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尘之魔神
继续看书
归尘穿越提瓦特大陆,系统自魔神时期使其沉睡后便杳无音讯,当今璃月,系统归来,归尘:我要让提瓦特改名璃月!(本书与原著大不相同,请不要把原著剧情代入本书,不过大致剧情还是不变的,希望你们能喜欢,谢谢。)

《原神:尘之魔神》精彩片段

加力蹲大学新生,438寝室,三个疯子跪在地上鬼哭狼嚎。

就明天,版本更新,神里绫华池子明天下午就要开,今天是神里家家主——神里绫人和疯神,额,酒蒙子——温迪池子的最后一天。

而这仨货,也不知道是奶茶买的不够多,还是被班尼特给祝福了,三个人,十个号,共700多个纠缠之缘,一个奶茶哥都没出。

四个七七,两个刻晴,三个莫娜,还有个卢锅巴。属实是现实中的班尼特。

室友甲(名字就不起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出现)失声痛哭:“为什么?为什么?我攒了两个月的原石,两个号,一个神里绫人都没出,为了他,我可是连心海老婆都忍住没娶。”

室友乙:“你还好,我一个648下去都没出,我寻思着我平时奶茶也没少买呀。”

室友丙:“我就是想要一个水系主c怎么就这么难呢?”

室友甲:“你用芭芭拉也行,你芭芭拉不是六命吗?毕竟,学医救不了蒙德。”

室友乙 :“对了,咱寝室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

归尘坐在电脑前面 一心打着深渊 ,没有理会他的三个儿子。

就俩原因 。一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几个货 ,每次抽卡歪了都是这样 ,归尘习以为常。

二是现在是周末晚上八点至九点之间 。

归尘是个未成年 ,以15岁的年龄冲进大学 ,长得也是帅气逼人 。

有着魈的身高和温迪的脸型,眼睛和神里绫华半眯时一样(毕竟正常人有二次元的眼型实在是不太正常 ),鼻子和嘴巴就是霄宫的复刻版。

三个室友头一次见到归尘时也是吓了一跳:原神也有穿越的吗?

虽然归尘是个富二代 ,但性格良好 ,品学兼优 ,英俊帅气, 多财多亿,凭亿近人,非常懂事 ,玩游戏从不充钱

(废话 ,花进四个648,抽到自己喜欢的角色 ,就为了玩那三个小时 ,扔谁头上都不愿意 。)

这也是三个室友唯一讨厌归尘的一点,那就是运气太好 。和自己一对比 完全是“酸”。

归尘在小姨up的时候入驻提瓦特,由于是新手,不太会抽奖 ,一直怼着常驻池 使劲抽,荣幸的得到了第一个五星角色——刻猫猫,从玩到这个角色之后 ,整个提瓦特就没有归尘上不去的地方,归尘也再没有碰过常驻池 。

即使有着20多个相遇之缘,归尘也再没有点进常驻一次 。

后来归尘 把一切原石都投进了up池 ,就造就了 二命的社会废人 ,三命的八神重子 ,四命的班尼特以及四命的雷电将军。

属实把三个室友酸了很多次 ,都觉得归尘 在米忽悠有后台 。这运气,离离原上谱。

归尘 一心一意的打着深渊。

室友丙:“归尘, 小尘尘,要不……”

归尘:“不想, 不行, 不可能 ,没得谈 ,想得美 ,有事说 ,没事滚 。”

室友甲:老丙,你就别妄想了 ,你是不是忘了 ,归尘不喜欢水 ,用水跟非洲人似的 ,他也不缺挂水 ,他还有个六名行秋和六命芭芭拉放仓库吃灰呢 。”

室友乙:“归尘 ,你为什么不喜欢水啊? ”

归尘:“不知道 ,有些东西是天生的。我不喜欢水沾到身上的感觉 ,所以我不喜欢水 ,尤其是看小说的时候 ,有些作者该水的地方不水 ,不该水的地方水了一大半 。 ”

室友丙:“归尘,尘哥,嗯?好像有什么不对 ,不管了 ,尘哥,你就抽个大舅哥 好不好 ,我看在斗音上大舅哥手感贼好 ,尤其是那跪滑,还有那打篮球的姿势,你就就抽一个我玩一下 呗 ,我帮你带一个星期饭。 ”

归尘领取了深渊秘境的原石,看了看原石,不错 刚好一千六百多,加上原有的十个纠缠之源 ,也就二十抽 。

没错,归尘决定赌一把。毕竟室友带饭,这东西在大学寝室是非常罕见的 ,是要一句“爸爸”才能换来的。

“我上次把雷神提到四命之后,我就再没抽过奖了,如果抽不出来 可别怪我 ,带一个星期的饭也是要的。”

“哎呀,尘哥,你怕啥 ,谁不知道你在米忽悠有后台呀,我相信你 ,加油 ,奥利给。 ”

归尘翻了个白眼 ,默默打开了抽奖 ,点进了大舅哥的池子 ,一键十连,一个紫,祭礼剑,还行。

“我就说吧 ,我运气怎么可能那么好,才出过金呢 。 ”

“归尘,话别说那么早 ,你不还有十连吗?万一出了呢 ? ”

“行,今天你不把我这点原石耗干净 你是不会罢休的 ,我就让你死心。 ”

归尘把鼠标直到十连上 ,又是一击 ,一道流星划过 ,带着隐隐的金光 ,出金了 ?出金了!真的出金了 !

