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五日后,周宅门口。

三辆马车已等在门外。一众仆人正忙碌着将林勿念平时用惯的器物往上搬。

灵儿扶着林勿念出了雪苑。

此时的王妈,还在焦急地劝阻:“大姑娘的伤势还未痊愈,不如多养些时日,现在正秋深露重的时候,万一路上再伤着身子……”

“哦?是怕我伤了身子,还是怕错过了什么日子?”林勿念一脸鄙夷地看向王妈。

王妈不禁一震,露出一丝惊恐之色,赶紧解释道:“大姑娘误会了,老奴只是担心这路途遥远,您的身子吃不消。”

灵儿瞥了她一眼,径直搀扶着林勿念离开。“小姐,这次王婆子怕是要吃瘪了!忍她这么多年,总变着法地为难小姐,要是她京里的主子把她处置了,想来真是解气!”

林勿念笑而不语。

仇,要自己报才够痛快!

主仆二人来到正厅,见周老爷端坐在桌前。林勿念再也忍不住心中酸涩,俯身跪地,“外公,孙女不孝!”

周老爷疼惜地看着林勿念,不禁眼圈也红了,伸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念儿,外公知道拦不住你,你想做,便放手去做吧。只一点,万事莫要逞强,平安活着!”

“另外我已经命人把你的嫁妆送去了昌隆镖局。你这一路上,定不会太平,你要格外小心!”

“外公放心,念儿心里有数。待我把京都的事情做完,就回来给您养老!”说完,林勿念挤出一抹笑容,二人起身往门外走去。

待到车前,只见一袭白衣随风飘起,温文儒雅,翩翩浅笑,只看一眼,便可以让江城的多少贵女为此沉沦……

是他!

“柳无双!不是已经赔了银子吗?”林勿念一双美眸圆睁,看向周老爷。

“忘了跟你说,柳先生以后就是你的琴艺师傅了,我已经替他赎回了卖身契。”说完又对柳无双客套道,“念儿以后就拜托先生多多照拂了!”

柳无双走上近前,礼貌地朝周老爷作揖行礼:“多谢周老爷抬爱!在下定当尽心。”

此时的林勿念,一头雾水。

细想来,周老爷让柳无双跟她一起进京都,确实是用了心思的。

一来,回到京都,定少不了和那些权臣贵女打交道,身边有这样一位谪仙般,且混迹名流多年的人物,的确可以少操不少心。

二来,林勿念邪魅一笑。这个周老头!怕是用柳无双,防着京都的那些贵公子们!他们没有想法最好,如果有,定然会了解江城的情况。

将柳无双带到身边,无疑让这些流言看似更加真实了!

这就是周老头想要的,他宁可让林勿念背着纨绔的名声,也不愿她和她的母亲一样,毁在那腌臜的后宅!

只是,柳无双为什么会同意呢?

林勿念不禁皱了皱眉,多了个柳无双,怕是计划会生变!

不管了,是人是鬼,试试看就知道了。

与周老爷辞行后,一路无话。

日头西斜,林勿念一众人等,来到客栈休息。林勿念正在思索着什么。灵儿过来说道:“小姐,柳先生求见。”

“让他进来吧”

“林姑娘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会答应周老爷,和你一起进京都。”

“柳先生此举,我难道不该好奇?放着奉你为天人的江城不呆,陪我去京都,过前途渺茫的日子?难不成,柳先生还真是怜香惜玉?”

柳无双淡然一笑。“果然,在下早就知道,林姑娘绝非外面传言的那样。所以,我选择了你。”

“选择我?柳先生的另一个选择是?”

“我只知道,是京都的主子,让我毁你名声,我原本是有些犹豫的,不过那晚,你把迷药撒在我脸上的时候,我就决定跟着你了!”

柳无双在笑,可林勿念总觉得,这笑里藏满了算计。

“所以,管事找到周府讨要说法时,我并没有阻拦,而且,我知道,这就是林姑娘想要的!也是我说动周老爷,让我和你一起进京,因为我同你一样,那儿,有我的仇人!我这样说,够诚意了吗?”

林勿念也不绕弯子,直言道:“诚意不是靠嘴说的,柳先生最好是站在我这边,不然,我不介意再给你撒一把——毒药!”

毒药两个字,林勿念咬得很重。

柳无双依然是笑着,起身退了出去。

京都,端王府。

慕容夜看着桌上的残棋,手中黑子落往一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

“主子,您交代的事,已经办妥了。追云会亲自护送,保证林姑娘的安全。”暗卫追风,在门外禀报。

“让听雨楼把所有和周慕雪有关的线索都挖出来,很快,要来生意了。”

慕容夜,东启国四皇子,曾经被将士奉为战神,为东启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如今,战事平息,自请卸去兵权,做个闲散王爷。皇帝赐封“端王”。

端,行为端正也!皇帝之意,众人不言而喻。慕容夜,注定与皇位无缘。

但是,东启最大的消息网,听雨楼,却在慕容夜的掌控之下。他再次看向棋盘,嘴角上扬。

她来了,这盘棋要活了!

“主子,还有一事。”

“讲!”

“太子派去南边的人,回来了。被我们劫了,要怎么处置?”

“让他把东西吐干净,杀了吧。”

慕容夜说这话时,云淡风轻,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没有任何的波澜。

追风领命,迅速消失。

慕容夜走到床边,拿起那串小巧的翡翠佛珠,眼里似乎泛出一丝温柔。

“这是我最喜欢吃的桂花糕,给你吃!”一个奶萌的女娃娃,把手里的糕点,递给一个浑身泥土的小男孩。

“我不需要,我现在只要银子!”男孩冰冷无理地看了一眼那个粉雕玉琢的团子。

“我没有银子,这个给你!”女娃娃摘下手上的佛串,塞到他的手上。

男孩拿着手串,飞快地跑开,任后面的仆人疯狂叫喊:“别跑,你个小骗子!”

看着他像只兔子一样飞奔,粉团子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哦~哦~哥哥跑得好快!”

尽管最后,男孩也没有来得及买药去救他的母妃。这个粉粉的团子,却成了他多少苦难中的一抹光亮。

母妃仅仅是得了风寒而已,可看守冷宫的婆子,扣下了御医送来的药材,只胡乱用各种药渣糊弄,致使母妃不治而终。

后来,男孩不惜在母亲的灵前,给自己下毒,惹得皇帝疼惜,把他寄养在珍妃膝下。

再后来,冷宫看守的婆子,不慎掉入湖中,溺亡……

慕容夜深吸一口气。

“你终于回来了!林~勿~念……”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