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一只脚都跨上楼梯的言冰赶忙又把脚撤了回来,在大厅找了个空桌一坐,对赵二说道:“四个菜,两壶酒,你今天不用上工了,就跟我好好讲讲这飞霞门,讲好了还有赏钱!”

赵二一听还有赏?高兴坏了,但是又一想,不上工?便又扭头看了眼掌柜。

掌柜也懂赵二这是请示自己,虽然便宜赵二这小子,可又怕得罪了贵客,便点了点头。

赵二一看掌柜的准了,当下就去后厨张罗酒菜。

一会功夫,两荤两素两壶酒就端了上来,赵二把酒菜往桌子上一码,说道:“您吃好了叫小的,小的就开始给您讲。”说完了转身就要走。

“你上哪去?”言冰直接阻拦道。

赵二被这一问,有点懵,眨了眨眼说道:“小的也到饭口了,想去后厨找点吃食,一会好牟足了劲跟您讲飞霞门啊……。”

“还上后厨干嘛?坐这吃啊!?没看四个菜两壶酒么?你觉得我一个人吃得完?”言冰笑着说道。

赵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言冰对面的座位,低声问道:“我?坐这!?”

“对啊!?不然呢?”言冰一脸疑惑的继续说道:“一边吃一边聊啊!”

“这……,不好吧……,我,我一个下人……,小姐您金贵,万一给您招些风言风语的……我怕,怕给您添麻烦。”赵二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嗯,你确实还不能坐呢……”言冰沉吟了一下说道。

赵二松了一口气。

“因为碗筷不够啊……你快去后厨再拿一套来。”言冰举着碗筷说道。

“啊??”赵二一开始以为对方只是客气一下,看这意思是要来真的,一下僵住了。

“啊什么啊?快去,再拿一个酒杯,一双碗筷。”言冰摆手说道。

赵二愣了愣,却也只得听令,从后厨又拿了酒杯和碗筷,颤颤巍巍的便走了过来。

“坐。” 言冰手掌摊开,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拍了拍。

“我,我一个下人……,”赵二又想推辞。

言冰直接打断道:“让你坐,你就坐!什么下人上人的!?我眼里只有好人坏人!没有啥上人下人!坐!”

言冰这话说的,赵二眼眶都有点红了,连忙应了一声,便抱着碗筷坐了下来。

只是屁股刚沾到座位,又觉得哪里不对,连忙偷看了一眼掌柜的脸色。

言冰此刻都有点不耐烦了,连声说道:“你老看他干嘛!?你掌柜的要不准,这桌菜我不吃了,换一家酒楼请你!”

原本拉长脸的掌柜的一听这话,赶忙又低头打起了算盘。

赵二看得哭笑不得。

见赵二还是拘谨,言冰干脆夹了一块肉,直接放到赵二碗里,“吃!”

又端起酒壶,给赵二倒了杯酒,说了句:“喝!”

赵二整个人都凌乱了,看着言冰豪迈十足的架势,感觉坐旁边的不是一个富家小姐,而是自己的亲大哥。

可他亲大哥,已经死了好多年了……

想到这,赵二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言冰彻底无语了。

原本想着,这么一边吃着一边聊,赵二能放开手脚天南地北的讲个透彻

没成想反到起了反效果。

赵二也是受到了感动,站起身举起酒杯说了句:“小姐,我敬您!”

说完,一饮而尽。

坐下后,拿袖子一抹眼泪,彻底放开了,端起碗筷,开始大口吃菜。

“这才对么!”言冰高兴,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

就这样,两人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

一个宏伟的悠久门派,缓缓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话说,两千年前,飞霞门的开山祖师,李袁罡自幼学剑,天赋极高,不满二十便已自创剑招七十三路。

少年得志,便游历江湖,行侠仗义。

期间,路遇一少年被众人围攻,重伤而不退,力竭而不降,深感钦佩,便拔剑相助击退了众人,而这名少年正是后来罗门教的前身,罗门宗的开山祖师,鲜于昭阳。

二人一见如故,相交甚欢,并结拜为异姓兄弟。

若干年后,二人先后开山立派,李袁罡成立了飞霞门,鲜于昭阳成立了罗门宗。

由于二人关系匪浅,故而经常组织两门弟子互相切磋,互通有无,并发誓永立盟约之好。

然而,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千年后,罗门宗第十三代掌门,赫连著雍另辟蹊径,将尸毒,阴气,融入罗门掌法之中,使得本门习武者功力大增,后又将罗门宗更名为罗门教,以宗教形式巩固门派地位,种种行径皆偏离武学精神,被武林正派所不齿,也因此被中原武林定义为邪教。

之后,由于诸多中原门派的施压和舆论的影响,飞霞门不得不与罗门教划清了界限,打破誓约。

然而,流传了上千年的弟子切磋却被保留了下来,一者可以激发后辈的进取心,二者,中原武林和西域武林的流派也能保留一丝交流,不至于彻底断节。

直到十一年前,又到了两门约战的日期。

此次的罗门教却十分反常的增加赌约,输者必须遣散门徒,封山闭门,直到下次两派约战之日,反败为胜者方可再次开宗立派,若再败!则抹除名号,自此永世不得再开宗门。

而且,这次不仅是亲传弟子的切磋,两派掌门也要比试!

时任飞霞门十七代掌门的王临风本有意婉言拒绝这个赌约,但奈何罗门教众教徒言语相激,不肯相让,最后王临风不得不与罗门教十九代掌门欧阳紫太击掌为誓,赌约成立。

“然后就输了!?”言冰赶忙追问道。

“别打岔!听我说完。”赵二明显喝的有点多了,直接怼了回去。

先开场的,是两派掌门。

据说那王临风与欧阳紫太两人战的是昏天暗地,山崩石开,从清晨,一直打到日落,王临风才渐渐占了上风。

但奈何当时天色已晚,最后众人商议便算做两人平手,待第二日天亮,双方亲传弟子切磋,再分胜负。

转眼到了第二天,双方各挑选了三名亲传弟子,再次开战。

第一战,双方再次打平。

第二战,飞霞门告负。

第三战,飞霞门派出亲传弟子中实力公认最强的三师兄出战,结果却惨败而亡。

至此,胜负已分。

言冰:“……输的憋屈………”

赵二说道:“更憋屈的还在后面呢!听我说!”

飞霞门败局已定理应履行赌约,但飞霞门上下对此结果拒不认账,对赌约也是拒不履行!

谁料罗门教早有准备,台下诸多观战者中隐藏了大量罗门教门徒,直接血洗飞霞!最后飞霞门只有少量精英,得以幸存。

赵二说到这,又闷了一杯酒继续说道:“所以,你说输了便输了,愿赌服输么……,非要违约,落了个近乎灭门的下场,何必呢!?也正因为这样,飞霞门算是又丢了脸,又输了阵……好多人都背地里说他活该!要我说啊……”

“你特么!!!说个屁!!!!”

赵二话刚说一半,一声怒吼从天而降,随后一个身影从房梁上直飞而下,一掌便拍碎了言冰和赵二之间的酒桌!

言冰反应极快,下意识的猛一蹬地,靠着自己强大的爆发力,向后蹿出去了五六米远。

可赵二就惨了,他哪里有言冰这般的反应和爆发?

当下就被酒菜,木屑,碎盘子,碎碗,直接糊了一脸,吓得他酒瞬间醒了一大半。

言冰也是惊魂未定,抬眼观瞧,下来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书店里的阿大!

…………

……………………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