。

我向前问道:“你是来找人的吗?”

那个领头的中山装男子面带和气的向我看来:“小先生,请问陆老先生是住在这么?”

“陆老先生?我师父也姓陆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找的陆老先生。”我面带疑问不解的回道。

那中山装男子顿时一喜,求着我领路。

也许是来找师傅看病寻药的吧的吧。

我领着他们几个朝着住处走去,村子很小零零星星也就几个人。

“小天,回来了啊,这回可比上次出去回来的早啊。小天越来越厉害了啊,成小神医了呀,以后大伙就全靠小天了呀。”

我受不了这些吹捧,回了一声便,红着脸加快了脚步跑了。那个中山装男子倒是眼前一亮。来到房门口,便见门敞着,小破桌上摆着几个小碗儿。貌似已经温好了茶,难道爷爷已经知道有客人来了吗?

领着人进屋,确认了中山装男子的来意后我便出门收拾药材。临近中午,那装上装男子推门而出,面带笑脸领着着我师傅出门。

“小天啊。今天陆爷爷我带你出去看看大世界。”虽然是我师父但是喜欢与我爷孙互称。

我一脸疑问,大世界?“有多大,有十个咱们村大吗?”

陆爷爷一笑“大,大的多。”

跟着中山装男子来到山下。坐进车的我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四处观望。

那中山装男子看着我一笑:“我姓楚名震檀,不知道可不可以知道小师傅的名讳啊?”

我小脸一红“我叫韩夏天,楚爷爷叫我小天就好了,小师傅什么的不敢当。”

楚震檀一笑“那这便宜我就占了啊,小天。”

我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高楼耸立的都市,对一切新事物都是充满了好奇。

不就车缓缓开进了一套巨大的庄园内。

“哇塞诶,这房子比我们村都大10来倍了吧!住这么大的房子每天光是走到大门儿都会累的不行吧”我一脸憧憬的道。

“哈哈哈,小天以后有想来玩儿和楚爷爷我讲,我亲自上门来接你。”楚震檀似乎看出了我眼中的憧憬。

汽车停到门前,我们一个个下了车。看着眼前恢宏的别墅这还是庄园中仅仅一角。再想想村里的草屋,顿时感到了世界之大。

领着我们进了门,迎面来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穿着米白色的连衣裙煞是可爱。小女孩似乎面色不是很好,花容上有些发白。

楚震檀拉着陆爷爷来到沙发前坐下接过小女孩儿递过来的茶壶亲自给陆爷爷沏上茶。

“陆神医,您看这,按照您的嘱咐,妍妍今年已经15了,按照当年的嘱托才来请的您。”这些年楚震檀找遍了名医,寻了各种珍贵药材但一点起色的没有。

妍妍全名楚欣妍,就是这个小女孩儿,15年前,楚欣妍还在她妈妈肚子里。欣妍外婆家似乎出了什么事,欣妍妈妈执意要回趟娘家。欣妍爸爸就开车带着她回去,怎料想半路遇到了绑架,他们夫妻俩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但不幸的是,楚欣妍早产了。

楚欣妍的父亲只是个普通的商人对医学一窍不通,在荒山野岭里夫妻俩都开始绝望了,正巧遇到了出完远门准备回家的陆爷爷,爷爷出手成功忙把楚欣妍接生出来。

但也不知是不是着了凉,刚生下来的欣妍浑身冰凉,陆爷爷把了把脉欣妍的脉象一脸凝重,给小欣妍扎了几针,吩咐到欣妍15岁时再来找他。

陆爷爷领着他俩来到马路边拦下一辆路过的车,给他们留下一个地址便离开了。

“这回来,我就是来帮这个忙的,不过要处理根本问题还需要几年时间。”陆爷爷一脸无奈道。

一听到陆爷爷的回答楚震檀却是一喜,眼看着就差点给陆爷爷跪下了。陆爷爷扶住楚震檀,要了一个房间便准备给楚欣妍治疗,楚震檀连忙让欣妍领着我们去了她房间,陆爷爷跟着进去。我却站在门口不知是不是该进去,楚震檀亲亲推了我一把,我也懂了他的意思身子慢慢探了进去。楚震檀却是站在门口,似乎是不打算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似乎怕影响到爷爷。

我来到爷爷身边,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房间,一个很标准的公主房,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来到同龄少女的闺房,我四处打量着,而欣妍却似乎是打量着我。

