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总体还成,就是位置比较偏,隔音太差,住我隔壁的小情侣晚上运动吵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唯一满意的就是前台小哥。

附图

实际入住体验比图片上好很多,很干净,老板很帅。

附图

都是偷拍柞穆的。

确实,柞穆有着藏族人挺拔的身材,但却没有刻板印象中的高颧骨宽颌骨,皮肤有些微糙,最吸引人的,还是他那双宛如漩涡的眼睛。

太亮了。

是好看。

你等我一下。

我跑回去拿了相机。

柞穆还在门口等我。

在他不经意间,我叫了他的名字。

柞穆,回头。

他没想到我会拍他。

眼里有惊讶,懵懂,以及微张的嘴唇。

似有似无的性张力。

我没忍住咽口水。

真是,秀色可餐。

我放下镜头,指着他,衣服脱了我看看。

柞穆:?

吸引旅客不一定要靠风景,也能靠人。

你就是风景,活招牌,懂不懂?

他听话的脱了。

身上的皮肤比脸稍白一些,但也是接近小麦色。

应该是常年干活的缘故,身材很紧实,八块腹肌一块不少,握紧拳头,肌肉线条非常明显。

就像......我喜欢的猫科动物一般。

衣服穿上吧,白天光线好点再拍......等等。

我余光注意到了什么,我走上前。

柞穆有旧伤,在肩胛骨的位置。

华夫饼一样的抓痕,左边几道右边几道,看得出来是大型动物的杰作。

已经变淡了,但痕迹还没退。

我下意识摸上,他浑身一抖,很紧张。

你和动物打架了?

和狼。

柞穆和狼打过架,我第二天出门时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逗我。

墨脱哪有狼。

伤柞穆的,只有虎。

他牵了一匹马过来。

车进不了山,马可以带我们走一段路,再往上,只能徒步。

柞穆带我骑马。

他坐我后头,整副身躯虽然没有怎么碰到我,但雄性身上散发的热气,还是让我的后背起了鸡皮疙瘩。

我感觉自己不太对劲。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目光认真盯着前方。

我感觉鼻子痒痒的,得转移注意力了。

怎么和它遇上的。

我哥那时候摔断腿,我上山找草药,就碰上了。

它攻击你了。

其实它也害怕,我手里有刀。

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前吧。

后来也有村民在林子里遇到过,政府就贴告示了,让我们不要上山,也派了动物专家来这边找老虎的踪迹,但都没找到。

虎是独居动物,除非是到了发情期会去找雌虎,一般都是独自活动,被人类吓到,再找到可能希望不大了。

体型呢?

好像没有很大。

大概率还未成年。

最坏的结果,这只虎可能出境了,墨脱靠近印度,它进入墨脱境内或许只是巧合。

柞穆问我:这么想拍到它吗?

我扬扬手里的相机,我就是为它而来。

万一拍不到呢?

我就等啊。

我再次回头看他,给他吃定心丸,真拍不到,我也不会食言的,你放心吧。

柞穆点点头,目光真诚,我知道了。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