三个孩子高兴的和二傻子似的 ,归尘也懵了 :我运气这么好的吗 ?很快就淡定下来,应该会歪吧。毕竟归尘抽卡从没歪过 。

金光一闪,“在下神里家家主,是个僵尸。”

众人“哎!”地一声,太可惜了。

归尘:“我就说嘛,我运气这么可能一直那么好。”

又是一下 ,“在下神里家 家主神里绫人。”

双黄蛋?

室友丙:“小尘尘,我爱死你了。”

归尘:“呵呵,滚,为父不搞基。”

又是一下,“在下神里家 家主神里绫人。”

又一个?

三黄蛋?两个没歪!

归尘有种不好的预感,再点一下,“在下神里家 家主神里绫人。”

归尘不敢想了,直接跳过。“在下神里家 家主神里绫人。”×7

七个葫芦娃,不对,神里绫人?还送了一个七七!

这啥呀?一个小矮人和七个白雪,额,白水王子?

大舅哥,你是来找妹妹的?虽然这也是五星冰系单手剑,但她不是你妹妹啊。

三个室友脸色各不相同:同情,遗憾,愧疚。最多的是兴奋,毕竟这有可能就是遗产了。

室友甲拍了拍归尘的肩膀。

室友乙向归尘深深鞠了一躬。

室友丙准备抱住归尘就是一顿痛哭,被归尘一把推开。

归尘看着窗外的电闪雷鸣,心中五味杂陈,毅然决然地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拉开房门 ,深呼一口气 ,面带微笑 ,“如果这次我能活着回来 ,” 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小小的怨恨 ,“为父再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

出去,重重地把门一摔,再到操场 。

风吹起了归尘的刘海 ,将归尘那半遮半掩的卡姿兰大眼睛暴露在天空之下 ,雷霆的光映照在归尘的双眼中 ,归尘轻声道:“来吧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

苍天好像听见了归尘的话 ,也应了归尘的话 ,一道手臂粗的雷电径直落下 ,直面归尘而来。

归尘不敢怠慢 ,向前冲刺 ,借兵线为跳板 ,一个瞬移 ,开大接闪现,接二技能 ,再加瞬移,一刀秒了脆皮 。(咳咳,跑错片场了 )

总之,归尘是险而又险地躲过,身后,刚才停留过的草地已经被劈黑的一大片。

归尘不敢大意,继续跑动 ,雷追着归尘的屁股后面一路劈过去。

突然,归尘发现没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有继续披在身后 ,意识到不对 ,连忙换了一个方向 ,继续跑 。

雷劈在他没有换位之前一点的位置 ,要是归尘刚才继续往前跑的话 ,绝对会“世界咀嚼了我。 ”

归尘露出了经典的龙王笑 :好歹小爷也是万千小学生中的的一员,王者的对局至少有5000局以上。

嗯,那时候还是一天一个半小时 ,玩了这么久 ,这点预判还是有的 。

……

在操场经历了一次雷劫的洗礼之后,归尘气喘吁吁的站在全操场唯一一片绿地上 。

乌云散去, 阳光洒在操场和归尘的身上,归尘看着太阳 。向天空竖起了一根中指 :“小样儿,跟……”

谁知,散去的乌云再次汇聚,再次降下了一雷,毫无疑问,冲着归尘去的。

叹,这一雷来的措不及防 ,归尘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雷落下来 ,做到了自己的身……边,归尘还是躲过去了。

归尘:“整个操场就剩这一片绿地 ,其他都被你劈黑了 ,让我看着,我也不舒服 ,回马枪我也不是没打过 ,你,还太嫩了。 ”

就这,归尘躲过数次 。归尘离开了操场 ,给操场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

操场:“这祖宗 ,终于走了 , 可怜我身上漂亮的草皮呀,全黑啦,你让他劈一下不就行了,又不会死 ,哼,委屈屈。 ”

归尘向校外走去 ,想着那穿越的方法 。

某处,“这小子 ,预判顶级呀 ,真狡猾 ,不过我喜欢,几十道雷都没能劈死他 ,送他去穿越 ,计划一失败 ,启动计划B。”

卡车:“收到。”

归尘沿着马路走着,走到十字路口 。

红灯,灭了 。

黄灯,亮了 。

三秒。绿灯就快亮了 。

还有个小女孩儿在马路中间 ,演员准备就绪。

不对,卡车呢 ?“叭叭”,身后一辆蓝色的有着近10m长的大卡车 ,不对,失控的大卡车 ,飞驰而来。

这下所有演员全部到齐 。

归尘瞅着 ,如果刚才没有出八个金的话 ,归尘肯定会冲上去 。

但是现在,归尘表示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没了主角,我看你怎么继续往下演 。

归尘站在路边 ,欣赏着这场完美大戏 。绿灯发亮 ,卡车迅速逼近 。

“孩子,我的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 !谁能救救我的孩子 !”站在路边的母亲失望的大喊 。