爷爷一边让欣妍躺到床上,让她拉开背上的拉链。裙子背部的拉链解开开,露出了光滑的玉背,年纪虽小,但却初具规模,虽然压着但却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轮廓。如果要说瑕疵,只能说是太过干净了,缺少了部分血色。我小脸一红,扭过头去不敢继续看下去。

一边却是拉着我的手,用银针在我的手上扎了一下,便开始用还带着我丝丝鲜血的银针在欣妍的玉背上扎着。一套针灸下来,爷爷有点微喘。我一脸好奇的看着,欣妍的玉背比起刚才多了些许血色。

我正想再看看呢,突然一个毛栗砸到我头上。“小小年纪看什么看!”

吃痛捂着头低下头去,等再抬头时欣妍已经把拉链拉上。小脸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刚刚的治疗作用,还是少女的羞涩。

待到爷爷一番复查确认没事了,才走出门。推开门便见到楚老爷子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样子。当楚震檀看到欣妍走出来的时候,微微松了口气,相比刚才,欣妍脸上多了几分生气。

楚老爷子本想留爷爷和我吃饭,但爷爷却执意要走。爷爷和楚震檀交代了些许事宜,便领着我离开了。

楚老爷子本想亲自送我们回去,但却被爷爷拒绝了。爷爷带着我坐公交车来到一条小巷边的一个大排档简单吃了顿饭,店主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少女。似乎是一对母女,他们穿着普通,身上的衣服稍有些老旧,甚至还有几个补丁,和这个光鲜的城市格格不入。少女很美也许是身上的破衣遮掩了他的光芒,些许打扮绝不会比欣妍差。

吃完饭,爷爷便领着我进了边上的小巷。走到深处,止步在一个被纸壳掩埋住的门边。爷爷轻敲房门,不久便有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走了出来。刚出门见到爷爷先是一愣,被污垢掩盖的五官便流出了两道清泪。第一时间便准备跪下,爷爷托住他的双肩顺势搂住了他。

一帆介绍,我知道了这位老者姓何,是爷爷的老友。

告别了何老,爷爷和我坐车来到城郊,这里离村子还有一段不短的路。慢慢走在路上,我还回味着今天一天的新鲜事儿。

离了城郊,路灯已经变得稀少,隔着老远才能再看到一盏。夜变得暗了下来,空荡荡的路上已经很少能再看到人,偶尔有几辆过往的车辆从我们身边擦过。

“小天”一声轻语打破了夜的宁静。

“嗯”我回了一声。

“你好奇,为什么我今天会带着你一起吗?”

“我微微一愣,难道不只是带我见见大世界吗?难道是因为需要我的血?”我微微一愣。

“没错,看世界只是一方面,主要的是为了你的血。”爷爷的声音轻轻传来。

爷爷和我讲述了当初帮助楚欣妍及其父母的经过。

“其实当时你也在。”

“我也在?”

“没错,当时我正巧遇到了你。当时也是用了你的血才帮助楚欣妍压制住了病情。”

“……”

一阵无语。

“其实你和你那些哥哥姐姐不一样。”

“不一样?有啥不一样?”我一愣。

“他们是真的无家可归,而你却是别人托付给我的。而楚欣妍一家很可能是替你挡了一劫,也是将你托付给我的的人告诉我如何救助楚欣妍。”

看不清爷爷的脸,也许他正望着月。疏散着这些年来心中的秘密吧。

“那你知道我父母吗?”我的心中似乎触动了那一丝深藏心底的欲望,谁能不在意自己的父母呢?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你的父母,但他将你交给我的时候便已经伤痕累累了,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见到我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也没多说什么就把你塞我手里了”

“当时把你塞我手里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吊坠。”爷爷似乎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盒子,也许是装银针的盒子吧。

将银针拿出,在盒子的侧边用力一掰,出现了一个小隔层。里面躺着一个玉佩,似乎是一颗平安扣,却又不像。似乎上面的圆孔多了些。

在昏暗的夜玉佩散发出淡淡的光。爷爷将玉佩递到我手中,我将玉佩挂到脖子上,双手把玩着玉佩,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爷爷似乎是因为放下了压在身上15年的巨石,整个人似乎都变得轻松了不少。回到家,爷爷便早早的睡去了。我躺在木板床上研究着那个玉佩。轻握着玉佩似乎有些冰凉。不再纠结 ,沉沉睡去。玉佩在我胸口亮起了微光,似乎有一些淡淡的气息从玉佩里发出笼罩着我。

