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离开江城已有七天。

由于林勿念提早安排了进京行程,就算王妈再次传信,程氏也应该刚刚收到消息,还来不及部署下去。

所以近几天的行程,还算顺心如意,平安无澜。

不过明日她们要经过翠鸣山,那里地处江瑾两城边界,常年匪患不断,属实不算太平。

林勿念拿来纸笔,简单书写了几笔,便让灵儿拿来信鸽,放了出去。

随后王妈端来一碗姜汤:“小姐,这几日天凉,您喝一碗姜汤暖暖身子吧!”

“放下吧!不叫你,不要随便进小姐寝室,出了周家,怎么连规矩都忘了吗?亏得你还是京都派来教小姐规矩的!”灵儿怒气冲冲地对王妈说道。

以前在周宅,周老爷明面上,不得不对王妈礼让三分,家里的下人,更是对她毕恭毕敬。灵儿早就看不下去了。

王妈刚想说什么,被林勿念一眼剜了回去。

“王妈莫不是觉得,我也像外公一般好糊弄?你最好给我躲远一点,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能活着见到你的主子!”

王妈端茶的手不禁一抖,惊慌跪地。

“姑娘饶命,老奴也是被逼无奈,平日里对姑娘严苛了些,可要是教不好姑娘,老奴一样是难辞其咎啊!”说完,忙磕头认错。

林勿念笑了笑:“好了,本姑娘累了,没时间看你演戏,回去歇着吧!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一定思量好啊!”

王妈恭敬地退了出来,可眼中分明闪过一缕阴鸷。回了京都,她就是功臣,且让林勿念再做几天主子!

次日中午,三辆马车,行至翠鸣山下。

重重叠叠的山峰,高高低低的树木,虽深秋已至,却还有点点花朵,迎风绽放,好似一幅名家画作,让人心旷神怡……

“打——”突然一声闷响,贯彻云霄。

众人皆是一惊,马车虽然行驶不快,车夫听到这一声,却也勒紧了缰绳,只听得三马齐嘶!

紧接着又是“打——打劫!”随之百十来号山匪便从上而下,蜂拥而至。

雷老三,拍拍脑袋:“二哥,不是说了嘛,以后喊号的事,我来就行!”说着看向还要继续喊号,一脸横肉的雷老二。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前面车里的人听着,我们是翠鸣山的义匪,只谋财,不害命!”雷老三把玩着手里的砍刀,心不在焉地喊着。

众人听到此,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

“但是,所有人,排成一队,听我号令!让你们跑,才能跑,落在最后的,押上山寨!男的——”

“行了,费什么话!”雷老大打断了雷老三。让一众人下车,横排成了一队。

以鞭声为令,只听雷老大,长鞭一甩,“跑——”雷老二一声老虎哮,差点没把老三的刀吓掉了。

众人皆是疯狂奔跑,四分五散,王妈早已裹好了裤腿,生怕落在最后!不过,她也不怕,因为,有两个人,比她还慢,林勿念,刘无双。

不,应该说,她们两个根本就没有跑!

几百米后,林子里窜出两人,抓了王妈,往口袋里一装,准备回去交差。

王妈慌忙喊道:“好汉,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是程夫人派来的,我是来帮你们的!”

两个土匪,相视一笑。二话没说,一棍子敲晕,安静了不少……

再看林勿念,扭头看着柳无双。

“柳先生为何不跑?”

“因为你啊!丫鬟仆人都跑了,你却不跑!虽然还没有行拜师礼,为师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柳无双悠悠地说着。

“四妹,这位是?”雷老三,一边笑,一边扭到了林勿念跟前。

“三哥,让你抓个婆子而已,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林勿念无奈地看了雷老三一眼。

“嗯~非也,还有你那个车夫,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王婆子的人,但一定不是好人,鬼鬼祟祟,昨晚我的人,看到他半夜出了客栈,还是个练家子,小虎本来想跟着他,半路却被他甩了。”

林勿念听到雷老三如此说,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车夫刘白,两年前就已经到了周家,林勿念也查过他,没有问题。

而且刘白,平日里话虽少,却是个得力的人,所以周老头才会让他跟着林勿念进京。

一时间,林勿念还真的想不出,他会是谁的人。

林勿念迎上雷老大,抬手一抱拳:“雷大哥,有劳了!”说完,看了一眼柳无双,“这位是江城竹韵轩的柳无双先生!”

雷老大顺势扫了柳无双两眼:“柳先生,还是有几分胆色的!”

柳无双只是礼貌地笑了笑。他不光有胆色,还有脑子好不好?

先不论这群山匪是真是假,林勿念的处变不惊,本就让柳无双有几分怀疑。

再加上他们自称义匪,不害命,雷老三的游戏抓人法则,他更是明白了,这分明是林勿念设的局。

只是灵儿也跑了,让柳无双有点小意外。

林勿念和雷氏三兄弟寒暄了一会儿,让雷老三帮忙换了一辆马车,带上柳无双,启程离开。

“林姑娘还真是能给在下惊喜呢!世人只知道林姑娘狂妄纨绔,没想到还是个土匪头子啊。”柳无双的语气带了些许戏谑。

“柳先生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林勿念无心跟他打嘴仗,只是这个柳无双,还真有点让她头疼。

今天的局,本打算顺理成章,脱离所有人,就连灵儿,都让她打发走去府衙报官。不然那丫头,是死也不会跑的。

当然,离翠鸣山最近的官府驿站,都是雷家三兄弟的老熟人。不然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两城府衙,灭不掉几百匪徒!

雷家三兄弟,自称义匪,其实也算实话。他们从不欺男霸女,反而对周边老幼病残多有照顾。

他们的目标,大多是,途经此处的富商巨贾,都是外地人,官府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碰到难缠的,官府出兵,他们便换一身装扮,成了当地农户。

林勿念认识雷家三兄弟,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两年前,一批难民涌入江城,不料引发了一大批人,得了伤寒症,急等药材救命。雷氏三兄弟,误抢了周老爷的五车药材。

官府无能,商户自保,江城当时一团乱,林勿念却孤身闯了翠鸣山!

她仅用一天时间,就摸清了翠鸣山的地形,混进山寨,在众人餐饭里,下了软筋散。

夜里,雷老大睁眼看到林勿念时,整个山寨已经没有能站着的了!

自那以后,林勿念就成了山寨的四当家。逢年过节,林勿念还会像今日这样,“送”一些物资过来……

雷氏三兄弟对林勿念,由开始的惧怕,到后来的心服口服,再到现在的以命相托!

三人早已把林勿念当做了亲妹子!如果不是林勿念把周老爷托付给他们,三兄弟本打算随她进京都的。

安排好江城的一切,林勿念才能安心对付京都的牛鬼蛇神!

只是眼下这个柳无双,实在是个意外……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