“难不成,这不是演戏? ”归尘不禁狐疑道。

这时, 关键点来了 。

卡车突然改变方向 ,向归尘冲来:“小子,该穿越了 。”

归尘 瞳孔紧缩 ,你不换剧本发展?剧本不是这么演的 ,导演不管管吗 ?完了,芭比Q了 。

卡车成功撞到墙上 ,还是某处 :“小子,你以为你成功预判 ?可惜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像你这么狡猾 ,我怎么可能会按常理出牌 ,当然得改一下剧本了,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

“小子,乖乖地在上一轮被雷劈死不好吗?否则也不至于死得那么惨,嗯?等等,魂哪儿去了?”

卡车的车头与墙壁来了个无缝衔接,但是没看到一滴血。

归尘从车底爬了出来,站起身来,向天空竖起了大拇指,嗯,朝下的。

“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我这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懂,更何况你这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鬼东西。

我早就做了两手准备,你以为你预判了我的预判?实际上是我故意让你预判到我的预判,这样我才能预判你对我的预判做出的预判。

想带我走?回去再练几年吧!哈哈哈……哎呀!”

归尘仰天大笑,丝毫没有注意脚下的路。

殊不知在拐角处有一个下水道,而井盖已经不翼而飞。

就这样,归尘掉进了下水道。

“TMD,是哪个缺德玩意儿把井盖给偷走了!我#***~~,:_@✘✘@~~,老子……*.*!.*&$&,祝你*#&$€€&♀££♀。”

归尘说出了一些优秀的中华传统美德,优美的中国话,传统的国粹,把偷井盖的祖宗十八代都亲切地问候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归尘冷静下来,给室友丙打了一个电话。

室友丙接了电话之后开头一句就是“大哥,归尘大哥,真不是我害得你呀,千万别来找我,即便你没了,我依然会按时给你的坟头换饭的,大哥,这真的不是……”

“闭嘴,”归尘不耐烦了,一把打断他的话,“你爹我还活着呢,赶紧过来救我,顺便……”

“好的,大哥,马上帮你呼叫汪汪队,还需要帮你呼叫超级飞侠吗?”

“滚,学校外西北角拐角的那个下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儿子没皮燕子的狗东西把井盖给偷走了。”

归尘被摔得七荤八素,五米高的下水道,一个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掉下来,不死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归尘两腿一臂已经被摔断了,动弹不得,剩下的一只手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摸出手机,指纹解锁,随便点了一个联系人已经是极限了,要不然他直接打个120不香吗?

手机从归尘的手上滑落,归尘却丝毫没有在意:“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本以为我预判了你对我的预判做出的预判,没想到却是你预判了我预判你对我的预判做出的预判,

是我输了,但,那又如何,你终究是棋差一招,我没死,我还活着!”

说完,归尘便在那儿等死,不对,等待救援。

这时,高潮来了,(不对,划掉)

上面,一个女人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另一只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几瓶啤酒,玻璃瓶子的那种。

突然塑料袋子承受不住几瓶啤酒的重量,“撕拉”地一声,袋子破了,啤酒滚落一地。

质量真差,一看就知道不是华夏产的。

女人见啤酒滚落一地,不禁感叹一声“运气真差!”

收起手机开始捡滚落一地的啤酒。没注意到有一个瓶子正缓缓地滚向前方不远处的下水道。

历经千辛万苦,啤酒终于滚到了下水道口旁边。

“下地狱去吧!”啤酒滚了下去,但是,在啤酒掉下去的一瞬间,一只手抓住了啤酒瓶,正是那个女人。

“放肆!哪个女人?”(滚,现在还没到你上场)

“小样,差点就让你跑了。”女人怀里抱着的好几个瓶子中,有一个瓶子在女人捡瓶子时开始松动,向下滑去。

女人意识到了,但又无可奈何,毕竟,手上还拿着瓶子呢,只能夹得更紧一点,但好像没多大作用。

最终,瓶子离开了女人的怀里,在地上磕了一下掉进了下水道,没破,连缝都没有,肯定是华夏制造。

一切就好像是设计好的一般,啤酒瓶掉下去,正中归尘脑门儿。

归尘感觉头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然后就没了意识。

如果归尘在世,(不对,再划掉,被洗脑了)如果给归尘几分钟,归尘一定会好好地问候那个往下水道丢东西的人和他的祖宗十八代,毕竟关心一下他人及他人的家人很正常,归尘光荣的牺牲了,不对,穿越了。

依旧是某处,卡车:“大人,没想到您还有后手,属下佩服。”没错,安排这一切的就是系统。

当然,归尘掉下下水道之后除外,那纯属巧合。

系统:“这也行?额,我是说,没错,这就是本大人安排的,这小子,那么狡猾,

我早就知道他能预判我对他的预判做出的预判,所以,故意失败,使其放松警惕,在他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安排接下来的计划,这才是完整的计划B,

这小子,跟我斗,他还太嫩了。”

卡车:“大人英明!”