第二日清晨,刚起床便感觉浑身轻松,好不自在。

爷爷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什么惊奇,但又没说什么。像往常一样,继续平淡的生活。

两年后的一天,爷爷接到一个电话,便匆匆出门了,当我回来时只看到桌上留下来的字条。也没在意毕竟虽说爷爷这些年出远门的次数少了,但偶尔也会出去一次。

托了楚老的福我也正式步入了学校不再是,旁听生,成为了和同学们一样的学生。

又是三年,马上就要高考了,虽然以前只是旁听生,但是课堂上老师讲的知识,我却都铭记在心,就算偶尔会有几节课有事也会向同学借笔记,可以说我的知识水平完全不输那些同学,我一定也能考个不错的大学吧。

眼看着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爷爷却还没有回来。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担忧。

大雨倾盆我望着窗外,有些惆怅,“这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啥时候才会停呢?”我一只手撑着额头一只手拿起笔百无聊赖的转着圈儿。

一声巨响打破了雨夜的窸窣声音紧接着一道闪电划过黑夜落在了山腰,我微微一愣这闪电中间怎么是断的?

与此同时,楚家所在的洛城。一栋大厦的高层,一个身穿休闲装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电视遥控器,透过玻璃向山村的方向望来。随手拿过椅子上的黑色风衣,拿起桌角的电话边打边向外走去。真的就是向外走去,从?窗户!

当他踏破窗框的同时轻抚了下中指上的戒指,转瞬间他的身上便亮起一阵光华便在黑夜中消失。

与此同时那条与城市的喧哗所不符的街道上一个老者披着破旧雨衣望向山村的位置他径直的朝着这个方向走来。他穿过那大排档,走入人群之中。没有人发现他的速度似乎有些太快了,前一秒还在这,后一秒便已经在百米之外。

雨越下越大,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一股不一样的气息。除了雨声和雷声,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不一样的声音,我仔细去听,似乎是,野兽的叫声?这里怎么会有野兽?虽然处于洛城郊外但也是隶属洛城,边上一带早已被军队清剿过了。自从来到这里,我从来就没见过什么危险的野兽。我急忙站起对着窗外大喊提醒村里仅存的几户村民。起身锁紧了大门。点起了屋里所有的灯,企图逼退“野兽”。

几声惨叫划破了雨夜,我急忙冲了出去。雨水一下子便打湿了我的衣服,艰难的睁开眼,眼前的一幕让我瞳孔聚缩。

那是老鼠吗?怎么比牛一样大,他们嘴里叼的什么?那是一个少妇?她拼命的嘶吼着似乎是想让她心爱的男子快跑。就见一个面色刚毅的青年正拿着锄头似乎想要夺回他的妻子,他们是一对夫妻也是被爷爷收留,他们没有像大部分别的孩子一样离开,他们彼此相爱,便在村里定居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他们结婚的时候还是我给他们滚的喜床。

我本想上去帮忙,他见着了我却让我快跑。他这一分神便被不知道从何处窜出来的巨鼠吞没。

又是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我不敢继续留在这里,我迅速往村外跑。村很小但这段路确实变得十分的漫长,原本温馨的村庄,此刻却是面目全非。一些废墟上趴着数只巨鼠。他们似乎是在那啃咬着什么,我已不敢继续看下去,我拼命的往前跑。似乎是几只巨鼠似乎发现了我,我不敢回头,只能听到背后传来阵阵野兽的嚎叫。

在泥泞的地上飞奔,一群巨鼠紧跟着我,我并没有在意为什么它们追不上我。眼看着前面的路被雨水冲垮已经成了断崖。我整个人都绝望了,回头看着那巨鼠朝我冲来,我闭上了眼睛,似乎是一辆泥头车撞在了我的身上,我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我要死了吗?”当我飞出去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对生的希望。

轰的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蔓延着我全身,我闭着眼等待着死亡,1秒,2秒,3秒我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搭我的脉向,我睁开眼,眼前似乎站着一个人影,雨太大了,看不清前面人的相貌,依稀只能看见一身破旧的雨衣,他将一颗糖丸塞入我的口中。给我指了一个方向让我继续跑,也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一股劲力从我的身体中传出支撑着我向着他指的方向蹒跚走去。而他却是顺着山壁向上跳去。

我拼了命的往外跑,眼皮越来越重,终于见到了柏油路,我朝着最近的路灯走去。我靠着路灯微微的滑了下去,我望着天,回想着刚刚的所遇,雨水打在我的脸上,雨水中似乎还夹杂着泪水。终于我坚持不住了,当我在昏倒的最后一刻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

另一边,何老来村边,看着眼前的惨状轻轻叹了口气,慢慢走进了村庄,刚刚那凶猛无比巨鼠,似乎见到天敌一般蜷缩在一起。何老轻轻抬手朝着它们一握。那些巨鼠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碾压了一般,身体被挤成了一个长条。解决完村里的巨鼠他便朝着那道“断雷”的方向走去。

当来到“断雷”处,眼前是一道漆黑的裂缝,仔细端详着这道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不久一个身披大衣的人影在半空中显现,透过大衣看到的似乎是一套铠甲,从轮廓看来大概是一个男子,男子落下来到何老身边。

“苏城的天盟特使?”何老不经意的问道,也没看他,双眼仍望向那道裂缝。

“算是吧,不知阁下是?”透过铠甲,传出一声似乎是被处理过的声音。

“一介山野村夫。”

“…”一阵无语,天盟特使从大衣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何老。“有麻烦可以找我。”

何老接过名片也没看便揣入了裤兜里。

接下来便没了什么交谈,两人都是朝着裂缝看去。

这裂缝似乎还在扩大,不知何时一声兽吼打破了山间的平静。

一颗鼠头从裂缝中探出,紧接着是巨鼠的身体,如果是常人看见它的话一定会被吓死,一只六层楼高的老鼠。

何老刚准备抬手,便被天盟使者拦住“这就不劳烦先生了,天盟比较需要活的。”

“只不过一只体型大点的垃圾而已”何老也是作罢,转身朝着四周的村子走去,准备去看看还有没有作乱的巨鼠。

天盟使者来到巨鼠面,双手对着虚空两划,两道裂痕张开,两把短刃从裂痕中飞出来到特使手中。飞刃一出巨鼠眼中便露出了无比的惊恐,转头便想钻回裂缝。但特使怎么会给他机会?一下子便消失在空中等到再出现时,巨鼠的四肢已经被斩断,豁然成了一根鼠棍。

特使扔出一串圆球,圆球散做一环围绕着巨鼠,渐渐缩紧,待到最后,巨鼠便消失不见,仔细看去便会发现,特使手中的一个圆球里似乎多了个什么。

解决巨鼠,特使手指在耳边轻划,似乎是正在与人联系。

东方亮起了一抹鱼肚白,几架直升机飞来,下来了几个身穿白褂的人,他们指挥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搬下几个仪器围绕着裂缝摆放,在裂缝的正下方则放着一个胶囊,随着仪器的布置完毕,一顿操作后,一道白光闪过裂缝已经消失不见。

特使将那个装有巨鼠的圆球交给了白褂人,吩咐了一下事宜,安排人处理一下后事便离开了。

第二日,楚老正在家里看新闻,当听到洛溪村及周边村庄遭暴雨发生山体滑坡伤亡惨重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要知道洛溪村便是韩夏天和陆爷爷,所在的村子。

楚老连忙开车来到山前,前面的路已经消失了整个山头都没了,楚老整个人变得异常冷漠,似乎与之前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我这是在哪,我还活着吗?这里怎么这么黑?我这一定是在做梦吧?也许是要高考了,复习太累了,睡着了吧。也对,和牛一样大的老鼠,怎么可能。等梦醒了,还能见到大家,见到那对哥哥姐姐。”我窝在角落里,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愿意去想,更不敢去想。

“别自己骗自己了。”在无尽的黑暗中,传来一声叹息。呵,是我太累了。都精神分裂了吗。

“还要骗自己吗?”