……

……

提瓦特大陆,岩之国,归尘站在璃月港旁边的天衡山上,俯瞰着璃月港的全貌。

不禁感叹:“这璃月还真是繁荣啊!这也多亏了我这十年来的努力,现实中璃月也比游戏中大了不少,起码有游戏中的几十倍大。

这群玉阁经过我和凝光的不断努力,也终于有游戏中一个璃月港的大小了。

只可惜啊,马上这东西就要没了,毕竟往生堂的那个小丫头已经17岁了,请仙典仪还有三个月,估计主线剧情马上就要开始了吧,不过怎么还没听说蒙德那边有龙灾呢?”

这时,归尘脑子里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宿主,我来了,宿主。”

归尘:“哎呀,系统啊,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啊,马上解绑,谢谢。”

“喵喵喵?”

“你觉得我现在需要你吗?”

“你知道你什么身份吗?”

“知道啊,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者。”

“你知道你是穿越者你还不需要系统?”

归尘笑了笑:“你觉得,我现在需要系统?”

“你怎么不需要系统?如果是什么历史世界、平行世界之类的,依照你的智慧与狡猾,我都不好意思来找你,但这里是游戏世界,是原神,随便一个QQ人都能追着你满地图跑,再说了,你身为穿越者,不参加一下主线剧情 你对得起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归尘白了一眼:“我也没想走啊,是谁把我送到这里来的,谁心里没点儿逼数吗?而且,谁说QQ人能追着我满地图跑的?”归尘双手抱胸,露出了腰间的那颗棕色的神之眼。

“卧……卧……卧草。”

“别把草压坏了。”

系统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你……你……你怎么会有神之眼的?按理来说,你是外来之人,虽说我把天理维系者那边给屏蔽了,但你不是提瓦特本地的人,不会受到神明的注视七神也不会给你发放神之眼,嘶,奇怪了。”

归尘不屑一顾:“就这玩意儿?我跟钟离谈了一次话,然后他感受颇深,就给了我这个玩意儿,还有,你自己干了什么事你心里不清楚吗?

三千多年前,你把我带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然后又把我封印了三千多年,直到主线剧情开始十年前,你那破封印就自动解开了,

十年啊!十年!你知道我这十年怎么过的吗?”

……

时间线:“3700年前”

那时的璃月,魔神战争马上就要爆发,众魔神之间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相互争夺着地盘和人民。

而在岩之魔神摩拉克斯与众仙人及夜叉、尘之魔神归终与灶之魔神马克修斯所领导的璃月和归终原(这里没写错,以后会解释),成为了这乱世之中仅剩的两处可以让人民安居乐业的地方。

可是好景不长,这份和平终究会被打破。由于三大魔神联合,势力也日益强大,引来了不少魔神的窥视。所以,众多魔神联合向三魔神伸出了魔爪。

岩之魔神摩拉克斯实力最为强大,众魔神不敢打璃月的主意。而归终原上虽然有两位魔神,但能与魔神对抗的仅有尘神归终发明的归终机和灶之魔神马克修斯。

至于归终……额,完全是魔神中垫底的存在,甚至在摩拉克斯手下的仙人中也仅仅是中流水平,众魔神都不把她当回事。

马克修斯会吐火,虽伤害不俗,但不擅战斗。至此归终发明的归终机成了与之对抗的最后资本。

归终深知,归终机不像魔神一样,归终机是死的,但魔神是活的。现在归终机对抗魔神就已经很吃力了,在未来,归终机的作用会越来越小。

要想归终原上的子民能够继续安居乐业,只有……

归终拿上了尘世之锁,带上仆从前往璃月,要与传说中的摩拉克斯做一笔交易。

“传闻,摩拉克斯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存在,手下的人民安居乐业,想要让他帮忙庇护归终原的人民,着实不容易,

打架我肯定是打不过他的,否则我也不需要他来庇护归终原,只能靠智慧了。”

转眼间,归终一行人到达了璃月港,见到了摩拉克斯。

寻常人见到摩拉克斯不是恭敬,就是畏惧。但归终偏偏就是个例外。

归终刚见摩拉克斯就说:“你就是摩拉克斯?这片土地的最强者?”

摩拉克斯看着眼前的少女,呵呵,有意思,边说到:“哦,你是?”

“我叫归终,尘之魔神,听说你是这片土地最强的,我不服。”

“哦?小丫头,”浮舍一双手抱胸,一双手枕着头说,“你还不服,我看你也没多强,来来来,我和你单挑,我让你三只手。”

归终:“不,好歹我也是个魔神,怎么能跟你一个夜叉打呢?我就挑战你,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看着眼前的少女,脸上净是笑意:“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为表公平,我不开盾。”

归终急忙摆手:“谁要和你打架了?喏,这个叫尘世之锁,里面有着我毕生的智慧,只要你能破解它的秘密,我就承认你是最强的,你要是解不开,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

浮舍:“小丫头,这怎么看都是我们亏吧,帝君赢了,你就承认帝君最强,你赢了,帝君却要答应你一个条件,小丫头你想得真是比你长的还美呀。”

归终:“行了行了,你们赢了我也答应你们一个条件,只要不过分就行。”

摩拉克斯:“呵呵呵,有趣,这个赌约我应下了。”

至此,归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归终把手上的尘世之锁递给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看了看手上的尘世之锁,微微一笑,嘴角略微上扬。在手上没拨弄几下就开了。

归终小嘴微张,归终尽管早就料到钟离能打开自己的尘世之锁,但是这速度还是超出了归终的预料。

看着桌上的一堆零件,归终略有不甘地说道:“好吧,是你赢了,说吧想要我答应你什么?”

摩拉克斯双眼微眯:“那你就帮我守护璃月吧,念及你是归终原的守护神,那么我也会略微出手帮你保护归终原。”

归终面露令人难以寻味的微笑说:“那么摩拉克斯大人,能不能帮我把尘世之锁给复原呢?那可是我的武器啊。”

摩拉克斯轻笑道:“这有何难。”手上动作不停,继续拨弄着尘世之锁。

……

仅仅一会过去了,摩拉克斯看着尘世之锁,头顶冒出微微虚汗。没想到这个名为尘世之锁的小东西,拆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如登天。

联系起归终与他打的赌:原来,难点在这。又试了几次,摩拉克斯放弃了,刚想收回刚才的话。

只见归终说道:“行了,反正我也不擅长战斗,既然有你帮忙保护归终原,那我也不怎么需要尘世之锁了,你什么时候修好再还给我吧。”

而一旁的浮舍却不乐意了:“我说,你这妮子,现在已经是帝君手下的人了,给我放尊敬点,还有,没有武器怎么帮助帝君守护璃月?你没武器是吧,来,我的给你。”

摩拉克斯打断道:“你还挺聪明,连我都……”

归终:“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说的,我会帮你把璃月打造成一个天府之国。”

摩拉克斯:“……,契约已成,食言者当受式岩之罚。”

……

时间线:“3500年前”

归终原,归终看着眼前的的局势,本就提着的心,不由得再提高了一截。

现在局势越来越严重,而海中也有众多魔神极为不安分,魔神越来越多,地盘越来越少。

现在,整个璃月差不多被瓜分完毕。而随着地盘的减少和野心的增大,众魔神早已把爪子伸向了璃月最后的两片净土——归终原和璃月,这个令所有魔神都眼馋的地方。

归终原在摩拉克斯的帮助下,也是多次打退了众魔神。而,就在前不久,海中的魔神也露出了贪婪之相,直指璃月,摩拉克斯也因此被迫分出精力去对抗来自海中的魔神。

也因此导致在归终原的精力被分了出去,也发展到了现在的局面。

夜晚,归终来到归终原的所有人面前,宣布了一件大事。归终严肃道:“各位,我打算带着你们融入璃月。”

此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归终为难道:“我知道,这里是你们的家,想让你们抛弃自己的家,去过未知的生活非常为难,但……”

“什么时候走?”一民众说道。

顿时,一呼百应,纷纷表示“什么时候离开”。

归终一时也懵了:“你们难道不留恋这里吗?这里可是你们的家啊!”

一民众说道:“归终大人,我们既然追随了您,那么就会尊重您的决定,归终大人给了我们那么久的好日子,我们又怎么会反抗您的决定呢?既然归终大人决定这么做,那就一定有大人的意思,大人又不会害我们,不就是离家嘛,我们跟着大人了。”

另一民众说道:“对呀,归终大人,我们都知道大人是为了我们好,为我们好的为什么要拒绝呢?”

归终:“难道,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吗?难道你们对这个祖祖辈辈都生活的地方没有留恋么?”

那民众说道:“留恋嘛,肯定是有的,但,在心爱的人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只要啊,我爱的人能好好的,在哪里都是家!”

众人也是附和道:“是啊,只要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家!”

归终此时也是被一棒打醒:“原来,他们眼中的家是这个样子,看来,真的被自己的子民上了一课呢!”

马科修斯:“我们都支持你的决定。”

归终看着眼前的众人,深吸一口气,露出威严之势:“明日,马科修斯、应达、伐难,你们先带领民众前往璃月;萍儿、流云你们去找摩拉克斯,让他帮忙接应;其余众夜叉、将士跟着我在队伍最后,保护众人。”

此话一出,就遭到了众人的反对,马科修斯:“不行,太危险了!你没什么实力,如果你在最后,那么你的处境将非常危险。”

伐难:“对呀,归终大人,这种战斗的事,还是交给我和应达吧。”

一民众:“对呀,大人,您贵为千金之躯,怎可亲自上战场?这种事还是交给马科修斯大人吧。”

归终叹息道:“我知道,明日之行将非常危险,也非常重要,所以我令人练习新型归终机的使用,使用方法与以往不同,没练习过根本不会,这样吧,明日,马科修斯与我一起,如何?”