“闭嘴!”两道清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在脚下汇成一个小潭。明明四周充斥着黑暗,但我却能能看清这个水潭,我看着那个潭中的流泪的自己。

“呵,我不过是个只学了点三脚猫功夫医术的赤脚医生,一个在准备高考的穷小子,一个从小就没人要的孤儿而已。”泪哗哗的下,我搂紧了双腿,脑袋埋没在双腿间,裤腿已经被我的泪打湿。

“我一个从小就被托付给别人的孤儿,15年了,也没见他们来找过我,现在那些看着我长大的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也走了,我只有爷爷了吗?可是爷爷他在哪?已经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他回来看到村子的废墟也许也会伤心吧。”

“我都这么惨了,为什么老天还要欺负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在那嘶吼着,泪顺着脸颊哗啦啦的下。泪很咸很咸,吼到最后喉咙都嘶哑了,到最后我只能在那里呜咽。

“因为你太弱了,弱者只能如提线木偶般接受着命运的摆布。既没有财,也没有权,更没有实力你拿什么和命运对抗?”

“你是谁?”我很清楚这不是我的心声。我不需要财,我就想做个穷小子。我不需要权,我就想要拥有一个平平安安的普通人的生活。实力?我却从来没有想过。

“没有实力,你怎么保护得了身边的人?当他们巨鼠被撕咬的时候你无能为力,你只能在一旁袖手旁观罢了。他们死了,而你却还活着,你的命不仅仅是你的,也是他们的,你要振作起来,不能让他们最后的希望白费,你活着,洛溪村就还在。”

“想要力量吗?”

“想!”我用双手努力的擦掉脸颊上的泪,哭红的双眼还些许有些干涩。我望着水潭里的自己,发自内心的呐喊。

“抱歉我帮不了你。”

“……你是来搞笑的吗?那你说啥?”我一脸无语,要是这个声音的主人站我面前我一定会一巴掌拍死他。

“力量需要靠自己,别人的力量永远只是外力罢了。换做以前,也许我分分钟就可以让你变成万众瞩目的新星,但是现在我无能为力,我只能在你成长的道路上尽量给你正确的指引。”

“你的意思是以前很牛逼,但现在啥也不是是么?”

“…”那个声音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噎死了,也不见他继续出声。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好奇的一问。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一条鲤鱼,需要的是一个龙门,只要你能越过就能一飞升天成为穿梭天际的巨龙,而我需要的仅仅是帮我找回失去的力量,让我重回原来的位置。”那个声音说道。

“那你是?”我好奇的问。

“我就是你胸前的玉佩,也可以说我是你胸前玉佩的器灵。曾经的我一直陷入沉睡,之所以醒来,是因为之前那股空间撕裂产生的震荡,惊扰到了我。原先我的责任是维护这片星域的空间的平稳,但是千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我陷入了沉睡,脱离了我原来的轨迹,在我醒来的时候也就是不就之前,我发现我已经无法掌控住这片空间了,我似乎是在沉睡的时候遭受到了破坏,并且破碎了,我能感觉到,这片天地之间有着一些属于我的力量,但是我无法掌控他们,我需要人帮忙,而你是最好的选择。”那股声音无奈道。“而我现在仅有的一点能力也就吸引附近的天地之力而已。”

器灵的这番话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这个世界还是我所认知的世界吗?

“你该醒了。”

睁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梦里哭过还是因为太久没见过阳光,我努力的撑起身子,靠在床沿,仔细打量着周边的一切,这是一个算不上豪华甚至有点破旧的房间,麻雀虽小,但却五脏俱全。窗边有个书桌,桌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似乎是一对母女。第一眼望去那两人有些面熟。

是了,是那对大排档里的母女,我怎么在这儿?我撑起身子想要下床,但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浑身使不出劲来。只能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我望着那有着些许水渍的天花板,不知道多久,天已经黑了,回想着最近的那些所见。回想着似乎是梦里的那个它,我看着胸前的玉佩,似乎是还有些不敢相信。

外面传来了阵阵鸡鸣,透过窗帘的缝隙已经可以瞄到一眼晨霞。一声枝丫声传来似乎是屋子的主人回来了。

迎面走进来的是一个妇女提着个塑料袋,就是那个大排档的摊主。我支棱起身子。她见着我起身,连忙走过来扶起了我,靠在床头。

“谢谢你们救了我,不然我可能就没法再见到这个世界了。”对着那个妇女,我感激道。

“这没什么,你是洛溪村的吗?前几天街坊都在传,洛溪村滑坡整个村子连带着山头都没了。”妇女道。

“山体滑坡吗?是吧。”