如此,众人也是妥协下来。

归终眼里也是多了一丝得逞的意味。确实,归终一开始便是打算让马科修斯一起的,但即便这样,估计众人也是不会同意她留在最后。所以,归终耍了个小心机。

归终看着众魔神的方向,归终知道,明天自己想活下来,怕是难。随后归终收起情绪,美眸中透露出坚定:“拼死,我也会护他们周全!”

随后,归终看向马科修斯休息的房间:“我也会保护好你的安全。”随后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

第一个天一大早,大雾弥漫,大雾中几个人影略微晃动,正向璃月港而去。

归终原北面,无数贪婪的目光对准归终原。没错,众魔神打算趁着大雾一举拿下归终原。

清晨的归终原,异常地寂静。随着一声巨响,归终原部落的大门被冲开,众魔神疯狂地冲入民众的家里抢夺粮食。

而归终原的所有人早已离去,归终原已是人去楼空,没留下一个人。

红色魔神:“没人。”

黄色魔神:“我这也没人。”

黑色魔神:“人都不见了!”

绿色魔神:“地上脚印是新的,他们离开不久,看方向,是璃月港!”

红色魔神:“现在怎么办?要追吗?”

黄色魔神:“还是算了吧,璃月港可是摩拉克斯的地盘。”

蓝色魔神:“怎么?你怕了?现在摩拉克斯正对付海里的那群家伙呢!哪有时间管咱们!要我说,咱们就追过去,灭了归终那小娘们。”

绿色魔神:“赞同,现在的归终原,就是一副空壳子,归终那小娘们带着她的所有子民跑了,绝对跑不快,我们现在追上去还来的及。虽说归终原留了一些粮食,但他们带走的一定更多!否则那群只会挖矿的家伙凭什么接纳他们。”

红色魔神:“好!干了!”

黄色魔神:“算了,拼了!”

……

归终站在归终原外的山上,不知盘算着什么。“时间差不多了,马科修斯,喷火!朝着粮仓方向,烧光那些粮食!”归终霸气地说道。

一道浓密的火焰从马科修斯的口中喷出,直奔归终原的粮仓。随着粮仓的起火,已被众魔神视为掌中之物的粮仓吸引了众魔神的注意力,只顾灭火,没人想到为什么会起火。

归终带领手下的众人离开,临走前看了一眼归终原:“自我诞生开始,我便一直呆在这里,后来众多凡人们来到归终原,寻求我的庇护,我也守护了这里一千多年,今日,前程往事都将化为尘土,我将离开这里,从今天开始,这里就叫归离原吧。”

马科修斯:“归终啊,咱为什么还留在这呢?离开时直接一把火烧掉那些带不走的粮食不就行了吗?”

“马科修斯,如果你是那些魔神,从一开始进入归终原,发现里面没有一点粮食,又发现我们离开不久,你会怎么办?”

马科修斯:“我会毫不犹豫地追过来,抢夺粮食!”

归终点头轻笑:“我离开时留下粮食,再借由摩拉克斯的威严,定会使一些魔神心生动摇,这样也为他们的撤离争取了一点时间,走吧,跟上他们,那些魔神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

路上,远远地看见几个掉队的人正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明显不是璃月港的方向。

马科修斯:“他们走错方向了吧,这服饰,好像是归终原的子民吧。”

归终:“部落里难免有些人,没出过归终原,掉队的话难免会迷路,终究是归终原的子民,我去带他们回来。”

马科修斯:“不行,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你带着他们与子民们汇合。”随后,马科修斯迈着小短腿向那些“迷路”的人走去。

马科修斯走后,归终眼里闪过一丝歉意:“对不起,马科修斯,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我不能让你陪着我一起死。众人听令,全员停下,摆归终机,记住,务必阻拦住所有魔神夜叉,别放个去一个,后面,可是我们的家!”

众人当即就地开始组装归终机,眼神中透露着视死如归,毕竟后面可都是想拼了命去守护的人!

归终原的众魔神也是由于刚到手的粮食被烧了个干净,也是被气得火冒三丈,直冲璃月港而来。

归终手持低配版的尘世之锁,细手一挥,卷起满天尘埃。众魔神也随着冲入,一场大战就此打响。

毫无疑问,这一战是必输的局面,而每个人、每个夜叉都在奋力抵抗,只为能让身后的人进入璃月港境内,或者是几乎不可能的支援。

……

此时,人群中的应达和伐难也是忧心忡忡,最终应达还是坐不住了,回过头去,被伐难一把拉住:“应达,不行!你难道忘了归终大人给我们的任务了吗?”

应达满脸焦急:“可是归终大人和马科修斯大人还没回来。”

伐难:“我同样担心啊,但我们同样要对得起归终大人的子民啊,前方就是璃月港了,等归终大人的子民们安顿好后我就陪你回去看看。”

最终应达还是向伐难妥协。却眼见一条巨大的岩龙飞来,落到二夜叉面前化身为以为身穿白色斗篷的青年。

青年双眼锐利,眼眸棕色,瞳孔菱形,仿佛将磐岩刻于其中,身前完美的肌肉线条完美透露,完全就是俘获少女的大杀器。青年给人的安全感仿佛是世上所有人都比不了的。

二女见到青年宛如看到救星一般:“帝君大人,求求你去看一下归终大人,归终大人说去烧了留在归终原带不走的粮食,把马科修斯大人和所有军队夜叉都带走了,现在还没回来。”

摩拉克斯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你们就没想过,她可能会带领着军队和夜叉在某一地方以生命为代价挡住魔神吗?”

应达:“是想过,但这样太冒险了,如果没挡住,归终原的子民们都将会陷入危险之中,归终大人应该不会做那么冒险的事。”

摩拉克斯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你们先带着归终原的子民走,我派了削月他们在前方接应。”随后化为一条岩龙飞向归终原方向。

此时马科修斯也是追上了那几个迷路的人。

“马科修斯大人,您是归终大人派来帮我们的吗?”

听到这话,马科修斯满头问号:“这话什么意思。”

“马科修斯大人不知道吗?昨天晚上,归终大人命令我们,在今日众魔神进攻归终原的时候去端了它们的老巢,归终大人说了,只有凡人才不会引起注意,归终大人还说了,这次可能是九死一生,但我们有何尝是怕死之人!”

“你是说,是归终让你们来的?”

“是啊,马科修斯大人,归终大人没跟您说吗?”

经马科修斯一细想,全明白了:“别去了,你们跟我走!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魔神的领地!”

……

此时,归终原上的战役已临近尾声,归终身边已经没几个站着的了,归终的一袭蓝衣也已经被染得鲜红,身上挂着数不清的伤痕。

蓝色魔神:“归终,你输了。”

归终:“是啊,我输了,但我也没想过要赢,只要,我的子民安全,输了又怎样?”

众魔神宛如一拳打在棉花上:“杀了归终!”

绿色魔神提刀砍向归终,归终此时也是深呼一口气,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最终魔神的刀停留在归终脸前,未能再进半步,仔细一看,归终身边正浮现出了一个金黄的玉璋护盾。

伴随着一声铿锵有力的“固若金汤”。天边一只岩龙飞过,落在绿色魔神的头上,将其踩在脚下。

归终此时也是放松下来:“摩拉克斯!”声音软弱无力,仿佛只剩一口气了。

摩拉克斯看着归终,扶住归终的肩膀双手却湿透了,摩拉克斯看着自己的手,已经被染的血红,摩拉克斯如同岩石一般坚固的心,此刻如同被针扎穿一般。

一个一千多岁的花季少女却被打成这样,更何况还是自己的手下,摩拉克斯此刻很愤怒,抱起归终放到一块巨岩旁放下,给其套上十几层的盾,确保了归终的安全。

随后帅气转身,贯虹之朔也感受到了主人浓烈的愤怒,发出淡淡的金光。摩拉克斯用最平淡的语气说道:“我会一枪一枪地杀死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天动万象!”

天边,一颗巨大的金黄色陨石破云而出,砸向众魔神。摩拉克斯也没闲着,化身为岩枪冲入魔神当中。

天星非常巨大,远在璃月的众仙人夜叉都看到了。

削月筑阳真君:“那是帝君的天星!”

流云借风真君:“那个方向……是归终原!”

伐难:“归终大人还没回来。”

应达:“不行,我必须去看看,你们留在这里,守好璃月。”

浮舍:“不行,太危险了,我也去吧。”

弥怒:“嗯,归终大人对璃月的付出我们都记在心里,我们也不想她出事。”

若陀龙王:“海里的那些家伙看到天星估计知道了摩拉克斯的位置,而且现在抽不开身,它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削月,移天,弥怒,浮舍你们去海里平定一下,理水,你留守璃月,剩下所有仙人夜叉随我去支援摩拉克斯。”

……

“马科修斯大人,你看!”

马科修斯看着远处天边的天星,“那是摩拉克斯的天星!糟了,归终那边出事了,所有人,加快脚步!”

……

归离原,这里早已横尸遍野,魔神的、夜叉的、凡人的,应有尽有,鲜血早已染红了整片大地。

此时,摩拉克斯身上也有了不少的伤,身上的玉璋护盾也有了些许破损,手上的贯虹之朔也由金黄色染为血红色。可是,眼前的魔神夜叉宛若杀不完一般,一波又一波的魔神冲了上来。

摩拉克斯此刻也有点心疲,把贯虹之朔插在地上,准备再次凝聚一颗强大的天星。

众魔神也明白:如果这一招施展出来,绝对又是一大片的死伤。刹那间,众魔神的攻击一同攻向摩拉克斯。

无数的攻击砸在摩拉克斯的玉璋护盾上,玉璋护盾上的裂纹越来越多。而众魔神见攻击有效,砸在玉璋护盾上的攻击愈加剧烈。

照这样下去,玉璋护盾撑不到天星砸下。摩拉克斯身后的归终此刻也是非常明白:“摩拉克斯,谢谢你一直以来,用你那坚固的盾保护着璃月和归离原的百姓,这次,就让我成为你最后一道护盾吧。”

“归终?你要干什么?”

“那小娘们要干嘛?”

“快阻止她!”