他们难道真的不知道吗?还是不愿和普通人讲?算了既然说是滑坡就滑坡吧。

“我叫悦婕,你叫我悦姨就行了。”妇女自我介绍道。

“好的悦姨,我叫韩夏天,您可以叫我小天。”我回道。

悦姨一笑递过来手中的塑料袋,里面是几个热乎的包子。似乎是闻到了味儿,肚子刚刚还没感觉,顿时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我脸上一囧。连忙拉起被子想要掩盖那叫声。但奈何我越是极力控制,它叫仍是十分清晰。

悦姨顿时大笑,拿出了两个大肉包塞到我手中。我赶忙道谢,一口一口的吃起来,听着悦姨讲述着那天的情况。

原来那天正巧悦姨和她的女儿去附近村里收这几天的菜。正巧回来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了我,还好当时我倒在了路灯下面,不然这么大的雨很难发现我。

本来她们是打算送我去警局的,但当时悦姨的女儿似乎是认出了我,认出我是当年来找何老的那对爷孙。之所以能认出来主要也是因为何老总是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来也只有我和爷爷来找过他。当时悦姨女儿觉得新奇就多看了一眼。

当带着我回到这里时,她们也去找了何老,但何老似乎是有些事出了门,就把我先安顿下来了。第二天,何老也确认了是我。来看了一眼我,说是我没啥大事睡两天就好了。本来悦姨母女打算把我送去何老那边的,但,来到何老家发现他那儿乱的很就让我先在这儿住下了。

和我讲完这两天的事,悦姨便回房补觉去了,等到傍晚再继续出摊。原来,我睡的这间房间就是悦姨女儿的,正巧快高考了,把我安置在她的房间,她便去和学校要好的闺蜜挤挤,顺便安心备考。等到午休的时候她便会从学校打好午饭带回来。

悦姨回房睡了,我觉得无聊便起身下了床。屋子很小就只有两间屋子,和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除了几摞今晚要用的食材,便没什么地方了。三步便走到了门口。

出了门四处打量了一帆,这里似乎就是何老住的那条巷子。也是,那么繁华的城市里破旧的巷子怎么会这么好找呢?

巷子不大,兜了一会儿便摸清了巷子的全貌,凭借着记忆来到一处门前,那里还是和当年那样被纸壳埋没。

“砰砰砰~”我轻轻扣响了门把门。

门似乎没有关紧,扣了两声门竟然被我扣开了。我将虚掩的门推开一条缝,探进脑袋看了一眼。

也难怪了,这里比悦姨家还小,一眼望去,门口全是纸壳,塑料瓶一类的垃圾。垃圾后面便是一张床,整个房子就是用纸壳摞在一起分隔开来的。

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一惊,回头便见到一个邋遢的老头儿,便是何老。何老背后拖着个蛇皮袋,里面装的满满的,还有半个被踩扁的瓶子从袋子的缝隙戳出来。

何老面带和蔼的微笑,似乎是认出了我。领着我进了房子,走到里面,随手将蛇皮袋扔到一边。从角落里提出来两摞纸壳,让我坐。

我环顾四周是了,屋里很简单,只有一张没几根竹条的破竹凳了。剩下的也只有些一些由纸壳组成的简单家具了。当我目光扫过那破竹凳的时候一愣,看到了一件破雨衣,雨衣很普通,但上面的破洞,却和当夜,那位神秘人有些像。

何老拉着我聊了很多,我和他交代了这两年我和爷爷的情况,我告诉他爷爷出门这件事他似乎也不惊奇。

我指着那件雨衣,尝试着问道:“何爷爷这两天去过洛溪村吗?”

当何老听着这句话微微一愣。

“你还记得?”何老看我的眼光带着些惊诧。

我看出了何老眼中的惊诧,确定了何老就是当晚喂我吃糖豆的那个神秘人。

何老打量着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我也不敢继续多问。不过多时,何老起身,走到墙边。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何老。

只见何老对着墙角一块砖头就是一脚,那墙角的墙灰落下,露出了一颗白色的鹅卵石。何老蹲下身抠出了那块石头,递到我手上,我一愣。这是要干啥。

也不带我多言何老用指甲往我拇指上一划,几颗血珠流出滴在了那颗鹅卵石上。吃痛我连忙将拇指含在了嘴里。何老却紧紧盯着那块鹅卵石,只见那石头上汇聚出了个浅浅的图案。

只见那石头上一个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的图案。那是一条龙!何老赶紧收起那块石头,看着我整个眼神都变了。

何老关上房门,从那堆杂物里翻出了几块形态各异的石头摆在了房子的四周。一层淡淡的光亮瞬间罩住了何老不大的房子。

何老一脚便把他纸摞堆成的床给踢开,露出了一个浅坑,他将那颗鹅卵石扣在了那个坑里,那整块砖便升了起来。

拿开那块砖,里面是仅仅一个木盒,木盒很普通,没有什么繁琐的花纹。何老将它递给了我。我拿着这个木盒翻转打量着。

“这个木盒是一个恩人给我的,他救了我一命,让我在这里等18年将这个盒子交给一个人作为回报,他给了我这快石头说如果能让那块石头有反应就是那个人了,正巧算算也差不是时候了”何老激动道。

18年?我现在不就是差不多18岁吗?

“您知道他是谁吗?或者他长什么样吗?”我急迫问道。

何老却是摇摇头。一股失落感袭来,将刚刚的激动冲的烟消云散。

随后何老和我简单介绍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我现在所了解的世界仅仅是冰山一角,这个繁华的世界里还隐藏着许多像他一样的修仙者,除了修仙者还有一些人通过科技手段能与修仙者实力相当,一般称他们叫械师。一开始他们是相互对立的,但随着时间,开始逐渐结合产生了新的一批人称之为天械师。

这些人远比普通修仙者和械师强大,而由强者们组成了一个联盟“天盟”维持现在整个世界的平衡,并且继续探索这整个世界。

从何老这边了解到很多,临走之前何老从雨衣内袋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递到了我手中,这张名片看着很奢侈,也不是用的纸,表面很有光泽,微微泛黄,也不知道是不是掺了金,握着有股冰凉的感觉,上面简简单单的有个盾牌标志后面有一串序号27,其他就没什么了。我接过名片大致看了一眼便放入口袋中。

“你有麻烦能找到任意一个带有这个标志的地方,会有人带你去见名片主人的。”何老随意道,一脚踢开了刚刚摆放的几块奇艺石头,整个屋子回归到了刚刚的样子。

告别了何老我走出门朝着悦姨家的方向,走到门前,刚巧见到一个女孩儿的背影走了进去。我几步跟上前,当我进门的时候,正巧女孩儿回过头看到了我。

“你醒了,午饭放在桌上,等下自己吃。”说完便提起包急匆匆准备走了。

“我叫悦诗妤,你呢?”近门口回头问我道。

“韩夏天”我连忙应道,也不知道她到底听到没。

桌上两份饭,当我吃完我那份时正好悦姨走了出来。

告别了悦姨回到房间,我拿出了刚刚何老给我的那个木盒。我拿在桌前仔细打量着,翻来覆去,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我连忙起身去捡,拿起盒子正面那一层已经因为那一摔而脱落了,露出了里面的样子。

里面是一个小黑盒。我将它取出握在手中,打量了一帆,在底部发现一个凹槽,第一眼看去感觉很是眼熟。

“玉佩”梦里那个器灵声音突然响了。我吓了一跳,握着手中的玉佩。看了一眼心想在外界玉佩也能说话?

“这是神念交流,你还只是普通人只要不对我设防,我便能和你正常交流,你我说话外人听不见的。”器灵道。

我也不在多想,便将玉佩叩在了凹槽里,黑盒打开了,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戒指。戒指很普通,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

“你滴一滴血在上面,戴在手上用意念往里面探,看看有什么想着拿出来试试,还有别器灵器灵叫了这块玉佩叫陨星,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我按着陨星的话尝试着想着进入戒指内,里面只躺着两样东西一本册子和一块石头。我意念移动便将它两那了出来,当那块石头出来的时候玉佩突然就不受控制的发热起来似乎是对石头很渴望。我按着陨星给我传来的意念将石头凑近了玉佩,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块石头逐渐缩小,最后消失了。

我拿起剩下的那本册子上面第一页封面已经被污渍侵染了。依稀可以看见上面写着鸿蒙诀几个字。我翻开册子上面的字我确定我没有见过,但是我却一眼能读懂它。

按照上面的意思,我大概知道了这是一套修仙功法。我正想仔细看看,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我连忙按照陨星的指导将册子放回到玉佩之中。将戒指戴在了手上。

悦姨走了进来,准备晚上出摊了,和我说一声。我在家闲的无事就跟着悦姨一起去打下手了。悦姨本想让我在家里休息,但我执意不愿留在这里白吃白喝,还是同意我一起去了。

日子就这么过了几天。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