……

归终的身体化为点点尘埃,附着在摩拉克斯身上那残破不堪的玉璋护盾上,玉璋护盾顿时修复帮助摩拉克斯挡下了攻击。

最后,天星砸了下去,归离原上处处都是石化的魔神,而夜叉根本承受不住那颗天星。摩拉克斯身上的玉璋护盾也无法再支撑一秒,化作尘埃,再次凝聚成归终的身体。

而此时的归终已经油尽灯枯,俏丽的脸上已无半点生机。摩拉克斯抱着归终,岩石一般的心剧烈疼痛,此时此刻摩拉克斯才明白眼前这个少女的心。

石化结束,众魔神都受了重伤。摩拉克斯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魔神,就是他们害死了归终!

“天动万象!”

天边一颗天星再次凝聚,伴随着无数根岩制的贯虹之朔随之而下。

归终躺在摩拉克斯的怀中,天空中的岩枪不断落下。

……

若陀龙王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心中的恐惧,有感而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从没感觉到过摩拉克斯有这么大的杀气!”留云借风真君的心中也是越发不安起来。

……

剩下的只有寥寥无几的魔神,还是是依靠“同伴”的身体才勉强活了下来。剩下的魔神:“摩拉克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杀了他,我们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了……啊!”远方一团火焰喷射而来,烧尽了这些最后的邪祟。

马科修斯姗姗来迟,看着躺在摩拉克斯怀里的归终,心仿佛受了暴击。(怎么感觉写的好像是心爱的女人跟别人跑了(・∀・))若陀龙王也带着重仙人赶到。

“归终!”

“归终大人!”

马科修斯、应达、伐难、留云借风真君、歌尘浪市真君冲到归终旁边。

归终最后一次睁眼,看着眼前的同伴心中的不舍愈发浓烈:“马科修斯,对不起,他们,是我安排的,但看你好像没事,我就放心了;

留云,以后我不在,你要好好学习机关术,小甘雨就拜托你来照顾了,以后别把她喂那么胖了;

萍儿、伐难、应达你们要好好帮助璃月,归离原的子民们也交给你们了;

摩拉克斯,真不好意思啊,我们的契约……我好像完成不了了,如果同时拥有了你的力量和我的头脑的话…这座城市应该会很了不起吧!可惜……我看不到这座城市的繁荣了;

再见了,我的家人!”

随着归终的美目最后一次合上,归终的身体化为点点尘埃飞向空中。

随着太阳的落下,这位受万千子民爱戴的魔神,也陨落了。

……

早上,提瓦特大陆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被瓶子砸死的归尘被系统带到了这里。

归尘:“我这是到哪儿了?系统,你给老子出来!”

系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这不废话吗?要不然我怎么来的?”

“嘿嘿,小子穿越经验挺成熟嘛!”

“少废话,我这是被你送到哪儿了?”

“别着急,先看一出戏,看完了,你不光知道你在哪儿,就连你将成为谁都将一清二楚。”

……

就这样,归尘看了一天的“戏”,见证了这位伟大魔神的陨落。其中,归终几次都想去为战场上的战士挡下一击,可次次身体都被穿过。

归尘:“提瓦特大陆,璃月,还是魔神战争前,今天就是归终陨落的那天!?”

系统:“看出来了?”

“看不出来才奇怪吧!”

“诶嘿!”

“所以,我是要完成归终与摩拉克斯的契约?”

“对滴!”

“所以我要成为摩拉克斯手下的魔神或是夜叉、仙人,要把璃月打造成最繁荣的国度?”

“也没错。”

“所以我是要穿成哪位仙人夜叉?还是变成哪个魔神去和摩拉克斯契约?”

“都不是!”

“那,我是谁?”

“来了!”

只见归终化为的尘埃飞进了归尘那虚无的身体中,归尘的身体发出了阵阵光芒,最后消失。

归尘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震惊归尘三年:“我是归终?”

“对头。”

“归终不是女的吗?”

“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魔神不分男女。”

“(⊙_☉)”

“行了,我突然想起来,我不是一个游戏系统。”

“So?”

“我去搞一点你要在这个世界用的东西,你在这个世界先睡一觉吧。”

然后,归尘身体凝实,随后昏迷,被系统封印在归离原的一座古墓中。

……

千年时间,大大小小的战事,古墓早已被破坏得不成样子。

三千年后的某一天,一个梅花瞳小女孩在归离原上到处挖着。

身后一个发色花白的老人,头戴乾坤泰卦帽,帽前有着一块刻着往生堂徽记的印牌,旁边别着一颗梅花枝,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唐装。

脸上满是慈祥:“桃桃,慢点,别乱挖,要是挖到别人的坟就不好了。”

被称作桃桃的少女手上的动作丝毫未停:“爷爷,我可是往生堂未来的第七十七代堂主,我必须要会挖坑啊!要是遇到往生堂生意爆满的情况下,我不挖快点怎么行?死者可不等人!再说了,这可是归离原,谁会在这里埋人啊?”……“啊!”话音未落,一声惨叫从桃桃的铲子底下传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